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北斗六星!·百事通·查看新帖·设为首页·手机版

北斗六星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北斗六星网 六星文学 六星书房 退休那点儿事儿
查看: 14402|回复: 281

退休那点儿事儿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8-8 07:37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大尾巴鹰 于 2018-8-8 07:46 编辑

1
二大爷拿着退休证,心里一热嗓子眼儿一堵差点儿掉下眼泪来。当然,一个大老爷们儿掉眼泪的确是说不过去,二大爷当然不会。
二大爷心里想,真不容易呀,好歹是退休了,从今天开始不必起的比鸡还早,干的比驴还累了。儿女都大了,老人也都走了,从今天起,想吃什么吃什么,想上哪儿就上哪儿,我看谁还能限制我?
二大爷越想越痛快,到了超市一斤八个头儿大虾来了一斤,交钱的时候虽然有点心疼,可想起退休这件事还是觉得值。今天回去得好好庆祝庆祝,油焖大虾再喝上二两小酒。
回到家里,二大妈正在炸酱,看见二大爷问:“怎么去了那么半天?”
“回来的时候在街上转转,你瞧我买了什么?”二大爷说着把大虾递给二大妈。
“这虾可真够大的。”
“那是呀,这才叫大虾呢,真正渤海湾的。”
“多少钱呢?”
“八十一斤。”
“花八十块钱买一斤虾你疯了,不过了?”二大妈听了瞪起眼睛说。
“这才叫过呢,我退休了,不得好好的庆祝庆祝?”
“退休庆祝什么?谁到时候也得退休,你又不是中了彩票儿了?”
“甭废话了,你先别煮面呢,把这大虾做了,咱们今天好好的吃一顿。”
“不会做,没做过这么金贵的东西。”大概嫌二大爷花钱多了,二大妈有点儿不高兴。
“你不做呀?我自个儿做。”
二大爷把虾冲洗干净,挑了虾线剪了虾须,酱油,醋,料酒,姜丝,葱丝,白糖兑了一个碗汁。锅里放上油,油热了把收拾好的大虾往里一放,没一会儿,大虾烫的弯了腰红彤彤的看着让人流哈喇子。盖上锅盖焖一会儿,把碗汁往里一到,一股子香气扑鼻,那大虾个个红亮红亮的,最后勾点薄欠装盘上桌。
大虾上了桌,二大爷给自己倒了酒,平日里二大爷喝酒二大妈是限制的,因为他有血压高,可是今天看着二大爷的高兴劲也没拦着只是嘱咐说:“少喝点儿。”
“老伴儿,就这一盘儿大虾要是搁在饭馆儿里,还不得要你个百八十的?”
“他要多少钱我不吃。”二大妈恐怕那心疼钱的劲头还没过来说。
两口子坐下正吃着饭就听见有人按门铃,二大妈起身去开门,街道主任余大妈走了进来。
“哟,今儿是什么日子,谁的生日,怎么大虾都上了桌了。”余大妈说。
“这死老头子不知道几儿死了,这么贵的东西也敢买。”二大妈说。
“主任,坐下一块吃吧?”二大爷说。
“我可不敢,现在不是有八项规定吗?”余大妈说。
“多大点儿的官儿呀,我也没贿赂你,你自己还觉得怪不错的。”二大爷说。
“说正格的,我今天来找你有点儿事。”余大妈说。
“说!”二大爷嘬了一口酒说。
“咱们街道缺人手,你不是退休了吗?你帮帮忙得了。”余大妈说。
“缺个副主任我倒是可以考虑。”二大爷说。
“甭理他主任,要帮什么忙呢?”二大妈端上一杯茶递给余大妈说。
“这不眼看着就十一了,街道上组织人值班儿,我把二哥算了一份儿。”余大妈说。
“值班儿,值什么班儿?”二大爷问。
“就是在门口路边上站着,每个班两个小时大伙轮着,过了节就没事了。”余大妈说。
余大妈的话叫二大爷想起来,过去每到逢年过节,总有几个老头老太太,胳膊上戴着红箍站在路边,想不到现在轮到自己了。
“我可不去。”二大爷说。
“不让你白站,完了事发你一桶花生油。”余大妈说。
“你该找谁找谁,他们过节我凭什么给他们站岗?”二大爷说。
“二哥,咱们得有点儿觉悟是不是呢?慢说还有奖励,就是白干不也是为了国家吗?”余大妈说。
“我们家也不缺油,你也别拿大帽子吓唬我,我就是不去!”二大爷说。
“大虾吃多了,不去就不去脸红脖子粗的嚷什么?”二大妈怕余大妈下不来台连忙说。
“得,算我热脸帖了你这凉屁股,我再找别人儿吧。”余大妈说着转身走了。
2
二大爷早晨五点钟就醒了,往常上班这个点儿是非起不可。猛然想到已经不用上班儿这么早醒了干嘛去呢?想想过去,每当闹钟响的时候都恨不得把它给砸了多想多睡一会儿,现在有的是时间怎么倒睡不着了呢?
