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北斗六星!·百事通·查看新帖·设为首页·手机版

北斗六星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北斗六星网 六星文学 三味书屋 【同题】001:致我们终将失去的爱人
查看: 4631|回复: 54

【同题】001:致我们终将失去的爱人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6-18 12:53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花开富贵 于 2017-6-22 12:18 编辑




       这张图片,我几乎错认成英子。她有这般丰满的唇,用美宝莲16号,大红。

       我们曾经是最好的姐妹。好到什么程度呢?我那时候租房子,上班去她可以拿我的钥匙带外面的男人到我房里鬼混。我第一次看A片是她带我去她男朋友家看的,看完后,她和男朋友睡一块,我睡另一头。
       我们曾经是最好的姐妹,只是曾经。九七年她去了深圳。

       长沙到深圳,900公里的路程。
       她经常请假回来看我,我的抽屉里放满了和她通电话用完的IC卡和磁卡。

       二零零零年,我们最后一次见面。那一次,我们突然相对无言,不再是900公里的距离,而是,回不去了,远的已经不想靠近一步。
      我也不觉她多漂亮,但很多男人为她着迷。有人说是床上功夫好,和她好过的男人就离不开。我认为是别人故意臭她。
       她去深圳后,她那个老男人问我要她的联系号码,老男人叹气,和英子睡过再和别人,一点感觉都没有。我惊讶地看着那个可怜的老家伙,想起早先的那些传闻。

      有个男同学,喜欢我很多年,后来再见面,已经各自成家,尘埃落定。一起喝茶的时候,他回忆当年:有次我去找你,英子开门,她头低垂着,我突然就有一种难以抗拒的感觉,恩,怎么说呢?呵呵,可能就是女人味吧。
       我一脚踢过去,妈的我以为你眼里只有我一个人呢。




5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6-18 12:54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归隐宋朝 于 2017-6-18 23:48 编辑

       很多时候,想起英子,心中会有荒草漫生的凄凉。

       她告诉我,她的第一次是14岁,还读初中,和街上的一个很帅的马仔。她还说母亲在她很小的时候去世了,每次梦见,却从来看不清楚什么模样。

       我们一起的时候,她总说她的梦想是有个自己的office。我总是很迷惑,现在不够好吗,多少人羡慕我们的单位呀。
       我不喜欢她的野心勃勃。包括她不停地换男朋友。

       她在长沙相处最久的一个男朋友是佘峰,那个男孩子,真的很好,真心想娶她的。
       那天我值晚班,英子突然跑到科室,脸色青白“我和佘峰分手了。”
       我正写病历,笔一斜,把病历纸划了一杠。
     “他知道我和王医生的事了。”她看起来很冷静:“没事,迟早是要分的,他不能给我想要的东西。”
       她走的时候我有些担忧,从窗口探出去看她。
       夜色中,她紧紧环抱双臂,裸露的臂膀泛着奶白色的光泽,蓝色的长裙被风微微吹动。我突然感觉心疼。

       那时我是一张纯白的纸,没有任何恋爱的经历,可是那一刻我隐约感知到爱情里的狼藉和悲凉。

       我满21岁的那个生日,英子问我,你有没想过你以后要遇见一个怎样的男人。我想了想认真地回答,恩,他呢,高大挺拔,宽阔的肩膀,指甲剪得干干净净,脖子上用红绳穿着一块绿色的碧玉。还有就是,必须处男。
       她笑的花枝乱颤。你被你那些书荼毒了。
       我并不争辩,信心满满,我坚信这一辈子只会和一个男人相爱拥抱,只和一个男人。他也会像我一样,只跟我一个人好——第一次和所有。
       不知道这算不算处男情节。
      
只是后来,我真正遇到一个男人的时候,才知道,少女情怀啊,仅仅只是那个时期的情怀。

       她离开长沙前,一个空气潮湿的午后,我问了她一个忍了很久的问题,英子,处男是什么味道?
       一点也不好玩,就是快。她的语气淡得像一杯温开水,
       我被她的轻描淡写弄得很懊恼,同时也生出几分悲哀。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6-18 12:54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归隐宋朝 于 2017-6-18 23:49 编辑

