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北斗六星!·百事通·查看新帖·设为首页·手机版

北斗六星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北斗六星网 北斗六星论坛 野蛮战线 蝴蝶的翅膀
查看: 832|回复: 23

蝴蝶的翅膀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0-11 15:08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云在眉梢 于 2017-10-11 18:48 编辑

     1  
     未经人引荐,我径直来到蝴蝶公司。 在门岗上登记时,保安人员给杨副总打了个电话,告诉我直接去她办公室。   
     我跟蝴蝶公司上下都比较熟,来这新厂区却还是新媳妇上轿——头一回。一脚迈进大门,眼前是开阔的大坝子,正对面就是新厂房,里面传来各种设备器具发出的混响。坝子西侧是划了线的成品区,一台台新车整齐划一地停放着。大坝东侧是一大片绿化带,一栋崭新的办公楼矗立在绿化带东边。
     路过公司公告栏时,我瞅了几眼,上面张贴的文件内容十分规范,张贴得横平竖直,整整齐齐。我不由得叹息:如今游击队也成正规军了!
     身材胖胖的杨副总一见我出现在门口,赶紧起身,扯了一把快被肚子撑破的花衬衫,满脸堆笑地将我迎进门。她冲隔壁吼了一声“小唐——茶!”,美女很快就端着茶跑过来,冲我一楞又一笑:咦——赵老师——请喝茶!
     杨副总敛尽笑容,满心狐疑地问:“你确定到我们公司上班?”我说是的,她仿佛还是不太相信,连问了几个为什么。终于得到确认后,她一把紧握住我的双手使劲摇,连连说欢迎加入,一脸肉笑烂,然后欢天喜地地带我上二楼,进了董事长兼总经理的办公室。
     钟总一如往常地淡定,平静而客气说了几句表示欢迎的话,然后说:“不瞒你说,蝴蝶公司员工素质差,效率低,问题很多,你跟陆总他们几个都懂管理,又很敬业,这几年也颇见成效,希望你加入蝴蝶公司后继续发挥你的优点和特长,助我一臂之力,把管理水平提上来,拜托了!随后他亲自带我到各个部门,给大家一一介绍认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11 15:10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云在眉梢 于 2017-10-11 19:13 编辑

    2   
    第二天,我签了劳动合同,按公司规定,试用期三个月。
    我本应进技术部工作,考虑到公司办公室主任离职后一直空缺,杨总和钟总商议后决定暂时由我代理。文员小唐和几个后勤人员一听十分高兴,说,太好了!赵老师是我们领导了,以后你要多多照顾我们哟!起哄似的一口一个主任叫得欢。
   下车间时,除了了解产品制作流程和关键工序,我寻机和有关人员交谈。我发现整个车间的人都在忙碌着,他们就像生产流水线上的一台机器机械地工作着,每当我主动打招呼,他们大多神情冷漠,爱理不理,这跟我以前的工作氛围迥然不同。问小唐,小唐说,他们就那样!以后你就知道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11 15:10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云在眉梢 于 2017-10-11 19:14 编辑

    3   
    公司虽有设备管理方面的规定,却不实用,形同虚设,钟总对此一直相当不满,他打算自己弄一个设备管理制度,却苦于忙不过来。我说这事交办公室文员或生产部文员吧,他摇头说他们弄不出来,问我文字方面怎么样,我说试试吧。
    我到设备组了解找到组长老黄,他是老机修工,也是企业老员工,对公司方方面面都非常熟悉。我把意图跟他讲了,并希望听取他在设备管理方面的建议和意见。起初他不愿多说,话闸一打开就没完没了,细数了公司多年来在设备管理上的重大失误以及对公司有诸多不满。
    令人意外的是,作为比总经理工龄还长的老员工,老黄对钟总的意见特别大。他摇头叹息道:你刚来,我不好说太多,以后你就知道了!
    我想起公司为我接风那天晚上,平时几乎不喝酒的钟总喝了不少白酒,醉醺醺中他仍不忘工作。谈到员工的建议时,他忿忿地说,我提醒你,你千万不要听信下面那些人胡说,尤其是老员工,他们的心都坏了,专门跟公司唱对台戏。如何改造这帮人,你若有好的建议就尽管给我说!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11 15:10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云在眉梢 于 2017-10-11 22:36 编辑

