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北斗六星!·百事通·查看新帖·设为首页·手机版

北斗六星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北斗六星网 投稿特区 投稿在线 泰国行走(待续)
查看: 928|回复: 38

泰国行走(待续)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7-6 15:20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闲山静水 于 2018-7-8 12:05 编辑

泰国行走之三个出租车司机

       1

    携程网真是个厉害的家伙,上天入地,境内外随处可见他们的踪迹,我们去泰国的便宜航班深夜到达,就是从携程网上预约了接机服务的。像这样神通广大的平台当然还有不少,比如airbnb订房,uber打车之类,用起来和平美好,仿佛和国家之间的争斗、角逐、下绊子没有什么关系,倘若世界就此能够和平共处,携手互助……啧,这个愿望太大了。

    泰国原名罗,应该就是《红楼梦》里提到过的罗国。呆霸王薛蟠过生日办了一场宴席,特别邀请贾宝玉:“要不是我也不敢惊动,只因明儿五月初三日是我的生日,谁知古董行的程日兴,他不知那里寻了来的这么粗这么长粉脆的鲜藕,这么大的大西瓜,这么长一尾新鲜的鲟鱼,这么大的一个暹罗国进贡的灵柏香熏的暹猪。”

    我想看看猪是个什么样子,百度上却没有相关资料,此次去泰国,不知道是不是能够邂逅薛蟠吃过的这一族类。

    深夜的机场,接机的人当然不缺,男男女女举着一张纸,英文、韩文、日文、泰文……挨个看过去,就是没有中文。一派国际友好的画面怎么可以没有中国方块字?这个念头还没完全冒出来我就想通了,世间最难写的方块字可不是谁都能描摩的,但不会写方块字,那这个泰国的哥不会因此爽约吧?

    清迈的机场不大,走了一圈儿,寻寻觅觅就出了大门。门外立刻显出午夜两点该有的样子,远处的灯火星星点点,在黑暗里好像落了一地,但黑暗无边无际,是没有底的,因此又像平地浮起,总之望过去没有多高,也许清迈没有多少高大的建筑物吧。机场门口倒是灯光明亮,泰国六月的热气迎面扑上来,一起迎上来的还有几个泰国男人,天热,都穿着大短裤,和我们小城夏夜里蹬三轮的人们差不多,我们陷入一片“迈啊卡啊”的异国声调里,我猜他们是来兜揽生意的。不打车不打车,我们摇着手隔过他们,这才看到蹲在地上的一位先生,低着头玩手机玩到正酣,好像生意和他无关,他是来机场门口借一点儿灯光的,那种专注让我想起一个典故叫凿壁偷光,不过他拿手机的手里同时捏着一张白纸,表明他此身所在依旧凡间。啊哈,我看到了中国拼音,不,应该说是我们名字的英文写法,我对女儿说,看,是接我们的喽。

    我不会英文,此行全靠这位长大了的小姑娘,还没等她祭出她的法器,玩手机的家伙大概听到我说话了,抬起头来说:“是你们吗?”

     “啊,是啊。”我下意识地顺口接了一句,然后才反应过来他说的是中文,是标准的普通话。

        暗号对上了,的哥站起来,把白纸一收,折了折揣怀里,如果不是扭头跟旁边一位黑哥们儿说了一句泰语,我都怀疑他是我们小区门口的等工师傅了。那个伙计不停地打量我们,又抬起拳头捣了一下的哥,大概羡慕这个人风轻云淡就等到了活计吧,接到了一个老的女人和一个女孩子。的哥冲着我们一挥手,字正腔圆地说了一字:走。率先走向夜幕里去。

      午夜深更,又是人妖毒品出没的泰国,我们不免抱一丝警惕,紧紧跟着他上了一辆城市吉普模样的车子,在后排坐好,暗暗观察一下车内、车门、车窗,以防万一。那些惊险的电影镜头不断在眼前闪现。的哥倒是很轻松,上车了手机还不离手,一面笑呵呵跟我们商量,其实是通知我们:“等下啊,等我玩完这一局。”

