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北斗六星!·百事通·查看新帖·设为首页·手机版

北斗六星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北斗六星网 北斗六星论坛 散文小说 【假如,14】平行线(小说)
查看: 1117|回复: 68

【假如,14】平行线(小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4-11 05:37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远去的烟云 于 2018-4-11 05:55 编辑




      她是女人。一个生在上海长在上海的上海女人。
  他是男人。一个生在大连,四处漂泊但根仍在大连的大连男人。
  她去过好多地方,却从未去过大连。
  他也去过好多地方,却从未去过上海。
  他和她的生活轨迹完全不同。原本不应该有任何交集的。
  可是偏偏因为有了网络有了聊天室有了论坛有QQ,两个从未到过对方城市的人开始了一段在网上貌似很平常的故事。
  
  
  1,
  他不记得具体什么时间,也就是在哪一年,哪一月,哪一日,认识了她。从做分公司经理开始,他就开始了在路上的漂泊生活。他总是要从一个城市赶到另一个城市,不停地做市场调查,见客户,谈生意。晚上除了应酬,开始有大把的时间无从打发。他没事就上网,先是写点读书笔记,心情故事等酸文,发在某大论坛的文化论坛,后来也随大溜儿地开博,玩空间,甚至玩风靡一时的偷菜游戏。没事也去聊天室玩。大多是蛰伏在下面听歌,也听一些人说话题。
  
  后来无聊时也会去说几句,也许是因为出身军旅吧,他的观点还是稍嫌正统,至少没那么现代,所以应者寥寥。加上他很少与人暧昧,在聊天室在论坛还是朋友不多。大多也是喜欢码字的朋友。在帖子上交流多,私下聊天却很少。
  
  那天聊天室的话题是关于网恋的。开始时,他没在意。一边码一篇散文,一边听着别人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
  
  直到她发言。她的声音很美,是那种纯净得不含一丝杂质的美,如山间清澈见底可见小小游鱼的溪水一样透明。说到得意处,自然地发出轻轻的笑声,象清泉流入深潭的叮咚那样轻幽。
  
  他的心动了一下。他放下了码了一半的字,点燃了一支香烟,微笑着听着……
  
  2,
  她倒是对他留意许久别了。缘于他的网名-----静静的白桦林。好有诗意的名字。她一直很喜欢朴树翻唱的流传于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在五十年代风靡中国的那首俄罗斯歌曲《白桦林》,曾无数次想象过和心爱的人漫步在在白桦林中,透过树枝的缝隙看蓝色的天空,听风吹过林中沙沙的响声,那种感觉一定很美。
  
  她想问问他,北方的白桦林究竟是什么样子?最美的时候是不是在秋季整个山野层林尽染五彩斑斓时,白桦林应该如沉静的少女吧,身材修长挺拔,即使在山林中也是那么惹眼?
  可是她是羞怯的。她也只能想想而已。
  
  是的。那天的话题是关于网恋的。她发言了,当然这不是她在聊天室的第一次发言,虽然不是很多。她不记得那天自己胡说八道了些什么,她只是感到寂莫,好象想找个人说说话而已……
  
  老公宁鸿远的公司刚刚起步,他的大部分时间都在湖北渡过,即使是回来办事,也常常是住上一两天就走。而且,这一两天也会有N多事情。夜晚温存过后,宁鸿远总是不等她睡就沉沉地睡去。看着身边疲乏极了的男人,她很心疼,也有一丝委屈。“钱是永远赚不完了。”她不只一次和宁鸿远唠叨,可宁鸿远的观点现在是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宝贝儿,你不知道现在竞争有多激烈。”
  
  她当然知道现在是商品经济,竞争时代。她在公司中分管市场招商。也就是由总公司把一栋或几栋商业开发项目买下来,重新进行定位,包装,再分租出去。天知道从哪里冒出这么多手握无数钞票的人和公司。她们的项目往往刚有眉目,就有无数的竞争者,而且手段可以层次不穷。
  
  她是孤独的。
  
  3,
  那天,在聊天室里,她的发言结束后。他迫不急待地给她送花,鼓掌。
  “你好!认识你很高兴,能和你聊聊吗?”
  她很开心。这个网名是熟悉的,而且是她喜欢的。
  
