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北斗六星!·百事通·查看新帖·设为首页·手机版

北斗六星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北斗六星网 六星文学 三味书屋 有你才幸福(续集)
楼主: 大尾巴鹰

有你才幸福(续集)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2-28 11:27 |显示全部楼层
大尾巴鹰 发表于 2018-10-15 08:25
20
到了满雨的家,卫生间里传出洗衣机“嗡嗡”的声音,小孙子坐在沙发跟前看电视。看见我急忙跑过来搂着我 ...

很喜欢电视剧里沈洁的长相。

做个记号,看看沈洁怎么省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2-28 16:15 |显示全部楼层
大尾巴鹰 发表于 2018-11-21 04:05
51
谢俊良走了,已经到了吃饭的时间,李晴叫服务员去叫了外卖胡乱的吃了几口,看见店里很忙忍不住换上工作 ...

午觉都没睡一口气追到这里了,眼睛快看瞎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2-28 16:47 |显示全部楼层
大尾巴鹰 发表于 2018-11-25 05:58
55
路上沈洁给母亲打了个电话,告诉她自己今天回来的早,她去接小江。
到了学校门口等了一会,学校放了学 ...

这一天天的养老院也是鸡飞狗跳的,看来还真是迫不得已时的去处。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2-28 17:11 |显示全部楼层
大尾巴鹰 发表于 2018-11-30 00:50
59
敬老院开张一个月了,眼看也临近了春节。按照亲属探望老人的时间最长不能超过一个月的规定,我们给每位 ...

