切换到宽版
北斗六星!·百事通·查看新帖·设为首页·手机版

北斗六星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4183|回复: 84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复制链接]

跳转到指定楼层
主楼
发表于 2016-6-8 15:27 |只看该作者 |倒序浏览 |
搜索本主题
它由竹子做成,黄色,四四方方,猛一看像个筐子,再看下面有四个小轮,才知道是一辆童车。童车内部,四沿往下约50公分,是个小座位,座位靠中间的部分是空的,如同马桶。车的底部,排满密密的竹杆,竹杆上放个瓦盆,瓦盆里盛满沙土,孩子的屎尿就排在沙土里,大人忙完,把盆一倒,又干净又省事儿。

我三爹从小对我们特别好,可是因为穷,帮不上别的忙,就用手推车从黄河边上给我们推来一些沙土,高高的一堆,平时当尿布,偶尔当玩具,好几年,都没用完,后来下了雨,那些土凝结住,长出青草和红杆绿叶的马扎菜。


我最初的岁月,就是在这辆童车里开始的。弟兄三个,小的淘,大的闹,我最老实,就被放进车里,有时候一呆就是一天。

冬天在屋里,挨着糊了塑料布的窗户。我几乎还没有意识,只是拉、尿、沉睡。
到了春夏,小车就被放在场院里树荫下,场院下面,是李河岸边的大路,靠着柳林和苇塘,孩子们走过它去上学,大人们走过它去四邻八乡赶集。

我依旧不哭不闹,坐着或躺着,静静地不动,有时候我姥娘以为我睡着了,过去看看,却发现我睁着圆溜溜的眼睛,就吓一跳,说:咦,你在干啥?
然后,有一天,一个蓬头垢面的老婆婆站在了车前,低头看着我。邻居腊舅发现了,把她撵跑了,并很快告诉了我姥娘和我妈,说我差点儿让人给抱跑了,差点儿让人给卖掉。
有好长时间,我没出门。
我稍稍大一点儿,又见到那个老婆婆,她拄着拐杖,穿着宽大的深兰色的衣服在村路上蹒跚而行,浑身阴气森森,想到我差一点儿被这样的人抱走,我不寒而栗。觉得腊舅简直是我这一生最大的救命恩人。
后来我想,她当时可能只是想看看我,或者试图给我一个微笑,只是被曲解了而已。
谁知道呢?她只是往那里一站,却成了我幼年时期最恐怖的梦魇。

我重新被推出门的时候,车前栓了一条黄狗。那条黄狗,是为我而养的,是我最初的伙伴。后来大家提起这条黄狗,都赞不绝口,说它特别懂规矩,凡我车上的食物,它一概不理,但只要我把食物推到车下,它才会坦然享用。
当我能走能跑的时候,它就开始跑出去谈恋爱。很少呆在家里了。我们去台子赶集,有时候会遇上它,它会跟我们打招呼,围着我们转,跟着我们跑一会儿,但最后总是很坚决地离去,所以说爱情的力量还是很大的。

大约2001年,我回家上坟,看到了这辆童车,它被扔在邻居伙房的一个角落里,里面放满了杂物,满是灰尘。
它那么旧,那么小,却曾承载着我全部的世界。



8

查看全部评分

分享到: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分享分享0 收藏收藏0 顶0 踩0

使用道具 举报

沙发
发表于 2016-6-8 15:47 |只看该作者
坐在童车里的小帅会是啥样的呢?闭上眼睛,冥想一下……

使用道具 举报

板凳
发表于 2016-6-8 15:52 |只看该作者
那个老婆婆的形象,很像我们这里传说的拍花的,不是拿相机给花拍照啊,就是差不多这样的一个老婆婆,走到小孩儿跟前拍一下,然后小孩儿就会稀里糊涂跟她走,骗走了之后干啥,大人们没说,但是总之是很吓人的,所以我们见到这样的人也是远远躲开的