    4
       办公室人手少,小唐的工作很繁杂,我见她每天上班忙得跟陀螺似的,经常大半上午都在手忙脚乱弄什么文档,一问才知是编辑整理前一天的5S检查结果。
    原来,每天下午下班后,公司办公室、生产部、质量部、技术部、销售部等部门的负责人便准时聚集在办公楼前,钟总亲自带领一干人对全公司上下进行全面的“5S”检查,生产车间自然是检查的重点。检查内容包括设备是否归位,器具是否收捡,地面是否干净,半成品在制品是否摆放整齐,等等。大家在前面检查并指出问题,小唐则紧跟在后面逐一记录,这过程通常要一个半小时。
    上午一上班,小唐就要整理统计前日的检查结果,包括问题发生的时间地点,具体内容,责任归属等,尤其是罚款金额必须准确无误。一个焊条头子罚款0.5元,地面有明显灰尘或焊渣罚款20元,焊接手线未收拾罚款30元.....同一问题在同一部位重复出现,则在前次罚款基础上加倍罚款,都要一一核实清楚。核实完了,还要分别开具罚款单,并找到各责任人签字确认,最后才将5S检查记录和处罚单一并在公告栏里张榜公布。
    小唐说,最好在上午10:00前完成,否则钟总会催会冒火。这原本属于办公室主任的工作,因此前角色缺位,两个月来一直由小唐代劳。我这一问不打紧,她倒猛然回过神来:哎呀,你现在是办公室主任了,以后该你参加5S检查了。她在周一工作例会上一提,钟总和几大部门部长立刻一致点头通过。

   
    钟总看了我编写的设备管理制度,觉得非常满意,当着杨总等人的面说:有理论知识又有实践知识的人就是不一样!写出来的东西既好看又实用。他不知道,我虽然只用了短短几天,却花了大量的工夫。
     弄这个制度之前,小唐特别提醒我,钟总是硕士研究生毕业,高级职业经理人,高级人力资源管理师,他以前又在沿海某地的市委组织部干过,文字工作很厉害,尤其他是个完美主义者,公司要弄个什么文件都是他亲自写,别人弄的他根本看不上。我心底想不至于吧,又想到初来乍到不能丢脸,于是比平时更用心一些。他这一夸,我便松口气。
   

    每天上午一上班,我就开忙着整理5S检查记录,核对罚款金额和问题责任人,打印出来后,让小唐拿单子到车间找责任人签字。每次小唐都会无辜地望我一眼,什么也不说,接过单子抓起安全帽就下车间去。
    我知道她的难处,每天上班就拿着罚款单给人家签字,别人会是啥心情,会给啥脸色,用脚趾头都想得到。可是没办法,这事必须要有人做。为这事,我甚至找过杨总,杨总说其他事都好说,5S检查是钟总的治厂秘笈,专门到许多企业实地考察取经得来的,十分重视,也是他亲手抓,有啥你得找他亲自说去。我心想,天天和他一起检查,说了那么多,我要说得动他,还找你干嘛。
   小唐从车间回到办公室,一脸怒气,小脸憋得通红,把一叠单啪地扔在桌上。司机老张问怎么啦,她一下趴在桌上哇地哭起来。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11 15:12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云在眉梢 于 2017-10-11 22:31 编辑

    5
    公司生产订单太多,工期很紧,后续订单还源源不断,为保证自己的业务,又销售人员开始私下跟车间勾兑,钟总召开专题会议讨论解决办法,结果除了威胁惩治有关销售人员的违规行为,还是加班再加班。
    生产部禹部长压力山大,整天焦头烂额,向钟提出要人协助,钟总刚说小赵如何,他立马答应。于是我很快接到杨总送达的任命文件,我被调到生产部任部长助理,兼代理办公室主任。
     到生产部的第一件事便是协调加班。工人们长期天天加班,连周末也只休息半天,早已疲惫不堪,根本没人愿意加班。下班前,我和禹部长给大家做工作,好话说了几箩筐,还是没人吭声。一班组长说,说实话,身体累只是一方面,更大的是心累,甚至心寒,你叫大家咋个愿意加班?
    我问:“此话怎讲?请尽管说。”
    他犹豫了一下,又高声说:每个月不管做了多少,只要一算我们的收入超过一定数额,一看我们收入高了,就把我们的收入莫名其妙地砍掉一截,你说,谁愿意加班?
    此前我对工人每个月过半后就开始怠工的传闻一直不解,原来是这样!
    我和禹部长承诺将努力改变这种状况,并讲了公司目前面临的处境和难得的机会,经过苦口婆心地做工作,有工人终于被我们的真诚打动,同意留下来加班。禹部长与我相视而笑,他拍拍我的肩说,你做思想工作还真有一套!我说,工人们都是很实在,人心都是肉长的,你替他们着想,他们就会替你分忧。
    正从车间往回走,小唐打电话来,焦急地说:赵老师你快上来一下!于是我三步并两步快速回到公司办公室。

