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北斗六星!·百事通·查看新帖·设为首页·手机版

北斗六星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北斗六星网 六星文学 三味书屋 泥巴的诗
楼主: 风清扬

泥巴的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0-11 10:54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风清扬 发表于 2018-9-30 19:50
闲人甲记事
文/泥巴


你喝的不是茶,是时光碎片~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11 10:58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风清扬 发表于 2018-10-3 11:47
秋天
兼赠赵力


泥巴的诗文愈发有质感了。这个感觉让我总是忍不住挤出时间安静读读,就像陪着一杯茶或者一段时光~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11 10:59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风清扬 发表于 2018-10-4 17:27
轮廓
文/泥巴


一米阳光,或者一米想象,已经美好,不必奢望~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11 17:20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佛那两首,我都不喜欢~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13 21:05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记事
文/泥巴

楼下的老人去世了,
空气里飘着黄白菊花的香气。
刚才读了一首诗,给老去或消逝的人。
“我从自己的体内一次次脱身”,读到
这一句的时候我略有停顿。
——你好,朋友,半年之后
我终于回到了身躯,感受到这副肉身
厚实的善意。这些,你完成的更早些。
红色滑雪衫,映红了你的脸颊,而你的笑容
托起来一副粗苯的黑框眼镜。
快翻过去了,打开的一本书。下午醒来,
一直着放忧伤的音乐。
多少年了,每次要告别的时刻,我都会
允许自己沉湎一下。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15 11:52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风清扬 于 2018-10-15 12:12 编辑

愈合
文/泥巴

阳光明亮,
植物的阴影在微凉的风中颤动。
我注意到了,身外的东西:
阳光,风,树叶,还有它们的轻微挪移。

低下头的时候
我还发现香樟树落下的小浆果,
圆润饱满,晶莹的紫颜色。
我为之惊奇,这些介于坦白和
秘密之间迷蒙的质地

我接受顺应了,
楼道的碎纸片,灰烬,石灰圈,
黄白菊花清甜的香气。楼下的老人
过世了,连续两天点燃檀香,
偶尔低沉的哭泣。

很多东西都在失去水份,
我晒了被子加了衬衣,
开始为一天里琐碎的事物忙碌。
亲爱的,这是第172天,
我把撕下的日历揉成团,弹到
门后的纸篓里。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15 15:23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1雨夜

没有星,
雨有时候很小,不用带伞
有时候大起来,可以在亭子里避一下
坐在长椅上说着话,不必着急
多大的悲伤都会停下来的,这一点
天空和我们人类一样

2看见菊花

这是今年
第一次看见菊花,白的黄的
都很干净,偶尔有一朵红的搭配着
仿佛熬夜的眼睛
楼道里除了它们的清香,没有别的东西
一直到亲戚到齐,才有檀香,烟火
和抽泣声,把它们掩盖下去

3花喜鹊

母亲指着大杨树
告诉我,那是花喜鹊的窝,
每一年它们都会在旧巢上再搭建一层。
我从没见过搭窝的喜鹊,
我见到的喜鹊,都在树杈上或草地上走着
它们突然起飞,张开翅膀
像突然绽开的蓝白花朵。
它们美好的样子,很有道理,如果它们决定
流浪着,没有窝,
也一定有它们的道理。

4生长草莓的山谷

要是冬天就好了,下点薄雪。
你用小皮鞋的鞋尖踢开雪,
踢开雪下面的草棵。运气好的话
还有零星的草莓,红红的,冰冰的
挂在植株的空档。
它们躲开了鸟雀,和田鼠,仿佛专门等着
一个姑娘刁钻的胃口
她的馋是因为恋爱带来的蛮横占有欲
完全不同于,那个年代的贫穷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16 22:00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①一年后

一个电流嘶嘶的夜晚,
安静得让人困倦。
拉开被子的时候,我想到你,
带着一霎那的惊喜。
远远的爱,比在身边的厮守
有更加纯粹的含义。
我想起的都将是你最好的部分,
你在回忆里,
具有羽毛轻刮脸颊,那样的柔顺。
你的轮廓由一种辉光慢慢勾勒,
如同我们
写过的萤火虫那样闪烁。
一年后,我依然爱着,
曾经爱它的窒息拥挤热烈,现在
爱它的坦白,
微凉和稍许的迷惑。