  他告诉她,自己好喜欢她的声音,纯净得近乎透明。
  她告诉他,自己很喜欢她的网名。很想选一个初雪的冬日,去北方看一看那静静的白桦林。
  他告诉她,自己曾在北方的边防部队服役,用40倍观通境可以看见俄罗斯边防部队的岗楼,可以看见一个叫包德格尔那亚的小村庄。运气好时,可以看见金发碧眼的俄罗斯少女,冬天里还有那条线条柔美绵延起伏的雪线。当然,还有静静的白桦林。其实,雪野中的白桦林是才是最美的。它们羞涩地静静地伫立,如婷婷玉立的少女,背景是冬日湛蓝的天宇。他甚至剥下过白桦树的树皮,给初恋的情人做过贺年卡……
  
  “你为什么剥白桦树的皮,它会痛的”。她有些不开心。
  “我剥的只是最外层的皮,很薄的。我不剥,风也会剥。”他小心翼翼地解释。
  “那你的初恋情人收到后开心吗?”
  “不知道。事实上,我寄出贺年卡的当天,就收到了她的信,是分手的。”
  “为什么?”
  “不为什么,她在内地,我在边防。一但结婚要面临着两地分居的生活。她父母不同意。”
  “那你还会想她吗?”QQ上的字刚发过去。她就后悔了。
  “对不起。”这次轮到她小心翼翼了。
  屏幕的那一端沉默了一会。
  “没什么。说实话,会想她。可想又如何?”
  是个懂得感情的男人。她在心里长叹。是啊,想又如何?自己还记得初恋男友的生日,甚至会在他生日时连着寄了七年的礼物。那又如何?物是人非了。
  
  那一天,她和他聊了好久……
  
  4,
  以后的日子,她和她很快熟悉了。她们几乎不去聊天室了,更多的时候,只是QQ上挂着,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
  有一天,他和她正聊着呢。她发现第二天上班要穿的衣服还没熨。
  “我要熨衣服,怎么办?”
  “去吧,我看一会儿帖子。”
  “可是,我还想和你聊天。”
  “去吧,熨完了回来找我,我等着你。”
  “不好,对你不公平!这样吧,我不下麦,我一边熨衣服,一边给你唱歌好不好?”
  “当然,不敢请耳,固所愿也!”
  “对了,你喜欢听什么歌?”
  “《心雨》吧。”
  “切,这么老?还好,算你幸运,这歌儿我可以哼几句。”
  他暗自叹息了一声,这是个善解人意且十分顾及对方感受的好女人。
  
  静静的夜里,耳麦里传来她轻柔的歌声。那天她唱得是《心雨》。
  我的思念,是不可触摸的网
  我的思念,不再是绝堤的海
  为什么总在,那些漂雨的日子
  深深地把你想起。。。。。。。
  
  她的歌声算不上专业,但因为注入了感情,很投入,有了一种穿透人心的力量。。。。。。
  
  5,
  他开始盼着着夜晚的来临,盼着可以早些结束白天的工作,可以早些上网,可以和她聊天。他尽可能推掉开一切可以推掉的应酬,回到住处上网。她不在时,他就去论坛看帖子,偶而也码码字,但心好象总也静不下来。她不在时,他会胡思乱想她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直到那个熟悉的头像亮起,心里才安定下来。但这些,他从没和她说。
  
  那些日子,她的情绪明显着好了许多。同事们发现,她变得年轻漂亮了,连脸上的皮肤也变得白里透红,浑身上下洋溢着阳光和自信。和客户商谈,和同事相处,都很合谐,就连她的目光也柔和而亲切。
  
  下了班,她会急匆匆地往家赶,简单吃过饭,就会一下子扑到电脑前,开机上QQ,看看他是否在。他不在时,她有些失落,甚至有些委屈,但这些,她也从来没有和他说。
  
  有一天聊天吧,他和她说起了她们的不同和相同之处。
  “你是女人,我是男人”。他调皮地说。
  “你是北方人,我是南方人。”
  “你曾经是个军人,而我,连民兵也没当过。”
  “你读的专业是经济,我读的专业是军事”。
  “你是学文科的,我是学理科的”。
  “相同之处呢”她问。
  “都孤独,都寂寞,都纠结”。
  