    以为出了啥事,结果她是问怎么安排车辆。我笑着说:你平时怎么安排的就怎么安排噻!小唐说,今天这情况不同啊!有19人不加班,他们下班就要回家,你看该安排什么车送?我惊讶地问,这还用问,这么多人面包车肯定装不下,叫大巴送噻!小唐犹豫地说,怕不行哦。我不解地问怎么不行,她却不说,建议我请示一下钟总。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11 15:15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云在眉梢 于 2017-10-12 09:27 编辑

    6

    不加班的工人在大门口焦急地等待,小唐在钟总办公室和公司办公室之间上下来回跑。我坚持用大巴送,钟总坚持用面包车和双排座送,小唐不知该如何是好。
    时间一分一分地过去,办公室还没安排好车辆,天气炎热,辛苦了一天的工人越来越焦躁,有人愤怒地破口大骂,我急忙跑出去制止。
    “赵部长,这到底啥意思?下班时间过了这么久,还没安排车?”大家纷纷追问。
    “我们在车辆安排上出了点问题,很快会解决!请大家耐心点!”停了停,我又非常严肃地说:“无论如何,大家决不许骂领导,否则,谁骂我就对不起谁!”
    回到办公室,碰见禹部长,他劝我不要固执己见,另想办法。我十分恼火地说:19个人,即便不考虑安全问题,面包车超载也最多载10个人,双排座超载也最多只能坐6个人,还剩3个人硬塞也塞不下啊,你说怎么办?主管部门还决定不了本部门的这点小事么?
    禹部长说不急,我来想办法,他想了想,立即给销售部部长打了电话,然后对我说,行了,销售部人员取消加班,他们私家车可捎带2个工人。我问还剩1名工人咋办,他说他去做工作,留下一名加班。

   四十公里的回城路上,面包车里挤满了人。我和其中一名工人勉强挤在面包车最后部的CNG气瓶上,此刻我不怕挤的难受,怕的是后车来追尾。只需轻微碰撞,我俩首先没命。
   一路上,工人们不停地埋怨又低声地骂钟总,我假装没听到,脑袋里一边反复测算一辆面包车和一辆双排座微货与一辆大巴相比,跑40公里能节约多少油费,一边如过电影一般回放着这一个月来的一幕又一幕。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11 16:12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云在眉梢 于 2017-10-17 12:52 编辑