二大爷又忍了一会儿实在是躺不住从床上爬起来,洗漱完毕穿好衣裳。
“你起这么早干嘛?”二大妈迷迷糊糊的问。
“睡不着了,我出去遛遛去。”二大爷说着出了了门。
二大爷出了门,站在楼门口想,上哪儿呢?对了,上岁数的都去公园。自己家门口不远就有一个,可二大爷从来没去过,因为他顾不上。现在有功夫了不如就去那溜达溜达。转念又一想,遛公园是老头老太太的事,自己就是退休并没老到非要去遛公园不可的地步。其实余大妈叫他去值班,二大爷并不是不能答应,内心里还是认为不乐意和老头老太太扎堆儿。可是现在不去公园没地方去,你别看这世界这么大,人是有层次的,你到了什么地步,你想不扎堆儿都不行。
二大爷一边想一边走,转眼就到了公园门口,走进去一看还真热闹,敢情比他起的早的人有的是。
跑步的,练太极拳的,特别让二大爷看着纳闷儿的是,一帮老太太穿着花花绿绿,脸上涂的跟活鬼似的在那跳舞。又走了一段发现,几个老头用一根海绵头做的大笔蘸着水在地上写字。二大爷不算有文化的人,可是在他的认识里,写字应该在纸上,写在地上给谁看呢?
二大爷在公园里溜达了一圈,瞧见一堆人扎在那就走了过去,原来是几个老头老太太在那打扑克。二大爷爱打牌站在那看了起来。
没打多一会儿就有个老头冲着一个老太太急眼了:“这是我出的对J子,你怎么砸我?咱俩是一头儿的!”
“那我有牌也不能不出呀?”老太太说。
“你会玩儿牌吗?”老头说。
“我不管那个,我有牌我就出。”老太太说。
老头听了把牌一摔站起身走了,余下的人看着他的背影。
那个老太太说:“就是他,不赢房子不赢地就是一个玩儿,老是急扯白脸的。”
“这回好了,缺一手?”有人不满意的说。
“谁给凑凑手?”有人看着围观的人问。
二大爷看见牌就手痒痒,在上班的时候,只有吃饭的时候才能玩几把过瘾,二大爷多数都是一边吃一边玩儿,难得有这么个机会。
“我给你们凑一手。”二大爷说着坐下来。
打了几把二大爷皱了眉头,这些人真是够臭的,怨不得那个老头气跑了。忍耐了一会假装看了看手表说:“不行了几位,我得赶紧回去了,一会就上班儿了。”
二大爷站起身来走了,一边走一边想,这脑子里怎么还有上班的感念呢?连说瞎话也是上班,这不是贱骨头是什么?
二大爷回来的路上顺手买了点菜,走到楼门口看见余大妈下楼。大概是生了二大爷的气,余大妈看见二大爷脸往旁边一侧假装看不见。
二大爷是个没心没肺的人,得罪余大妈的事早就忘了,自己还主动打招呼。
“主任,够早的啊?”二大爷说。
“甭理我。”余大妈翻了一眼说。
“怎么茬儿?”
“叫你值个班儿推三阻四的,这是街坊干的事吗?你不看僧面也得看佛面,支持我一下你能掉块肉?”余大妈说。
二大爷听了想起原因连忙说:“瞧瞧,开个玩笑你倒认真了,不就是值班儿吗,我去不就得了?”
“这还像话,给你。”余大妈脸色阴转晴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红袖标递给二大爷。
“您这家伙都是现成的?”二大爷接过袖标说。
“今天就是你的班儿,你跟大臭子他妈一个班儿,九点开始到十一点。”余大妈说。
“干嘛给我找大臭子他妈?”二大爷的本意是想说要找一个男的。
“给你找一大姑娘你敢要嘛,我也没地方给你找去呀?”余大妈说完乐着走了。
2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8-8 09:13 |显示全部楼层
呵呵,写得非常精彩!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8-8 09:13 |显示全部楼层
将来等我退休了,不知道会有啥想法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8-8 10:28 |显示全部楼层
追剧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8-8 10:30 |显示全部楼层
井冈 发表于 2018-8-8 09:13
将来等我退休了,不知道会有啥想法

我肯定也要焖个大虾庆祝庆祝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8-8 10:51 |显示全部楼层
玻璃 发表于 2018-8-8 10:30
我肯定也要焖个大虾庆祝庆祝

那是!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8-8 10:54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大鹰先生!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8-8 13:31 |显示全部楼层
3
二大爷回到家里,老伴儿正在收拾屋子看见他问:“怎么这么屁大的功夫就回来了?”
