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北斗六星!·百事通·查看新帖·设为首页·手机版

北斗六星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515|回复: 67

从前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4-13 12:14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归隐宋朝 于 2018-4-17 22:51 编辑



     从前并不遥远,是十多年前。

      十多年前的故事,一天天写来,写了一个月,三十节,觉得好玩儿。

      现在打开来看,恍若隔世。

      十多年,我走了这么远,我们都走了这么远,回头看,背影好生模糊。
      
      人生挺有趣的,

      人生挺可叹的,



08.JPG

1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13 12:17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归隐宋朝 于 2018-4-17 22:47 编辑

之一

      我还清楚地记得第一次进入聊天室时的情形。   

      我那时利用163.net发邮件。那天忽然在它的首页上发现了一个小小的窗口,有人在窗口里说话。这便是一种即时聊天功能了。我觉得很新奇,也在窗口里说了几句话,居然有人回应,然后我们一人一句地聊了起来。我不知道那是个男人还是女人,总之他说到了书,说到了文学,尤其说到了当代文学,于是我们开始臧否人物,褒贬作品,聊得很痛快。

      也许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如果我第一次碰到的是一个无趣的家伙,不咸不淡地说了两句话,一点意思没有,也许我便会仍和聊天绝缘,我的现实生活也会一如既往地过下去。


      偏偏那是个投我所好的家伙,居然说到了文学。短短的聊几句,意犹未尽,也就觉得网上聊天并不像我所想象的那般无聊,也就有了再聊一下的愿望。于是,在又一次上网的时候,我便很自然地找到了那个即时聊天的窗口,去和陌生人说话了。当然,并不是每个人都对文学感兴趣,这次碰到的陌生人,便只是说些淡而无味的闲话,让人觉得很没意思。


      但毕竟有过一次有点意思的聊天了,心里就还惦着那样的滋味,也就琢磨,是不是去那些门户网站的聊天室里看看呢?其时某网站正好设置了一个找朋友的功能,你在首页上发布一条希望找到有共同兴趣爱好聊友的信息,便会有人看到,也就会有人邀请你去某个聊天室聊天。我发了一条信息,真的很快就有反馈,我收到了邀我聊天的回信,便如约进入了一个聊天室。


      这便是我进入的第一个聊天室,它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叫一如往昔。


      这是一个很安静的房间(那时我还不知道人们把聊天室亲切地称作房间),排列着一些很雅致的名字。后来我统计过一次,这些名字里含“风”、“花”、“雪”,“月”者居多,其中好象又以“月”为最多。于是便有好几个“月月”,常常被人叫混。屏幕上一行行地往上走字,是一些文雅的句子,挺美丽的字眼儿,似乎这儿的人个个吹气如兰。我如入天境,真是不敢高声语了。


      我找到约我的那个名字。好象叫淡烟吧?我也许记串了,也可能叫雨薇?毕竟是很久以前的事了,经过了那么多的人事,那些美丽的名字又那么相似,我很难保证我的记忆绝对准确。总之我们聊了起来。我记得当时我是屏着呼吸的,打字打得小心翼翼,我得承认屏幕那些优雅的名字和高雅的谈吐对我有压迫感。我很羡慕他们熟练地运用数字代替汉语,哭的时候555555555,走的时候886,那该多么时髦啊。我像刘姥姥进了大观园,瞧着什么都新鲜。


      最让我感觉新鲜的,是我在和一个女人聊天(真是女人吗?我至今并不清楚,因为我看不到对方,而且我听说网上很少有真东西),在现实生活中,我几乎不和陌生女人聊天,我得装出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我在人们眼中也一直是正人君子。但说真的,我很想和女人聊天,而且,怎么说呢,我很想和女人做朋友,我真的希望有一个红颜知己。后来我想清楚了很多人生的道理,知道了异性在生活中的重要意义。但在当时,我仅仅是凭着本能行事,我很开心,我正做着在现实生活绝不可能做的事,我在和一个女人说话。很好,这真的很好。


      这是一个开始。


      这是一个重新展开的人生。


      于是,很快的,我有了一个可以称之为朋友的女人,她叫紫衫儿。

75.jpg


1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13 12:34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归隐宋朝 于 2018-4-17 22:46 编辑

之二

       紫衫儿静静地站在屏幕一隅,看着房间里的热闹。

       她一直不吭声。那时我还不知道什么叫潜水,因此以为她是孤寂的。屏上的男男女女聊得温柔又热烈,不时有人刷出灿烂的烟花,以表现他的好心情;大家都把字色设计成自己喜欢的颜色,红绿蓝紫粉,一行行地往上跳,让人眼花缭乱。却一直没有出现她的字。于是我开始琢磨:这名字后面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其实,后来我就明白了,她的孤寂只是假像,她并没沉默。她是在潜水。是的,没错,一定是在潜水。   
                                                     
       紫颜色的衣服,必须要加上我们的想像才好看,才有仙子般的感觉。现实生活中其实很难有人将紫色穿出好看来。紫色很挑皮肤,很挑身材,很挑气质,穿得不好适得其反,会将人给穿俗了。紫衫儿,就带着一种想像中的美,氤氲有如轻薄的雾  。
                                 。
       于是我和她打了个招呼:你好。

       这是一个很落套的开端,用了两个最常用的字:你好。但这也是一个最流行的开端,有很多感情的丝蔓就是由这两个最普通的字开始生长起来的。

       她依旧沉默。

       我失望了。我百无聊赖地盯着绚烂的屏幕。就在我几乎已经忘了曾经打过的招呼时,眼前却突然跳出了两个字:你好。这是她在对我说话──紫衫儿悄悄地对失声痛哭说:你好。

       失声痛哭是我胡乱取的名字。我觉得这名字挺好玩。

       我的意识出现了一两秒钟的空白。我没想到她会搭理我。这个仙子般紫衣飘飘的女孩儿,她竟愿意和我说话吗?在现实生活中这是绝对不可能的。我在生活中碰到过很多可爱的女孩子,也产生过无数次与之搭讪的念头,可最终我没有和任何女孩子说过哪怕是一句话。男女大防,我们之间的确有一堵看不见的墙,有时候,真是想说一句话都难。这也让我深感遗憾。然而,现在,此刻,一个名叫紫衫儿的女孩子竟对我说了“你好”,我内心深处真的有激流涌动。不要笑话我。或许是我少见多怪,或许是我脸皮太薄,我就是被感动了。现在回忆起来,我也能感觉到当时自己的浅薄可笑。不过,说真的,我很喜欢那个浅薄的我。我想回去,可是,我再也回不去了。

       我又对着屏幕敲了两个字:你好。

       她说:你就只会说你好?

