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北斗六星!·百事通·查看新帖·设为首页·手机版

北斗六星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北斗六星网 六星时事 六星杂谈 老曹的烦恼
楼主: 大尾巴鹰

老曹的烦恼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9-6 09:07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6 23:54 |显示全部楼层
生活底蕴深厚,人情世故通达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7 20:35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大尾巴鹰 于 2017-9-7 20:47 编辑

28
过了几天,谭跃打电话给老曹说,他定了“满福楼”涮肉馆。老曹心里想,这顿饭好比鸿门宴,前妻的脾气和固执让老曹担心,这要是第一次见亲家闹的不欢而散都不如不去。
“干嘛那么着急?”老曹说。
“爸,不是我着急,是我爸和我妈着急,再说了,我媳妇也着急呀,不然她怎么能走了呢?”谭跃到底是个鬼精灵,这话让老曹无言可对。
再次出门还是要过老娘这一关,老曹觉得不如实话实说,即使老娘在不乐意,事情大不过理去,她没理由不让前妻参家这个聚会,因为她是丹丹的妈妈。
老曹把这件事跟老娘说了,老娘说:“去了留点神儿,别让那娘们儿施为,这回你要拿出老爷们儿的架势,要不然让亲家笑话。”
不管老娘说出什么来,必定是过了这个关,老曹打电话叫谭跃来接他。
到了满福楼,谭跃的父母早就等在那,丹丹也在,唯独就是没看见前妻。
相互寒暄以后,老曹看了看谭跃的父母。谭跃的父母都是老师,父亲瘦小枯干,母亲倒是个胖子。
谭跃叫了一壶茶并不着急点菜,因为要等丈母娘。老曹心里打鼓,按说这样的事,就前妻的脾气是不能迟到的,她是不是有要出什么招儿?可是当着亲家又不便问。
老曹和亲家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终于等到了前妻。
“妈,你怎么才来?”丹丹不满意的说。
“赶上工商检查,这我还是半截儿走了的呢,点菜了吗?”前妻永远是高人一等的气势说。
“没有,等着您呢?”谭跃说。
“等我干嘛,你们先吃呀?”前妻说。
点了菜,上了火锅先说了一些客套话谭跃的父亲说:“早就说跟亲家见见面,这回好了,来,我敬二位一杯!”
大家喝了一口酒,谭跃的父亲说:“小跃跟丹丹也这么长时间了,我看着丹丹这孩子挺好的。这次想商量一下什么时候把他们的事办了,咱们也就省心了。”
“我看不着急。”前妻说。
谭跃的父亲听了看了前妻一眼说:“亲家母的意见呢?”
“我的意见大概谭跃已经跟你们说了,没房怎么结婚?”前妻说。
“有房啊?我们住的是三居室,把两间大房给他们,我们住小屋去不行吗?”谭跃的父亲说。
“这不是大小的问题,我看还是不在一起的好,马勺没有不碰锅沿儿的,日子长了闹的不好就没意思了。”前妻说。
此时空气异常的紧张,没有人再说一句话,火锅“哗哗”的开着,并没有人往里放任何东西。
就在这个时候,谭跃的母亲说了话:“亲家母,我不明白一件事向您请教。你怎么知道我们会闹的不好呢?这大概是和您的经历有关系,可是事情是千变万化的,世界上没有同样的一件事,也没有一个同样的结果呀?”
老曹听了谭跃母亲的话知道,亲家们是有备而来。
“前日之事后日之师,不错,我是有这样的经历,所以我才有这样的要求,这不过分吧?”前妻果然就不饶人,这也是老曹最担心的。
“买房子不是一件小事情,特别是有没有必要的问题。我们并没说不买,只是说先结了婚,等着有了经济实力我们再买这说的过去吧?”谭跃母亲说。
老曹越来越感觉,这哪是吃饭,这纯粹是谈判。同时老曹想到,谭跃结婚心切,必定是年轻人欠考虑,安排这么个场合只能是适得其反,可是已经到了这种地步,谭跃是掌握不了局势了。
“人生的经历各有不同,只有适合所有人的才叫经验,这有点儿像阿司匹林治感冒一样。亲家母,我们不能拿自己的经历去衡量别人,也不能用昨天的记忆作为明天的指南你说是吧?”谭跃的父亲说。
到底是老师,说出话来就文绉绉的,可是老曹知道,前妻虽然不饶人,但是她的学识有限,谭跃父亲的话她未必听得懂。
果然前妻听了说:“我就是这个意见,说别的没用!”
老曹觉得,再不说话真的没法收拾了,又想起了老娘的话“去了留点神儿,别让那娘们儿施为,这回你要拿出老爷们儿的架势,要不然让亲家笑话。”
老曹想了想说:“我看是这样,我同意谭跃和丹丹结婚,日子他们俩定。房子不房子的不吃紧,有了房子过不好也还是扯淡!”
老曹的一句话几乎就成了炸弹,前妻红着眼睛瞪着老曹,半天站起身来说:“那好啊,这件事跟我就没关系了。”
前妻说完站起身来走了,大家此时张飞拿耗子,大眼瞪小眼的看着老曹。
“亲家,虽然这次见面有些不快,这不奇怪,人哪儿那么多痛快的事呢?咱们吃咱们的,她走她的,到什么时候她也是丹丹的妈妈,谭跃的丈母娘,时间最能说明问题,来,我敬亲家一杯!”老曹说着举起杯子一饮而尽。
“可是亲家母不高兴也不好吧?”谭跃的父亲说。
“不是有那么句话吗?要想面面俱到结果是什么事也办不成。”老曹说。
“亲家,这件事你做的了主吗?”谭跃的母亲说。
“做的了。”老曹说。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7 20:37 |显示全部楼层
榆园书话 发表于 2017-9-6 09:07
杨老爷子死前,怎也没把儿媳妇托付给老曹呢?
不管最后成没成,这也是一段故事啊。