  看着屏幕,她黯然。她知道,他说得没错,她还知道,自己喜欢上他了……
  
  6,
  
  两个人的聊天内容里多了一个主题:见面
  
  是她先提出来的。
  
  他没应和。见面?见了又如何?如果是见面后双方的感觉不好,那么不如不见。如果见面,他和她彼此更加喜欢,那又如何?爱情,这个神奇的东西,可以让人痛不欲生或者死去活来。他相信爱情,可幸福的爱情是在正确的时间,正确的地点,遇上合适的人,除此以外,都不会有好的结局的。
  
  她一再追问,是不是不愿意见她。他只好委婉地向她表达了第一层意思,如果见面不好,不如不见,就让这种淡淡的牵挂,彼此间的欣赏藏在心里吧,也许那样,他和她会走得久一些。
  
  “那就不见。我也怕你对我失望。”
  “为什么?”
  “我不是一个美女啊”
  “女人,是可爱才美丽,不是因为美丽才可爱”。
  
  那年冬天,他出了一次车祸。
  ……车辆行驶在盘山路上,刚下过雪,车速并不是很快。在拐过弯道冲上山顶时,他看到了旁边山崖上流水结成的冰凌下垂着并且已漫过路面。
  “不好”他的心中惊呼。
  车子在冰面了滑了一下,直冲向公路左边的深谷。急中生智,他本能地打了一把方向,车子横了一下,实实地撞在了公路右边的山体上。在撞向山体的一瞬间,他竟然想起了她。今生是不会相见了。他有些恨……
  
  三个月后,他拖着打了一条钢钉的腿,痊愈出院。
  
  7,
  
  当她在网上再次提出见面时,他同意了。
  “如果有缘,我们终会相见,如果无缘,我们终将分手。。。。。”不知为什么,他想起了年青时不知哪位诗人写的诗。
  
  见面的地点是个问题,是在上海还是大连。两个人纠结了很久。两个人都有工作,都有家庭,单独放下一切只为见面?恐怕也不太现实。那就找机会吧。她的孩子只有两岁,现在是父母来上海帮她带的。因此,她也很少出差,她来大连不太现实。
  他呢?他的业务都在北方,去上海的机会也很少。
  在网上,有时她会因为这个很不开心。
  
  “想你了。”他说。
  “想我就来上海吧。”
  “呵呵,那么想我?”
  “嗯。想让你搂着我,什么也不做,只是搂着。”
  “什么也不做?那不可能。”
  “来吧,来了才有无尽的可能”……她呵呵地笑着。
  为见面,他和她讨论了一年之久。
  
  8,
  机会总是在不经意间来到。
  
  那天在网上,他告诉她:七月中旬,他要去山东威海参加一个杂志社办的笔会。
  “真的?太巧了,也许我们可以相见了。”她开心地说。
  “你也去威海?”
  “不是,是去青岛,蓬莱。单位组织的旅游。时间应该也是七月中旬。”
  “单位组织旅游你怎么来威海?”
  “呵呵,这你就不用管了。天机不可泄露”。她发过来一个调皮的表情……
  
  七月十八日,威海。华夏城。
  笔会结束了。开会的人陆续走了,他和杂志社的人谎称自己还要见个本地的战友,要晚一天走。说这话时,他有些脸红。不是平生没说过谎话,而是一把年纪的人见一个从未谋面网友,还是有些难为情的。
  吃过午饭,按惯例他应该午休的。回到宾馆,躺下却怎么也睡不着。按他和她的约定,她应该下午5时左右到的。
  在床上翻来覆去躺了好久,迷迷糊糊间好象门铃响了。随即翻身下床,打开了房门。
  
  9,
  一位文静秀气的女人有些羞涩地看着他,脚边是一个精致的淡蓝色的行李箱。
  “白桦林?”
  “是我”。他连忙接过行李箱,把她让进屋,坐下。
  他飞快地把床上的褥单抻平,叠好,再把枕头摆放整齐,被子铺平。
  