    7

    那天早上,天车工吴孟群上班迟到,在门岗上被钟总撞个正着。钟总一脸铁青,问怎么又迟到了?吴孟群讪笑地说,送孩子上学,中途耽搁了。我从办公室出来时远远看见了他们,因禹部长打来电话说产品出了问题,听上去挺严重,我便没有停留。
    到了车间现场,禹部长、车间主任、班组长和质检部长等人正围着一台刚总装完的罐车,罐车转盘出了问题,试车时一转弯,转盘部位就卡死。质检部马部长情绪激动,连连说这回损失大了,费用起码上万。我与禹部长商量,先查找原因,请技术部派人协助处理拿出意见,并告诉大家暂时不告诉钟总。
   我手机突然响了,小唐在电话里紧张地说,你快上来!要出人命了!我听了一惊,转念一想要出人命也该是在生产车间,办公楼会出啥人命,这丫头真是的!
   办公楼前,围了一群人,工会主席老漆仰望着亮铮铮的光头冲楼上喊话。高高的办公楼楼顶,吴孟群站在边缘,手把着宣传牌的角钢架一动不动。阳光照在巨型的角钢架上,那张贴的大字格外显眼:今天工作不努力,明天努力找工作。
       我差点惊掉下巴,这肿么个情况?小唐带着我往楼顶跑,一边跑一边气喘吁吁地讲了事情起因。吴孟群迟到,钟总根本不听她的解释,将她狠狠批评了一通,吴孟群犟了几句嘴,惹恼了钟总,钟总又说她平时就不遵守公司劳动纪律和规章制度,并责问她为什么上班总是不戴安全帽。吴孟群就跟他争辩起来,说安全帽太沉,戴上安全帽在驾驶室里既不便操作,又压坏发型,说天车工根本没必要戴安全帽。钟听了更是火冒三丈,两人在门岗上吵得不可开交。后来就不知道吴孟群怎么就上了楼顶。
    我俩上到楼顶,杨副总已在给吴孟群做工作,希望她冷静下来,不要干傻事。我们承诺取消钟总说的罚款,也不强要她带安全帽,最终,天车工吴孟群被安全救下。
    一次迟到没有演变成跳楼血案,大家紧绷的神经一下松懈下来,而留给大家的疑问并非是为什么这样的事件会发生,大家纷纷讨论的是天车工到底可以不可以不戴安全帽。尤其没人在意跳楼未遂事件发生时,二楼总经理办公室窗口内的主人,为什么这期间却一直悄无声息?


<下接18楼>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11 18:49 |显示全部楼层
挖了这么多坑,我到底是跟贴还是不跟呢?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11 18:50 |显示全部楼层
先置顶再说。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11 18:51 |显示全部楼层
等坑填满了再看精不精。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11 19:01 |显示全部楼层
疯老爷子 发表于 2017-10-11 18:49
挖了这么多坑,我到底是跟贴还是不跟呢?

我也不知坑是多还是少,先挖了再说。跟不跟随便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11 19:04 |显示全部楼层
疯老爷子 发表于 2017-10-11 18:51
等坑填满了再看精不精。

随便写的,老爷子表让我有压力哈~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11 22:07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云在眉梢 发表于 2017-10-11 19:04
随便写的,老爷子表让我有压力哈~

随便写的最好,刻意的雕琢感比较强。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11 23:28 |显示全部楼层
嗯,看得俺还蛮紧张的。
小塘加油,有一举成那啥的潜力。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12 09:03 |显示全部楼层
野妞 发表于 2017-10-11 23:28
嗯,看得俺还蛮紧张的。
小塘加油,有一举成那啥的潜力。

好嘛,下午要去泸沽湖咯,今上午我抽空加点油写个差不多,免得一搁就成烂尾楼~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12 09:05 |显示全部楼层
坑居然木挖够,咱这是要整中篇的节奏么~咳嗽~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12 10:23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云在眉梢 发表于 2017-10-12 09:05
坑居然木挖够,咱这是要整中篇的节奏么~咳嗽~

没事,填满了再鼓起帽来,实在不行就鼓成一座山。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12 11:55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云在眉梢 于 2017-10-17 12:58 编辑