“到公园是图清净,我这一去好么,都成了自由市场了。”二大爷说。
“现在都讲究健康,早晨起来都去公园,你想图清净上潭柘寺。”
“回来还碰见门神了。”二大爷说。
“谁?”
“街道的余主任,给我一红箍让我值班儿去呢。”
“你不是不去吗?”
“不去她就给我脸子看,我一想这么多年的街坊了,就不好意思了。”
“你也是的,敬酒不吃吃罚酒,活鱼非得摔死卖。余大妈也不易,布置点儿事求爷爷告奶奶,现在的街道工作也不好做。”
二大妈给二大爷煮了鸡蛋开了一袋奶,二大爷吃了说:“我得值班儿去了,头十一点是回不来了。”
“去了就甭埋怨,不就俩钟头吗?”
“问题是跟我一块值班儿的是大臭子他妈。”
说道大臭子他妈,这楼里的人都颇有微词。大臭子他妈叫刘云,四十多岁就内退在家。人长的漂亮爱捯饬。上午去公园跳舞下午打麻将,不知道是天生丽质难自弃还是跳舞能让人返老还童,总之直到现在快五十了还是徐娘半百。
前几年丈夫死了,她找了一个对象,弄的她儿子大臭子把菜刀横在脖子上以死相逼这才作罢。
中国人有个毛病,那就是不能看到谁特殊,所谓“人怕出名猪怕壮”,“不为人先不耻人后”才是活着的道理。要穷一块穷,死了爷们儿一块守寡。
正因为如此,二大妈听到二大爷要和刘云一个班心里老大的不高兴:“你干嘛非跟她扎堆儿?”
“这怎么是我跟他扎堆儿呢,这是余主任安排的。”二大爷说。
“明儿我得找主任去,给你换个人儿。”二大妈说。
二大爷吃了早点到了路边上,并没有看见刘云,掏出红袖标刚要戴上心里一想,这左邻右舍都是街坊,我弄一个红箍戴在胳膊上不让人笑话?想到这又把红袖标塞到口袋里。
二大爷点上一颗烟刚抽了两口身后就听见余大妈的声音:“二哥,红袖标怎么不戴上?”
“这你就不懂了,咱们站岗不是为了抓坏人吗?坏人要是看见红箍他还敢来吗?要不怎么有便衣警察呢?”
“没听说过值班还有便衣的?再说了,咱们这个值班就是让那些心怀不轨的人看见了不敢胡作非为,俗话说,有个猫就能避鼠,抓坏蛋那是警察的事。”余大妈说。
“怎么,您还管查哨?”
俩人正说这,就看见大臭子他妈刘云一溜小跑的走了过来,满脸通红。
“你怎么才来?”余大妈问。
“我刚从公园回来。”刘云说。
“昨儿就告诉你了,你还去跳舞?”余大妈不满意的说。
“我跳舞也没耽误值班呀?再说了,也不能因为给国家站岗就剥夺了我自己的乐趣呀?”刘云说。
余大妈听了没说话,提着菜走进了楼门。
刘云掏出纸巾擦着汗看着二大爷笑了笑露出一口白牙。
“二哥,听说你退休了?”刘云问。
“啊。”
“这么快就发挥余热了,觉悟够高的?”刘云说。
“你呢,你不是也来了吗?”二大爷说。
“你当我乐意来?就是那个余大妈死缠烂打,一天踢破门槛儿的找我,我也是图个清净凑合几天。”刘云说。
刘云二大爷是知道的,只是上班的时候早出晚归居然没和她说过话,见了面也就是点点头而已。现在突然到了一块二大爷也不知道到底怎么说,只好闷着头抽烟。
“二哥,退了休了还不和嫂子出去旅游旅游?”