使用道具 举报

地板
发表于 2016-6-8 16:13 |只看该作者
一家人搬到邹平之后,家离学校一度很远,如果走公路就要走一个大大的直角,所以我们都是从田野里沿小路插过去。
但偶尔会碰到我妈单位的同事,比如郑叔,开着大头车,和我们一同出门,他会把车停下,说:上来!捎你们一段儿,我们就连滚带爬地上车,神气活现地跟走着的同学打招呼,平时半小时的路,往往几分钟就到了。
偶尔也会碰到马姨和王姨,两个女人骑着自行车去县城办事儿,老远就叫:老二老三,上来上来,捎你们一段儿!老三就跑过去,随便逮一辆车,刷地跳上去,悠哉悠哉的。每当这时,我就装听不见,继续走向我的村路
马姨就继续招安:来啊,咋不来啊?这孩子。
我就红着脸摇头,继续走村路。
这种情况多了,马姨就跟我妈说:苏力那孩子可腼腆了,咋劝也不坐我的车。。。
我妈就学给我听,说你傻啊,有车为啥不坐啊?你马姨对你多好啊
小孩子也藏不住话啊,我憋了好久终于忍不住说:马姨人是不错啊,就是爱放那啥
我妈哈哈大笑,好久都停不下来。

2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5
发表于 2016-6-8 16:24 |只看该作者
原来胖子是从小就养成的

使用道具 举报

6
发表于 2016-6-8 16:37 来自手机 |只看该作者
再大的胖子也是从坐小童车开始的。

使用道具 举报

7
发表于 2016-6-8 17:20 |只看该作者
我小升初考过全县语文第一,爸妈给的奖励就是一辆自行车,好像是飞鸽,当时算得上大品牌。
那时候骑自行车上学已经很普遍了,但我们家孩子多啊,爸爸上班骑一辆,哥上高中骑一辆,所以我能再骑上一辆就算是比较奢侈了。还有一个原因是我和老三上学是顺路,我可以骑车捎他到东关小学,然后往西一里地就是县一中了,一举可以两得。
这辆自行车带给我的快乐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记得有时候我下了课绕好远跑去看车,只为看一眼,生怕它丢了或者被人搞了破坏。
围绕这辆自行车有两个故事,一个和老师有关————那天刚刚上了晚自习,教地理的周老师站在我桌前问我:有自行车吗?我说有,周老师说:我借借骑一下。我就把钥匙给了他,然后把他领到车棚,把我车指给他看。晚上快下自习了,周老师气喘吁吁回来了,说,我把你车停在车棚最西边了。。。。。可是等我跑到车棚的最西边,却找不到我的车,当时吓出一身冷汗,赶紧跑到办公室找周老师,幸好周老师没走,于是陪我一起去找........他来到车棚西直奔一辆自行车,说:“就是这辆啊!我骑得就是这辆啊!“我上去用钥匙捅一下,车锁果然卡叭一下就开了。可真的不是我的车。这时候人都走得差不多了,一个女生怯怯地过来,指指我手里的车子说:这是我的。。。。我到了车棚东边,发现我车子还在原地,原来周老师骑错了车子。

另一个和女同学有关,不是我初中女同学,是我们学校高中部的女同学。有天下晚自习,我沿着学校围墙骑到一棵大槐树下,忽然有个女同学过来说:同学捎我一段路,不等我说同意就跳到我后座上。我当时一愣,很慌地说:你谁啊你我不认识你啊,并且很快就跳下车来,女同学只好跟着跳下来,说我认识你啊,你不是谁谁他弟吗?住在燃料公司,把我捎到白酒厂正好。
我一想人家认识我,就不好意思了,上车继续骑,并且等她跳上来
我载着她,她也不说话,路不平的时候会抓一下我的衣服,她的身上还有一种香味儿,说不清道不明的,我当时觉得那可能就是传说中的女人味儿。
她隔好久才会坐一次我的车,我不知道什么原因,也一直没问,我还是个少年,并且腼腆,不会和女生答讪,就只安心做一个车夫。好在她瘦,很轻,不需我花费多少力气。
快到白酒厂时,车身一颤,她已经跳下去了,也没话,就那么安然往路边的灯影下走。
对我来说,这像是一个传奇的故事,在平常的日子里透着某种神秘和诡异,它曾真实存在,又确实什么也没有发生,我不知道她叫什么,也无从打听,在那棵槐树、那条惨白灯光照射着的马路以外的地方,包括在学校里,我从来也没有见过她。
我曾怀疑是我哥的同学,但也没有得到证实。这事就埋在我心里,没跟任何人说,只是每当我经过那棵槐树的时候,都会骑慢点儿,发现没人时,会东张西望一番。
一个叫张行军的同学曾问过我带的是谁?我说,我表姐。
我上了初三以后,就再也没见过这位表姐。