     提起的心立即放下去了,多么熟悉的句式啊,我在家里要求老公干点家务活的时候他就是这么说的。玩吧玩吧,一个沉迷游戏不重视生意的人,想必对劫掠烧杀也没什么兴趣。的哥中等身材,穿一件黑T恤,手机屏幕在前座发着蓝光,映着他的脸部和一小块前胸都是蓝色的。作为一名泰国人,不知道什么游戏让他这样痴迷,下棋?麻将?斗地主?升级?这些都是我家帅老公玩到九段的种类。我们不说话,不随便评判,因为他懂中文,每说一个字他都懂的,于是耐心地看看周围,看看远处。等了一会儿,蓝光熄灭了,看来这局是赢了,大半夜的,的哥精神抖擞,高高兴兴一边启动车子一边对我们、也对自己说——出发。

     我已经当他是个纯粹的中国人了,还是管不住自己的嘴巴,问了一句:“你玩的是斗地主吗?”

     的哥居然回答说不是!他说是韩国开发的一款游戏,他们泰国引进来,大概和我国久负盛名的斗地主一样,全民玩得不亦乐乎。

     机场距酒店挺远,开车了走了一个小时左右,一路房屋低矮,街道狭窄,间或有一块水域,黑蒙蒙的看不清晰。的哥健谈,全程交流无障碍。清迈免不了要谈一谈,嗯,这是个安静的地方,泰国是个安全的国家,你们喜欢吗?喜欢喜欢,深夜里和一个泰国的哥是不能斗嘴的,我们又不傻。那中文为什么学得这么好?学了一年了,中国人来得那么多,时间久了就学会了。到达酒店,行李也帮着提进去了,的哥站在车后,专门对我们说了一句再见,然后裂裂嘴角微微笑了一下,开车走了。

     礼貌当然是对等的,我们不肯在国外丢脸,客客气气回说再见,目送他上车,等车子一溜烟儿开走了,才开始回味。这样郑重的道别,是泰国专有的礼貌行为还是一路行来我们已经有了一点儿交情?不对,他刚才是不是等着要一点儿小费呢?泰国可是个实行小费制的国家,但也不一定,看上去他平安喜乐的样子,好像完全没有介意有没有小费。

1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7-6 15:22 |显示全部楼层
我要开始写字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7-6 15:46 |显示全部楼层
很吸引人。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7-6 16:01 |显示全部楼层
我在家里要求老公干点家务活的时候他就是这么说的。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7-6 16:16 |显示全部楼层
泰国,,,,大前年去过,玩过普吉的所有海上项目,后怕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7-6 21:21 |显示全部楼层
接着等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7-7 08:07 |显示全部楼层
俺去苏梅岛时候,去涛岛的浪里颠簸俩小时的余悸,犹然在心。。。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7-7 08:09 |显示全部楼层
昨天普吉岛出事,为中国遇难者同胞默哀!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7-7 08:09 |显示全部楼层
阿朱姐文字百读不厌,期待继续!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7-7 15:10 |显示全部楼层
细腻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7-7 22:30 |显示全部楼层
读过《项塔兰》,对印度仿佛有一种即视感。读到你那句:又是人妖毒品出没的泰国。就想起了《项塔兰》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7-8 10:22 |显示全部楼层
亲爱的们,不一一回复了啊,祝你们夏安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7-8 10:22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闲山静水 于 2018-7-8 10:38 编辑

2
        我家公主大概继承她父亲的基因要多一些,智商高,思维清晰偏于理性。单说此行的住宿吧,奢俭安排合理得当,先订了几天民宿类的,让我混到泰国普通民众当中,切身体会一下泰国人民的衣食住行之种种生活细节,继尔换成舒服一些的,趋势渐渐走高,人家说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我活了一把年纪了,好像没有她懂得多似的。
        在普吉岛换酒店的时候发现两个酒店相隔太远,地图上显示坐巴士不能直达,坐不了多一截儿就得下车步行,拉着行李实在不大方便,公主大人启用了一款泰国打车软件如同滴滴类的叫grab,打了一辆私家车。一般来说,私家车我是不放心的,但初到泰国时遇到的那位深夜出租车司机给我们留下了美好的印象,泰国是个信奉佛教的国家,佛教与泰国人的一生息息相关,据说新居落成、婴儿出生、生日、结婚等场合,都要邀请法师诵经祈福,佛总是教人向善、讲究诚信的,所以不再疑心什么。