您说的对,我也有我的想法,容以后交流。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7 20:37 |显示全部楼层
泌水 发表于 2017-9-6 23:54
生活底蕴深厚,人情世故通达

谢谢您!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8 06:40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大尾巴鹰 于 2017-9-8 19:10 编辑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8 09:55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8 10:23 |显示全部楼层
是啊。是不是发串了啊?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8 10:27 |显示全部楼层
哈哈哈,大鹰把另外一篇的内容贴在这里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8 13:25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哈哈哈哈~~看着前两段内容风格突变~直接没兴趣看下去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9 06:23 |显示全部楼层
29
老曹的支持让谭跃父母心又高兴也忐忑。高兴的是,必定老曹和他前妻有一方是支持的,忐忑的是老曹和前妻之间的特殊关系,因为他们已经不是夫妻,也就是说这只代表老曹一个人的意见。既然不是夫妻,作为反对方的前妻的反对也起作用,最多谭跃结婚的只成了一半。不管他们是不是夫妻,但是他们是丹丹的父母。
气氛开始缓和了一些,大家都开始吃东西。这顿饭虽然并不如想象中的满意,必定还是缓解了紧张的气氛。
吃了饭,老曹和谭跃的父母告别,丹丹陪着爸爸回到家里。老娘早就坐在那等消息,
看见爷俩进了门急切的问:“怎么样呢?”
老曹把情况跟老娘汇报了一遍,老太太听了说:“我就说过这娘们儿是一块臭肉坏了一锅汤你们还不爱听,怎么样,还是让她踢了场子。”
老曹其实心里也发愁,前妻的反对是不容忽视的,特别是自己的这个前妻的脾气。又不能忽略了前妻的意见,因为前妻有实力,结婚是好花钱的。虽然是个女儿,太寒酸了不是让人笑话?可是就目前老曹的状态,他是拿不出到位的钱来的。
“爸,我妈不同意怎么办?”丹丹问。
“还是得跟她再商量。”老曹说。
“商量什么?没有臭鸡蛋一样做槽子糕。”老娘说。
“妈,话是那么说,丹丹她妈要是闪了,将来丹丹的陪嫁就是个问题,我手里并没有多少钱。”老曹说。
老娘听了上了床,从床头的柜子里拿出一个小木匣打开说:“这些东西能不能换钱呢?”
老曹一看,两只翠绿的翡翠镯子,一看水头就是个好东西。一串珍珠项链,那珍珠溜圆色泽圆润。
“妈您还有这样的东西?”老曹说。
“这还是你我婆婆留给我的呢。这对手镯是前门《老玉张》的东西,这个珍珠是你爷爷在洋行里做事的时候一个外国人送给他的,这都是我的嫁妆。”老娘说。
“这么好的东西拿去换钱可惜了,人家都是买回来收藏,咱们怎么能卖出去呢?”老曹说。
“东西是身外之物,值多少钱你死了也带不走,你拿了这些东西卖了,我想值几万块钱没问题。”老娘说。
“您先收起来,我再想办法,实在不行在这么办。”老曹想到老娘辛苦一辈子,这点儿东西他怎么忍心要呢?