       前几天,利君来长沙开会,单位定了宾馆,她不住,就睡我家。
       晚上我们睡在同一张床,关了灯,在黑暗里说话。
       她说,记得我们读书的时候不?半夜出去买萨其马吃,怎么吃也不长肉。现在吃一点东西就胖。
       我不禁莞尔,是啊,后来我到长沙,你还住过我寝室,我们睡床上吃零食。
       她幽幽地叹气,你那时候住的地下室,你有个小电锅。还有英子,给我煮桂圆蛋。
       我又想起那个很冷的冬天,英子蹲在地上剥桂圆,一颗一颗堆在鸡蛋旁边,我傻乎乎地站在一旁,看着她麻利地放入红糖,盖好锅盖。
       那年我们刚参加工作,利君在长沙进修。
       利君告诉有两个月没来好事,我们俩不知所措。我找了英子,英子带着利君去做的手术。
       在贺龙体育馆旁边的一个小巷子,那个小诊所里,利君在里间发出痛苦的哭泣。那天的风真大,我有些哆嗦。英子盯着我说:“我希望你永远都不会有这样一天。”我眨巴着眼睛“才不会哦,我都没那个过呢。”
       利君在我的地下室躺了两天,第三天回学校上课。学校没有人知道这两天发生的事。

       英子离开长沙的第二年,我怀上了一个男人的孩子,可是我们并不相爱,我一个人去找那个诊所,贺龙体育馆重建,小巷子早已无踪。我站在那个地方,心底冰凉。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6-18 12:55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归隐宋朝 于 2017-6-18 23:51 编辑

       如果英子愿意,她可以像人群里任何一个女人,嫁一个爱她的男人,在人间烟火里相濡以沫。
       在佘峰以后,她又找了一个男朋友,那是个漂亮的像冲麻实也笔下的美少年,他从没谈过恋爱,是个纯情的男孩儿。好了三个月,英子开始厌倦他。
       那时候,我刚刚遇到生命里第一个男人。我从这个男孩身上看到自己为爱执着的影子,不忍心看他痛苦,去找英子。哦,我问了一句很蠢的话,他跟你是第一次,你这样做不太道德吧。
       哈,第一次算什么,如果这个也要负责,我要为多少人负责?我都不喜欢他了,为什么要顾及他的感受?
       她真是残忍,我不明白两个肌肤相亲的人。怎么可以转瞬就这么冷酷。

       那时候真的把身体看作圣物,奉献或接纳必须爱到可以将命都付与,怀抱敬畏之心。
       多年后想起,我就笑了,笑那时候的自己,那个将爱情和道德捆绑在一起的自己,那个自以为参透人世风景的自己。

       97年那段时间,英子对一个老男人动了真感情,我们叫那个老男人皮叔,皮叔在一个政府部门任了不大不小的职,对她也真好,在经济上的出手阔绰,满足了她作为一个女人最大的虚荣。她对我说,只要皮叔离婚,她就马上和他结婚,她会对他的孩子视如己出。

      就在那个时期,罗蒙婚纱店庆,我趁着打折预约了婚纱照,我欢天喜地的通知我的男人,他残存的一点良知让他不忍再欺骗,他艰难地告诉我在遇到我之前就非自由之身。
       那个秘密让我坠入了地狱,我竟然和一个已婚的男人厮混了两年,这两年里他的焦虑,他的躲闪和许多无法自圆其说我竟然不曾怀疑,我以为那些就是爱情影片里的千折百回。

       那天晚上,我失魂落魄的晃到英子的寝室,很意外的她在那里,坐在床上,我看着她,一句话也说不出,眼泪就簌簌的落下来。她吃惊地抱住我。

       那个晚上,英子比我哭的还要放肆,她告诉我她的表姐帮她调去深圳,她在办理去深圳的手续,她会离开长沙重新开始。她抱着我哭着说我们都是一样的人,遇上的是不该遇见的人。
       她已经决定离开长沙,但没有告诉皮叔。

       她怜惜我的郁郁寡欢,皮叔约她的时候她带上我。一天听歌到半夜,酒店已经爆满,我们三人住在一间。
       他们在另一张床。黑暗里我看到那张床上的起伏,内心寂静如死水。

       他们并未发出声响,我很安静地闭上眼睛,浮现两年前英子带我去佘峰家看A片,我第一次看A片,看完我们三个人挤在一张床上睡,关灯后他们把床摇晃起来,我还一无所知地回味起先的镜头,那些镜头里的人怎么能做出那么怪的动作。啊,我鄙视自己,为什么那么晚还没有成熟。