        私家车如约而至,司机几乎是蹦下来的,是个瘦而小当然也肤黑的年轻男人,我仔细看了看他,手里没拿手机,一副正经做生意的样子,下车后道了句萨瓦迪卡,不由分说帮我们拉行李、放行李、拉开车门礼让我们上去,动作利落。活干多了吧?整个过程一气呵成完全像个熟练的、正式的、礼貌的正式出租车司机。上了车也不多话,等车子开出去拐了几个弯,开出一小段,司机才萨啊卡啊说了一句话。

        你说什么?我习惯性地问,以为全泰国人都懂中文。

        What?我家公主也接话,然后回了一句长长的,我听不懂的英语,两个人交涉起来。公主睁着毛茸茸的大眼睛,在我听来口语流利标准,不过越说神情越迷惑,看来交流不大顺畅。要说司机还是很聪明的,英语不行加泰语,泰语不行加手势,路上人不多,车也不多,司机双手放开方向盘,双掌相向而立,向前笔直地送出一段,嘴里唠唠叨叨,然后双手向左一拐,两个手掌的距离骤然挨近,快合到一起了,再向前送出更长的显然也是狭小的一段去。我只听懂他嘴里蹦出几个词:“推,推……ok?”。

        啧,我不明白有啥好推的。但女儿终于搞懂了,回了一句“Two hundred?ok,ok。”

        这下我也听懂了,双方yeah了一声达成一致意见,我放下心来。小司机开心当然在意料之中,一笔交易形成,谁不愿意赚钱呢,但他高兴得好些有些过头了,手舞足蹈,抬手把车里的音响啪一下子放大了,于是某个泰国帅哥的歌声扑天盖地而来,和下大雨一样。老实说,歌很好听,歌手的声线阳光明朗,估计年纪不大吧,也许和司机差不多。这是一首欢乐的歌曲,司机手上忙碌,嘴里也不闲着,高声唱和,即使坐着也不老实,和着节奏晃动。我活了这么大,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快乐的出租车司机。车外则是真的在下雨,六月的泰国是雨季,雨几乎没有停的时候,一阵大一阵小,扑在车窗上,我觉得都和他晃动的节奏一样了,唱吧唱吧,他能把天唱晴了,唱出太阳来才好。

        我问公主,你到底跟他说了些什么啊,让他这么兴奋,都要笑出声来了。

        孩子摊摊手:“没有啊,他说grab显示的距离到不了酒店门口,酒店夹在闹市区里,还有一截小路需要拐进去,大概三公里,要多加200泰铢。”公主小姐看了我一眼,又解释了一下:“也就是40多块人民币。”

        哦,听后立刻了然。我对数字向来不敏,无论大小算帐从来没有算对过,总是被她们父女嘲笑,加上语言不通,不经我同意她自己就与出租车司机完成交易。人到老来无他用,不过我会感性地总结一番,遂悄悄指指还在放声高歌的小司机,趁机进行一番关于金钱和幸福的说教:钱不是越多越好,你看,四十多块钱就能让一个人的开心添油加醋,快乐、幸福,其实与心态休戚相关。

        人家听了没说话,递来一个毛茸茸的大白眼,我便闭嘴了。旅游是来寻开心的,还是不要得罪这个翻译的好,不然的话,仅靠手势此行恐怕一无所获。忽又想起司机嘴里那个重重的“推”啊“推”,问女儿什么意思。公主这才高兴起来,嘟起嘴唇做了个推的表情:“泰式英语哈哈哈,那是three。他告诉我多出来的路途是三公里。”