       我笑了。但我还不知道可以在屏幕上敲:),表示我在笑。当然,现在我也不用这个:)。我一直拒绝使用太流行化的网络符号。

       她说:点私聊。

       私聊?

       是的,私聊,在右下方,看见了没有?

       我寻找了一会儿,终于看见了藏在右下角的私聊钮,便点了它。

       如此,我说的话便也带上了“悄悄地说”四个字。“私聊”和“悄悄地说”似乎含着某种心理暗示,让我心中产生了异样的感觉,似乎我与这个紫衫儿之间从此便有着某种私密化的关系了。当然这也只是一种主观感觉,皆因我生活中很少接触女人,才处处觉得这些网络设置别有意味。

       万事皆有定数。如果我第一次聊天不是谈文学,我便不会进入聊天室;如果我进的第一个聊天室不是这样一个满室才子佳人张嘴宋词唐诗的房间,我亦不会常驻长聊;而如果在聊天室里没有碰上紫衫儿这个在现实生活中离我非常近的女孩子,我的生活不会起波澜,我的价值观亦不会改变。有一句很俗的话,却非常贴切,用起来也非常方便──这就是生活。

       我和紫衫儿,我们互道你好的时候,我绝不会想到我们之间后来会发生那么多事。“你好”是一个故事的开始。当故事结束的时候,笑也苦涩。


60.jpg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13 13:34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们都有从前,也有往后
从前成了现在的记忆
现在是记忆后的记忆
当一段情变得陌生尴尬
一首歌也唱出了热泪盈眶
一段路有来无回

我们一天天老将
天地一天天焕然
新生终将代替心声
不承认的老躯终将一老再老
变得分文不值
流落犄角旮旯

这是宿命啊
问好朋友!榆钱欣赏。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13 13:35 |显示全部楼层
读着有味,期待继续。。。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13 14:22 |显示全部楼层


配首木心作词的《从前慢》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13 16:27 |显示全部楼层
听前辈讲过去的事,估计很长,先加精。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13 17:28 |显示全部楼层
嗯,是挺有味。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13 21:44 |显示全部楼层
清新,隽永,凝练。期待继续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13 23:48 |显示全部楼层
水笔老师的文和图相得益彰,都非常好看。
花开贴的歌也很好看,很柔情。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14 00:15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归隐宋朝 于 2018-4-17 22:48 编辑

之三

       夜很深了,我们还在聊。

       我已经不记得最后一个人是何时走掉的了。前一刻仿佛还满眼繁华,一霎儿便人去室空,偌大的聊天室,只剩下了我们俩。清冷寂寥的同时,陡然感觉到了静,那可真是静极了;抬眼看窗外,一片漆黑,对面的楼没有一扇窗是亮着灯的;没有月亮,也没有星光,远远传来车驶过的声音,却更让人觉着这夜静得深沉。面前的这块小小屏幕,或者,竟只是一块小小玻璃,俨然就幻化成为一间密室。那两个虚构的名字:紫衫儿和失声痛哭,分明就像是两个喁喁私语的恋人──至今我不承认我们是恋人,但那感觉实在太像了。
       我想,此刻她心中一定也产生了相同的感觉。

       因为她突然沉默了。

       仿佛沉默了很久很久,一万年似的,然后,屏幕上才突然跳出一行字:你困了吗?

       不,我说,我不困。

       我也不困。她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唉──

       为什么唉?我没有追问,我想她可能也无法回答。这样的唉,也许只是源自于一种下意识,千百种滋味混合在一起,说不清也道不明。

       我也沉默。我的沉默源自于一种感动。我感动于有一个人,一个女人,一个优雅的女子,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陪我。我一直以为这只是我心中的一个梦,是此生绝对不可能实现的幻想.可是,忽然的,不经意间,竟然就梦想成真了。当然这只是一种虚拟的真实,与现实生活中的面对面还不一样。但就这样我也很满足,至少它是一种心理上的抚慰,能让人产生愉悦感。

       她开始敲一首词。是李易安的那阕《一剪梅》:


            红藕香残玉簟秋

            轻解罗裳  独上兰舟

            云中谁寄锦书来

            雁字回时  月满西楼


            花自飘零水自流

            一种相思  两处闲愁

            此情无计可消除

            才下眉头  却上心头


       她用的是紫色字。这正是我想象中她应该用的颜色。这首词现在已经被人用滥了,又谱了曲,当流行歌唱,不新鲜了。但那时读过易安的人并不多,又正是夜静人寂,万籁无声时候,这些伤情的句子一字一字地在屏幕上由下而上地跳出来,的确让人心摇曳不定。

       我突发奇想,无师自通地改了个名,叫“一种相思”;

       她便改名叫“两处闲愁”,然后冲我打了一个:)。


8.JPG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14 00:26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归隐宋朝 于 2018-4-17 22:50 编辑
之四

       有人说,如果将网络生活看作是又一次人生,那么在这种网络人生中就必然会有初恋。

       我不认为那是真的初恋。但确实有很多感觉与初恋极其相像。一旦爱起来,便爱得懵懂又热烈,盲目也极端。便是成年人,早已生儿育女了,也会爱得像一个小毛孩子。那样的一份痴迷与陶醉,难道不是莫大的人生享受?