追到下班还没追完,先做个记号。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2-28 20:56 |显示全部楼层
好不容易追上了,心又提起来了。真是和生活中的感觉一样,只要是个人,轮也要轮着出圈事。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2-28 20:56 |显示全部楼层
好不容易追上了,心又提起来了。真是和生活中的感觉一样,只要是个人,轮也要轮着出圈事。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2-28 20:56 |显示全部楼层
好不容易追上了,心又提起来了。真是和生活中的感觉一样,只要是个人,轮也要轮着出圈事。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9 07:47 |显示全部楼层
70
李晴按照谢俊良说的地址打车来到一家在胡同里的饭馆,饭馆不大名字却起的很大,叫个什么《西部风情》。
门口挂着两串红灯笼特别的显眼,李晴推门走了进去,一股热气扑面而来。这个饭馆大概有七八张桌子,分别都靠着墙。墙上挂着西部的民俗画,还有成串的辣椒和大蒜,正对着门的吧台的酒柜里放着武财神关云长。
由于饭馆不大,李晴很快就找到了坐在吧台附近的谢俊良。
“外边冷不冷?”谢俊良问。
“冷!”李晴坐下打了个寒噤。
“先喝一口热奶。”谢俊良从一个陶瓷壶里到处一杯奶递给李晴。
“这怎么还有热奶?”李晴问。
“这是个西北风味的餐厅,牛羊肉奶制品是他们的强项,我特意给你要的。”谢俊良说。
李晴喝着热奶觉得暖和起来。
“你是歇一会儿还是这就上菜?”谢俊良问。
“我其实什么也吃不下,肚子满满的。别要多了这就上吧,吃完了我好赶紧回去睡觉。”李晴说道这条件反射似的用手捂着嘴打了一个哈欠。
“上菜吧!”谢俊良转过头去对站在吧台后面一个穿着红色中式棉袄的姑娘喊道。
没一会,连汤带水饭菜上了一大桌。
“要这么多?”李晴看着一桌子菜说。
“过年了嘛!尝尝这个。”谢俊良给李晴从汤碗里夹了一块羊肉说。
“我吃不了羊肉,膻气。”李晴说。
“那就找错地方了,可是这大三十儿晚上的你叫我上哪给你找饭馆去呢?这我还是遛了一个钟头才找到。你尝尝,这个清炖羊肉一点都不膻气,这是滩羊肉。”谢俊良说。
李晴并听不懂什么叫“滩羊肉”夹起来勉强吃了一口,虽然还是感觉有点膻,但是也有一股清香的奶的滋味。
谢俊良又给李晴夹菜,不一会就放满了李晴的盘子。
“别夹了,我吃不了。”李晴连忙拦着说。
“年夜饭吃的怎么样?”谢俊良拿起一瓶西凤酒给自己倒了一杯,又要给李晴倒李晴拦住了。
“还行,就想你似的摆了一大桌子我也没看清都是什么菜。”李晴说。
“你为什么走了呢?”谢俊良问。
“乱乱哄哄的我头疼。”李晴想起刚才在满雨那的那顿年夜饭心里还是不痛快。
“我早就跟你说过,你不可能融入他们的家庭。那个家我是体会过的,除了那个老头还好说话一点儿,哪个是省油的灯?”谢俊良说。
“顺芳怎么对不起你?”李晴听了有点别扭问。
“李晴,我要说你一定不高兴。必定我和顺芳过了那么多年的夫妻,她我还能不了解吗?你别看顺芳表面软弱厚道,其实心眼儿一点也不少,关键时刻她是会有自己的主张的。这就叫外表忠厚内藏奸诈。”谢俊良说。
“我不管谁厚道谁奸诈,这跟我都没关系。”李晴说。
“你是不是哭过?”谢俊良盯着李晴的脸看着说。
“没有啊?”李晴听了一愣说。
“你自己照照镜子?”谢俊良说。
李晴听了从包里掏出化妆包拿出镜子看了看,果然,由于刚才哭过,描的眼线被眼泪融化,下眼皮有几处黑色的痕迹。
“刚才出门冷风一吹就流眼泪了。”李晴一边补妆一边说。
“怎么,你都到了迎风流泪的年龄了?”谢俊良笑着说。
“你干嘛?是你叫我来吃饭的,你要是审问我我走了。”李晴说。
“好好,我不问了行不行?吃吧,这些东西牛羊肉最多,凉了就不好吃了。”谢俊良说。
看着李晴不动筷子,谢俊良说:“你不吃牛羊肉尝尝这个?”
谢俊良说着把一个盘子推到李晴跟前,里面摆着一个半圆形的年糕似的东西,上面是一层褐色的豆沙,豆沙上面花花绿绿的点缀着一些果料。
“这个叫八宝甑糕。”谢俊良说。
看着李晴还是不吃谢俊良说:“这是怎么了,大过年的?”
李晴知道,自己的心情谢俊良大概也猜到了八九分,不过是不知道内容,使劲的掩饰已经没有意义。
“我真的什么也吃不下。”李晴说。
“那就告诉我为什么,说出来心里痛快。我告诉你李晴,我现在是你唯一可以聊天的人了。”谢俊良说。