        司机可能因为听不懂中文,所以也不搭话,双手跟着节奏拍着方向盘顾自高兴,听到我们在后座大笑,趁机伸出左手悄悄调了一下后视镜,让它向下扭了扭。这是什么小动作?以为我们谈笑当中会看不到吗?成年人的戒心猛然升起,这个角度观看后座更加全面一些吧?我立刻坐直了,并且提醒女儿注意身姿和衣裙。我们坐在后面看着他的后脑勺,看不出那鼓起的脑壳里打着什么注意,更防不住他左右滚动的眼珠子——虽然下雨天开车需要格外注意安全,但偶尔偷看一眼他又不费什么力气。

        路途果然不短,一首歌循环往复,还是男声二重唱,我们都快听会了,车子才开到闹市区他所谓的多出来的小路上去,细长、狭窄,但无论如何没有长到“推”公里。车到酒店门口,司机比之前更加迅捷,跳下车替我们拉开车门,又去后备箱里提行李,一直提到上了酒店台阶,放在酒店大厅门口,一张脸笑得很欢。因为没有零钱,女儿抽出一张1000泰铢往前一递。小司机找不开,态度倒是很积极,二话不说,接过来抬腿跑到酒店大台前换钱去了。我们看着他窄小的身影嗖一下转眼就回来了,举着10张100泰铢,站在我们面前,邀请我们一起一二三四数完了,他抽了两张,剩下的全数交给女儿,笑眯眯冲我家孩子双手合十,简直怀有一点敬意似地说了一句:“You're beautiful。”

        说完了顺便瞥我一眼,蹦蹦跳跳走人了,是真正的那种蹦蹦跳跳!看得我们有些惊呆。

        女儿一边放钱,一边纳闷:怎么这么高兴呢?

        谁也别哄我,最后这句泰式英语我也听懂了,夸我女儿漂亮是吧,我很开心,但女儿不买帐,忽然醒悟了一样一拍额头:“他可能说的是加二十块钱,twenty,twenty的说那么含糊,我以为是two,想想总不会是两块泰铢吧,我就提出加二百了哈哈哈。”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7-8 11:28 |显示全部楼层
有意思。长知识。厉害。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7-9 09:14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闲山静水 于 2018-7-9 09:17 编辑

3
        在曼谷住的最后一个酒店达到此行住宿的最高级,我在卫生间里见识到了传说中的日本马桶盖。不得不说,一个小小的马桶盖,日本人费尽了心思,每个细节贴体入微,如果说到科学和发展,这似乎能说明一些吧,不过新奇了一会儿也就走开了,为它痴狂那是不可能的,我倒不是深刻地想起民族矛盾,再好的物件左看右看不过是个东西,有没有它不重要;当然也不是修到了不以物喜的境界,其实是土惯了缺乏情趣,没有精致的追求和对生活的想象。

        作为一个酒店,马桶的使用都考虑得这么仔细,别的服务显然也很豪华,比如呼叫出租车,同样的路程,费用要比grab打车高出四百泰铢。换算一下其实也没有多少,只是溜溜达达混进来,我们是来看一眼富人圈是个什么样子,等酒店看完了一点grab,一样便捷。


        我们要回国了,女儿把时间算得很精准,路上一小时,换登记牌、安检,把排队用时的可能性都算好了,和她的父亲一样不急不徐,计划按点出发。但我不同意,年轻人缺乏忧患意识,以为花为你开,月为你圆,世间万物都由你调度吗?要考虑到突发情况,不要学你老爸,总在最后时刻还是一副闲庭信步的样子,听着飞机广播喊他三遍,架子太大了!我气得都不想认识他。女儿听我唠叨不胜其烦,小白脸板起来倒格外光滑细腻,啧,年轻真是好!后来终于听我的,约车时间又提前了一小时。


        酒店的服务果然周到,一说退房,行李就被服务生拉走了,有专人看管接送,也不知道小箱子去哪里了,是否想念主人。而我们被让到冷气嗖嗖的沙发上去等待,车一来有人通知,又被让到车上去,行李则先一步到后备箱去了,最后时刻没有过我的眼,所以车开出一截,我总疑心箱子是否拿错了,要求女儿问司机确定一下。