②园中无人

园中无人,我坐在石头上
抚着疼痛的腰
幻想着成为一只黑鸟。
——它在水边走动,低头啄着草棵,
并在沙子上留下爪印。
一会儿,院子里的门会被敲响,
如果我不理睬的话,
快递员会把你寄来的书,投在草坪上。
我知道,你会写下几行字
用客气谦逊的口吻,你说
我知道,你喜欢我的字迹,所以多抄录了
书中的一段。
你写下日期,并问候秋安,
我不想打开它,我现在是一只鸟,
吃虫子和小米,要看懂你写的东西
得等我念动咒语
恢复成一个忧郁的男人,爱你,
并为一些什么
轻轻叹气

③那点粗野

“我这孩子哪都好。和气,安静,
说话待人都文绉绉的”,婆婆说,
“就是吃饭的时候,像饿死鬼似的
不等人,脾气有点急。”
媳妇抿嘴乐着,“那点事不算什么
他……他……”,她突然脸红了,支吾着
昨晚是新婚第一夜,汗湿的皱巴巴
枕巾床单,她一天都没好意思拿出来。


④细碎

像花瓣,又不是
像翅膀,也不是

每次盯着非可的碎花衬衣
出神,就有光芒落在她的领口

非可都会拿书包挡一下胸口

都会拿书包放下来
仰一下脸,挺一下胸
说一声呸

然后脸色绯红的跑远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17 16:03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风清扬 于 2018-10-17 16:43 编辑

此间少年
文/泥巴

草地上的阳光抚慰了身体,
也慢慢着袪除着内心的空茫。

身边的小孩子雀跃着奔跑,
到哪里都带来叽叽喳喳的新鲜感,随时
保持着对植物和鸟类的好奇。

他们的胸膛里只装着声响,没空
对一个卧在草地上的成年人,做出评判。
他们的上帝还小,正着迷于创造的游戏,
执着地把更多的音调给少年们添加进去。

感觉到惭愧,我站了起来,。
一路上,持续微笑,向他们伸出拇指。
直到他们看不见了,我才
在脸上重新释放出尘埃和雾气。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18 08:03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风清扬 发表于 2018-10-9 17:41
衣襟要折几下
文/泥巴


这首转折承接挺有意思的~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18 08:06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风清扬 发表于 2018-10-15 15:23
1雨夜

没有星,

偏爱1和3~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18 08:08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风清扬 发表于 2018-10-16 22:00
①一年后

一个电流嘶嘶的夜晚,

泥巴的文风不知不觉变了很多。这一组是我喜欢的味道~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18 17:31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①暗示

有一些颗粒在摩擦,
嗓子却不能因为细微的疼痛
减少说话。同样的,
也不能因为某一个骨节的风湿,
停止走动。当然也不可以
因为不再做梦而怀疑今后的睡眠
失去了应有的价值。
我说这些,是受节奏的驱动,
没打算强调它附着的意义。如果
有人觉得某种职业或某个年纪,
应该获得一点怜惜,
请你尽量婉转。作为诗人,他喜欢
缓慢而来的某种含蓄。

②雨与梯子

每天晴朗的话,眼睛会渴的,
诗歌就是乌云带来雨水。
诗歌也是梯子,
让不会飞的人爬到高处,还是不能飞,
但至少到过了。
被诗歌赠予的人,都有失败之心
都包围着雾气弥漫的孤独

③纸团

纸篓里有一些诗
大部分因为写废了,
偏离了写作的本意,蓬头垢面
羞于见人
但也有几首写得好的
微妙,细致,真实地表达着诗人内心里
——迷蒙的坏的灰色的不合法的部分
——诗人把纸团捡出来
摊开,揉起,再摊开,缓慢但是坚决地
把它们撕成了碎片

④绒线

把东西绷紧,就能奏出音乐。
这么多年,一人牵着一头,
我们试过绒线,香葱,苹果核,轮胎的花纹
邮戳,手机短信,甚至皱纹
每次都欢笑之后,都痛的流泪,没有例外。
现在,你不牵着它了,
你说,累到体内到处都是沙漠。