8
    当我急切地期待着与钟总的一场对话时,周六,杨副总悄悄通知几大部长下班后一起活动活动。大家心知肚明,所谓活动无非就是吃饭打麻将,这两样都是杨副总的最爱。经杨副总再三争取,钟总同意将当天的5S检查推迟到明早。
   在县城左岸中西餐咖啡厅。我说我们几个聚会,正大光明的事为什么跟做贼似偷偷摸摸的?马部长一语道破,钟总最讨厌打麻将,说打麻将就是玩物丧志。我说,那钟总平时就不吃喝玩乐没有业余生活了么?杨副总点头称是。技术部张晓勇部长望着我笑,赵哥啊,你做事很认真,但对蝴蝶公司的诸多典故却毫不关心!你看,马部长跟你差不多同期进公司,他都懂得,你却不懂!马部长在一旁哂笑不语。
    我知道,大家对马部长有看法。每次5S检查过程中,当发现车间某个地方做得不够好,很可能被罚款时,只要没被钟总发现,我们都尽量掩饰不说,工人不容易,非要紧的事过后再提醒。唯独马部长总是表现积极,处处寻找问题,比如氧气乙炔气皮管绾得不美观,局部有打绞,这不符合要求。我们纷纷目视他:不符合你大爷的要求!钟总却喜欢听这样的话,对头!这点事都干不好还能干什么!记下来,罚款20元,下次再收拾不好,罚40元!搞得我们一个个对马部长横眉绿眼,他也不知收敛。用小唐的话说,马部长就是个马屁精。
   张晓勇开始发表高论,蝴蝶公司什么时候才能展翅高飞、飞黄腾达呢?大家望着他。他眉毛一扬,依我看,什么时候咱们的钟总懂得吃喝嫖赌了,蝴蝶公司就有希望了。这番高论居然让禹部长也连连点头,说晓勇言之有理!晓勇是内盘!
    杨副总虽分管财务、行政和采购,但对公司每个细节了如指掌,她请大家一起聚聚,是为了缓和一下近来紧张的气氛,并非纯粹为了吃为了玩。在公司内部,她是钟总与中层管理之间的粘合剂和润滑剂。
   敬酒中,晓勇悄悄告诉我,这个女人不简单,跟钟的关系也不简单,在她面前说话最好小心点。我记住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12 11:56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云在眉梢 于 2017-10-17 13:13 编辑

     9   
     钟总找我谈落实设备管理制度一事。考虑工作量不小,会牵扯不少精力,而现在正是生产高峰期,最近陆续辞职了一些人,公司办公室又迟迟招不到人,人手已捉襟见肘,我建议推迟实行。
    钟总头一摆,不,就现在,有事不要总想着往后推!你跟禹部长即刻着手开始实行。
    近两个月的相处,我也学会了不直接跟他发生争论,只要问题不逼得人毫无退路,就尽量回旋。比如这事,你没要求我具体何时完成,我就安排设备组的人先给每台设备做标识,只要天天有人在做,他就不会太怪罪。                     
    签劳动合同时我特别约定不加夜班,所以无论生产多忙,下午下班我就回家。钟总说最近生产任务太紧,你也加加班吧,晚上就住在办公楼上的临时宿舍,我想了想,从了。看得出,当我在工作提出一些要求时,他虽然有不太认同也尽量满足。
    在生产部和技术部心照不宣的默契配合下,马部长接连碰了几次钉子,弄得他在钟总面前抬不起头来。每天的5S检查中,他开始靠后,不再打鸡血似的挑刺。见每天的罚款单上罚款金额逐渐减少,从此前的三四百逐渐降到一两百,小唐有些惊讶,我也不说透。在我的建议下,车间已有专职保洁人员负责打扫,工人下班前只需收拾设备工具等即可,不用再忙忙慌慌打扫。每当我在车间巡视,他们见到我时脸上开始有了笑容,主动向我请教焊接方面的问题,也给我讲产品制作中的诸多想法和建议。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12 11:56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云在眉梢 于 2017-10-17 17:10 编辑

    10  

    晚上九点,交通车候在公司大门口,下了夜班的工人正陆续上车,一轮巨大巨圆的月亮从云中跃出,将整个蝴蝶公司照得大亮。我从办公室拎了方便面奔出,焊工小齐等在公告栏前,接过方便面连声说谢,用衣服包住后匆匆奔向交通车。
     和值夜班的保安聊了几句,我沿着围墙内的绿化走廊回办公楼。围墙脚的一排三角梅已高及墙头,或红或紫的三角梅花在明晃晃的月光下摇曳多姿。两个月前,我闲居家中,天天望着对面人家楼台上的艳艳三角梅发呆,一遍遍问自己好好的国企为什么就垮了、好好的铁饭碗怎么就没了?又一遍遍追问自己离开国企后好好的合作生意怎么就合作不下去了、好好的合作伙伴怎么说散就散了?
    陆老大说:你呀,什么都好,就是太理想主义了。
   所谓慈不带兵,难道我对工人们的慈是不妥的么?钟总那冷酷无情的管理方式才是正确的?可此前三年的“带兵"经历分明证明我的理念是得人心、见效益的,我始终认为,关于企业管理,无情的规章制度一定要由有情又有原则的人去执行。望着办公楼六楼唯一亮着灯光的窗口,我们的钟总是否曾经也如我一般思考过这个问题?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12 11:57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云在眉梢 于 2017-10-18 11:41 编辑