正在这个时候,丹丹的手机响了,丹丹看来看手机又看了看老曹。
“谁呀?”老曹问。
“是我妈。”丹丹说。
“接。”老曹说。
丹丹举着手机去了阳台接电话,没一会走回来说:“我妈叫我上她那去一趟。”
“不去,你少跟她连连,她不是搅和吗?咱们还不用她了!”老娘说。
“妈,还是得让她去,我跟您说了多少遍了,她不是我媳妇可她是丹丹的妈,咱们没权利限制人家和女儿的事。再说,让丹丹去听听,她妈到底有什么打算。”老曹说。
“什么打算哪?除了出坏主意能有什么打算?”老娘说。
老曹正说着自己的手机也响了起来,拿起来一看是赵明霞:“明霞。”
“曹哥,你今天晚上有事吗?”赵明霞说。
“没事,怎么?”老曹说。
“没事我想请你吃顿饭。”赵明霞说。
老曹听了有点为难,必定赵明霞是这样的经济状况,怎么忍心叫她请客呢?可是老曹知道,赵明霞也不是习惯请客的主,她一定是有什么事,决绝是不好的。
“请什么客?要请也行,我请你。”老曹说。
“曹哥,这回你得听我的,咱们也不去远处你的腿不好,就在你们家附近找个地方。你也知道我哪是下饭馆的主,你挑个地方吧。”赵明霞说。
“好吧,我到时候告诉你,几点?”老曹说。
“我听你的,看你方便,我是个家庭妇女,别的没有就是有功夫。”赵明霞笑着说。
“谁呀?”老娘问。
“明霞。”老曹说。
“找你干嘛?我可是有日子没看见她了。”老娘说。
老曹把电话里说的说了一遍老娘说:“那干嘛上外边吃去,叫她来我给她做点儿不就得了?”
老曹听了老娘的话觉得这是个办法,这样既不让赵明霞花钱,也省得和她为谁请客争执,只不过赵明霞说有事找自己,他又怕有些事老娘听见要掺和。
“您这么大岁数了,给家里人做饭就够瞧的了,我看还是外边吃去吧。”老曹说。
“她不来我不是也得做饭吗?多一双筷子的事,你就给明霞回电话,就是大妈想她了。”老娘说。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9 06:24 |显示全部楼层
跟大家解释一下,前天来了个朋友晚上吃饭多喝了点,昨天早晨就晕头转向了,把原来发在散文板上的发川了,抱歉!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9 08:06 |显示全部楼层
真是发串了啊,我说咋这么突兀出来几个陌生人。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9 08:08 |显示全部楼层
如果丹丹真听了老娘的话买了房子,现在成了千万富翁了。谁说女人头发长见识短?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10 22:36 |显示全部楼层
顶了慢慢看,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11 10:59 |显示全部楼层
又见老鹰,问个好!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11 15:05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11 20:50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今天忙了啊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12 07:39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大尾巴鹰 于 2017-9-12 10:39 编辑