       旁观了这个世上丢弃操守的男欢女爱,也亲身经历过男人,我好像可以放下从前那些信仰,那些信仰好重。是可以和很多人好的,只要快乐。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6-18 12:58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归隐宋朝 于 2017-9-21 07:40 编辑

       英子去深圳的很长一段时间不习惯,我没有手机也没有自己的固话,她只能算着我值夜班,深更半夜的往科室给我打电话,在电话里哭,说那里的人很冷漠,她很孤单...慢慢的,适应了,电话就少了。

       她把假期攒着回长沙,我们依然亲密,就像并未分离。直到她最后一次回来,我明显感觉她变了,她那时候真美啊,漂亮的长裙,细致的妆容,涂着棕红色的口红,我们以前固定用美宝莲口红,我用47号的紫红,她只用16号的鲜红色,她现在换成了金棕色的CD口红。我悲哀的的感觉到,城市和城市之间的差别太大了 。

       她回深圳去的前一晚,我值晚班,她跑到医院送我一支CD口红,接在手里沉甸甸的。那支我这一生所拥有的最昂贵的口红直到过期我也没涂过一回,因为,我那些刻意的自尊令我排斥那份昂贵得过份的礼物。我和她有着同样与生俱来的脆弱的骄傲和哀伤馥郁的芊芊心境,我深知,去了深圳,她,和我就不是一个阶层的人了。她比我睿智,知道什么应该放弃或者把握。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6-18 13:00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归隐宋朝 于 2017-6-18 23:53 编辑

       突然想说说利君,她是那种特别贤惠的女人,贤惠到什么程度呢?贤惠到我16岁的时候就想让她当我嫂子。当然我哥哥没娶她,如果娶了她,也许我们现在不会这么亲密。

       这个世上有一种女人,年轻时貌不出众,年岁渐长,人家都走下坡路了,她反倒愈发有风韵。
       利君就属于这种。

       我和利君认识的时候14岁,同校不同班。那天我们一起下楼梯,一阵风吹过,她的裙子给掀开了,她慌忙用手压住,一个男生刚好经过回头看了一眼。我在一边哈哈大笑,她面红耳赤地跑回寝室,我正要跟同寝室的人说这个笑话,没想到她扑到床上哭的天昏地暗,吓得我赶紧噤声。
       应该就是那个时候吧,我开始喜欢她,喜欢她那么那么纯净的羞怯。
       她的丈夫是她第一个男人,当然,她也是她丈夫的第一个女人。多像我读过的那些爱情故事啊,一生一世终此一人。正是我少女时期对爱情的定义。
       结婚五年,她跟我说她很矛盾,她爱上了一个男人。我当时很支持她,我爱利君,我希望她快乐,如果情人能让你快乐,为什么不去快乐呢?只是我没想到,后来她又有更多的情人,女人往往容易迷失自己,看似捕获了好多爱情,最后所剩仅仅是刺骨心寒。

       曾对情人说起利君,他非常愤怒,太贱了太贱了,她怎么面对自己的丈夫。我要是她男人,立马叫她滚蛋。
我说,如果你是她男人她就不会这样子。
       今年四月到利君家做客,她丈夫正好在家,把电视开得很大声,入迷地看着肥皂剧笑哈哈。我问他一个熟人的电话号码,他想不起来,便起身到抽屉里翻找,好一会拿出个塑料壳的本子,一页一页地翻,最后把号码报出来。我说你手机不存号码啊?利君几乎在咆哮他就不会用手机只会写在本子上。
       只说这件事吧,就这件小事。两个思想和境界离得太远的人,真的没法用忠诚来成就他们。

       和不爱的人捆绑在一起,这种不爱最后会有了仇恨的意味,
       越堕落越快乐。我有时候会这样感觉。
       不能有开始,当有过第一次,你就忍不住会有更多次的堕落。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6-18 13:01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归隐宋朝 于 2017-9-21 07:42 编辑

       我告诉英子皮叔找她时,她淡然一笑,他很快就会找别人,男人只要找过一次情人,就再也忍受不住只跟老婆一个人。
       她说得对。

       有个秘密,我没有告诉她,皮叔知道与英子无望的时候他想的那个替代品——是我。他虽然老,但并不讨嫌,也还有几分魅力,他在我的身上花了不少功夫。有天我们喝过茶,他喊我帮着拿一下落在茶座的包,脱口而出叫我英子,我惊诧之余只有羞愤,但我依然微笑地把包递给他,直到他送我回宿舍,我下车的时候平静地对他说,英子要的东西我不会要,英子不要的东西我更不会要。
       我的内心澄明透亮。