11   
    自从前次杨副总私下请客后,5S检查改在每天上午上班前一个小时进行。
    今早,钟总带领大家先检查了车间,又检查了食堂,发现的问题不多,他比较满意,大家也很轻松。出了食堂回办公楼的路上,保洁工史大姐正弓腰打扫路面,晨风中她有些佝偻的身影显得特别单薄。钟总四下环顾,突然脸色一变,快步朝史大姐走去,一行人赶紧跟上。
   “这一片是你负责吧!”钟总阴沉着脸说。史大姐转过身来,有些木然地望着我们,我赶紧替她回道:“这道路是史大姐负责。”钟总又问:“那道路两旁的绿化带也由你负责吧?”史大姐低声说是的。此时大家才看到路旁的一棵小树下落有几片发黄的树叶。钟总指着落叶对她说:“你每个月领公司的工资,就这样干事?”史大姐想要说话却被钟总恼怒的声音淹没,直到最后才说:先前我捡过,是风又吹下来的。钟根本不听,她委屈得快要哭出来。我们纷纷劝说钟总。
    “罚款100!不想干就明说!别在这磨洋工!”钟总愤怒地扔下一句后走了。
    史大姐把笤帚往地上一扔,冲他的背影哭喊起来:“罚就罚!不干就不干!好稀奇!天下底下哪又你这样欺负人的领导!”任我与禹部长怎么安慰,她也不听,只顾哭泣,一边哭一边数落些听不清的东西,唾沫横飞,乱发飞舞。望着这可怜又愤怒的史大姐,我竟不知怎么安慰,又怕钟总一怒之下开除了她,只道:大姐别生气了,都小事,一会把那叶子捡了就是。
    我刚回到公司办公室,钟总已打来电话,要求马上将5S检查记录整理张贴出来,尤其强调了史大姐的罚款必须不折不扣地执行,不准任何人求情。我啪地挂了电话,小唐等人莫名其妙地望着我,听我一讲,他们无不叹息。
    三年前,史大姐家的猪掉进粪坑,她老公为了救猪,一双未成年的儿子为了救父亲,三人一齐被淹死。史大姐没工作也没手艺,身体不好,毫无经济来源,后经人介绍到蝴蝶公司,杨副总发了慈心,同意她从事保洁工作,工资每月800元。这100元的罚款对她来说无疑是笔不小的数字。
     “怎么办?史大姐这罚单?”小唐问。
    我想了想,说:“开!”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12 11:57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云在眉梢 于 2017-10-18 11:04 编辑

    12
    午饭后,杨副总找我,谈了我的近况,说钟总对我的工作夸赞有加,三个月试用期将满,希望我尽快签正式合同,并承诺涨薪,与正部长同级。我说我再考虑考虑。
   下午上班后,我到食堂检查5S整改情况,正听食堂两位师傅的意见和埋怨,钟总打电话来,说车间出了安全事故,叫我马上到现场。我匆匆来到车间,车间主任讲焊工小何使用完割矩后,发现氧气皮管接头有漏气,他没又关氧气瓶阀门便直接拧接头上的扎丝,导致接头冲脱,皮管头子轻微扫到眼皮,本无大碍,为谨慎起见,已送到镇卫生院去检查。
    我将小何使用的割矩和氧气瓶乙炔气瓶等拍了照,回到办公室,问小唐这么件小事怎么让钟总知晓了。小唐说,车间主任给司机打电话时,司机不巧正在钟总那说事。她说不知这事又要多少罚款呢,我正想又没造成损失罚什么款,电话又响了。钟总要求立即成立事故调查组,立即到现场展开调查。
    几分钟后,几大部门部长和工会主席停止手头一切工作,倾巢出动,一起来到车间现场,将我之前了解的情况重复了解了一遍。回到办公楼会议室,钟总又叫来了杨副总,并叫小唐做好会议纪要。听了我们的情况汇报,他一本正经、上纲上线地讲了此次事故的原因、危害以及防治办法等,最后要求生产部立即着手写事故报告。
     禹部长说,这次事故并未酿成大祸,人应该也没事,现在大家又这么忙,报告能不能延后再写。钟总板着脸说:不行!马上写,写了马上交上来!自然地,这事落再我头上。
    生产任务多到忙得人发疯,大家都分身乏术,这芝麻大个事情被这番折腾,半下午过去了,我还得为这个不是事的事弄个什么事故报告,我压制不住的火开始蹭蹭上升。禹部长苦笑着说,你专心写报告吧,其他事不用管。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18 11:18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云在眉梢 于 2017-10-18 12:42 编辑

