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北斗六星!·百事通·查看新帖·设为首页·手机版

北斗六星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北斗六星网 六星文学 三味书屋 晏语莺声
楼主: 晏晏

晏语莺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7-1 21:01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2 09:07 |显示全部楼层

感觉楼主你是个很有想法的人,坚持啊,挺你!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2 17:06 |显示全部楼层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2 17:06 |显示全部楼层
榆钱漫天 发表于 2017-7-2 09:07
感觉楼主你是个很有想法的人,坚持啊,挺你!

我们一起坚持。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2 17:44 |显示全部楼层
     堂哥的个子依然很高,只是细看去,背有了些微的曲线。他牵着女儿站在地毯中间,表情严肃,如临大敌。

     我想起多年前的那个冬夜。他踏着一地鞭炮的碎屑,摇摇晃晃行走在街头。路灯晕黄,他的影子被紧紧贴在地面上。那是我第一次看到他喝醉,也是至今为止最后一次。

     与其说走,不如说他在打转,像一头被蒙住眼睛的毛驴,怎么走都是在原地画圈。路灯晕黄的光细雨一样洒在他身上,照亮了他年轻的脸。

     我看得太专注,以至于没看到嫂子何时出现的。嫂子刚拉他一下,便被他紧紧抱住,狠狠地亲下去。

     我闭上眼,又睁开眼,然后又闭上眼。转身,我轻着脚跑了。我没有回家,却去找来青,我们嘻嘻笑着,躲在阴影里偷看他们。

     如今,当我再度细看他时,正是他嫁女时。时光转圜间,这么多年溜走了。


1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3 09:29 |显示全部楼层
孔布 发表于 2017-7-2 22:07
晏晏妹妹字太棒了,自然流畅还透着深刻

  红尘太普通,晏语莺声多好听

好。跟我当时的想法一致。后来改成红尘的。谢布布!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3 21:34 |显示全部楼层
          当我懒得说话时,别人就会以为我要放弃。其实,我不说话,只是因为我有些悲伤。而这种情绪,一般都是身体原因造成的。我喜欢并享受这种悲伤。


     昨日,参加婚宴之前,先去了母亲的小菜地。尖尖的芸豆,嫩嫩的小黄瓜摘了许多。母亲一边摘,一边数落父亲。我听着心里竟微微地恼,嘴巴上的话也没锁好,一下子秃噜出去:打一辈子了,还打。既然这样,在一起干吗?母亲摘芸豆的手明显停顿了一下,回头辩驳:我只是说给你听听,不说出来,憋死我啊。我说:你从来都不会憋着。


     母亲受了打击,脸上的汗淌得越发急了,顺着花白的发梢滴到脖子上,再从脖子上滑下去。


      她清楚我心里的埋怨和委屈,也明白我做出的隐忍和退让。曾数度在别人面前提起,但在我跟前却沉默不语。我们之间总是埋着一个巨大的雷,而且彼此都知道,这颗雷永远不会炸响。因为,我们如此相似,心存善良。


      我心痛起来。手下也失了分寸,将一个小指头大小的黄瓜扯下来。那小黄瓜被我仔细地捏在手里,顶头的小花还兀自颤巍巍的。我擎着给母亲看,她笑了,这么点的也摘?我说是啊,吃就吃这样的。然后,扯去小花,掳了两下,一口吞下。


      阳光微微,我跟母亲在七月的菜地里,笑着和解。


      一进婚宴大厅,心情就出奇的安静。紫色的拱形花门,紫色的地毡铺地,紫色的主席台,紫色的吊灯,紫色的椅子绸带……我仿佛进入自己心中的圣地,能够感觉到自己的绽放。


      跟弟媳坐在一起。还未吃饭,她就被我钥匙上的小葫芦迷住,也不多说话,从上面取下直接顺走。我丝毫不奇怪,她不缺钱,但是总对我弄的一些别致的小玩意感兴趣,应该是女人的天性使然。母亲见了,偷偷跟我说,那个小葫芦咋地也得一二十块钱吧。我看着她笑:管他多少钱,她喜欢,直接就要,证明她心里把咱们当亲人,多好。再说,我这不也是为着你好做些嘛。母亲说,也是。


       正在说话间,头顶的大灯灭了。七彩的镁光灯旋转起来,婚宴正式开始。


       人们的注意力都被主持人吸引过去。我却转过身去,在人群中认真地寻找起我的家人。他们的脸,带着独特的亲切印记,刻进我心里。


      唯一使我遗憾的是,我总是不够完美,不能够每时每刻都耐心地包容他们。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5 23:04 |显示全部楼层
           伙计碳烧坊几个大字灰突突的,像是一团阴影。门前很窄,只能停三五辆汽车。如此看来,弟弟从选址上就失了先机。