       那真是一些梦游般的日子。现实世界成了模糊的背景,似乎无关紧要:人心只是系于一念,那就是你爱着的那个人。其实也好笑,那爱其实虚无缥缈,遥不可及。你看到的只是屏幕上一行行往上跳着的字,你既没听过她的声音,亦未见过她的容颜,甚至不知道她是否真的是个女人──可你就以为你在爱了。你无心工作,你茶饭不思,你在回味中傻傻地笑,你在想象中痴痴地憧憬,你以为电脑上的字便是人生的全部,你甚至可以为它抛弃一切。可是,我想说,这难道不是一种极其幸福的人生状态吗?梦会醒的,可梦本身是美丽的,我知道醒来会痛苦,可我还是想做梦,是的,我很想。

       我和紫衫儿的话题非常广泛,当然,最主要的还是文学和艺术。直觉告诉我,她是个做文字工作的。但我一直没问。我很讨厌查户口的,上来就问,你哪的?男的女的?多大了?碰上这样的我便躲开。我自己也从不查人家的户口。紫衫儿也一定猜我是做文字工作的。她也不问。她只是和我谈小说、诗歌、绘画、美术……她更喜欢听我说,然后送上系统设置好的微笑的小脸。

       有一天,我们谈到了昆德拉。

       是她提起来的,她突然问我看过那本著名的《生命中不可承受之轻》没有。

       我并不喜欢昆德拉。我始终认为昆德拉们是某些中国作家的伪深刻之源。但一个网上女孩突然和我说昆德拉,还是让我感动,如获知音。那时候我已经拿她当作知音了,昆德拉只是让这种知音感更加深了一层。我们每每在屏上同时敲出相同的话,这时我们便同时感动。很多的聊天细节都让我们感动,这些感动叠加起来便构成了我们一直想要的我们梦寐以求那种感情。是爱情吗?有点像,可又似是而非。

       我们并没有就昆德拉深谈,提到就够了,提到就是一种层次。或者说是一种档次。

       很后的后来,大约是在我真正理性地看待网络之后,再回忆那次交谈,我才觉得她并不真懂昆德拉。或者她只是听说,连看都没看。她说昆德拉,真的就只是想让我看重她。

       也是在我真正理性起来之后,我在一间语音聊天室碰到一个真正喜欢昆德拉的女孩。那天我在唱歌,她忽然来了,听我唱了两首之后,她告诉我她喜欢我的声音,然后要加我,和我聊了起来。我们一开始就没有打字,用语音对聊,她越聊越兴奋,直截了当地说喜欢我,非要我天天上线和她聊。聊过几次之后,她就说到了爱──她说只有我才配和她聊天,如果不爱我,还能爱谁呢?

       不再拐弯抹角迂回曲折,她的爱是简洁明快的。

       因为简洁明快,所以不去珍惜。

       其实无论从哪个角度看,这女孩都比紫衫儿优秀得多。首先她不会取紫衫儿那种矫情的名字,她活得很明白,已然超越了那种故作优雅的人生状态。其次她漂亮,有一双大得夸张的眼睛,脸部轮廓鲜明却偏又带着一份柔美。她看完了所有昆德拉的文字,有很多独到的感悟。她推荐我读昆德拉的《不朽》,说这本书犹如昆德拉替她写的生活小传。我真的去买了一本《不朽》,仔仔细细地看了。我明白为什么她说《不朽》像她的生活。其实并不像,也许有一些影子。所谓像,只是一种生存状态的相类。

       这样一个美丽多情且有点小才的女孩,正是我喜欢的。可惜她来得太晚,正在我最麻木的时候。如果换一个时间,如果我第一个碰到的就是她,可能就会另有一个动人的故事了。

       我又要说定数了。曾几何时,我为之梦游的女孩,并非最漂亮的,最优秀的,最可爱的,最相知的。她只是一个载体,承载着我初涉网络时的一些梦想。有时候我会抱怨命运,为什么不让我在最合适的时间地点碰到一个最合适的人呢?然而,不必抱怨,正因为有很多的不合适,我们才得以遍尝酸甜苦辣,才感受到生活的饱满多汁。

       紫衫儿,她是一个注定的劫数,我躲不过去。


64.jpg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14 00:35 |显示全部楼层
在生活中,很少有人和我谈文字
在网上有时会有
我能体会楼主的心情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14 22:43 |显示全部楼层
轻手轻脚进来看看,都怕惊扰到楼主。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14 23:36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归隐宋朝 于 2018-4-18 22:25 编辑
之五

       那一阵我是沉沦了,我有点不计后果,利用一切机会上线找紫衫儿聊天。事实上我们都不方便,我们有家庭,有责任和义务,得在意别人的感受,不可能真正做到随心所欲。因此机会对我特别重要。有时候出去买菜,也要匆匆溜到网吧,上线寻找紫衫儿,看到她已经挂在聊天室,自然就心花怒放,抓紧时间好一通聊。聊晚了回去就得编谎儿了,不是碰到熟人了,就是去逛书市了,再不就是淘碟了……面对家人疑惑的眼睛,开始脸会发烧,时间一长也就无所谓了。有的网吧环境相当差,也不管了,只要面对电脑,就仿佛找到了人生的全部意义。

       我说过那多少有点像初恋的感觉。既然像初恋,也就具有初恋的某些特征,比如多疑和善妒。我变得特别敏感。紫衫儿和别人说的每一句话,我都会在心里过一过,只要稍显亲昵,我心中就会酸溜溜的难受。她似乎也感觉到了我的醋劲,不止一次地嘲笑过我。时间一长,我们就有默契了。只要我来,只要她在,肯定只和对方说话。我去聊天室只是为了找她,我也从不怀疑她挂在聊天室里是为了等我。在我们之间,或者说,至少在我这里,这是毫无疑义的。