我只好在深夜,独自弹自己的心。
它的音波一直扩散扩散,但不再有返回的声音。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19 17:41 |显示全部楼层
用诗歌来成就碎碎念,生活就像一盘水,转啊转,水到处流,有溢出来的,也有沉下去的,有暗流,也有清流。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21 20:02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存在的瞬间
文/泥巴

我还在写诗……

……其实,我根本不想写其中任何一句

写,只是习惯,
一种长年累月积存的恶习。我不存在于诗中。
它证明的恰好是对世界的游离。

但有一瞬,我感知到了自己。
……那是你把我递过来的手再一次推开。

无法表达的。悲哀。我轻扣了世界的门。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22 15:28 |显示全部楼层
厉害了,学习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23 20:27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风清扬 于 2018-10-23 21:54 编辑


明日去江东


打卦。荆棘丛生。
口述的迷茫
不是迷茫。大河向北拐弯,
我有越过河流的愿望。灵魂还在试探:
一个人的好
怎样成为他背负的负担?

要承认命运。
厌恶坐船的人,也厌倦了自己的内心。
走的时候,
也拉着手一起离开吧。
——小小的温暖,写这句的时候,
我捉住了
左眼落下的一盏灯。

夜。凉亭。月亮和酒。
说起少年,你还记得
我闭上眼,循着花香走向你的样子。
如今此来,可是要换一付
月光的肠肺?当然不是,我的内里已然
苍白透彻,写作必然要经历的:
失神失血,损失掉
所有的颜色。

那是什么?持着蟹钳的人,
对着月亮指指戳戳。
“一个磨着斧头的人,和我交换了工作。”
吃了一盏酒,他就睡着了。
我接替他挥动手臂,
这一树带香气的小脸蛋,漱漱而落。
不准备还他了,我要怀揣着
伐木声上路。笃,笃笃,
笃……

我敲击船舷。
此处遗失了我的剑。此处点燃了我的灯。
此处是我的居所。我的爱人
数着我的白发。
河流向北,遂有江东。
多好的一条路,两侧相接的梧桐。
那时没有病症
两个人,手扣着手。
羞涩或者坚定。

从天上来,再到天上去。
落在人间的一截流淌在揉皱的试卷背面。
课间操时,写了一节。
午饭后,写了另外一节。无法预计,
也做不到承继。就像地势的起伏,并不考虑
一个写作者的心意。放学的路上,
散步的间歇。在接它的云到来的时刻,
涂抹着最后的一朵漩涡。

摊开是彼岸。合上它是因为惭愧。
这理不清的笔迹呀
——你要看吗?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5 08:01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我第一次看见的雕像
文/泥巴

第二次写这个场景了。
第一次写它的时候也是这么费劲,
修改了四五遍,依旧不满意。第六遍的时候
在纸面上把它改没了。但心里还有
还努力把它修剪成清楚
又有点迷离,某种诗的样子。

这一次的时候
我使用了破折号来进行两次转折。这有点像
用铁丝扭曲小树使它成为一株盆景。
我改变了它,用分行的语气。
但它不是它了,
不再是一团灰色的雾气。

我只好把它又改没了。
现在我递给你一张纸,一些潦草的划痕。
你看到的不是它
是我和它和诗歌和世界之间
磨合并表现出疲惫的关系。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5 18:34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歌唱的理由
文/泥巴

只有劳动是永恒的。
但有些民族认为爱情才是。成熟的孩子们,
要用欢快的调子才能找到另一半。

但汉族不这样。他们不喜欢
靠过多的言语生活。嫁人就那么嫁了
踏实的男人不一定唱歌。

但歌声会响起来。男人们聚在一起,
给分出的家庭打地基,搭房梁。干这些重活,
就有简单隐忍的调子喊出来。

那是劳动的号子,也是男人的歌。
我还小,坐在河堤上。二大娘给男人们
送来了汤和饼:汉族的女人们激动时,
可以抹眼泪,但也得保持住沉默。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5 22:45 |显示全部楼层
明日去江东。
好!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6 10:00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拖拉机
文/泥巴