     我走进去。迎面是大水池,假山小树,有金鱼在缓缓游动。原木桌椅,原木菜架,天花板上垂着绿色的藤蔓。匠心是有的,但布局明显局促了些,使人感觉拥挤,心都窄起来。

     这时,一个男人迎上来,问我:你是来吃饭的?我说,不是,来看看能干点啥。那人说,你可以帮忙收拾卫生啊。

     我愣了一下,弟弟让我来帮忙收拾卫生?这个店,难道不是弟弟的?如此一想,忐忑起来。没搞清楚之前,又不能直接走。于是我问,一个月给多少钱?他啪一下扔一张报纸过来:参考旁边小肥羊那家吧。

     我看了一眼。他又迅速拿过去,指点着:服务员够了,你可以来刷碗。每天上午八九点来,下午四五点走。一个月2400,休息两天,满勤加200。我的心开始抖,但脸上不动声色。我说,可以啊,我回家考虑一下吧。他说,我先带你去厨房看看。

     我一直对厨房情有独钟,一个秩序井然的厨房完全可以预兆一个饭店的兴旺与否。我跟进去。厨房里颇似战场,地方很大,但到处都塞得满满的,菜品和餐具摆放得乱七八糟,墙壁上的白瓷砖上糊着异物。我伸出一根指头,说:这完全可以搞掉的。他说是啊,我们都忙,没时间。我回头看了他一眼,笑笑之后就往外走。

     他跟在身后,说:你如果感觉价钱少,我们还可以再商量。我说,不用了,我回家再考虑一下。

     刚走出两步,弟弟电话来了:到了没?我说到了,正准备走呢。弟弟说,干吗要走。我说,工资给的不合适啊,才2400。弟弟在电话里哈哈大笑,说:这傻瓜,我嘱咐他了,他还干这事。你上来吧,我在三楼。

     跟弟弟攀谈许久,他还是希望我能打理这里。我问,下面接待我的那个人,他拿多少工资?弟弟说,一分钱不拿,白干。这个地方就是他出主意弄的。我忽然就感觉这里面有意思了。

     十多万的房租,就这么扔了?我也感觉可惜。于是,决定帮弟弟几日,起码给他理顺一点。如果真的执意要我打理,我接手的第一件事就是,让接待我的那个人走路。一个经营吃喝的场所,菜品口味可以差些,卫生是绝对不能马虎的。他这样管理,分明是在作!为什么不能亲力亲为?在效益不好的时候,还甩手当大爷,这种眼高手低的人,万万留不得。

     最开心的是,时间很随意。而且,还有一个比较不错的新工作等着我。一时之间,颇有鱼与熊掌不能兼得之势。

     休整到此真正结束,明天加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6 11:15 |显示全部楼层
继续赏读!!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6 14:27 |显示全部楼层

请茶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6 17:36 |显示全部楼层

谢好茶!!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6 22:24 |显示全部楼层
晏晏 发表于 2017-7-5 23:04
伙计碳烧坊几个大字灰突突的,像是一团阴影。门前很窄,只能停三五辆汽车。如此看来,弟弟从选 ...

休整结束,看来接下来会是个火热的夏季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7 08:30 |显示全部楼层
             闻鸡起舞。心情寥落如雨。

    字未写,书未读,花未开。灵台上一缕清明若即若离。

    想起昨日市集上所见之龟。小盆子一般,浑身泥巴,满眼凶恶。有人用木棍逗之,惹它一阵狂咬。脑袋如同套了皮筋,弹性十足。

    身上没有几个现金,又未曾带包,看着众人的哄笑,心里颇是难过。忽想起弟弟甚喜此物,于是去至店里,告之。

    弟弟哈哈大笑,说:你今天买了,明天还有一模一样的。

    惊诧之余,心里忽的对人类再次产生厌恶。努力想看到的美好人性,在重重雾霾之下。

    有些事,说着便沉重了。还是继续隐于书本之中,痴呆着吧。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7 10:51 |显示全部楼层
晏晏感性,俗世混沌人性复杂,我们除了做好自己,似乎别无他法。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7 14:09 |显示全部楼层
轻言 发表于 2017-7-7 10:51
晏晏感性,俗世混沌人性复杂,我们除了做好自己,似乎别无他法。

是。我们努力使自己变好,却无法阻止别人继续作恶。
不过,还是有好人滴。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9 21:54 |显示全部楼层
      集市上买了一盆太阳花,因为那些小花在太阳下对着我笑。