直到2009年,我去车管所审车,一个懒洋洋的女警,接过我递上的材料,扫了我一眼,忽然笑了,说:我认识你。


3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8
发表于 2016-6-8 17:30 来自手机 |只看该作者
哈哈,第一个好好玩

使用道具 举报

9
发表于 2016-6-8 18:04 |只看该作者
我第一辆自行车是26飞鸽,后来是一辆山地车,蓝色的,都忘记名字了

使用道具 举报

10
发表于 2016-6-8 20:13 来自手机 |只看该作者
苏力 发表于 2016-6-8 17:20
我小升初考过全县语文第一,爸妈给的奖励就是一辆自行车,好像是飞鸽,当时算得上大品牌。
那时候骑自行车 ...

这段,暧昧得极好~:)

使用道具 举报

11
发表于 2016-6-8 20:34 |只看该作者
弟兄三个,小的淘,大的闹,我最老实,
———————————————————

你最老实?你胆儿可不小。

使用道具 举报

12
发表于 2016-6-8 22:59 |只看该作者
喜欢这样不疾不徐的叙事风格,娓娓道来,有根有袢。这样的文字长着年轮,搁多久都留有余香。

使用道具 举报

13
发表于 2016-6-9 03:43 |只看该作者

喜欢这样不疾不徐的叙事风格,娓娓道来,有根有袢。这样的文字长着年轮,搁多久都留有余香。

使用道具 举报

14
发表于 2016-6-9 06:22 来自手机 |只看该作者
苏力 发表于 2016-6-8 16:13
一家人搬到邹平之后,家离学校一度很远,如果走公路就要走一个大大的直角,所以我们都是从田野里沿小路插过 ...

大头车是啥车?

使用道具 举报

15
发表于 2016-6-9 06:26 来自手机 |只看该作者
苏力 发表于 2016-6-8 17:20
我小升初考过全县语文第一,爸妈给的奖励就是一辆自行车,好像是飞鸽,当时算得上大品牌。
那时候骑自行车 ...

呃……还好是女警,当你看着槐树遐想的时候,我已经想到了女鬼^O^

使用道具 举报

16
发表于 2016-6-9 06:29 来自手机 |只看该作者
扑尔敏 发表于 2016-6-8 18:04
我第一辆自行车是26飞鸽,后来是一辆山地车,蓝色的,都忘记名字了

我的第一辆自行车是紫色斜梁翘把的凤凰26,一直陪了我很多年

使用道具 举报

17
发表于 2016-6-9 07:17 来自手机 |只看该作者
我的第一辆自行车是二手的,从交易市场买的。

使用道具 举报

18
发表于 2016-6-9 08:42 |只看该作者
那么久远的画面一下拉到眼前,看完也想起骑自行车的那些岁月。

使用道具 举报

19
发表于 2016-6-9 08:50 |只看该作者
苏力 发表于 2016-6-8 17:20
我小升初考过全县语文第一,爸妈给的奖励就是一辆自行车,好像是飞鸽,当时算得上大品牌。
那时候骑自行车 ...