30
老曹听了母亲的话有些犹豫,就中国人的习惯来说,把外人叫到家里来吃饭,这就意味着这个自己和被邀请人的关系是很近,特别是一个对方是异性的情况下,这就可以有n多的解释。即使老曹并没有别的想法,赵明霞会怎么想?另外,老娘邀请赵明霞的用意很明显,因为在这之前老娘是表述过她对赵明霞的看法的。
老娘看着老曹不说话说说:“怎么了,快点告诉她呀?我这就上街买点菜,再晚了就来不及了。”
老娘说着就要往外走老曹拦住她说:“妈,您让明霞来咱家吃饭当然是好事,可是您也得替人家想想。人家是个女同志,怎么好意是来呢?”
“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老娘听了不解的问。
“必定我们是因为工作认识的,您这样的邀请人家会误会的。”老曹说。
“误会,误会什么?她还能怀疑我在菜里下毒?”老娘说。
“您瞧您说的,我的意思是,赵明霞来找我绝对不是单纯的吃饭,她一定是有事情,她上咱家来当着您的面不好说。”老曹说。
老曹的本意是说,赵明霞请他吃饭是有事要找他,老娘听了误会了。
“哦,你瞧我这脑子,我的岁数是大了,我怎么不转个弯儿呢?你说的对,那你们外边吃去吧。”老娘说。
老曹听出了老娘的误解,但是他不想解释,虽然是误解倒把叫赵明霞来家里吃饭的问题解决了。
按照赵明霞说的,老曹在自家附近找了一家餐馆,因为他的腿实在是不方便。赵明霞不久如约而至。
赵明霞坐下说:“曹哥,你点菜,你也知道我不是下饭馆的主儿,你喜欢吃什么就点什么。”
“你到了我们家门口了哪有你请客的道理呢?再说我们就是说会儿话,吃什么不重要。”老曹说。
点了俩菜一荤一素,要了两碗米饭老曹要了一瓶啤酒,饭菜端上来两个人开始吃饭。
“最近还好吧?”老曹问。
“我公公走了我倒觉得这日子憋屈了,虽然省了很多的事,可是这屋子空荡荡的我有的时候半夜老是醒。”赵明霞说。
“人死如灯灭,你也不要老是想着过去,将来的日子也得过呀?”老曹说。
“曹哥,我也想了,我准备回到我的老家去,在这我一个人孤鬼似的干嘛呢?”赵明霞说。
“哦,你老家是哪儿呢?”曹哥问。
“离城里一百多里地,就在顺义。我家里虽然没有父母了,还有一个哥哥哈嫂子,我准备到那跟他们一起过,我好歹还有内退的钱够我吃喝的。我哥哥在那有个鸡场,原来就想叫我去,就是因为我公公离不开人。我这两天就走,我这次来就是跟你打个招呼的。”赵明霞说。
“你要是跟着儿子一起呢,不是闷得慌?”老曹说。
“算了吧,我那儿媳妇也不是省油的灯,我这刚刚不用受累了,我再跑那受气去,我这不是多了一枪挨一刀吗?”赵明霞说。
“说起来如果你去了农村,那的空气好你在有点儿事干也不错,咱们多要老了,身体是要走下坡路的。”老曹说。
“曹哥,我还有一件事求你,这是最后一件事了。”赵明霞说。
“十件事也行只要我能办的了。”老曹说。
“我公公活着的时候就说,我要是死了你有事找老曹,这个人厚道可靠,看来他就是说对了。不过这件事在我说之前你一定得答应我。”赵明霞说。
“你看你这话说的,我都不知道你要说的什么事我怎么答应你?”老曹说。