谢俊良的话让李晴不仅心里又翻腾起来,仔细想想周围的人,李晴觉得真的找不到一个让她能够吐露心声的人,即使是顺芳。从陆宪受伤开始到现在,她觉得顺芳在变,变的不像过去那样让自己觉得安全和相知。如果顺芳都是如此,别人还怎么能让她觉得更亲近呢?
“你跟顺芳闹别扭了?”谢俊良喝了一口酒问。
“我和她闹什么别扭,我几个月也见不到她的人影。”李晴说。
“你知道顺芳为什么还暖着你?”谢俊良说。
“为什么?”李晴问。
“还是那句话,你和她的买卖。即使她现在有了新的营生,她的钱还在店里。她指望你接着挣钱,她不能得罪你。”谢俊良说。
“她说她把店交给我了,我怎么干她不干涉。”李晴说。
“这就是她的高明之处,把店交给你了,可是她没把钱给你吧?一旦陪了你是脱不了干系的。你现在就想像子一样给她拉车呢。”谢俊良说。
“那怎么办?必定我的店里有她的股份。”李晴说。
“这些股份里也有你的,你不能把自己变成打工的。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不动脑子你就得吃亏。他们家的人眼睛毛都是空的,特别是她那个后妈宋茹君,你十个李晴也不是对手。”谢俊良说。
“那怎么办?我要是有钱我当然乐意自己干。”李晴想起了自己开店的经历不仅心里一阵惆怅。
“有钱自然就不用说了,没钱就不行吗?从今天开始你就要摆脱她的控制。别那么实心眼。你知道这世界上大家为什么总是把老实人挂在嘴边上吗?就是因为老实人能让人占便宜。”谢俊良说。
“摆脱她?”李晴说。
“对,既然她说了这个店交给你她不管,以后你怎么干就不用跟她商量,是赚是赔你心里有数就好,这就叫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谢俊良说。
“可是有账在那摆着呢?”李晴说。
“账是死的,人是活的。”谢俊良说。
“我不能这么做,这样我良心上也过不去。”李晴说。
“李晴,别怨我嘴冷,你这辈子就没做过对不起良心的事?”谢俊良问。
“没有……。”李晴说。
“好,那我问你,我刚开始到你店里的时候,有个坐在那赖着不走的人是谁?”谢俊良说。
谢俊良提起了肖悦,李晴心里一沉,她知道,谢俊良只要是有兴趣,他是什么都能打听出来的,莫非他知道自己和肖悦这一段?
“那就是过去的一个客户。”李晴说。
“客户会那样的表现?我说过,我们都是成年人了。”谢俊良说。
“你爱信不信,反正就是个客户。”李晴现在方寸已乱,顽强抵抗着说。
李晴觉得再这样下去自己很可能就得崩溃,和肖悦的那段经历一直就是李晴心中的痛。
“太晚了,咱们别聊这些没用的了,你要是还没吃饱你接着吃我走了。”李晴说着站起身来。
“你坐下,我还没说完呢?”谢俊良站起身按着李晴的肩膀把她按到座位上。
“那个人叫肖悦对不对?”谢俊良问。
果然不出所料,谢俊良是知道了什么,李晴听了说:“那又怎么样?”
原来,谢俊良自从上次在店里看到肖悦,并帮忙把他轰走心里就打起了注意,他猜想到这个人和李晴绝对不是一般的关系。谢俊良知道李晴和陆宪在谈恋爱,怎么半路上会杀出个肖悦呢?要说谢俊良那个时候对这件事有兴趣还不客观,但是谢俊良意识到,如果他能够知道内情,这对他将来的计划也许有用。因为,实现自己计划的关键人物是李晴,所以有关李晴的事自己是一定要知道的,说不定什么时候就用得着。
肖悦自从被李晴赶出门外以后,虽然还是不死心必定不敢再去李晴的店里。特别是他碰到了谢俊良,凭他的经验,这个人不是个好惹的。
自此肖悦每次路过李晴的店里都要站在那往里看,但是他不敢进去。正好有一天肖悦站在马路对过朝店里张望的时候,谢俊良站在他的身后。
“哥们儿,看什么呢?”谢俊良拍了一下肖悦的肩膀问。
肖悦回过头来看到是谢俊良一股怨气由心而生:“你管我看什么呢?”
“别生气老兄,我知道你看谁呢,远水可解不了近渴呀。”谢俊良笑着说。
“你什么意思?”肖悦问。
“来,咱哥俩找个地方喝点,我能帮你的忙,起码能让你知道李晴的情况,我和她是老朋友了。”谢俊良说。
肖悦将信将疑,必定自己盼望李晴和好心切于是俩人找了个饭馆坐了下来。
谢俊良点了菜两个人聊了起来。
“先说说你是怎么认识李晴的?”谢俊良问。
“我要先问问你,你怎么认识她的?”肖悦问。
“这个好回答,保证没你那么复杂。她是我前妻的闺蜜,这家店也是她们两个合开的。”谢俊良说。
“你说的是不是那个叫褀顺芳的?”肖悦问。
“没错,我说完了,现在该你了。”谢俊良说。
“我和李晴是朋友,我们也在谈恋爱,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忽然就要把我甩了,我在她身上可是花了大价钱的。”肖悦说。
“上过床吗?”谢俊良单刀直入的问。
“干嘛?”肖悦警惕的看着谢俊良问。