      回到家中几日,小花们便枯萎了。先前的几个花苞也随之仙逝。剩下那些肥腻厚长的叶子,不要脸似得疯长着。满屋望去,所有植物的性别都统一了。一群大和尚小和尚……


      开着花进来的植物算起来也有不少了。但凡进了门,便收到冥冥中传来的无形指令:收拢你花枝招展妖艳的模样,规规矩矩做和尚!于是,压不过地头蛇的后来者,低下头,瘪着嘴,也开始了念佛诵经的枯燥日子。


      于这种情况,我开始是生气的,并准备以一种大无畏的精神买花到底。后来我忽然想明白了一件事儿:四大美人能够闭月羞花,难不成我家的植物都是因为这个原因?想通之后,我便不再生气,并且无端地骄傲起来。你不开花,我出去拈花惹草的总行吧。




       好惹事,好看热闹,是女人的天性。这点在我身上表现得尤其突出。每逢遇到状况,必须要看个过瘾才成。许多时候,心里想着国学里的种种,行为上却背道而驰。


       写着写着,思想溜号了。再回来,已经衔接不上。到此为止吧。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10 20:10 |显示全部楼层
             慢慢改变。我喜欢的,未必适合自己。除了生活方式和安静的内心,其他的,都需要重新梳理。

         清晨走过槐米阵。头顶是清香,脚下是一地落黄。阳光穿过枝叶,琐碎而明亮。耳机里,恰恰播到了《悲欢离合总无情》。我扬起头,用手机拍下槐米在枝头绽放的样子。忽而之间,又有几粒槐米施施然旋下。那姿态,如高飞的蝶,迷离又魅惑。

        或许天性。总能看到事物空灵飘忽的一面。不知为何,竟想起鹰姐谈及我网名时的感想来。

       鹰姐说:你看,先是叫月儿,高高在上,不胜寒。后来又改紫玉清凉,一样透着冷气。你就不能换个温暖的?

       那时,我尚是伶牙俐齿的,回到:都是石头嘛。索性就改成石头,没有感情没有生气的多好。

       其实,若不是去那个网站注册不上月儿的名字,紫玉便无从说起。后来,在网站那里日渐活跃,许多人质疑月儿与紫玉的身份问题,不得不统一起来。月儿也就彻底成为别人的昵称爱语了。

       名字只是个代号,但个人的性情却总会泄露一二。如我,总是有几分薄凉和低回的。不经意写出来的文字,也会被人看出幽幽气息。或许,这才是我真实的内心。现实中,我还是比较活泼好动的。

        上午,跟闺蜜弟媳一起去处理违章。等候过程中,看到那个小狗狗的视频。在人堆里,竟叽叽咕咕笑出声。

        笑过之后,冷不丁想起大黑来。心又开始抽痛。

        每次路过乡间野肆,总会埋头细细查看,希望会有那么一个精灵般的身影出现其间。那双黑黑的小眼睛,如同魔咒,刻于我心上。每一次出现,都会带来一场忏悔。

        那个人与我断绝联系的最后一句话是:我还不如一条狗?我记得自己清清楚楚地回答了“是”。

        从此,多年的纠葛一下子终结了。他终于放下,而我对他也开启了仇视模式。

        其实,他不懂得的是,我从未骂他。我只是从他对一条狗的态度中,明了了他的品性。大黑是他送我的,他自小养大的狗狗。当我不得不迁居南方时,我四顾无主,不知道该给我的大黑找个什么样的主人。我曾经说要给它养老的,我要陪它到它生命的尽头,让它再也没有孤独和被抛弃的感觉。

        大黑是那么乖那么懂事的一条狗。它能够看懂我的眼神,听懂我的语言。它偷吃鸡蛋,却从不贪心,一天只一个。它害怕打雷下雨,每逢这种天气,它就会撞进屋里,乖乖地待在我身旁。雨一停,它会马上出去,从不用我驱赶。它看着我的时候,总是小心翼翼又充满信任。那时,邻居们,包括陌生人,都惊诧于它的通人性。也因此,当我决定离开时,好多人来讨要它。

       每次想起这些,我就仿佛看到那双乌黑的小眼睛在对我流泪。

       这样的一条狗,我怎么舍得抛弃呢。我拖延了数日,拒绝了无数的人,最终选择了他。我以为,他会善待大黑。如同善待我一样。

        我没有猜中结局。当我挣脱羁绊,千里回归时,他已经杀了我的大黑。我无从猜测他的居心,也不想猜测,我愿意这么敌视下去,并庆幸自己当初的选择。

        人生路上,经常发生所托非人的事情。狗生也如此。

        此时的音乐是《无垢》。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11 15:47 |显示全部楼层
日子向好发展呀,恭喜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11 20:00 |显示全部楼层
临街卖酒 发表于 2017-7-11 15:47
日子向好发展呀,恭喜