       直到有一天,突然出现了一点小小的意外──

       那天我独自在家,可以有一整夜的时间由自己支配。我早早地吃过饭,开机上网,直奔一如往昔。正在饭点儿,上网的人不多,网速快得惊人。我兴高采烈地看到聊天室哗地一下迅速展开它天蓝色的界面,然后一眼看见了挂在两三个人之间的紫衫儿。我心花怒放地打过去一个笑脸,然后静等她的回应。

       她没有回应。

       没有回应的因素很多:可能不在机器旁;可能下线了但名字还挂着,这种情形多半是因为没有退出聊天室便强行关机了;可能我的话被系统吃掉了,那时候的系统很不稳定,经常吃话……于是我又打过去一个“HI”。

       她还是没有回应。

       我刷屏。当然是悄悄地刷,只对着她。我刷过去一些彩色的星星。过去我刷这些星星的时候,她会赞叹说:真美!

       大屏上突然跳出一句话,是她和一个过客说的。紫衫儿对新浪过客ABC说:我们走。然后她的名字就消失了。

       大屏上出现一行浅灰色的字:紫衫儿离开了新浪聊天。

       我一直觉得这种浅灰色的字设计得很好。它出现的时候,真的就像一个身影渐行渐远,终于消失无痕。人心因之怅惘着。有时我很想看到自己名字也这样,是极淡的灰:失声痛哭离开了新浪聊天。但我是看不到的。我关了机,只将这行字留在另一些人的机器上

       我愣了。

       这是怎么回事呢?

       我等待。我想她会重新出现的。她会叫我哭哭,我会叫她衫儿,我们会尽情地聊,聊到夜里两点甚至三点,然后怀着美好的心情上床睡觉。她会入梦吗?她从来没有入过梦。如果真的入梦,她会是个什么样儿呢?我没有见过她,我只能在梦里想象她。我的想像并不过份:她美丽,但不是绝色;她优雅,却食着人间烟火……我对她说过,如果真有见面的一天,我一定能在人群中一眼认出她。她说她也能认出我。什么叫心有灵犀?这就是。因此我相信她会来的。她没有理由不来啊。

       可是,我等待了近两个小时,她没有来。

       我不想回忆那时的心情了。主要是沮丧吧,极度的沮丧。我利用找朋友的功能一再呼唤她,她杳无音讯。后来我想起还有一种搜索功能,于是我输入她的名字一搜,竟赫然发现她是在线的,她呆在一个叫作“恋爱季节”的聊天室里。我急急进入恋爱季节,发现这里只有两个人,除了她,紫衫儿,还有一个叫砂子的ID,我想应该是个男的。

       我很生气,也不悄悄了,直接发过去一句话:你知道我在等你吗?

       她没有回答。默默呆了两分钟,居然又消失了。

       砂子还在,和我并排站着。如此对峙了几分钟,他突然对我敲出两个字:你好──



28.JPG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14 23:49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归隐宋朝 于 2018-4-17 22:53 编辑
       我自然不会理睬砂子的问候,气急败坏地下线了。

       那天我一夜无眠。半夜时分,下雨了,是乍暖还寒时节的凄风苦雨,淅淅沥沥,下得人心也凄凉起来。一些美好的东西就这样无声地破碎,让我产生了幻灭感。我很难过。我的难过无法用语言表达。

       大约有那么两三天,紫衫儿没有出现在聊天室。我要是有时间,也只是去聊天室看看,如果没看到她,我便退出来。我想,这段所谓的感情,大概就这样无疾而终了吧。感情如潮水,来得快的,一定也退得快。也就这短短的两三天,我就觉得自己冷静了,然后嘲笑自己:一个虚幻的网上ID和一些紫色的文字,如何就让一向以清高自诩的自己昏了头呢?好了,现在没事了,感谢砂子,是他的出现,让我及时识破了一个谎言。

       一个晚上,我又独自在家,我想我可以怀着轻松的心态进入聊天室了。

       我一眼就看到了她:紫衫儿。

       轰的一声,我的脑袋炸开了,我眼前仿佛突然蒙上了一层红色的雾。不,我并没有冷静,我只是将怒火压抑在心的深处,看见她的名字,我就会爆发。

       她给了我一个笑脸,就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我沉默。

       她叫了我一声:哭哭~~~

       说真的,那一刻我真的想哭。我想嚎啕大哭。委屈是干透了的柴,将我的怒火烧得很旺。我啪啪啪打去一行字:那天你为什么不理我?

       她无言。

       我又啪啪啪打去一行字:你为什么要跑?

       她还是无言。

       我问:砂子是谁?汉字本身不带感情,但我能看见这四个字在燃烧。

       她突然说话了,像放机关枪:你管他是谁呢?你凭什么质问我?你有什么权利?你是我的什么人?你以为你是谁?你还真的给了鼻子就上脸了──臭男人!