“上过床就不冤,我想一定是,不然你不能这么猴急的找她。”谢俊良说。
“这是我们的事。”肖悦说。
“这是你们的事,可是你知道李晴有朋友吗?”谢俊良说。
肖悦听了说:“她说已经分手了。”
“哦,怎么回事呢?据我所知他们可好了不是一天两天了。”谢俊良说。
“这有什么呢?”肖悦说。
“你怎么知道他们分手了呢?”
肖悦把陆宪怎么打李晴的事说了一遍。
“你看看?我就知道这里有原因。老兄,不是你对李晴有多大魅力,是那个陆宪一巴掌把她扇到你跟前来了,你捡了个便宜。”谢俊良说。
“不管怎么说,李晴后来是跟我好了,我们无所不谈就差谈婚论嫁了。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她忽然就这么对待我我能服气吗?”肖悦说完喝了一大口酒。
“那这里就还有原因,你详细的告诉我,也许我能帮忙,必定我和李晴是老相识了。”谢俊良说。
肖悦已经有了几分酒于是把认识李晴的过程合盘托给了谢俊良。
“这就对了,那她后来为什么不自己干了又回到这来呢?”谢俊良问。
肖悦说:“后来她很长时间没消息,我打电话她也不接。我就去那找她,发现店给封了,人也没影了。听旁边的店的人说,李晴的店晚上以足疗为名干点违法的事,警察封了店就把她带走了。”
“这么说,李晴还蹲了班房?”谢俊良说。
“详细的我就不知道了。”肖悦说。
“好了哥们儿,我既然知道了原因我就会给你想办法,你别着急留个电话好联系。”谢俊良留了肖悦的电话结了账走了。
以后肖悦常给谢俊良电话询问进展,谢俊良都推脱还不到时候搪塞过去。自此谢俊良有了信心,李晴这件事就是他辖制李晴的把柄。
“我说过,我们都是成年人了,男欢女爱这本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此时,看到李晴还在抵抗谢俊良说。
“我没你那么想得开。”李晴想用揭老底的办法回击谢俊良说。
“我看未必,你和陆宪交朋友,却和肖悦跑到南方度蜜月,我看你比我想得开。”谢俊良说。
李晴被谢俊良说的脸上红一阵白一阵低着头不说话。
“我刚才说了,男欢女爱算不了什么,但是你有两个错误。第一,做事不慎让陆宪发现,第二,认识肖悦这么个男人是你的失误,因为他不敢担当。在你在拘留所里吃窝头的时候你找不找他了。你这段风流案就彻底的让你在顺芳手里有了把柄。所以,她会理直气壮的使唤你,因为现在她是你的救命恩人,她现在也许认为,你就是给她打工你还得念她的恩典。”谢俊良说。
“给我喝一口。”李晴抢过谢俊良的酒杯把杯里的大半杯酒一饮而尽。
“李晴,你还真的念我的好处,亏了你碰到了我,你现在有两家店,这样你还不至于完全受制于顺芳。”谢俊良说。
“我没想那么多。”李晴说着倒了酒又喝了一口。
“我以前跟顺芳总说一句话,看来这句话对你也同样适用,人什么都可以缺,就是不能缺心眼儿。”谢俊良说完自己也喝了一口酒。
此时李晴彻底崩溃了,她那段黑暗的经历如果让谢俊良知道,那简直就是灾难,现在是顾及顺芳还是顾及自己她一时办法选择。
几杯酒下肚,本来就空着肚子的李晴彻底的醉了趴在桌子上。
“老板,结账!”谢俊良对吧台喊道。
“饺子还要不要了?”服务员问。
“不要了。”谢俊良说。
“可是已经给您煮上了?”服务员说。
“我照样给你钱。”谢俊良说。
谢俊良结了账架起李晴走出饭馆,李晴被冷风一吹摇摇晃晃,谢俊良费力的架着她的胳膊放在自己肩膀上,想打个车怎奈此时路上冷冷清清,雪已经停了刮起了风来。俗话说,风后暖雪后寒,刚刚下了雪被冷风一吹,刀子似的割脸。谢俊良正在无奈抬头看到对面有一家旅馆,谢俊良急忙架着李晴朝旅馆走去。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9 07:48 |显示全部楼层
\"\"花开富贵 发表于 2018-12-28 20:56
好不容易追上了,心又提起来了。真是和生活中的感觉一样,只要是个人,轮也要轮着出圈事。

谢谢您的支持!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北斗六星文学网所有文字仅代表作者个人言论,本站不对其内容承负任何责任。

Copyright ©2011 bdlxwxw.com All Right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网站已备案)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   

平平安安
TOP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