这节能发挥成小说,令箭转发有一类似的。

使用道具 举报

20
发表于 2016-6-9 08:51 |只看该作者
舞婆娑 发表于 2016-6-8 20:34
弟兄三个,小的淘,大的闹,我最老实,
———————————————————

俺老家称这种老实为老实玄。

使用道具 举报

21
发表于 2016-6-9 08:54 |只看该作者
北原 发表于 2016-6-9 06:29
我的第一辆自行车是紫色斜梁翘把的凤凰26,一直陪了我很多年

我第一辆车是永久28大杠的,读初一时父亲给我的,半旧,带女同学穏稳的。

使用道具 举报

22
发表于 2016-6-9 10:15 |只看该作者
虎步漫游 发表于 2016-6-9 08:54
我第一辆车是永久28大杠的,读初一时父亲给我的,半旧,带女同学穏稳的。

说说,带过几个女同学?不能光给总数,要分别说,一共几个,为什么带,怎么带的,带了多久,带到哪儿去了,等等

使用道具 举报

23
发表于 2016-6-10 10:37 |只看该作者
八八年我去北镇上学,开始坐那种长途客车,后来人们把这种车叫作中巴。
即便这种中巴那时也很少,一天只有两辆,每次坐都挤得头破血流的,而且死慢死慢,路也窄,停的站也多,一百公里的路要晃悠整整半天。春秋还好,夏天捂一身臭汗,冬天则冻得直哆索。印像比较深的是冬天我倚着冰凉的玻璃数右手窗外树上的鸟窝,数了多次精确到65。为什么不是66呢?我一直想找到一只新鸟窝,可是失败了,因为春天的树叶开始遮挡它们了。
后来认识了一些同学,学会了抽烟,学会了跟他们一起偷鸡摸狗打架泡妞,整个人慢慢开朗起来,吃喝打牌闲扯,路上也没有那么难AO了。
再就是我爸经常去北镇出差,偶尔会去看我,有时候甚至故意把出差时间定到周末,这样就能顺便用公车把我销回来,当然捎的还有邹平其他同学。忘了说,我爸在物资局,我上的是物资职工(子弟)中专,可见学校有多乱有多烂,可见我除了语文还好,其他科目垃圾到了什么程度。。。。。
我爸那时常坐的车是212吉普,算是蛮不错的车了。有次回来绕道惠民,过黄河时,车挤成一团,我爸就站到高处掐着腰抽了棵烟。然后轮到我们车时,浮桥工作人员直接打手势放行,竟然没收过桥费。司机小卢叔叔笑得灿烂,跟我爸说:他们肯定以为你是县长。
后来有局长的车到北镇,回去是空车,我爸就电话遥控让他接着我们。那是辆红色的桑塔那,我没啥概念,倒是回家后听我妈叨叨了一句:哎哟,我儿子坐上桑塔那了啊,厉害!
甚至好几年后,有部电视剧叫〈西部警察〉,里面的小哥用羡慕的口吻提起上海的警用装备————一水儿的桑塔那,那家伙真叫一个牛逼。
2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24
发表于 2016-6-10 11:17 来自手机 |只看该作者
苏力 发表于 2016-6-10 10:37
八八年我去北镇上学,开始坐那种长途客车,后来人们把这种车叫作中巴。
即便这种中巴那时也很少,一天只有 ...

上个学还怪不容易的。

使用道具 举报

25
发表于 2016-6-10 11:33 |只看该作者
88年,桑塔纳确实很牛嘛

使用道具 举报

26
发表于 2016-6-11 10:34 |只看该作者
我在北镇上学的后期,开始兴那种山地自行车,平把的,轮胎粗大有型,看上去牛气哄哄,只是普通人骑时要弯腰撅屁股,虽然动作很吊,但却不是那么舒服,少了一种闲适和从容。
我的同学旦子,曾经在北镇路边摊上用这种车打架,旦子身高马大,抡起自行车虎虎生风,以一敌五,所向披糜,在学校里传为美谈。
但因为经济原因,直到我毕业参加工作一年多后,才买到这样一辆车,车名很洋气的,不知道现在还有没有,叫斯波兹曼。
围绕这辆自行车,也有两个故事,一个是我和同事宏伟哥下班路上的打赌。我们下班时要路过一个长长的弯道,弯道结束便是十字路口,每次骑到弯道,宏伟哥都大声喊:力子,红灯绿灯?如果我说绿灯,我们快速骑到路口第一眼看到的是红灯,我就输了,反之,我就赢了,输赢一次两块钱,月底发工资时结帐,也有结帐时改成请吃饭或请吃刨冰的。都不是十分计较,但我们乐此不疲。
现在我开车路过那个弯道,偶尔还会问一下自己:红灯绿灯?暗示自己如果绿灯这一天就会很顺。如果红灯呢。。。。。事情可能不顺,但这一天的生意会很红火。但这种自己逗自己的游戏远没有两个人的打赌有意思。差得太多了!
生活节奏慢的时代,没汽车没电子产品的时代,我们就是用这种方式,在平淡的生活里找寻着乐趣。