“钱呢,你给钱?”二大爷想,不如态度生硬点,因为他知道这个大臭子他妈是个话唠。
“哟……!哭什么穷啊,我也不找你借你至于的吗?你闺女嫁了个CEO,你和嫂子退休金加起来也得七八千块怎么会没钱呢?”果然刘云打开了话匣子。
“看个感冒好几百,一个骨灰盒最便宜的也好几千,买块墓地好几万,我攒着钱预备着呢。”二大爷说。
“瞧这丧气劲儿的,我也没招你,你干嘛说话老横着出来。”刘云说完把脸转过去看着马路上过往的车辆。
二大爷是个心眼儿软的人,平白无故的得罪人的确不是他的风格,想到刚才这几句话的确是够生硬的于是说:“我说的是不是实话呢?”
“实话多了,你干嘛单挑这两句说?”看来刘云是真的不高兴了。
4
俩人又站了一会儿刘云转过头来说:“你先在这待会儿我回去做饭,我们家大臭子今天晚班中午得在家吃饭。”
大臭子是公交公司的一个司机,早晚班两班倒,二大爷听了只好点头,人家回家做饭这总得让去吧?
刘云走了,剩下二大爷一个人站在那,怎么觉得也不在滋味儿。特别是碰见熟人儿的时候,往常打个招呼,熟悉的多聊两句多觉得轻松,今天不行了,打招呼的看见他好像都有了陌生感。
“二大爷,你站在这干嘛呢?”年轻的人问。
“二哥,这儿戳着来了,给钱吗?”跟他年龄相仿的问。
“老二,我怎么瞅着你这红箍眼熟呢,文革的时候我看见过这个,现在又兴起来了?”比他岁数大的人说。
对这样的招呼二大爷没法回答只好调侃。
“碍着你什么了,该上班上班儿去!”二大爷对年轻的只有卖老了。
“你就认得钱,钱要是有眼儿你能钻进去。”二大爷对跟他年龄相仿的说。
“哈哈,您遛弯儿去了?没事儿,我站在这怀旧呢。”对年龄大的二大爷说。
二大爷一边发愁一边看表,可这表就像停了一样,正在不耐烦余大妈和一个骑着自行车的警察走了过来。
“怎么就你一个人儿呀,大臭子他妈呢?”余大妈问。
“回家做饭去了。”二大爷说。
“十一点就回去了,这不耽误她做饭啊?”余大妈说。
“那你问谁?”二大爷没好气儿的说。
“二哥,我给你介绍介绍,这是咱们这管片儿的小宋。”余大妈指着警察说。
“小宋,这是我们楼的街坊老刘,刚退了休主动要求帮着街道做点儿工作。”余大妈又跟警察介绍二大爷说。
那警察看了看二大爷乐着说:“好,那您先忙着我到别处看看去。”
警察说完骑着车子走了,二大爷赶紧说:“我什么时候主动要求了,还不是你抓壮丁似的抓的我?”
“你就是死心眼儿,我这往你脸上贴金呢你知道不知道?”余大妈说。
“我又不是佛爷我用你往我脸上贴金?”二大爷说。
正说着那警察又返了回来:“余主任,怎么你们好几个楼门口都没挂国旗呀?”
“哟,你瞧我这都忙晕了,我这就回家拿去挂上。”余大妈说完匆匆的走了。
没一会余大妈拿着国旗和一根竹竿走回来:“二哥,你帮着我挂上,我够不着。”
二大爷看着余大妈问:“挂哪儿?”
“挂我脑袋上?每年都挂你没看见呀?”余大妈有点生气的说。
“那时候我还得刨食呢,我哪有功夫看着个?”二大爷说。
二大爷挂完了国旗说:“国庆节在门口挂国旗这跟过年往门上贴门神是一个意思吧?”
“哪儿那么多话呢?”余大妈说完要走。
“你别走呀,这大臭子他妈到底是还来是不来呢?”二大爷拦住余大妈说。
“我还得催着别的楼的人挂国旗呢一会儿有检查的,你给她打个电话。”余大妈说。
“凭什么呀?这是公事,电话费你给报销?再说我也不知道她的电话号码呀?”二大爷说。
余大妈并不理会二大爷,径直朝别的楼走去,二大爷无奈的摇了摇头掏出烟来正要点上,刘云从楼里走出来,看那样好像是哭过。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8-8 13:31 |显示全部楼层
井冈 发表于 2018-8-8 09:13
呵呵,写得非常精彩!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8-8 13:32 |显示全部楼层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8-8 13:32 |显示全部楼层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8-8 14:58 |显示全部楼层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8-8 15:03 |显示全部楼层
继续听故事。风趣,生活气息浓。好文啊!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8-8 21:39 |显示全部楼层
哈哈,打牌那段把我笑得,想想还笑,我牌好管你是谁说炸就炸,哈哈,好玩。
再说那虾,按照大鹰老师的程序找个时间做一次试试。
真好看,这小说 ,就是我们身边的故事。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8-8 21:43 |显示全部楼层
看样子 ,刘云也不容易,不知道为什么哭呢?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8-9 04:24 |显示全部楼层
5
二大爷看见刘云俩眼通红说:“做完饭了?”