       她哗啦一下将这些话泼给我,然后突然离去。屏幕上又出现那一行浅灰色的字:紫衫儿离开了新浪聊天。

       我愣了。

       很久很久我才清醒过来,意识到自己正可笑地张着嘴,像一条死去的鱼,嘴角甚至挂着一缕口水。我擦去口水,想骂人,可我骂谁呢?我想骂的人早已消失在电脑对面,我甚至连她姓甚名谁都不知道。也许,她根本就不是个女人。我愤怒地关掉电脑,去躺下了。

       我仰面朝天,处于一种无意识状态,有一会儿,我好象睡着了,然后乍然醒来,一时不知身陷何处,莫名地仓惶。我坐起来,下意识地重新打开电脑,信手点开聊天室。

       聊天室很热闹,因为来了很多人,屏幕上彩字纷飞。聊天室亦很空洞冷漠,因为我要找的人不在,我想这次她注定不会再来了。我打点精神去看屏幕,发现有一个娇憨的女子非常活跃。她取了一个很有想像力的名字:瞳仁之舞。她也用紫色说话。她打字速度奇快,屏上一会儿就布满了她的紫色字。她聊得左右逢源,好些男男女女都抢着和她说话,隔着电脑,我都能感觉到她神彩飞扬的样子。

       我突然也想和这陌生女子说几句话。但我想她不会理我。因为她是聊天室的宠儿和明星。这时候我脑子里突然浮现出她的另一个名字:彩蝶飞。原来她早就存在于我的潜意识中了。我想来一场恶作剧。于是我用过客身份重新进入聊天室,将字色换成紫的,将名字改成彩蝶飞。装成她的样子。这一下聊天室哗然,大家将我围起来,她也盯着我问:你是谁?是谁是谁是谁──

       我悄悄地说:我是一个想和你说话的人。

       她悄悄地说:为什么你要假扮我?

       我悄悄地说:因为我想引起你的注意。

       是的,我这一下真的引起了她的注意。也许我错了,也许我不该这么做,也许我不该让一个无辜的女人陷落,沉溺和伤心。可我已经这么做了,怎么办?

       我是在极度沮丧的状态下这么做的,这是我惟一可以原谅自己的理由。

       当然,我和紫衫儿的故事还远远没有结束。

       另一个故事却已经开始了,在紫衫儿重新出现之前。



31.JPG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15 01:38 |显示全部楼层
又更新了,看了好满足,碎觉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15 10:47 |显示全部楼层
恍如隔世。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15 19:20 |显示全部楼层
错综复杂,继续听故事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15 23:45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归隐宋朝 于 2018-4-17 22:56 编辑
       听我说我扮成她只是为了引起她的注意,瞳仁之舞没话说了。她继续在屏上神采飞扬地和大家聊,好象把我忘了。也不知过了多久,我都想下线了,她突如其来地悄悄甩给我一句话:现在我哥在,过一会儿我单独和你聊,好吗?

       我说:嗯,我等你。

       其实我早就看见她对一个人亲亲热热地叫着哥。那是一个用蓝字的家伙,被一些女孩子包围着,很有些倚红偎翠的意思,自我感觉十分良好。除了瞳仁之舞,还有一个用粉字的女孩,叫喜宝的,追着他说话,不停地给他打笑脸。前一段,我和紫衫儿静静地在水下聊天时,我就看见他们这一伙在屏上打情骂俏,心中是有几分鄙视的。没想到自己现在竟也混迹其间了。

       大约一个小时之后,那用蓝字的家伙终于走了。瞳仁之舞朝我打了一个笑脸,然后又长长地唉了一声,说,好了,清静了。

       我傻傻地问:是你亲哥?

       她笑:不是。

       我心里陡然一酸:那你叫他哥?

       叫哥有什么奇怪的?他是我上网遇到的第一个男人,那时我什么都不懂,他手把手地教我。所以我觉得他亲,就叫他哥。

       我心里越觉得酸了,打过去一个“哼”。

       她笑:我也叫你哥,好不好──哥!哥!哥!

       我板着脸孔:我不喜欢情哥哥情妹妹的,轻浮。

       她还是笑:你吃醋了?

       我突然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于是哈哈大笑说:我?吃醋?你太小看我了。

       她反而不笑了,肃然说:我不网恋的。我老公对我很好,我的家很幸福。我很珍惜。

       她这样的态度让我的心情复杂起来。我敬重她,又略有些失望。我承认我内心深处有狗屎,我一直怀着对艳遇的隐隐的渴望。但我也不能不敬重洁身自好的女人。我很羡慕她的丈夫,他能在浊世中娶到这样一个好妻子,是很幸福的。

       我们聊了几次。她真的就叫我哥了。

       房间里的朋友们都叫她蝶儿,只有我叫她彩彩。

       就你特殊,她说,第一次这样叫偶,偶心里噗鼟一跳捏。

      “偶”啊“捏”啊,是网络上女孩子们常用的字眼儿,含着一些娇娜味道。有些男人,尤其是老男人也这样用,那就令人呕吐了。

       这时候我也和大家一样将聊天室称作房间了。房间有一种亲切感,像家。

       彩彩是个词迷。尤喜温八叉,比如:

        小山重叠金明灭,鬓云欲度香腮雪。
        懒起画蛾眉,弄妆梳洗迟。        
        照花前后镜,花面交相映。        
        新贴绣罗襦,双双金鹧鸪。

    再比如:

        水精帘里颇黎枕,暖香惹梦鸳鸯锦。
        江上柳如烟,雁飞残日天。
        藕丝秋色浅,人胜参差剪。
        双鬓隔香红,玉钗头上风。

       对这些词她几乎是痴迷的。有时候我们就在房间里玩换马甲的游戏,我叫柳丝长,她便叫春雨细,她叫池上海棠梨,我便叫雨晴红满枝……我本不喜欢这些花间派的小玩意儿,这时候也不得不紧急补课,去搜罗一些来看。看了一些之后,也渐渐有了感觉,喜欢上了那一份绮靡艳丽之美。

       有一个晚上,我看了一场臭球,我支持的队输得很难看,于是睡不着,失眠了。深夜爬起来打开电脑,想换换脑筋。本来我只是想浏览一下博库网的,却信手点开了聊天室,竟然发现彩彩一个人挂在房间里。

       我以为这只是一个虚挂着的空名。她应该早已睡去了。

       没想到她打给我一个:)

       你还没睡啊,她问我。

       嗯,一场臭球,把我的瞌睡看没了。你呢,还没睡?

       我睡了的。不过,我要收封邮件。收不着我也睡不着。

       邮件?谁的?