有个月宏伟哥输了,请我看电影。本来不想去的,但宏伟哥交代一定要去,去了看到伟嫂带着个姑娘,才知道是给我介绍对象的。那姑娘叫什么静,脸盘一般,但身材好,看上去婷婷玉立的。
我和那姑娘谈了一个月,姑娘在县里的矿山工作,看上去慢条斯理,文绉绉的,但其实很火辣。有天主动说下午去买胸罩去了,总买不着合适的,我就往她胸前看,说,很大啊!她用手在下面托了一下,说,你摸摸,摸起来才大!
那时候我已经有了一些经历,曾与流氓为伍,做过流氓勾当,满嘴流氓词语,满脑流氓思想,按道理是经不住这种诱惑的,但我还是管住了自己,没有在她炽热的目光里迷失方向
如果我想继续跟她往下走另当别论,问题是那时我已经对她有了看法,只是答应宏伟哥跟她处处看,才没急着说出分手。
如果要是上了,我还真不一定能能处理好由此带来的很可能是严重的后果。
嗯,我不是个正人君子,但还算是个有理智的人。

但再有理智,也不愿意天天接受这种考验,于是,我决定把这事解决掉
时间是晚上,地点是邹平北外环的一个菜园子,当然我们是无意中走到那儿的,当时那里夏虫争鸣,晚风习习,环境很不错的,现在已经变成城区的一部分,布满了楼房和街道,尾气和灰尘。
3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27
发表于 2016-6-11 13:58 |只看该作者
我们只骑了一辆自行车,就是我的斯波兹曼,本来,说一下想法,表达下歉意和祝福,然后各奔东西,特别简单的事儿,但因为姑娘一直低着头沉默不语,我一直不好意思轻易离开。就这么慢慢走着,进了那个倒楣的菜园子,我把车停在菜园入口的地方,陪她继续往里走,转过一排黄瓜架,又转过一排丝瓜架,又转过一个小土屋,然后回到菜园门口,来回也就短短十分钟,自行车,斯波兹曼,没了。

这一惊非同小可,慌忙到处找,结果当然是找不到的。
找到才怪,分明是让人偷走了嘛!
姑娘跑到大路上四处张望了一下,回头跟我冷静分析,自行车是在菜园大门里面被偷的,跟菜园的主人肯定有关系,问问这菜园是谁家的。。。。。我说算了,就是有关,你有证据?但姑娘已经跑到亮灯的地方,打听这菜园子的主人....跑了好几处,终于打听明白,这菜园子的主人是马庄的,姓王,叫王至中。
于是我们步行去马庄,姑娘还穿着高跟鞋呢,我就劝她:我去问问就行了,你就别去了,回家吧!
但姑娘很仗义,说要不是我往那个菜园子里走,你也丢不了自行车,我有责任的。
走了半小时,打听到王至中家,敲门,出来的是女的,说王至中不在家,在村西喝酒
依我的意思也就算了,人家喝酒呢,都没作案时间,你问个什么劲啊?
姑娘不干,说都到这了,一定要问清楚,问明了村西谁家,又去村西
村西那谁家,养着两条大狗,叫起来声势惊人,姑娘很害怕,哆哆嗦嗦的,拉着我胳膊,催我上去敲门
敲了好久,才出来人,说了找谁,那人进去,不一会儿出来个瘦子,一身酒气,说,我是王至中,啥事儿?