刘云听了并不答话。
“我知道你们家吃什么,准是炸鱼,油烟子熏的眼睛都红了。”二大爷说。
刘云还是不说话,只是背对着二大爷看着马路。
“这怎么走的时候是穆桂英,回来成了秦香莲了?”二大爷继续说。
“没法儿活了!”刘云说完抽动着肩膀哭了起来。
“别逗了,凡是说没法活的都是想活着的人,你看见那电视里报道的,坐在楼边儿上要跳楼的,站在立交桥上要自杀的都是装孙子呢,大河没盖着盖儿,电门也没断电,顶不济死拿菜刀还可以抹脖子,干嘛非得张扬的满世界都知道呢?还是想活着。”二大爷说。
“二哥,人家都什么心情了,你还有心打场的拿我开涮!”刘云转过身来说。
“我是劝你,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到底你因为什么?”二大爷说。
“我那个畜类儿子。”刘云说着拿过二大爷刚点上的烟抽了一口眼泪汪汪的说。
“你说的是大臭子,他怎么了?”
“我刚才回家给他做好了饭叫他起来吃,说什么不起。我一想咱们俩值班儿我不能让你一个人儿在这站着我就说了一句,叫他赶紧起来吃饭楼下还有人等着我呢,你猜他怎么说,他说,既然有人等着你你回来干嘛?”
“你怎么不抽他?”
“他都快抽我了,再说了我也打不动他呀,要是我们那口子活着他也不敢对我这样。”说到痛处刘云哭的更厉害了。
关于刘云的传说二大爷多少知道点儿,大臭子跟她的矛盾也是因为这个。可是俗话说,“清官能断家务事”,特别是现在,一男一女的站在这儿,女的哭天抹泪这叫走道儿的看见算怎么回事呢?
“你先回去得了,这是值班不是忆苦会,回头别人再以为是我欺负你了,好歹还有半个钟头就下班儿了。”二大爷说。
“他把我推出来还把门反锁上了,我回哪儿?”刘云说完干脆嚎啕大哭起来。
刘云这么一哭二大爷手足无措起来,看来劝是没用了,站在那干着急。正在这个时候余大妈走了过来。
“这是怎么了,跟谁呀?”余大妈问。
“你真是救命的菩萨,你快问问她吧。”二大爷看见余大妈松了一口气。
余大妈问了半天,刘云只是哭就是不说话。
“到底是怎么回事?”余大妈问。
“跟大臭子娘俩怄气呢。”二大爷说。
“这大臭子也是的,三天两头的跟他妈打,我都劝了多少回了。”余大妈说。
“大臭子这样做就不对,他不是吃他妈的奶长大的?你不是认识那个片儿警吗,干脆把他抓起来得了。”二大爷说。
“你当着派出所是我们家开的呢?抓人得有凭有据,一个家庭纠纷人家也不管哪?”余大妈说。
正说着大臭子从楼里走出来,余大妈赶紧上前叫住他问:“你又气你妈了?”
大臭子并不回答接着要走余大妈拦住说:“这不是一回了,你别走我还没说完呢。”
“这是我们家的事,不归你们街道管!”大臭子说。
“你们家的事才归街道管呢,你要是抢劫就归派出所了。”余大妈说。
“我得上班儿去,迟到了扣钱你给呀?”大臭子说。
“你把你妈气成这样就没事了?”余大妈说。
“她活该自找的!”大臭子说。
“小兔崽子,反了你了!”二大爷实在忍不住了说。
6
二大爷一生气骂了大臭子,没想到大臭子的反应挺激烈:“二大爷,我们家的事你掺和什么?”
“我瞧着你对你妈那样我就来气。”二大爷此时心里是虚的,因为大臭子说的不错,这是人家自己家里的事,别人是插不上嘴的。再说了,大臭子不是他自己的孩子,自己又有什么资格骂人家呢?虽然按照规矩来说,二大爷算是大臭子的长辈,可是“长幼尊卑”这个东西早就成了古董,特别是年轻人。一个连自己母亲都敢难为的人,他会在乎一个街坊吗?