  她微笑地看着他忙碌。
  “确实有军人素质,你当过兵,我信了。”她打趣道。
  “必须滴”他笑着调侃,范伟的腔调模仿得惟妙惟肖。
  
  简单收拾了一下房间,他又进洗手间简单收拾了一下。
  “你是不是需要洗个澡,刚下车”他很体贴地问。
  “我可以出去转转的”。见她有些窘,他说。
  “不用了吧。网上接触一年,我还是相信自己的眼睛的。”她调皮地笑了……
  
  他坐在椅子上,听着洗手间里哗哗的流水声,随手翻着《八小时以外》,一本创刊很久了的杂志。老实说,这杂志现在办得也不错,在综合休闲类的杂志中他还是比较喜欢的。也许是感情的因素,记得他上高中时就读过的。从骨子里,他还是一个怀旧的人。
  
  10,
  她洗过澡出来,穿着自带的真丝睡袍,湿漉漉的头发贴在额际,显得额头更加宽阔,秀气的鼻子微微翕动,脸上飞着一抹淡淡的红云。
  
  他善解人意地递过吹风机,并插上电源。就在她洗澡的当儿,他拨通了服务台,服务员送来了吹风机。
  
  她接过来,开始吹着那头如瀑布般的秀发,动作流畅自然,睡袍上的那朵荷花随着她的节奏忽开忽合。他在吹风机轻微的嗡嗡声中,默默点烟,心里镇定,闻着那缕若有若无的淡香,仿佛熟稔得认识几个世纪。
  
  吹了一会儿,头发处于半干状态,她用手指打着发梢的卷,绕来绕去,不敢正眼瞧他。他心里一软,便掐灭烟头,走过去轻轻拥抱了她一下。她被这突如其来的拥抱弄得有点紧张,整个人立即僵硬起来,随着他轻轻拍背的节奏,逐渐缓和放松。
  
  “一路累了吧,好好休息。”他放开她,回到原来的靠窗座位,拉开遮阳的白窗帘。太阳正从海平面上慢慢消失,将落未落之际染得天边一片火红,海天一色,蓝红相间,天上的云万马奔腾,海面波光粼粼,异常恢宏瑰丽。
  
  她也看到了这幅大自然美景,不由自主地被吸引到窗前,看着窗前绮丽的景色,不发一言。
  
  他站在旁边,把她娇小的身躯轻轻揽在怀里,她顺势靠着他厚实的胸膛,二人一起沉浸在天地人的和谐之中。他听到了她的心跳,她听到了他的心跳。
  
  夜色慢慢从地平线浮上来,浮过那些云,浮过那海面,等浮到他们窗前时,他的嘴摸索到了她的嘴唇,她的嘴也摸索到了他的嘴唇。
  
  他吻着她姣好的嘴唇,心里幸福地叹了一口气。
  
  她闻到他嘴里淡淡烟草味道,忘了身置何处,忘了今夕何夕。
  
  11,
  他不甘心地放开了她,她勇敢地抬起头正眼看他,眼里闪着波光。
  “饿了吧,咱们出去吃饭。”他提议。
  
  “嗯。”她揉了揉被勒疼的胳膊,柔顺地从旅行箱中拿出换洗衣服,去卫生间换上。
  他点了几道她曾经说起过爱吃的菜名,她叫了他爱喝的红酒牌子,二人相视一笑,刚见面的拘束荡然无存,彼此深夜聊天的那种默契和温存重新复活。他的话渐渐多起来,谈了些军旅趣事,她则娇笑倩兮,会意处笑得微微俯仰,紧张处二眉紧锁,双手托腮,迫切地望着他。他不停夹菜给她:“多吃点,看你瘦的。”她抿嘴微笑,优雅地进食。
  
  酒瓶不会儿见了底,她示意服务生又开一瓶。他捉狭地握住她扬起的手,语调放低,哑着嗓子说:“喝醉了,我会控制不了自己,万一干出糊涂事,怎么办呢?”
  