       他的。

       他──不是你老公吧?

       不,她说,不是。

       我心里说,她不是不网恋吗?我想将这句话敲过去,但又不好意思。

       她明白我在想什么。她说:我不知道这算不算网恋──我要收的是他儿子的照片,也许这张照片能帮助我们。

       我的心里又混乱起来。我觉得这些女人真和我从前认识的女人不一样。这些日子,我以为不网恋的她心中只有我这个哥了,却没想到她心里还藏着这样一个男人。

       我说:可以说说你们的事吗?

       她说:当然,你是我哥嘛。

       她说:其实这个人你认识。

       我认识?

       是的,你认识。你猜猜,他是谁……



17.JPG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15 23:56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归隐宋朝 于 2018-4-17 22:58 编辑

之八

       写到这里,请允许我把故事停下来,写一写我对女人的看法。

       过去在我的心目中,几乎每一个女人都是纯洁的,贞静的,专一的。我觉得女人和男人不一样,她们视贞洁为第一生命,为爱情守身如玉,她们的爱只会给一个人,而且那爱与情欲无关。因此,在女人面前我总是很谨慎。我要掩藏起自己的欲念,装得比她们还纯洁贞静。我暗中喜欢过一些女人,但我从没有丝毫的流露,据说有些女人私下说我拽,拽就拽吧,我就是这样一个人,奈何?

       我绝不会把情欲写在脸上。我讨厌那种色迷迷的男人。

       或许有很多机会就被拽拽的我错过了,因为色迷迷本身就不失为一种表达。

       我在生活中有过一个很要好的女友。我们第一次说话的时候我就感觉到了她的紧张与慌乱。那一刻,她手中提的购物袋突然破裂,袋中的两瓶酒应声落地,哗啦碎了,浓烈的酒香弥漫而起,将我们包围了。那是两瓶五粮液,我看得出来她是心疼的,可她装出满不在乎的样子。她更在意和我的交谈。我也为我们终于有了说话的机会而暗暗高兴。

       我们交往了好几年,那一份灵犀,彼此心照,但从没有付诸过语言。我承认我冲动过。在某一个情人节,我掐了一朵花,想送给她。可当她从远处姗姗而来时,我还是悄悄把花扔掉了。我既怕唐突佳人,也怕亵渎我们的这一份友谊。她那么洁净,她的目光明澈如水,她的气息清新可人,我怎么可以用肮脏的念头去玷污这些呢?与她面对面时,我为我的冲动惭愧,我无声地对她说:“对不起”。当然,我这些心理活动她是一点都不知道的。

       现在,我面对网络女人了,难道我心目中圣洁的女人塑像,竟会在一夜之间坍塌吗?

       紫衫儿,还有我对面的彩彩,就在用她们的行为撬动我心目中的这座塑像。

       我的心中有一个圣人,同时也有一个魔鬼。我的魔鬼将会为这塑像的倒塌而欢呼。我多么希望女人们和我一样充满情欲啊。我多想放声高呼:让我们砸碎锁链,抛却面具,舒展开自己的身体,尽情地欢乐啊!我的漂流瓶中的魔鬼啊,网络女人正替我撕开瓶口的封条,要放你出来呢!

       有些力量是势不可挡的。

       猜出他是谁了吗?彩彩问我。

       是瓠子吧?

       你真聪明,彩彩说,偶就知道你一猜就有。

       瓠子是一个低调的男人,常常呆在房间的一角,很少说话。但一旦说话却使用刺眼的大红色,每个字都像在淌血。有一次,我曾经看到过喜宝打趣他和彩彩,因此才有这样一猜。

       可是──我说,你说过不网恋的。

       偶是不网恋。可瓠子太优秀了。

       我的心被扎了一下。我说:不要在男人面前说另一个男人优秀。

       彩彩笑了:哥,哥,哥,你不会这么小气吧?

       我愤然说:这个世界上有优秀男人吗?

       有哇有哇,哥你不就是优秀男人吗?

       我心中真的不舒服,我倒水喝,半天不回她的字。

       她自己打自己的:瓠子是一个公司的老总,不是小公司啊,实力很强的啊。他特别有思想,是个理想主义的男人──偶就喜欢理想主义的男人。偶老公人虽然好,可就只会混日子,一点思想都没有,所以……不过瓠子很有责任感啊,他很理智的啊,他虽然很喜欢偶,却更珍视自己的家庭,所以偶们没有网恋啊。偶就喜欢有责任感的男人,真的,巨喜欢。

       好啦好啦,我说,我要睡啦。

       不开心啦?

       没有。

       有。

       就没有。

       就有。

       她笑。给我发过来一串长长的:)))))))))))))))))))))))))))))。
       她说:哥,我发照片给你看,好吗?我刚照的。

       我心里一动。我太想看她的照片了。这可是第一个网络上的女人要给我发照片啊。但我故意装得不在乎地说,你想发就发吧。

       她打了一个嘻嘻说,你想看我才发。

       我说,发吧,我想看。

       她真的将照片从邮箱里发过来了。

       那天网速很慢。文件在我眼前徐徐打开。先是头发,一排流海,眉毛,到眼睛的时候定住了,半天不往下走,我焦躁起来……


796.JPG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16 07:14 |显示全部楼层
不是不动情,而是伤不起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16 08:52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记性真好。

想起看痞子蔡写的网恋小说《第一次亲密接触》都十五六年了,真的恍如隔世。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16 16:38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归隐宋朝 于 2018-4-17 23:00 编辑
       她的眼睛终于出来了,接着是鼻子,嘴巴,下巴,脖子,锁骨和肩膀……

       事实上彩彩没有锁骨,因为她微胖。

       我的热情是一点点地降下来的。看眼睛时感觉尚可,单眼皮,不算太大,稍稍有点风情;鼻子就偏大了,但也还凑合,大得不算夸张;嘴巴其实也还好,可怎么和其它器官搭配起来就感觉有点别扭了呢?整个照片都出来之后,说实在的,我已经基本失望。她的形象和她在屏幕上神采飞扬地聊天的样子有很大的反差,那个娇娜女子只是她的文字带给我的想象罢了。生活中的她,是一个极普通的女人,在街上面对面走过你一定不会多看她一眼。

       我嘲笑自己:你失望什么?你难道对她有什么想法?