大概刘云感到事情僵持下去没有好处连忙说:“二哥,你别理这畜类。”
“赶紧上班儿去!”余大妈采取了圆滑的处理方法。
这么一折腾时间倒是很快,已经到了十一点,来接班的到了
“二哥,没站够是怎么着,怎么还不走?这个可没有加班费。”街坊孙大嘴来接班的
说。
孙大嘴光棍儿一人,唯一的爱好就是喝酒,喝了酒就瞎侃,自从盘古开天地,三皇五帝到如今,生旦净末丑,厨子老鼠狗没有他不知道的。前几年拉登还没逮着的时候,他喝了酒站在楼下说,拉登可能到了中国,就住在钓鱼台。也不知道谁嘴欠就给举报了,弄的片警小宋来找他说:“孙叔,我告诉您,您要在胡咧咧我就得给你找个地方醒酒去了。”
孙大嘴爱侃大山,就是一样,没有一句是靠谱儿的。所以,“孙大嘴”因此得名。
“是呀,俩人回家吃饭去吧。”余大妈也说。
二大爷窝了一肚子的气,原因都是大臭子娘俩,一个是刘云把他一个人扔在那站岗,再一个是大臭子跟他耍三青子(北京话,耍混的意思)。
二大爷进了屋端起茶喝了半缸子,二大妈问:“这是到了上甘岭了是怎么着?”
二大爷本来窝着火并不言语,点上烟卷使劲抽起来。
“今儿吃素馅儿饺子,我都和好馅儿了,你过来帮着我包几个?”二大妈说。
“一共仨半饺子,你自己还不行?”二大爷说。
“哟,你这是跟谁呀?值个班儿跟有了功似的?”二大妈看见二大爷一脸的阴天问。
二大爷本不想说自己生气的原因,因为说一遍等于又生了一遍气,可是不说又觉得心里憋的慌,就把刚才发生的事跟二大妈说了一遍。
“叫我说你就多余,她回家做饭不回来就不回来,她回来了你不是照样得在那站着?再说了,她自己的儿子她都管不了,用得着你仨鼻子眼多出一口气儿?”
“他这么对待老家儿我看着运气。”
“运气的事儿多着呢,不活着了?我还告诉你,你平常上班家里这点事儿你不明白,你就好好的退休自己清净清净,不乐意出去就在家待着少管闲事,不是有那么句话吗?管闲事落不是。”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8-9 04:24 |显示全部楼层
井冈 发表于 2018-8-8 15:03
继续听故事。风趣,生活气息浓。好文啊!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8-9 04:25 |显示全部楼层
杨柳堆烟 发表于 2018-8-8 21:39
哈哈,打牌那段把我笑得,想想还笑,我牌好管你是谁说炸就炸,哈哈,好玩。
再说那虾,按照大鹰老师的程序 ...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8-9 08:33 |显示全部楼层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8-9 10:28 |显示全部楼层
好看。北京人的嘴皮子,在老师笔下活灵活现。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8-9 14:46 |显示全部楼层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8-9 22:12 |显示全部楼层
  又是洋洋洒洒大连载大鹰老师 辛苦!榆钱奉茶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8-9 22:14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榆钱漫天 于 2018-8-9 22:18 编辑

看到连载4,内容非常精彩!老师的文字总是带着时代感人文理常让人在一种氛围内娱乐自在。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8-9 22:55 |显示全部楼层
二大爷也是个有脾气的爷们,退休不退性格脾气,只是怕以后会招来闲话吧。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8-9 23:28 |显示全部楼层
生而复杂凡事无简单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8-10 04:59 |显示全部楼层
7
饺子煮熟了,二大爷帮着拿了筷子和醋碟,夫妻俩坐下吃饭,正在这个时候门铃响了,二大妈站起身来去开门,女儿娟子走了进来。
“真香,是不是韭菜鸡蛋的?”娟子把包挂在衣架上换了拖鞋问。
“你可真会赶嘴,我们这刚要吃呢。”二大妈说。
娟子结婚两年,到现在没有孩子,母亲一问她就说养不起。急的二大妈说:“养不起你给我,我养得起。”
娟子的丈夫是个外国公司销售部的总监,两个人在一个公司工作并相识结婚。姑爷只是 逢年过节来,平日里并不常见面。可能是工作的关系,在二大爷眼里,姑爷就是个假洋鬼子,无论是吃穿和做派都让二大爷不满意。
娟子拿了筷子也坐了下来吃饺子,看着二大爷不吭声问:“妈,我爸怎么了?”