        这一回的出租车司机身材最为壮实,但是车子却最小,他往里一坐,车子立即明显地下沉一截,遇到个坑啊坡啊我都担心底盘安全。司机师傅英语不错,告诉我们一个红的一个粉的行李箱是吧?放心吧。


        车子开得很安全,简直可以算一道匀速行驶的物理题了。曼谷的街景从窗外一律闪过,不久繁华没有了,郊外的清静荒僻随即迎来,我开始操心他们国家的用电安全。从清迈开始,我发现他们的电线乱得一锅粥,无数的电线缠绕在一起,粗大、沉重,要坠下来了,太不安全了,暴晒、大雨、狂风……种种因素都会导致电线短路的,断电还在其次,不怕人触电吗?电线杆子也太老了,是那种陈旧的水泥杆子,像多年前我们小巷子里常见的,电线杆子上还有小广告,每次走过电线杆附近,我都拉着孩子离远点儿。然而满大街的泰国人似乎很放心自己家电线的绝缘作用以及结实程度,从低垂的电线下从容走过,有的还光着脚板。不要怪我想得多,我们小区里好几次断电都是因为短路,还总在黄昏和夜晚时分,高压线哧哧地冒着火花,预谋一场烟火晚会一样,电线周围的人们轰地跑远了。话说回来,我好像不大注意自己的国家是否也是这样的线路画面,就说我住的小区吧,住了这么多年居然熟视无睹,对空中电线没有一点儿印象了,我要回去好好查看一番。


        你看你看,就这一小段路,那个粗大的线圈儿就有三四个了。我满怀忧虑对女儿说,甚至想给司机提一点儿用电建议。


        司机忽然搭话了,但说的是英语,女儿友好地回答起来,两个人聊得很欢快。我被冷落了,决定回国以后开始学英语,到七老八十了应该也有用,行走世界不求人。好在女儿还是亲生的,告诉我司机听懂中文里的三四发音了,不由兴起,他要教我们泰语的一二三四五。泰语从来没有接触过,那种发音完全陌生,不像英语总有一点儿ABCD的基础,司机倒是很耐心,一个字一个字慢慢说了几遍。作为一个家庭主妇,听完之后顺理成章地想到了杀鸡宰鹅的程序上去,不过顺序颠倒,掐音念作:焖烧杀洗咔。


        连杀了几只鸡鸭鹅,我们学得很熟悉了,眼看教有所成,这位黑黑的师傅笑得很欣慰,要不是开车,说不定我们可以击掌相庆。一个小时后,机场到了,愉快的双语交流过程也结束了,感觉中泰人民的友情似乎加深不少,司机解开安全带,顺口问我们飞去哪里。


        广州。


        不料司机抽了一口冷气,猛地回过头来,眼睛瞪得很大,不相信地又问了一遍,确定无误后他大喊一声:“oh,NO!”然后双手抱头,趴到了方向盘上去。


        我不说话,心里一阵阴影飘过来,不知道乌鸦嘴和忧患意识哪个说法更好听一些——美国大片里常见的句型都冒出来了,意外果然出现了,曼谷两个机场,我们走错了,掉头赶过去,还要一个多小时!


        司机懊恼完了鼓起勇气拿着手机查看路线,不过瞄一眼的功夫,神情倏尔又轻松了,摊摊手,很遗憾似的扔了一长串语句。女儿可是急了,不管司机说什么她都频频点头:be quick!be quick!please!

        原来司机发现错误不在他,是孩子不知情,定错位了,他们商量好不再上线订单,五百泰铢私下成交,赶赴另一个机场。时间变得极为紧张,一场警匪追击大片就此开始体验,这辆车子小而轻,也许等同于国内的飞度和QQ,如果不是司机壮实,跑得都快飘起来了,吓得我手心出汗,偏偏又想起尼古拉斯凯奇的《曼谷杀手》。此外,关于时间,我们还有另一个麻烦。在女儿的计划中,如果机场正确,手里的泰铢基本花完,意外加了五百,这下钱就不够用了,即使赶到机场,换钱与排队去取登机牌最好兵分两路同时进行,但为了取信于司机,不得不留下人质吧?红的、粉的行李箱押下,这位师傅可以通融吗?