我站在地上,
仰望它高不可攀的履带,它几乎是
整个农场的重量,压迫着一个孩子
的视野和心脏。
它刚从田野回来,机器上的草屑和泥
已经被洗净,空气里
是钢铁和机油的甜腥味。

大队室传来笑声和分发卷烟的声音。
过一会儿,声音低下来,
男人们压抑着一些奇怪的响声。二丫告诉我,
那是干部和司机们在吃瓜,西瓜只供给
干活的男人。等他们吃完后,小孩子可以把
瓜皮洗净,用小刀旋下一层
红白之间的部分来解馋。

二丫的父亲是支书,她只喊上了
要好的我和小玉。我们仨扒着拖拉机的履带
盼望着收割的男人们三三两两离开。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20 18:46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在深圳
文/泥巴

流浪汉在地道口睡着了
呼吸吹动了他长长的黑胡须
我喜欢这个城市,无法给予每个人房屋
却给没有屋顶的人提供了酣眠

诗歌专柜坐满了年轻人
干净的诗人在发布她新的诗集,她正讲到大凉山,
我喜欢这个城市,无法给予我们财富,
却维护着写作者小小的善心

街灯清亮,晚风温暖
我知道,你一下车,必有从雪白裙装下
坦露脚踝的欣喜。我喜欢这个城市
我没法说出想你的心思,却可以在宁静中
想象你隐约带动的香气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21 11:04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火车上
文/泥巴

从南到北的奔驰中,
我没有与人交谈,也没有写诗。
我睡着了
——外面风景很美,身边都是情谊

但我还是睡着了
很长的日子里我无话可说,
即使是诗歌,也无非我误会着世界
而你们误会着我

醒来,
晴朗的天气已经乌云瑟瑟,
上来的旅客,由半袖换上了绒衣,
北方的爱人,我离你近了

我离你近了,北方的敌人
等再次醒来,旅人会穿上线衣
还将穿上羽绒衣
如果我不在大江的涛声中下车

我将靠近你
北方越熟悉越陌生,越爱恋越远离
我将握住你的手,
抚在我南方的心跳上

它的跳动,是这样的:
盼望一场薄雪的人,却置身于
壮阔的冰天雪地
——茫然地爱你,绝望地爱你
此生无法送达地——爱你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22 22:17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白鹭

——憨老等
形象吧,这是狡黠的农民
才有的命名方式

不要认为
干农活的人就一定老实朴素
我清楚记得
我的父亲和叔伯,给拿去售卖的芹菜里
捆入土块和草叶
他们坚定而专注,对迷惑不解的读书少年
鄙视地看了一眼,并不屑于解释

——读书
是会让人变傻的。许多年后
我成为一名诗人
明白了书上的道理,但依然
不了解世界

——白鹭
这是对同样的鸟,我这种人的
命名的方式
它那样美,仿佛飞翔的影子
脆弱飘渺
不生动,不幽默,也不真实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27 19:36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夜间的一切》

四年,或者五年
不算什么
但对于两个人,却足够
完成一次相遇到亲密的经历,
喔,如果紧凑些
还来得及走完剩下的:疏远和分离
其实,我们都没有变化
我仍然没有学会
如何写出一首愉悦而得体的诗歌
面对着你
我笨拙到甚至无法有哪怕一点抱怨
但诗歌已经替我的内心
准备好了将要抵达的结局
只是离开一个人
为什么
我却负担着结束一个时代的沉重?
我骄傲于我曾依靠
些许的情谊和几首诗作为筹码
平衡了悲凉的现实
而你是我诗歌那端最闪光的部分
与你共历的酸涩与甜腻
将一一成为珍贵的糖果,像小时候一样
埋在最深的抽屉里
只在最忧郁和最快乐的时候
偷偷看一眼
再合上




《伐桦》

互相耗光了同情心
彼此的灵魂和年轮都是冷的
桦树用它的沉默击中我
而我用绳索和斧头回击
我把它系在另一根桦树上,反复挥动斧头,
你永远想不明白
暴力和愧疚给一个人带来的兴奋
怎会大于性和诗歌
最后一下子了,看着它向一侧倒去
我无比温柔的
吻了斧背和大地