       我也明白那个瓠子为什么会拿责任感说事了。后来有无数的个案向我证明,所谓责任感云云,不过是无良男人们的托词而已。真在他们面前放一绝代佳人,你看看他们还有没有责任感。

       我沉默,我在措词,我得想好该如何做出第一反应。我知道她很在意我的评价,我的话哪怕只有一点点犹疑,她就会认为我是在敷衍。而敷衍就意味着我认为她不漂亮,她就会因此而伤心。我不能让一个女人伤心,对不对?

       因此我决定说假话。

       美女哇,我说。我还打了几个大大的惊叹号。

       幸而我们没有面对面,她看不到我的表情。否则肯定穿帮。

       骗人。她说。

       为什么要骗你?真的是美女嘛,你看你的眼睛……我知道她最满意的可能就是自己的眼睛,虽然近乎于小眯缝眼,但多少有那么一丝媚意,她老公也许就是被这眼睛迷住的。

       果然一说眼睛她就信了我的谎。她笑了,亲亲切切地敲了出一串“哥”来。

       哥,哥,哥,人家真的漂亮吗?

       我是骑在虎背上了,只好说:当然。

       彩彩开心死了,打过来一长串:)))))))))))))))))))))))))))))))))。

       我本是个“吾日三省吾身”的正人君子,这时候当然要自责了。我为我的善意欺骗而羞惭。可看到她兴高采烈的样子,我又觉得适当撒撒谎是对的。毕竟人生没有多少开心时刻,能开心一刻是一刻吧。

       哥,我没想到她会得寸进尺,你要是说的是真话,就把你的手机号告诉我,好吗?

       我不想告诉她。但不告诉就意味着我骗她了。我也不想冠冕堂皇地用责任感来做挡箭牌。我犹豫了几分钟,就把我的号码敲过去了──不过,我说,没事最好别打。

       我懂,哥──我只给你发短信息。

       其实我那时候还没有用过短信功能,我也不知道怎么用。我发短信就是彩彩教会的。

       隔着电脑,我能很清晰地感觉到彩彩的快乐,我感觉她在哼着歌。我把我的感觉敲过去:你在唱歌吗?她惊异地问;你怎么知道?她给我打了很多很多的笑脸,说,我在唱苏东坡的《水调歌头》呢。她意味深长地敲道:但愿月长久,千里共婵娟。嘻嘻~~

       我看看电脑下角的时间,这时候已经是凌晨四点。

       夜深沉,整个世界都在睡,惟有我们面对电脑,脸上映着荧光。

       彩彩忽然叹口气说:好深的夜啊……

       嗯,我说,真安静。

       彩彩说:现在是人最脆弱的时候……

       我说:是。

       哥,你不想说点什么吗?

       说什么呢?

       想说什么说什么啊。就这一次,我让你随便说……

       我隐隐悟到她的意思了,一时心如擂鼓,血脉贲张:毕竟她是一个活生生的女人,毕竟除了婚姻之外我从来没有和一个女人这样说过话,毕竟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刻,毕竟她虽然不漂亮,却也是有着一双如丝媚眼的……我知道我也是脆弱的,我非常想放纵自己,没有责任没有义务的单纯放纵一定能带来透骨的快乐。但,我还无法从正人君子的躯壳里挣扎出来。我听到挣扎的声音了,那是痛苦的呻吟。

       我说,好吧。

       她不说话。她默默地等待。

       我说,轻轻的,抱你一下。

       她仍不说话,她等着我的下文。

       我内心挣扎得很苦。我知道不会有下文的。过了漫长的几分钟,我才说:睡吧。

       她无言。良久,才敲出几个字:哥,你是个真正的好人。

       她接着敲道:真正的好男人。

       惭愧。只有我知道我有多好。我想告诉她,这个世界上没有好男人,只有坦率的男人和虚伪的男人。我就虚伪透顶。

       我不但虚伪,而且愚蠢。因为我没想到这晚我对彩彩的善意欺骗竟然在她心中造成了错觉,她竟以为对我有了某种权利,从而对我有了以后的无谓纠缠。


507.JPG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16 16:49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归隐宋朝 于 2018-4-17 23:02 编辑
        彩彩的第一个短信在我下线不久就发了过来,只有两个字:好梦。这也是我有生以来收到的第一个手机短信。

       我不知道该如何回。此时我已经上床,躺了十来分钟,正要朦胧睡去,手机哔哔又响,打开看,她发来一个“?”。我琢磨了一下回短信的方法,不得要领,干脆关机。

       第二天开机,手机哔哔哔哔响个不停,她发来一串短信,除了问号,就是“哥”。有一个短信发了几十个“哥”。

       上班的时候,手机响了,接听,是一个北方女人的声音,宽厚,洪亮,清朗,倒也是很好听的。说:上班了吧,哥──

       是彩彩。我说:不是说好了不打电话的吗?

       那你为什么一夜都不回我的短信?

       我不会啊。

       她发出一串嘹亮的笑声:哈哈哈哈哈,笨哥,笨死,发个短信都不会!

       于是她就在电话上教我发短信,如何拆字,如何用拼音,手机上一时说不清楚,她急了,说:笨笨笨笨,晚上回家赶快上线,我在电脑上教你!