        第二次车一停稳,女儿急急忙忙扔下一句英语和我以及行李,自己飞跑着去换钱。司机先生想不到还有这一出,明显楞了一下,迅即微笑,保持着应有的礼貌,把箱子从后备箱里提出来,放到我腿边,自己则站在他的小破车旁边,默默地等待。我觉得不好意思,双手合十,还微微点了下头,行了一个不标准的泰国礼,指指机场,指指我和箱子,又抽出一张百元人民币晃晃,表示孩子去换钱了,不要紧,我和箱子在,保证不骗人。这位先生也抬手还礼,然后摇摇手,大概表示不介意。


        曼谷很大方地让我们考察了两个机场的不同之处,这个看上去比去错的那个要大一些,人也多多了,远远望过去,机场里面的人们往来穿梭,女儿跑进去,很快看不见人影了。换钱这种小事,在机场应该很快吧,不料半天不见她露面。过了好一会儿,我和司机亲眼看着女儿粉白色的长裙一闪,但不是跑出来,而是换了个方向又跑走了。我只好回头冲司机笑一笑,耸耸肩,双手一摊,好无奈啊,请再等等。为了不让他内心焦躁,甚至把两个箱子往他那边又靠了靠,以示莫大的诚意。


        第三次道歉的时候司机抢着先摇手,都快演绎成恋人之间依依不舍的送别了,我女儿还不来。这位司机也穿黑T恤,皮肤的黝黑程度和前两位一样,好像泰国人的肤色都黑到相同的深度,发着亮光,但毛孔粗大,他们的脸型无论男女大多圆而短,眼睛深深凹下去,趋向于我们所说的杏眼,睫毛还很长,其实很好看,倘若鼻子尖挺,那就完美多了。


        我不会用英语去夸奖一个耐心安静的司机,把人家的五官研究完了,搭讪一样开始复习“焖烧杀洗咔”,又教人家念中文:你好,谢谢,再见,一二三四五。


        等待的时间至少有十分钟,而对一个焦急的人来说,一分钟等同于十二时,度日如年。


        航班总算没有耽误,登机前甚至还等了一会儿,和女儿坐好了估算一下,相比那二百块钱的“推”公里,这位司机先生多跑了遥远的一大圈儿,而好容易等来的那五百泰铢,支付完油钱和过路费就没有什么剩余了,根本不赚钱的。


        说到泰铢不得不提一下,在泰国我们没有发现验钞机,人们交接各色票子神情从容,搞得我也忘记了摸摸票面、看看这张纸币有没有凹凸纹的小动作了,那种心思安定,好像回到久远之前,我黄发垂髫的小时候。

1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7-9 15:08 |显示全部楼层
我开始操心他们国家的用电安全。从清迈开始,我发现他们的电线乱得一锅粥,无数的电线缠绕在一起,粗大、沉重,要坠下来了,太不安全了,暴晒、大雨、狂风……种种因素都会导致电线短路的,断电还在其次,不怕人触电吗?电线杆子也太老了,是那种陈旧的水泥杆子,像多年前我们小巷子里常见的,电线杆子上还有小广告,每次走过电线杆附近,我都拉着孩子离远点儿。然而满大街的泰国人似乎很放心自己家电线的绝缘作用以及结实程度,从低垂的电线下从容走过,有的还光着脚板。