  她似嗔怪似期待:“我相信你不是那样的人。”
  他大笑:“放心吧,我正常七八两白酒的量,一般一斤白酒还放不倒我,这是在部队时和战友拚酒练出来的酒量。”说完,他抬起胳膊,展示他强健有力的肱二头肌。做完后,期待着她的夸奖。
  她则调皮地不吭声,微笑看他像个孩子似的邀功。她的脸因喝了点红酒,二颊酡红,眼睛明亮,看得他一阵心神荡漾,心里只求此刻,不管外面渔阳鼓颦和风雨琳琅。
  
  他结完了帐,跑回来说:“出去走走,夜色正正好。”便拉起她的手,她顺势拿起手包,跟随他一起出了餐厅大门。
  
  两人沿着甬道上向山上慢慢地走着,一边随意的聊着,象相熟已久的朋友。暮色渐浓,甬道边间隔立着的路灯已悄然亮起,桔黄色的光很是轻柔温馨。他和她说着以前在边防部队的旧事。那时的他很年轻,也很寂寞。那时的日子大多无书可读,每个月他都找理由请假进城,主要是买书。而且买回的书不舍得一气读完……
  
  他说,她偏着头,饶有兴致地听着。
  
  她和他说起她的大学生活。她的初恋。那男生很帅气,追她时天天晚上拉来几个男同学,在她的窗下弹着吉他唱歌。她过生日时,那男生求了好多的人,同学,甚至老乡,一人一只点燃的腊烛在楼下摆出一个大大的心字……
  
  她说,他吸着烟,静静地听着。
  
  回来的路上,她随口说有些累,穿着高跟鞋的脚有些痛。
  “我来背你!”他蹲下身,用军人命令式的口吻。她磨蹭了半天,拗不过他,便趴在他背上。她轻轻的哼起那首:“我的思念,是不可捉摸的网;我的思念,不再是决堤的海……”他在心里轻轻跟唱。自从她给他唱了那首歌以后,每天晚上聊天的时候,他的音响总是放着这首歌,来来回回反反复复。他背着她,一直走到宾馆房间门口才放上,她下来的时刻笑得弯了腰。他喘了几口气,心里想着:“岁月真是不饶人啊,想当年,我们强化军事训练,这点算个屁。”
  
  12,
  洗漱完毕,二个人之间出现了一种奇异的安静。他不说话,她也不说话,空气仿佛凝滞停止了流动。他渴望着,她也渴望着。他犹豫着,她也犹豫着。
  
  他打破了沉默说:“一天车马劳顿,早点歇息吧。”
  
  她轻轻应了声:“嗯。”便钻进被窝,顺手拉亮了床头灯,倚在床背上说:“你也累了吧,我记得你的军人作息时间是很严格的,这个时间段你是必须休息啦。”
  
  他掀开另一张床的被子,和衣用力往上一躺,床上的弹簧把他微微震了一下,他第一次有不知道怎么办的感觉,“好吧,那我陪你说话,你困了我们就睡觉休息。”他歪过头看着她的眼睛。
  
  她扇动她长长的睫毛,温柔地看着他。
  
  他又打开话匣子,他重温曾经聊过的话题,心里一遍遍重温着那种奇异神秘又激烈的感觉,又点燃了一支烟,烟在他俩之间凫凫,他觉得他与她始终隔了层烟,他明白她,也怜惜她;他知道她和他一样在努力拨开这层层烟雾,然而总在关键时候,这烟雾如层层迷雾。
  
  
  他想,这辈子想见的已经见了,他不想伤害她,他愿意倾其所有给他能力范围内的温暖和爱,其它则随缘吧。如果再往前一步,那就是茅台酒掺水,糟蹋了两样好东西。
  
  她想,如果他要,自己一定会给他。可是以后呢?
  