       晚上坐到电脑前,她终于教会了我发短信,还逼着我给她发了一个才罢休。我发的第一条短信也只有两个字:谢谢。

       短信一发开头就不可收拾。彩彩她是不分时间地点白天黑夜的,只要兴致来了就一串串地发过来。告诉她开着会呢,她不管,还是发。一家人围着桌子吃饭,手机突然哔哔哔哔不停地响,收完一串以为没事了,扒两口饭又来一串,家里人诧异地看我,弄得我十分尴尬,也委屈。后来家里人终于忍不住了,问我:你没出事吧?我说没有。我当然没有。可我这个没有说得底气不足,做贼心虚似的。不信任的榫子就是这样悄悄打下去的,我有苦难言。

       我决定改变这种状态。

       促使我改变这种状态的,还有彩彩在房间里的霸道。她从不和我潜水,大大咧咧地管我叫哥,挑最亲密的话当众说给我听。她从前那个用蓝字的哥,叫真心英雄,她再也不叫他哥了。她也不理瓠子,只和我聊天。有责任感的瓠子这时又泡上了一个很青春的女孩,两个人整天在屏幕上起腻,彩彩和他较劲,就变本加利地和我腻。如果有其它女人和我聊,彩彩就要发脾气,和人家吵,说一些很难听的话,让人家下不了台。房间里的女人都怕她,不敢和我公聊。

       喜宝有一次打给我一句悄悄话:我同情你──竟让我心里一酸。

       彩彩和我聊天,我回得慢一点,她就会问:你在和MM潜水吧?

       没有没有,我说,天地良心,我只和你聊。

       彩彩没猜错,事实上是有人和我潜水的。那是一个看上去很安静的女孩,话不多,用绿字,说话有一种秀丽的风格,与彩彩反差极大。和她慢慢地打字,感觉十分舒服。最初她也是因彩彩的霸道而对我表示同情,我们才聊了几句。没想到一来二去,慢慢就聊成了习惯。和她有了这层关系,也让我觉得再不能和彩彩纠缠下去了。我得解脱自己。

       我采用的方法很决绝:我不进房间了。

       我也不回彩彩的短信。

       这时候我已经知道如何消掉短信提示音了,我再也不用怕哔哔哔哔的声音让我心惊肉跳地突然响起。

       用绿字的女孩,叫素颜,和我约了一个无人的房间。咱俩都不登录注册名,只用过客身份,静静说话。素颜有时也去我们房间。她说彩彩在房间里大哭大闹,不停地刷屏,刷得满屏都是“哥”字。还和喜宝吵架,说喜宝把我给藏起来了,要喜宝交人。喜宝委屈得直哭。真心英雄和瓠子看彩彩的笑话,还故意说风凉话,冷嘲热讽,刺激她,弄得她像疯了似的。

       素颜说,要不你出去吧,和她好好谈谈,不然我怕会出事的。

       坚决不能出去,我说,越心慈手软越拖泥带水越会出事。

       但我知道,彩彩决不会就此罢休。

       手机是在吃晚饭的时候突然响起来的。彩彩估计掐准了时间,故意要在这个当口打给我,让我难堪。我不接电话。家里人说电话响了,你干嘛不接啊?我说是个错电话。家里人说错了你也接啊你告诉人家打错了啊。我想关机。但一关机更是欲盖弥彰了。我只好接电话了。我一按开电话,彩彩的嘹亮嗓门就喷薄而出:哈哈,你到底接电话了!

       我想家里人都听到她的声音了。

       我没辙,我说:我去客厅接电话。对家里人的解释和安抚,只好等接完这个电话再说.

       我踱入客厅,踱向凉台。

       我对彩彩说:我在吃饭。

       彩彩说:我知道你在吃饭。

       我一会给你打过去。

       不,我就是要现在和你说话。

       那我关机。

       你关机,我就去买飞机票,一个小时就到你那里了。

       你知道我住哪儿,姓甚名谁?

       我不知道,我找,心诚,石头也能开出花来,我一定能找到你。

       我沉默。

       她也沉默。过了一会,她软下来说:哥,哥,哥,你是我哥啊,你不能欺负你妹啊。

       我苦笑:她是我哪门子的妹?我又是她哪门子的哥?

       我说:真的,我现在不方便。一会我给你打过去,好吗?

       一定打?

       一定打。

       那我等着。我去我们这儿最高的楼上等着。要是你不打,我就……

       你就怎么?你别吓我……

       啪地一声,她把电话关了,一片忙音。

       我的额头上沁出了一片冷汗……



515.JPG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16 17:00 |显示全部楼层
花开富贵 发表于 2018-4-16 08:52
楼主记性真好。

想起看痞子蔡写的网恋小说《第一次亲密接触》都十五六年了,真的恍如隔世。


早忘了。
以前有个烂笔头,都记着,现在自己看都触目惊心。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16 17:08 |显示全部楼层
勇于剖析自己,精神可嘉。女人是老虎,千万别理睬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16 17:14 |显示全部楼层
轻言 发表于 2018-4-16 17:08
勇于剖析自己,精神可嘉。女人是老虎,千万别理睬


不仅仅是自己,是人性中最真实的一面,大家都这样。
可叹人们不愿意面对真实,只一味写些假的,以为那样唯美。
女人也不是老虎。
没有人是老虎,大家都可怜。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16 18:07 |显示全部楼层
挺好的。
有情有义 ,也r不能单纯地说对错。彩彩这样的女性估计是属于敢爱敢恨胆大的吧 ,一般人吃不消。
网恋要是准备看真人了是得做好失望的准备,特别是颜控的人。
等着看水笔老师的下文。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16 19:46 |显示全部楼层
真在他们面前放一绝代佳人,你看看他们还有没有责任感。
————
乐死我了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北斗六星文学网所有文字仅代表作者个人言论,本站不对其内容承负任何责任。

Copyright ©2011 bdlxwxw.com All Right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网站已备案)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   

平平安安
TOP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