听我们说了原委,王至中摇摇头说你们也看见了,我喝酒呢
我说明白明白,我们走了
我们都走出几十米了,王至中突然喊了声:我菜园子西边一百米有个收破烂的瘸子,去他那儿看看。

那个收破烂的瘸子,我有印象,是县城西关的。我们走进那个堆满了破烂的院子时,他坐正在屋外灯底下喝酒,身边放着袋五香花生米和几个碑酒瓶子,旁边栓着条狼狗,不断冲我们咆哮。
他站起来,问我们干嘛的
我说,找自行车的!
他问:你们哪的?
我说我燃料公司的,我妈姓苏,你是不是以前买碳找她开过票啊?我以前见过你。
他沉了一会儿,指着小屋边的一堆烂木头说:扒开那个,车在那儿呢!以后晚上别乱钻悠啊,车放在那儿,谁知道是谁的。。。

推着失而复得的自行车,我百感交集,一时说不清心里是什么滋味,姑娘也很高兴,夸张地扶着车子锤腿,说:不该穿高跟鞋的,腿酸死了。
我骑车把她载回铜矿家属区,她冲我摆摆手,然后慢慢往门里面走,就这样从我的生活中消失了。




3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28
发表于 2016-6-11 14:01 来自手机 |只看该作者
苏力 发表于 2016-6-11 13:58
我们只骑了一辆自行车,就是我的斯波兹曼,本来,说一下想法,表达下歉意和祝福,然后各奔东西,特别简单的 ...

那时的浪漫。

使用道具 举报

29
发表于 2016-6-11 22:35 |只看该作者
1997年我结了婚,出于生活压力,开始出去跑业务,先后去过河南河北和江苏,带着辆面包车东跑西颠找啤酒经销商,头一个司机叫刘波,是个大胖子,不认路,每跑一段都让要找人问问路才敢跑,但跑着跑着又会迷糊掉。
这家伙还经常违章,在江苏地段跑的时候,动不动就会被逼停,后来他总结说:江苏警察太特么横了,问一句你好罚五十,打一个敬礼罚二百。。。。后来换个年轻司机小陈,平生第一次去江苏,既没问过路,也没违过章。问他他说:看路牌就行了,问啥路么?你按交通规则行驶,警察干嘛找你毛病?————让我觉得人和人真的区别很大啊。

说到人的区别,就不免想起人们对河南人的偏见,记得我去河间,有个女老板设宴招待,问我们从哪儿过来的,我说山东啊,女老板说山东好啊,山东人也好,山东人只少数人不好,就是挨着河南住的那一部分人.......当时随声附合,说了些河南人的坏话,可那时我还不认识一个河南人呢......如果知道以后会认识令小贱李小懒和虎步,并在生活中和许多河南人做朋友,我一定会积点儿口德。

那几年整个人都扑在外面,每月回趟家,休息个两三天接着动身,可以说是披星戴月。记得有年元宵节在外面,月光下路过一个寂寥的村子,马路闪闪发亮,在村子的上方,在树林的枝桠间,忽然升起一朵璀璨的烟火。。。

在石家庄, 我和一个叫李军的同事走在大街上,当时我们从一间网吧里钻出来,我拿着刚买了没几天的手机学着发短信。我对李军说,再过三年,我会有自己的电脑,再过八年,我会有自己的汽车
李军说,看着路,少吹牛逼。

2001年,我辞了职开始做别的,儿子已两岁多,会跑了。有一天我带他去爬山,在山路上,我们看到一辆面包车。儿子盯着那车问我:爸爸你的车呢?
我一愣,说我哪有车?
儿子说撒诶啊
我说啥,儿子说:撒诶,撒————诶
我想了想,明白他说的是三A,就是我做的啤酒的牌子,我跑业务的时候,儿子还小,家人抱着他送我或者接我,肯定指着那黄色的小面包说“爸爸的车来了......爸爸的车走了啊.......
那天在山上,我对小小的儿子说,等着哈,过几年,我们会有自己的汽车。

2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30
发表于 2016-6-11 22:45 |只看该作者
这车还挺多,感情是写长篇呢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北斗六星文学网所有文字仅代表作者个人言论,本站不对其内容承负任何责任。

Copyright ©2011 bdlxwxw.com All Right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网站已备案)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   

平平安安
TOP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