  他心里痛苦着,她也默默绞痛。
  
  两个人多年形成的默契,一瞬间通过眼神传递给了对方,他明白了她的想法,她也明白了他的怜惜。她的眼泪忍不住流了出来,他心里疼得如针刺。
  
  他从床上翻起来,隔被抱她,轻轻地吻着她的泪痕,二人隔被相拥。她在他怀里倾诉着思念,他仔细听着怕漏落一个字。就这样轻轻你一句,我一句,天不知不觉亮了。
  
  当第一缕晨曦破窗而入时,他从床上坐起,爱怜地替她掖好被角,舒展下僵硬的胳膊,打开窗帘,长吸了一口气。似要把清晨的空气吸入肺底。回头看着她安然熟睡,倦缩着象一只可爱的猫咪,他微微地笑了。
  
  用完早点,他和她收拾完行李,便一起来到机场。她回她的上海,他回他的大连。他的飞机比她晚一个小时,又在同一航站楼,所以他替她办妥一切手续,送她至安检口,并再三嘱咐她各项事宜。
  
  二个小时后,他给她发了一个短信:“我不是神,我是人……如果有下一次,我一定不会放过你。”她的短信很快回过来:“我也是……”
  但他知道,这一生一世,没有下一次了。
  
  13,
  有一次喝多了酒,他和朋友提起这件事,朋友笑话他:“网友见面,开了房居然没睡到一起,平时那么忙,郎有情妾有意,你装什么柳下惠正人君子啊?”说完拍了拍他肩膀,极其不信任夸张地哈哈大笑。
  
  他没有解释,因为他知道越解释,朋友越不相信。更何况,这种事说出去,谁信呐?想想他自己都笑了。
  
  他只知道,她回去后没多长时间就辞掉那份优越的工作,提前结束合约,义无反顾地来到湖北,帮助宁鸿远料理公司事务,一起打拼天下。她把QQ名改成了:梦中的白桦林。
  
  他还知道,他回去后,一如既往积极地努力工作,只是除了赴些必须的应酬之,尽量抽出时间多陪陪妻子,并且只要有空,就挽袖入厨,做出的菜色香味俱全,俨然国家级厨师的范儿。
  
  他们偶尔还在网上相遇,简单打个招呼,不会多说什么。他会静静燃起一支烟,看着她头像直至黯淡。她会歪着头,想着与他交往的林林种种,心里的感觉温馨而平静。
  
  他与她,沿着各自的生活轨道安然向前,他们不是圆,是二根平行的直线.......唯有那首歌偶尔在心底如板微吟:
  
  我的思念,是不可触摸的网
  我的思念,不再是绝堤的海
  为什么总在,那些飘雨的日子
  深深地把你想起……
  
  

附件: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4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11 05:39 |显示全部楼层
  散版搞活动,无以为贺。找了篇旧帖,内容倒是很应景。当年这篇小说在六星倒是引起广泛的关注,为什么呢?您看完就知道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11 05:39 |显示全部楼层
  沙发、地板全归自己了,算发个小广告。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11 07:46 |显示全部楼层
远去的烟云 发表于 2018-4-11 05:39
散版搞活动,无以为贺。找了篇旧帖,内容倒是很应景。当年这篇小说在六星倒是引起广泛的关注,为什么呢? ...

网恋小说!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11 07:53 |显示全部楼层
再美,也终于放手,是因为已然不是妾未嫁君未娶的少年时代。各自背后都有自己的人生列车在咣当咣当前行,能交叉却难相守,不如就此海阔天空,倒最是安好。
忽然想起《廊桥遗梦》,不过,那猪脚们可是真刀实枪了。——人到中年,盼疯狂,又怕失控,多矛盾啊!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11 08:05 |显示全部楼层
厉害了我的哥,不看内容,就光这字数,小妹就佩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11 08:05 |显示全部楼层
哎,就看不得这样相爱的人平行走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11 08:07 |显示全部楼层
这份感情是真挚的,纯洁的,没有任何污点的爱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11 08:08 |显示全部楼层
烟云果果,他是你不这其中的心里世界描绘如此真切动人,身临其境方得始终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11 08:18 |显示全部楼层
一叶舟 发表于 2018-4-11 08:08
烟云果果,他是你不这其中的心里世界描绘如此真切动人,身临其境方得始终

没有完全虚构的小说,我猜至少有三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11 08:39 |显示全部楼层

  算吧。不过,小说中好象没这个分类。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11 08:42 |显示全部楼层
虎步漫游 发表于 2018-4-11 07:53
再美,也终于放手,是因为已然不是妾未嫁君未娶的少年时代。各自背后都有自己的人生列车在咣当咣当前行,能 ...