——————————————————————————————
同感!!!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7-9 15:09 |显示全部楼层
司机忽然搭话了,但说的是英语,女儿友好地回答起来,两个人聊得很欢快。我被冷落了,决定回国以后开始学英语,到七老八十了应该也有用,行走世界不求人。好在女儿还是亲生的,告诉我司机听懂中文里的三四发音了,不由兴起,他要教我们泰语的一二三四五。泰语从来没有接触过,那种发音完全陌生,不像英语总有一点儿ABCD的基础,司机倒是很耐心,一个字一个字慢慢说了几遍。作为一个家庭主妇,听完之后顺理成章地想到了杀鸡宰鹅的程序上去,不过顺序颠倒,掐音念作:焖烧杀洗咔。
————————————————
乐晕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7-9 15:13 |显示全部楼层
不管司机说什么她都频频点头:be quick!be quick!please!
——————————————————
我昨天叫我家司机也be quick!be quick!please!结果撞坏一辆奥迪a8L,预计两辆车得修六七万~~~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7-9 15:14 |显示全部楼层
时间变得极为紧张,一场警匪追击大片就此开始体验,这辆车子小而轻,也许等同于国内的飞度和QQ,如果不是司机壮实,跑得都快飘起来了,吓得我手心出汗,偏偏又想起尼古拉斯凯奇的《曼谷杀手》。此外,关于时间,我们还有另一个麻烦。在女儿的计划中,如果机场正确,手里的泰铢基本花完,意外加了五百,这下钱就不够用了,即使赶到机场,换钱与排队去取登机牌最好兵分两路同时进行,但为了取信于司机,不得不留下人质吧?红的、粉的行李箱押下,这位师傅可以通融吗?
————————————————
惊险!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7-9 15:16 |显示全部楼层
我只好回头冲司机笑一笑,耸耸肩,双手一摊,好无奈啊,请再等等。为了不让他内心焦躁,甚至把两个箱子往他那边又靠了靠,以示莫大的诚意。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7-9 15:18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次道歉的时候司机抢着先摇手,都快演绎成恋人之间依依不舍的送别了,我女儿还不来。这位司机也穿黑T恤,皮肤的黝黑程度和前两位一样,好像泰国人的肤色都黑到相同的深度,发着亮光,但毛孔粗大,他们的脸型无论男女大多圆而短,眼睛深深凹下去,趋向于我们所说的杏眼,睫毛还很长,其实很好看,倘若鼻子尖挺,那就完美多了。
——————
乐坏我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7-9 15:20 |显示全部楼层
我不会用英语去夸奖一个耐心安静的司机,把人家的五官研究完了,搭讪一样开始复习“焖烧杀洗咔”,又教人家念中文:你好,谢谢,再见,一二三四五。

        等待的时间至少有十分钟,而对一个焦急的人来说,一分钟等同于十二时,度日如年。

        航班总算没有耽误,登机前甚至还等了一会儿,和女儿坐好了估算一下,相比那二百块钱的“推”公里,这位司机先生多跑了遥远的一大圈儿,而好容易等来的那五百泰铢,支付完油钱和过路费就没有什么剩余了,根本不赚钱的。

————————————————
看完第三位司机,嘘唏一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7-9 15:25 |显示全部楼层
题目还是“待续“,等着继续~~~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7-10 11:27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个司机告诉我们,外语不熟练,也偶尔会有意外之财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7-10 11:29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个司机告诉我们,掌握一门外语夺么重要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7-10 15:52 |显示全部楼层
所以说提前出门狠有必要,狠有必要。
否则折在路上,工搭的航班飞机在头顶飞过,算怎么一回事?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7-10 15:53 |显示全部楼层
俺家闺女回回也是掐点出门,奏跟路是自个的,滴滴是自个的,飞机也是自个的,都等着她一个萝卜一个坑儿的来似的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7-13 13:42 |显示全部楼层
催更。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7-13 13:43 |显示全部楼层
野妞 发表于 2018-7-10 15:53
俺家闺女回回也是掐点出门,奏跟路是自个的,滴滴是自个的,飞机也是自个的,都等着她一个萝卜一个坑儿的来 ...

惭愧!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7-13 16:08 |显示全部楼层
阿朱最近懒怠得很呐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北斗六星文学网所有文字仅代表作者个人言论,本站不对其内容承负任何责任。

Copyright ©2011 bdlxwxw.com All Right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网站已备案)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   

平平安安
TOP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