“在外边生了点叔伯气回家找我扎筏子来了。”二大妈说。
“跟谁呀?”娟子问。
二大妈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娟子说:“爸,您也真是的,跟大臭子呕什么气?那小子混吗缴枪的?”
“你怎么好些日子都不回家了?”二大妈问。
“忙啊,这些日子可忙了,老是加班儿。”娟子说。
“加班儿好啊,加班多挣钱。”二大妈说。
“多挣什么钱?现在外国人在中国也不好混了,买卖也是一年不如一年,公司效益不好员工能多挣钱吗?”娟子说。
“你怕什么,你爷们儿能挣啊?”二大爷说。
“妈,您瞧我爸,说话多难听?不说我老公就叫小孟也行,张口爷们儿闭口爷们儿,人家小孟都跟我提了好几回意见了。”娟子噘着嘴说。
“你爸爸没文化,爷们儿是咱老北京的叫法,现在都叫老公,我觉得老公也不好听啊?过去北京人管太监就叫老公还不如爷们儿呢。”二大妈笑着说。
“妈,我跟你商量点儿事,我老公要移民去加拿大。”娟子说。
“加拿大?干嘛跑那儿去?”二大妈问。
“我就纳了闷儿了,现在的人都扁着脑袋往外国跑,那吃饭不要钱是怎么着?”二大爷说。
“爸,这是咱们关上门儿说,外国人生活的就是比咱们这舒坦。”娟子说。
“你在这是饿着你了还是冻着你了?”二大爷说。
“跑这么老远妈想见你一面儿都难。”二大妈说。
“那怕什么?你们想我可以去那看我呀,你们都退了休了也应该出去看看。”娟子说。
“钱呢?你当着去趟天津呢?”二大爷说。
“没关系,您要去我给您拿钱。”娟子说。
“我还说你将来有了孩子我给你看着呢,这下可到好,一下跑到天边上去了。再说了,我和你爸爸岁数越来越大,将来要是动不了了你都回不来。”二大妈说着眼圈儿红了。
“你瞎操心,现在指着孩子指得上吗?你没看见大臭子对他妈那样? 我早就想好了,老了咱俩把这房子一卖去养老院,看病有人送你去医院,死了有人给你收尸。”二大爷说。
听见二大爷的话,娟子知道爸爸肯定是生了气,再也不敢言语。
“吃呀,一会儿饺子就砣了。”二大妈说。
一家人吃了饭,娟子帮着母亲刷碗收拾桌子,然后穿上衣服走了。
临走的时候二大妈嘱咐说:“你回去跟小孟再商量商量。”
娟子走了,二大妈埋怨二大爷说:“你也是的,她好容易回来一趟,你可到好,一句话打发一个主儿,怎么连收尸的话都说出来了?”
“你没听见她话里话外的意思,他们这就是定了,到你这来说一声是给你面子。”二大爷说。
“那怎么办,年轻人的事咱们管的了吗?”二大妈说。
“就是你宠着她,当初我就不乐意她嫁给那个假洋鬼子,一点儿好主意都不出。”二大爷说。
“现在木已成舟,还说那些干嘛?”二大妈说。
吃了饭二大爷喝了茶躺在床上准备睡个午觉,这是退休以来唯一一件让他觉得痛快的事。
二大爷睡午觉,二大妈打开电视看韩剧,二大爷嘱咐说:“你把动静弄小点儿,鬼哭狼嚎一惊一乍的,蚊子叮一下演三集,看个什么劲儿呢?”
8
闺女要移民的事叫二大爷心里堵得慌,必定老夫妻苦熬半世,没有挣下家财只得了这个女儿,夫妻二人自然是眼珠子一样的看待。对于女儿的爱,当父亲的自然没有做母亲那样的表达,但是心里却是一样的,自从娟子说了这件事,二大爷想起来就不痛快。
退休是二大爷早就憧憬的事,可是退了休的日子并没有像他想象的那样美好。人的欲望只有在争取的路上才有意义,一旦达到目的就一下子全都空了。
现在二大爷觉得,睡懒觉没意思,出门遛弯也没意思,在家里更是无聊。一会站在凉台上看看楼下的风景,一会儿回到屋里拿起遥控板给电视翻篇儿,二大爷现在明白了,为什么动物园里关在笼子里的狼总是不停的溜达,那是因为它此时跟自己一样无事可做。
“你在屋里来回的转腰子转的我眼晕,你不会出去溜达溜达?”二大妈说。
“溜达什么?到处是人。”二大爷说。
“你买张公园的年票,东单西单鼓楼前,故宫北海颐和园随便的去。”二大妈说。
“你怎么不去呢?”