       在那段时间不是没有犹豫,我也很受用那些嘘寒问暖我也喜欢有人为自己一掷千金,只是还总得有点儿感情吧(虽然这种感情不光彩)。他不过想在我这赚回一点在英子那里亏损的面子或感情,我还以为自己让老男人动真情。我为这段时间接受他的邀请而羞愧。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6-18 13:01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归隐宋朝 于 2017-6-18 23:55 编辑

       并不是真的找不到英子,就是不再联系,她不找我我也不去找她,她在深圳妇幼保健院,可是即使我去深圳,哪怕路过她的医院,我也不会去找她。我离开F院多年,她找不到我,但我相信即使她知道我在哪也不会再来见我。是会想念的,想念那时候我们那样相依相伴。

       一天深夜,我一个人回来,听到自己高跟鞋碰击街面,一声一声的。这个冰冷的城市像座废弃的巨大机器,我走在这个机器某条生锈的管道,不知通往哪里。那时我从一个男人身边回来,他给我讲好多甜言蜜语对我奴颜媚膝,可是我又不爱他,只是要个人陪伴,哦,那种身心俱裂的空虚。突然想起英子,然后泪流满面,我环抱住自己,在料峭的夜风中慢慢蹲下,终于痛哭失声。英子,你是否已经找到内心的安宁,此刻的你亲吻的是否自己心爱的人。

       那时候自己分明就是一个复制的她啊,漂泊、凛冽 、无所适从,走着和她一样的路,比她更孤独和受伤。
       可是我又不完全像英子,她那么志向宏伟,她走的每一步都缜密计算,而我每一步都毫无章法。所以她一定比我幸福,幸福只会给努力的人,不会降临到随波逐流的人身上。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6-18 13:04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归隐宋朝 于 2017-9-21 07:43 编辑

      利君前年去了深圳,两年没见面,今年她来长沙看病,见面说我胖了,女人到这个年纪要胖起来真是没办法的事儿,发胖不是因为生活安逸而是因为衰老因为新陈代谢缓慢。

       我们亲密无间没有秘密,我们甚至可以讨论各自的情人和床事。她还没有离婚,离婚是个庞大的工程,艰难到即使下了无数次决心到关键那一刻还是偃旗息鼓,然后等到老得互相包容原谅,依然是世俗里的白头偕老。

       她还是喜欢小黑裙的香,喜欢精致的饮食和韩国护肤品,她喜欢一切新鲜美好的事物却不得不跟那个二十年停留在原地不动的男人缔结一生。

       但是我相信有追求的人一定会得偿所愿,一定会。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6-18 13:06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归隐宋朝 于 2017-9-21 07:45 编辑

        曾有人跟我说,我永远不会忘记你,你信不? 很认真的神情。他是个多情人,而彼时又正在床上,我一时不知如何回应,最后讪讪地笑,床上说的话也能相信?他愠怒地,你怎么可以这样子。是啊,我是一个扫兴的人,如果没付真情,我真的是个扫兴的人。

       记不记住谁又有什么关系,如果一开始就未抱一生一世的心,何必要这种依依惜别的桥段。

        那时候,我很难相信自己还会认真地和一个人好,人生从来不给预告。
  
     当一个人不停地爱上男(女)人,并非遭遇爱情,而仅仅因为一直找不到自己的爱人。


       和情人吵得最厉害的那次,都觉得不会再见面了。他在我姐妹面前把我说得猪狗不如,骂到最后,他说了一句,可是如果我离开她,她很快就会又回到从前那种混乱的生活里啊,想想就心痛。。。