必须好。微笑面对人生,生活也会还你阳光。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12 20:37 |显示全部楼层
           不屈从世俗,是个性。有时候,会遭遇大的波折。

         有些话,有些事儿,迟迟不能说出口。即使受了天大的委屈也不能。因为,说出就是祸。

        上苍给我的磨砺还不够。我不知道要将我打造成啥样的人儿,才会罢手。

        昨日回家,父亲在小菜园里给我摘菜。腰身有几分佝偻,头发全白。一向严厉的他,慈爱温暖起来总让人想落泪。我拎着茄子,黄瓜,辣椒回到屋里时,发现他早已将啤酒给我装好,只待我拿回家。如今,他烟酒全戒掉已经一年多了。

      用了零星一个小时左右,教会母亲玩微信。她是聪明的,几乎一点就会。像她这般年岁的,能做到这点相当不易。只是,做她的女儿更不易。我刚走出去的时候,她微信里发个语音问我:到家了么?我回:没。并且夸她,真厉害,这么快就用上了。

     然后,我走出去有十几分钟左右,她来电话了:你钥匙拉家里了。我彻底无语。并且能够看到她刚刚玩弄微信时的样子,她一定是想多说几句,告诉我钥匙的事情,然后没捣鼓明白。最后不得已才打电话。

      我的妈妈呀,你确实不是一般的厉害。

       今天下午想去林苑。顺路去了图书馆。书架上很空,书也陈旧不堪,我想找的,一本都没有。最后还是翻到了瓦尔登湖。取了它,一路去林苑。天气热得受不了,我感觉自己的衣衫都要湿了。林苑内,更是密不透风,我转来转去,如同一只鱼儿,呼吸不到凉爽的氧气。

     拍了那种紫色穗子的花儿。她们依水而立,腰身美丽,姿态轻盈,像凌波的洛神。没去鱼儿聚集的另一处,每次看到那些挤得头破鳞掉的鱼儿,心里都胆战心惊的。不知道是水太浅,刮伤了它们的身体,还是因为争食引发的斗殴形成的。人类总习惯于将自己置身在神的位置,俯视其他生命,圈禁之后,再豢养它们。

      回家的林荫路上,一白色轿车开至我前面停下。反光镜内,鬼头鬼脑一男子,冲着我左右上下端详,并且不断挤眉弄眼。我前后左右看了一下,无人。但知道此时不能露怯。于是,昂首挺胸走过去,他响了两声喇叭,我也没有回头,只将手里的书攥得紧紧的。

     还好,他没有跟过来。

      这个世界上,还有多少寂寞的灵魂?有多少不知道自己寂寞源头在哪里的灵魂?

      如此细细碎碎说着,一天又过去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15 12:49 |显示全部楼层
          说不出是谁出尔反尔。有些情意,搁在心里时感觉挺重,拿出来用的时候,才发现如同竹篮打水,篮子在,水没了。

          小城进入伏天。雨水不断盘亘。东一下,西一下,却始终避开我住的小区。朋友圈里,不远处的小区里,冰雹雨水齐落,我这里却安然无恙。果然是夏天的雨,不过车辙。

         这几日,看了一些文,一些事。脸黑了些,腰瘦了些,心情平静了些。开始尝试慢慢打开身上的那层硬壳。

        别人眼中的看法,也许未必不正确。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这句诗,说得极有道理。自身的缺点,自己往往看不到的。能够正视才最好。

       想着自己的人生,竟颇有感慨。母亲说过,凡事到我身上,必然的拧巴的。那时,我尚在医院。刚动过手术,却执意不要母亲陪伴,将自己一个人沉浸在漫漫长夜里,心中竟有几分窃喜,总算得到一个安静的地方。想来,我生性果是寒凉,孤僻的。

       这几日,每逢夜晚便去夜市上游荡。不打扮,只将头发一拢,换了青花瓷的旗袍就走。路上,也还是会有一两枚暧昧的眼神。只是,早已心若古井,波澜不惊。与其追着别人去讨要温暖,不如自己给自己温暖。

      还是忍不住上当。夜市上,一外表憨厚的老大爷买玉米,态度不是很好,只可以买,不可以看。大爷的手很糙,脸皮也如是,我竟又心软了。买了两个,大爷竟不肯找钱给我,只说再给你两个,算你五元钱吧。于是,我拿着四个玉米回家。

      今天早晨吃时才发现,是老玉米不说,还不新鲜,不知道煮过几次了,玉米一股怪怪的味道。当下怔了一下,想着那张风吹日晒的脸,心想:如今连他们的良心都坏了,这世界上还有好人不?