13

     我匆匆写了“安全事故调查报告”,交给钟总一看,钟总说格式不正确,要按国际标准格式。我惊讶地说自己不知国际标准,钟总说那就按国家标准,我说也不知,他让查政府公文的要求。我回到生产部办公室一阵狂查,修改了交给他。他说只有事故经过不成,我加了原因分析,改了交给他看,他说事故造成的损失未列出也不成。回到办公室,我苦苦思索这所谓的事故有什么损失?
    唐说,小何去医院的治疗费用啊?马上打电话一问,司机回复说检查过了,医生说应该没事,开了一点消炎药,共8元钱。小唐又说还有小车的油钱呢!于是又按一公里一元的油耗计算,来回油费大约10元。然后我俩就再也想不出还有啥损失了。 修改期间,有机加工工人来说事,耽搁了一下,杨总又打电话,说钟总又在催,交我动作快点。

   我匆匆改了交上去,他还说不行。我问还有什么不对,他说没列入间接损失。我楞没想起有啥间接损失,直接问他,他说,几大部长、工会主席等事故调查组所有成员为此事花了几个小时付出的成本,使用会议室的费用,还有我们即将为此召开的安全生产大会,耽搁的所有时间成本等,不是间接损失吗?
   我在莫名惊诧中回道,这个我无法计算。钟总遂交财务部长安排人立即计算,最后他告诉我间接损失的金额是6600元!且不说这间接损失计算方法如何荒谬,就说算出来有实际意义吗?小唐说,有啊,钟总一定会将这费用摊到车间头上的。我听了睁大了眼睛,小唐盯着我补充道:肯定滴!

   工人扎皮管不小心导致皮管接头冲脱,未造成人身与设备的损失,居然叫安全事故?居然成立事故调查组?居然要一遍又一遍地写事故调查报告?而且用奇葩方法计算出的间接损失要一分不少地摊到工人头上?我已经出离地愤怒了。我决定不写这破玩意,扔下报告到车间忙别的事去。钟总久不见我动静,就反复催杨副总,杨副总就反复催我。我给杨副总讲了两遍自己对此事的看法,便不再接电话。禹部长在车间火烧火燎地找到我,说就按他的意思写了再说吧,他的火快烧到办公楼顶啦!

    整整一个下午,事故调查组的人忙了上半下午,我和董事长兼总经理的钟总就为一个所谓的事故报告忙碌了下半下午,每个人的工资和会议室的电费都要记入损失。多么奇葩的管理啊!我不只为工人的血汗钱心痛,而是为这屈辱愤怒!
    经过我倔强地斗争,最终,事故调查报告中的损失定格为3500元。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18 11:36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云在眉梢 于 2017-10-18 18:34 编辑

14

   试用期到期的最后一天,我交还了所有劳保用品、办公用品等,从杨副总手中接过结算的工资后,我找到正在清扫路面的史大姐,往她衣兜里塞了两百元,跟她道歉又道别。
   回到公司办公室,跟小唐简单交代了,给忙碌的禹部长打了电话,说我走了,禹部长叹息道,好吧,好兄弟!有空回来看看兄弟伙!
   杨副总要安排车送我,我婉拒了。出公司时,我步行穿过绿化走廊时,脚下踏碎一地三角梅花,头上那些残留的三角梅花还在随风飞舞。在我眼里,它们如折断了翅膀的蝴蝶,断不可能飞不过沧海,甚至飞不出这蝴蝶公司的高墙。

(完)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北斗六星文学网所有文字仅代表作者个人言论,本站不对其内容承负任何责任。

Copyright ©2011 bdlxwxw.com All Right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网站已备案)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   

平平安安
TOP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