“我这一天洗衣裳做饭收拾屋子忙的不住脚儿,我要是像你一样当甩手儿掌柜的我早就去了。”二大妈说。
想起来也是,老伴儿这一辈子除了上班就是操持家务,连火车都没坐过。二大爷想起来有点内疚。
“老婆子,要不然咱俩出去旅游旅游怎么样?”二大爷说。
“上哪儿,别看我是北京人,我连八达岭都没去过。”二大妈说。
“出国呀,新马泰。我看了电视里的广告了,没多少钱。”
“算了吧,我再把这把骨头扔在那儿,我听说那地方热着呢,大臭子他妈去过。”
“那就去欧洲。”
“欧洲啊?我先熬粥去吧!”二大妈说完转身去了厨房。
这天早晨二大爷下了楼,迎面就碰见了孙大嘴。孙大嘴在这楼里是知名人物,无论男女老少他都开玩笑,按照他的话就是通吃。孙大嘴说话没谱,所以,没人拿他的话当回事。孙大嘴老是发布新闻,但是大家知道,他的新闻比网上的还离谱。
“嘛去二哥?”孙大嘴说。
“嘛去”,是句北京话,意思是你上哪儿,其实就是一句问候语,和“吃了吗?”一样,因为问你上哪儿并不是他关心的,也管不了。问你吃了吗更不是要请你吃饭。很多外地的朋友往往不理解这句话的意思,碰到有人问他“吃了吗”往往如实回答说“没吃。”弄的对方很尴尬,因为你没吃他也不可能管你饭。
“听说了没有,日本福岛核电站的核污染把咱们的海都污染了,以后海鲜可不能吃了。”孙大嘴说。
“你又瞎说,等着片儿警小宋找你呢。”二大爷说。
关于福岛核电站事故二大爷在电视里看到过,但是核污染到了这个程度二大爷却没听说。如果真是如此,前些日子自己不还买了一斤大虾吗?想起来有点害怕。
“我前些日子还吃了一顿大虾呢。”二大爷说。
“完了,赶紧去医院看看。”
“我没什么不合适的对方啊?”
“核辐射跟他妈梅毒似的,有潜伏期,不但你得病还能传给你媳妇。”孙大嘴说。
“那倒不碍事的,我跟我媳妇除了睡觉没别的事了。”二大爷光顾了着急把隐私说了出来。
“挨着就不行,辐射你知道吗?离着老远就辐射上了。”孙大嘴说。
“那你站在我跟前儿没事吗?”
“我没事,我现在吃饭之前先喝点碘酒。”孙大嘴说。
“喝碘酒能抗辐射?”
“当然了,赶紧上药铺里买瓶碘酒预备着。”
“孙大嘴,你又胡沁什么呢?”余大妈手里提着几条带鱼走过来说。
“聊天儿不归街道管吧?”孙大嘴说。
“那得看你聊什么,你要是瞎说就有管你的对方。”余大妈说。
“老孙让我上药铺买碘酒呢。”二大爷由于过去上班很少和楼下的人打交道,所以没好意思直呼孙大嘴的雅号。
“买碘酒,买碘酒干什么?”余大妈问,孙大嘴早就没影了。
二大爷把孙大嘴的话跟余大妈学了一遍。
“真的?哟,那我这带鱼还能吃不能吃呢?”
“亏你还是街道主任,孙大嘴的话在通州说你得上门头沟听去,他说话哪有谱?”
“这样的事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回家我得好好的收拾收拾这带鱼。”
余大妈说着转身进楼门二大爷在身后说:“要是有辐射你怎么收拾也没用。”
“那我也不能扔了啊,挺贵的东西?”余大妈说。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8-10 04:59 |显示全部楼层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8-10 05:00 |显示全部楼层
轻言 发表于 2018-8-9 10:28
好看。北京人的嘴皮子,在老师笔下活灵活现。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8-10 05:00 |显示全部楼层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8-10 05:01 |显示全部楼层
榆钱漫天 发表于 2018-8-9 22:14
看到连载4,内容非常精彩!老师的文字总是带着时代感人文理常让人在一种氛围内娱乐自在。

谢谢榆钱老师的一贯鼓励!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北斗六星文学网所有文字仅代表作者个人言论,本站不对其内容承负任何责任。

Copyright ©2011 bdlxwxw.com All Right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网站已备案)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   

平平安安
TOP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