       如果你还心痛一个人,是舍不得呢。

       我不知道会不会真如他所说又会回到从前,但我真的害怕,那种惶恐的、要不停寻找、没有根的感觉。虽然我们最终也互相失去,可是此时只能拥抱得更紧。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6-18 13:11 |显示全部楼层
这文字,有点安妮宝贝的风格。。。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6-18 16:24 |显示全部楼层
特別好看。仿佛看到两朵花,在窗前静静摇曳。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6-18 16:38 |显示全部楼层
这篇文,让我想起我与闺蜜。但我一直不曾或者说不敢写出来一些东西。今日,我们再见,她再次对我说:这次,我怕又要完蛋了。我懂她的意思,但特佩服她的精神。酒,你的文字真好。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6-18 17:53 |显示全部楼层
再次看到临版的字,真好!我喜欢你文字中淡淡的迷离味道。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6-18 19:10 |显示全部楼层
如果一开始就未抱一生一世的心,何必要这种依依惜别的桥段。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6-18 19:39 |显示全部楼层
写得太好了!有个性的女人,是让人着迷的!
欣赏!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6-18 21:08 |显示全部楼层
每个人都有自己选择生活方式的权利,只须无悔。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6-18 23:49 |显示全部楼层
娓娓叙说,文字检点缜密
特是时有格言般的句式,叫人想起幽花一树明
比深巷子里的酒还醇正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6-19 00:17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不是我首次读到它,但依然感到它有股凝聚的力道,把我的感受生生往一个洞穴里拽。
我记得有一位叫木心的说过这样一段话:

生命的两大神秘:欲望和厌倦。
每当欲望来时,人自会有一股贪、馋、倔、拗的怪异大力。既达既成既毕,接着来的是熟、烂、腻、烦,要抛开,非割绝不可,宁愿什么都没有。
智者求超脱,古早的智者就已明悉不幸的根源,在于那厌倦的前身即是欲望。若要超脱,除非死,或者除非是像死一般活着。


可以作为临街卖酒这篇字的注解吗?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6-19 08:06 |显示全部楼层
写的真好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6-19 12:48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好像还记得临街卖酒有一篇《背影》也挺好看的。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6-19 12:51 |显示全部楼层
花中的花 发表于 2017-6-18 13:11
这文字,有点安妮宝贝的风格。。。

谢花花美女临帖。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6-19 12:53 |显示全部楼层
晏晏 发表于 2017-6-18 16:38
这篇文,让我想起我与闺蜜。但我一直不曾或者说不敢写出来一些东西。今日,我们再见,她再次对我说:这次, ...

同为女人,总是容易陷入情感怪圈,运气好的得偿所愿,运气不好的伤人伤己。谢晏晏。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6-19 12:54 |显示全部楼层
花开富贵 发表于 2017-6-18 17:53
再次看到临版的字,真好!我喜欢你文字中淡淡的迷离味道。

同样为能再见你而欣喜。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6-19 12:56 |显示全部楼层
沈眉珊 发表于 2017-6-18 19:10
如果一开始就未抱一生一世的心,何必要这种依依惜别的桥段。

把小镇打理得井井有条,还不忘来书房看看老友,真是重情重义的好人。感谢。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6-19 12:58 |显示全部楼层
李熙 发表于 2017-6-18 19:39
写得太好了!有个性的女人,是让人着迷的!
欣赏!

哈哈,让人着迷,这算是对我最大褒奖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6-19 13:00 |显示全部楼层
愿言思归 发表于 2017-6-18 21:08
每个人都有自己选择生活方式的权利,只须无悔。

无从后悔,尽管错过。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6-19 13:05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泌水 发表于 2017-6-18 23:49
娓娓叙说,文字检点缜密
特是时有格言般的句式,叫人想起幽花一树明
比深巷子里的酒还醇正

看见你想笑,想起你拾粪的小模样,还有喝泥巴水的饿相,可爱至极。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6-19 13:07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临街卖酒 于 2017-6-19 13:09 编辑
归隐宋朝 发表于 2017-6-19 00:17
这不是我首次读到它,但依然感到它有股凝聚的力道,把我的感受生生往一个洞穴里拽。
我记得有一位叫木心的 ...


嗯。帖子写了很久,一直没写完整,这次把后面几节补上了。来书房几天也没做啥,反而给散版写了几个小贴,想着也得给自家奉献一点不是。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6-19 13:08 |显示全部楼层
临街卖酒 发表于 2017-6-19 13:05
看见你想笑,想起你拾粪的小模样,还有喝泥巴水的饿相,可爱至极。

看到小酒儿这句,我也想笑了。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北斗六星文学网所有文字仅代表作者个人言论,本站不对其内容承负任何责任。

Copyright ©2011 bdlxwxw.com All Right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网站已备案)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   

平平安安
TOP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