《白云浮动》

从动作到思想,
都已经渐渐接近一个衰老的人。
一直都在抗拒的平庸,
已经实打实地烙印在身上。
语言可以伪装,
但体形的臃肿和步伐的拖沓
还是暴露了
松懈颓废不节制的一段人生。
再激昂的语气,
也无法扯动粘稠的内心了。
会场里,又一次,
选择了最偏远的角落,那里很好
有被遗忘的安宁感。
在小憩以前,他看了眼窗外
天晴了,触目处是一朵淡然的薄云。
主席台上正说到后茶馆的课堂,
这让他迷蒙中有了些清苦的味道。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30 08:05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数数
文/泥巴


并不像
我说的那样宁静

破灭的不是泡沫,是理想

一些,一些
的否认,刺痛了心脏

太用力了
动用了一部分灵魂,反噬的时候
咳了血

后悔,
第一次想到这个词。但为了美
我说了谢谢

往回走
这也是这些年的第一次。
走到哪里了,没有坐标

停留的时刻,
我说我很好。悲伤但坦然的决定

不断地成熟着,生活赐予我们的

喜悦的,最后一行
写作是稻草,举着它我浮了起来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30 11:52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记录之一
文/泥巴

“写作是虚妄的荣耀”
这是一个朋友说的
“但你享受到快乐而美好的过程”
这是另一个朋友说的
把它们连在一起,像不像
一次很有意义的讨论?
你永远想不到,
它们表达了,两段不相干的悲伤

诗歌
于我是一种剪裁
挑挑拣拣,把闪光的碎片缝制成衣衫
我怕停止,
我怕坐下来
——阴暗冰凉瑟缩,当我看到挑剩的部分,
我怕我终于明白
那才是我一直经历着的生活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2-2 22:16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初心
文/泥巴

你在写作,
可有人正在篡改人类的基因,
你加入了反对的声音,它也许有作用也许没有
但坚持一个人的忧伤是不对的

窗外传来汽车驶过的摩擦声
你尝试把它换成寺院的钟声,以为能得到高级的作品
但现在不会了,你知道那声音是生命朝着某一目标
奔跑着,顺应或者抗拒着既定的命运

你终于理解
个体的小和世界的大,理解了寺庙外的修行
语言外的诗歌。失去了一些朋友,并没有特别后悔。
你知道了你的温暖,来自广阔的悲伤,
因为慎重所以珍贵。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2-3 14:35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对话
文/泥巴


“今天你要对这个人做出评价。”
“她吗?”
“对,她,你有一千个日子的历程
来作为凭据”
“她,她虚伪,狡猾,偶……,
利用了我的善意”

“那么,你后悔了?
要不要重新来过?从那一天,
删除所有导致你们相遇的线索?”
“偶,不,当然不
请保留这次历程的奇异和独特”
“你还可以对她说最后一句话。”
“我会告诉她,我依然敬她
不违逆她,与她亲近”

“你不认为她虚伪吗?”
“她处事方式有一些模糊,
但她的心清澈透明”
“你不认为她狡猾吗?”
“偶,她需要保护自己,我来得急,
没来得及扫净自己的内心”
“她难道没有利用你完成她的事”
“有吧也许,但她回报了
我无法在别处获得的快乐时刻”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2-5 19:52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茶水赋
文/泥巴

黑枸杞
放在茶杯中得到的那种灰蒙,
是褐黄色茶垢和蓝紫色汁液混合的迷茫,
如果非要联系一下生活,
也可以说是坏习惯和偶尔的期望之间相互着了色。

好的部分当然是好的
但是抽烟,邋遢和不时的沉默
也不能说就一定坏。朋友,说笑和逗趣都是
再有意思不过的事,但想想看,如果没了
满是尘灰的老习惯,它们就太轻,
太洋气,仿佛不再是
我们的乐趣。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北斗六星文学网所有文字仅代表作者个人言论,本站不对其内容承负任何责任。

Copyright ©2011 bdlxwxw.com All Right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网站已备案)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   

平平安安
TOP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