  难得虎兄认真读完了。现在看来文笔稚嫩得很,情是真情。当时最大的争议就是上不上床,为什么不上床?还是那句话,人生最大的幸福其实是在正确的时间地点做正确的事儿。感情更是如此。爱又如何?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11 08:43 |显示全部楼层
一叶舟 发表于 2018-4-11 08:05
厉害了我的哥,不看内容,就光这字数,小妹就佩服

  呵呵,七年以前,写字是读大的兴趣。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11 08:44 |显示全部楼层
一叶舟 发表于 2018-4-11 08:05
哎,就看不得这样相爱的人平行走

  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看不得也没办法。事实上,不是所有相爱的人才能在一起。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11 08:45 |显示全部楼层
一叶舟 发表于 2018-4-11 08:07
这份感情是真挚的,纯洁的,没有任何污点的爱

  算吧,至少如虎兄所言,临门一脚还是把控住了。关于网恋,有个朋友说得好:进退皆伤。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11 08:46 |显示全部楼层
一叶舟 发表于 2018-4-11 08:08
烟云果果,他是你不这其中的心里世界描绘如此真切动人,身临其境方得始终

  每篇小说都是作者的婴儿,当然也有作者的影子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11 08:47 |显示全部楼层
虎步漫游 发表于 2018-4-11 08:18
没有完全虚构的小说,我猜至少有三分。

  虎兄慧眼!三分足矣!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11 09:39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时光微雨 于 2018-4-11 10:38 编辑

好看的故事。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11 09:43 |显示全部楼层
郎才女貌,只可惜相遇的时间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11 10:20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时光微雨 于 2018-4-11 10:39 编辑

  故事好看就行!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11 10:21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时光微雨 于 2018-4-11 10:39 编辑

  故事好看就行!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11 10:21 |显示全部楼层
时光微雨 发表于 2018-4-11 09:43
郎才女貌,只可惜相遇的时间不对。

  呵呵,小说小说啊!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11 10:43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远去的烟云 发表于 2018-4-11 10:21
呵呵,小说小说啊!

烟云大哥笔力深厚!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11 13:00 |显示全部楼层
叙述的节奏和腔调很好,文笔还行。有萨冈和杜拉拉的影子。可见作者曾经是多么喜欢小说(如今大约是撂荒喽)。

弱在三点,一是标题,太直白,似乎用“远处的烟云”更含蓄些;二是主题或者意味挖得浅,就是说当代中青年人的生存困境与感情困惑表达得不够丰满。这两段感情,作者在推波助澜上过少,或者说,对三者的冲击与影响浮浅,如果把各自婚姻与家庭的矛盾铺垫足一些,把最后这段网恋处理得更戏剧性些,就不会这般俗了。换句话说,两人最后平行线般的生活轨迹的的必然性逻辑,不够充分,可信性大打折扣;三是技术处理或者说表现手法上太嫩,在叙述一件事时,思维的发散性弱了,于是,叙述中所裹胁的信息量就少了,特别是第二段情的处理,几乎是平铺直叙的。

但仍然要加分支持。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11 13:15 |显示全部楼层
东湖 发表于 2018-4-11 13:00
叙述的节奏和腔调很好,文笔还行。有萨冈和杜拉拉的影子。可见作者曾经是多么喜欢小说(如今大约是撂荒喽) ...

这评说专业!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11 14:12 |显示全部楼层
好看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11 15:25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东湖 发表于 2018-4-11 13:00
叙述的节奏和腔调很好,文笔还行。有萨冈和杜拉拉的影子。可见作者曾经是多么喜欢小说(如今大约是撂荒喽) ...

谢谢指正!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11 15:26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一叶小舟 发表于 2018-4-11 14:12
好看

谢谢!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11 19:27 |显示全部楼层
看得好着急。
这绝对是真的,这绝对是真的,这绝对是真的。说三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11 19:30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大雅 发表于 2018-4-11 19:27
看得好着急。
这绝对是真的,这绝对是真的,这绝对是真的。说三遍。

说三遍也不一定就是真的。:)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北斗六星文学网所有文字仅代表作者个人言论,本站不对其内容承负任何责任。

Copyright ©2011 bdlxwxw.com All Right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网站已备案)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   

平平安安
TOP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