       以后,滥好人做不得。我的银子又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

        昨晚在群里说话的时候,眼前总浮现出娜娜的拥抱,闺蜜的酒杯,母亲的小心翼翼。这些温暖在慢慢感染我,使我有足够的力量去对抗困难。而现在,我已经可以将这些温暖传递下去。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15 13:52 |显示全部楼层
晏晏 发表于 2017-7-15 12:49
说不出是谁出尔反尔。有些情意,搁在心里时感觉挺重,拿出来用的时候,才发现如同竹篮打水,篮子 ...

晏语“心”“声,喜欢这样的文字。问好!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16 14:16 |显示全部楼层
晏晏 发表于 2017-6-30 13:14
车声碾过夏的翅膀。夏着了火,扑腾得满世界都热起来。

    蝉鸣声在楼宇间游荡。


一个人的生活轨迹就在日常点滴中这。越来越有意思了。赞!加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17 23:40 |显示全部楼层
          坐在商场的橱窗外。看急雨,彩伞,奔走的行人与车辆。


   时光仿佛定格了。我漂浮于世事之外。喧嚣声如雾气,袅袅上升,进入不可见的空间里。


   耳机里,曲子纷纭变幻,时而激越如瀑,时而轻缓如烟,更或者直接一通乱喊。颇似世事,三分凶险,三分安静,三分爆发,还余了一分沉默。


   蝶电话里,再说醉酒。奇怪于这种颠倒。已是走向暮色的人,何来如此多的醉?况每次醉时,总要闯些祸才好。小区的横杆上次被她撞断,修好之后便一杆冲天,再也没敢放下过。


   上次聚会,她总算说句良心话:还好你阻着我买车,如果我开车,现在估计我人都没了。


   这两日,忽然生出走走的想法。百思之下,竟不知该去哪里。商业气息如此浓烈,已经没有真正可以放飞心灵的桃源了。旅游一定意义上成了拍照的代名词。水光山色,留住的只是皮囊的美丽。


   关于同题,让我记起许多人。尤其今日,竟意外收获她的照片。依旧是美丽丰腴的女子,依旧是熟悉的一汪秋水。我记得她离去时的哽咽与决绝,也记得接手时的初衷与艰难。三人行,终成天涯分飞燕。


   也想起荣。家境的窘迫,心机的深沉。她的母亲骑在土墙上,望着我们呵呵笑。我们在她家狭小局促的空间里学习抽烟。有暧昧表情的男子狗皮膏药般贴着我们。荣与姐姐最好的吃食是——一碗糖精水泡馒头。冬天时,她们家多半只吃红薯。


   荣最终走上一条与众不同的路。在铁皮房里,与年已六十的老男人厮混。随后便一发不可收,走入欢场。记得,那次她去找我,脸上艳艳的红,眼波清凌凌的,对着我的耳朵呵气:我真的羡慕你。真的。特别羡慕你。


   我一直没有告诉她,当时我也羡慕她。从任何兜里都能掏出钱来,内衣里都是。但多年之后,我终于明白她的职业,也懂得了她那句话的含义。


   我总是知道得太晚。聪明得太晚。这让我避免了堕落。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21 17:45 |显示全部楼层
牛山峰 发表于 2017-7-15 13:52
晏语“心”“声,喜欢这样的文字。问好!

好久没见山峰,记得不要走散!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21 19:11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以后,滥好人做不得。我的银子又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
………………
如果钱不多,算了吧。继续做滥好人。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21 19:15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罗曼·罗兰说,世界上只有一种真正的英雄主义,那就是在了解了生活真像之后,仍然热爱生活。

化为中国式表达,是知世俗而不世俗,是最大的善良。

因为懂得,所以慈悲。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21 19:17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来的不久,不熟。

楼主的文字是极好的,通透。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21 19:19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这文字,像谁呢?
亦舒?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21 20:22 |显示全部楼层
榆园书话 发表于 2017-7-21 19:11
以后,滥好人做不得。我的银子又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
………………
如果钱不多,算了吧。继续做滥好人。

同意。并支持你的善良。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北斗六星文学网所有文字仅代表作者个人言论,本站不对其内容承负任何责任。

Copyright ©2011 bdlxwxw.com All Right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网站已备案)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   

平平安安
TOP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