“你一定答应我,这件事你办着也不难。”赵明霞说。
“好,我答应你你说吧。”老曹说。
赵明霞听了从包里拿出一个报纸包放在桌子上说:“这是两万块钱,是你替大臭子交的罚款,你不要医疗费,误工费我也就不跟你争了,这个你必须拿着。”
“你哪儿来的钱,这钱我怎么能要?”老曹说。
“你要是让我拿我还真拿不出来,这是大臭子给了我一部分,还有一部分是我公公出的那本书的稿费。”赵明霞说。
“明霞,我知道我不要你肯定是不答应,但是我没说这笔钱我就给你了,我是说我借你的,这笔钱我不着急用,你以后有了再还我在总行了吧?你现在虽然是自己一个人,可是你没钱,你听我一句话?”老曹说。
“这个说什么也不行,你要是不要我现在就烧了它。”赵明霞说。
看的出来,赵明霞也是一个性情中人,她能忍耐生活的艰难,能够细心的照顾病重的公公,能够知恩图报,能够对得起朋友,可是她有一个倔脾气。
看着赵明霞态度坚决,老曹说:“好,那我就收下,咱们赶紧吃饭吧。”
吃了饭两个人走出饭馆,赵明霞问老曹:“曹哥,你这腿什么时候能好呢?”
老曹说:“快好了,我已经从俩拐变成一个拐了,我想再过些日子这个拐也就扔了。”
“等你好了你上我们老家遛遛去,山清水秀的好地方,我给你炖鸡吃。”赵明霞说。
“好,我一定去,你以后有什么事就给我打电话,咱们是朋友,不是光做毛猴。”老曹说。
赵明霞走了,看着她的背影老曹长出了一口气拿起手机给董晓楠打了个电话。
“杨玉成的出版合同是谁签的?”老曹问。
“我,给他拿到家里签的。”程晓楠说。
“稿费是电汇和是打在卡上?”老曹说。
“赵明霞给了我一个账号。”程晓楠说。
“那合同上一定还有这个账号,你能找到吗?”老曹问。
“能,我这有记录和合同复印件。”程晓楠说。
“你把账号给我发过来。”老曹说。
“好吧。”程晓楠说。
不一会儿,程晓楠把账号发到老曹的手机上,老曹瘸着腿去了银行,把两万块钱汇了回去。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12 07:39 |显示全部楼层
抱歉!这几天家里装修厨房,没腾出功夫来。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12 10:30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12 12:41 |显示全部楼层
大鹰兄,你把那个晓楠的姓氏固定一下
一回姓董,一回姓程的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12 16:02 |显示全部楼层
看来跟赵明霞没戏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12 21:55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碧天 于 2017-9-13 14:53 编辑

    大鹰老弟真是写长篇小说的高手,小说内容并没有惊天动地的大事件,都是平常的家长里短。但是写得丝丝入扣,让人欲罢不能。我从头至尾仔细拜读了你的大作,十分喜欢! 很想知道老曹最后和谁喜结良缘。
    我这人嘴巴碎,希望你的作品尽量做到完美无瑕。我觉得你码好文字以后没有仔细检查勘误,就直接发表了,以至于多处出现误打的错别字,当然微瑕不掩大瑜!
比如:我有一定规 应该是:我有一定
      刘海戏金, 应该是:刘海戏金            
      我这不是了一枪挨一刀吗?应该是:我这不是了一枪挨一刀吗?
      另外,大概是方言的读音相同,有几个地方应该用字的地方,却用了字。这样语法上欠妥。比如:咱们要老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12 21:58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大鹰给了我们一次文学享受!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14 21:37 |显示全部楼层
大鹰先生很忙吗
什么时候更新呢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14 23:02 |显示全部楼层
31
因为快到年底,局长召开了一次全局大会。除了总结工作以外,还宣布了对老曹和董晓楠的认命。
散了会黄丽丽说:“哎晓楠,你得请客。”
“是呀,我请客。”董晓楠说。
“你准备请我上哪儿?”黄丽丽说。
“你想吃什么吧?”董晓楠说。
“土老帽,请客就是吃呀?”黄丽丽说。
“那你说怎么请?”董晓楠说。
“蓝色港湾连吃代玩儿,我带着我儿子去。”黄丽丽说。
蓝色港湾是北京一家大型餐饮娱乐城,价格不菲。
董晓楠听了说:“嘿!怎么我这个科长好像是你提拔我似的?”
“我没提拔你,但是你得指着我干活,你要是不请别怪我跟你磨洋工。”黄丽丽说。
赵明霞走了,老曹心里一阵惆怅,也说不出是什么滋味,这天下午正在床上半躺着看电视手机响了。
“喂?”老曹接了电话。
“老曹,我是张倩,腿好多了吧?”局长说。
局长关心下属这也平常,但是老曹知道,这个局长不是这个风格,不知道为什么打电话。
“好多了,谢谢领导关心。”老曹说。
“你看你,世俗之风这么重?”局长说。
“那你说我应该怎么说?”老曹说。
“你要觉得你的腿没有大问题,一会儿我让小杨去接你,我请你吃饭。”局长说。
果然就让老曹料到了,老曹认为,这世界的事虽然闹不明白,但人的判断多数是生活的经历,尽管准确度不是很高,总比别人告诉你的要强。局长的电话从一开始就让老曹觉得,局长绝非是问问他的腿。
“好。”老曹说。
“那就说定了,小杨会给你打电话。”局长说。
老曹放下电话跟老娘说:“妈,今天晚上我就不在家吃饭了,我们局长要请客。”
“不够你忙的,你们局长也是瞎了眼,你瘸着腿她请什么客?”老娘说。
“必定是领导,她请客总比叫我干活强吧?”老曹说。
“丹丹她妈那边怎么样了?”老娘问。
“不管,车到山前必有路。”老曹说。
“反正你是吃凉不管酸。”老娘瞪了老曹一眼说。
果然下午五点多的时候小杨打来电话说已经到了楼下,老曹拄着单拐下了楼。
上了车小杨说:“好容易你病了,这下又得折腾我。老曹,你可真行,怎么局长要请你吃饭,我没黑夜没白日的伺候她,她连个谢字儿也没有啊?”
“你以为我乐意局长请我?说话都得留神,我也是没办法。”老曹说。
“老曹,您就别得了便宜就卖乖了好不好?”小杨说。
“上哪儿呢?”老曹问。
“洋范儿,北展餐厅。”小杨说。
“那不就是过去叫莫斯科餐厅吗?”老曹说。
“对,自从和苏联闹崩了就改了名儿了。谁知道现在又和他们和好了呢?”小杨说。
莫斯科餐厅原来是给援华的苏联专家预备的,就在北京展览馆,是北京最大的俄式餐厅。
“咱们是不是还得接局长去?”老曹问。
“不用,她自己打车去了,咱们别晚了就行了,对了老曹,少墨迹几句,我还得睡觉呢。”小杨说。
到了北展的莫斯科餐厅,老曹拄着拐下了车,就看见局长站在门口,老曹心里想,这都是什么规矩,怎么领导倒等了我呢?
局长上身一件白色的羽绒服,下身一条蓝色的牛仔裤,脚下是一双也是白色的旅游鞋,看起来好像是一个游客。
局长看到老曹走过来:“能走吗,进门这一溜台阶挺多的。”
“没事。”老曹说。
“那好,小杨,你回家吧不用接我们,我们一会儿打车回去。”局长说。
小杨听了如同特赦令一般说:“好,局长再见!”
小杨说完上了车,一溜烟的跑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14 23:03 |显示全部楼层
榆园书话 发表于 2017-9-12 10:30
又装修新房子啦?好事。

有空就来更新,没空就忙正事吧。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14 23:05 |显示全部楼层
泌水 发表于 2017-9-12 12:41
大鹰兄,你把那个晓楠的姓氏固定一下
一回姓董,一回姓程的

这是我的失误,我在另外一个小说里有一个人叫程晓楠,结果字库里就存了这个名字,谁知道鬼使神差的我又给老曹的下属起了个董晓楠。我已经改过,谢谢你的细心。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14 23:06 |显示全部楼层
新解玉玲珑 发表于 2017-9-12 16:02
看来跟赵明霞没戏了。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北斗六星文学网所有文字仅代表作者个人言论,本站不对其内容承负任何责任。

Copyright ©2011 bdlxwxw.com All Right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网站已备案)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   

平平安安
TOP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