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北斗六星!·百事通·查看新帖·设为首页·手机版

北斗六星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北斗六星网 六星文学 三味书屋 泥巴的诗
楼主: 风清扬

泥巴的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2-3 15:20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小城记
文/泥巴

地砖缝隙里塞着枯树叶,
走上个来回,绒布鞋面就积了灰尘。
小城太小太慢,
扫街的人手总赶不赢树叶和尘土的积累。
但不要紧,这些事物
在小城也是干净的,通透的阳光里
它们缓缓地下落,露出行道树光亮的枝条。
如果是在夜里,天空
覆盖着纯粹的黑,地上灯火稀疏但温暖,
我们的房屋安静低矮,
像襁褓里微微打鼾的婴儿。妻子翻了个身,又砸吧着嘴睡着了。
第二天,她说踏实,不想起来,
这样的黑,连做梦
都觉得不好意思。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8 23:33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小城记(二)
文/泥巴

小镇里看不到麻雀,
树木和屋檐,
有着不同于别处的空旷和沉默。
母亲在屋子里,
为老式硬木桌椅擦去新落的灰尘,
她的机械挂钟还舍不得换掉,
依然用上个世纪咔咔声,
填充着己亥年新鲜的时间。
外面很冷,但空气清澈
明晃晃的光照着结冰的河流,
也照着裸露的树枝。
而响晴和清凉刷洗了我的眼睛。
有这样的冬天,就够了,
它适合一个笨孩子出生,
也适合一个平庸的诗人用孤独和喜悦
摩挲他的一生。
这里有几个人爱我,
也有几个人我爱着,但已经很少联络。
这时候想起谁,就给谁写信,
讲一讲让人懊悔的旧事。
告诉她,有一个人回来了,还是那个小河边,
他有过时的怀抱,要交换
你的一捧眼泪。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11 20:00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2)给非可

这个小城没有麻雀
所以屋檐和树枝都空落落的。我怀念
那些灰突突的鸟
那些原本有些苦涩的啼叫声
听不到的时候,才知道是一副
减缓孤独的良药。
非可,在不?。请接收这一声
麻雀甲对麻雀乙的致意。
你要叽叽喳喳地来回答,
你要蹦蹦跳跳地来回答。

多少次,我打击过你的跳跃。而今天,
我确定,这是我需要的。
我需要这些,偶尔的叹气,偶尔的沮丧
偶尔的依靠。偶尔的,
我轻拍你的肩,
帮你咽下盗来的几粒小米。写作太难了
写不好的时候,我们依偎着像屋檐下
的一对穷兄妹。偶尔写好了,
我们也欢笑打趣
像久别遇到了阔亲戚。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17 20:28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当新燕扇动翅膀
文/泥巴

空调洞里?排风扇下?
发愁呀,我没法给春天的燕子
安排好一个位置。媳妇说,还要开
半个月地暖,而夏天要留住屋里的冷气,
我马上就妥协了。我们怎么这么快,
变得脆弱而且自私。好些年前,
刚搬进新修的大屋,奶奶执意要取下
当门的玻璃,为燕子留一条进出的道路。
因为坚持,她不肯吃饭,不肯说话,
只有灰发在晚风中静静晃动。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18 22:29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我的叙述
文/泥巴

临走时,我把一大包拖鞋
放进弟弟的后备箱。拖鞋是母亲手工缝的
我也有相同的一包。弟弟又笑又恼,
这岂不是要穿一辈子?这就是我的弟弟,
生意才有点成绩,就恢复了少年本色。
他口中的一辈子还很漫长,
遥遥无期。而我,仅大他两岁,已经感觉到
无常和疲惫,对生活赐予的温热,常常
有手握余烬般的珍惜。

前几天,一起踏雪赴一场酒席。
我的弟弟主动和我谈起了诗歌。他说,
你的诗,还缺点东西……他报了两个名字,范仲淹
和李白。我告诉他,这是两座星宿,一个
有朝堂起伏的悲怆,另一个有月下酒中的激越。
而他的哥哥,是平常的教书匠,累死了
也只有米粒大的光。酒桌上,他频频对我举杯,
他不理解,不任侠怎么有诗,不狂放
怎么有诗。

这就是我的弟弟,爽快骄傲莽撞。
我把他扶上床,盖上被子。床头放上盆子,
等他浓浓酒气的鼾声打起。我要怎么告诉他,
这些诗,都由平庸酿制。有涩,有苦,
也偶有几滴是蜜。不偏爱甜食,并不容易,
这要渐渐有一些个年纪。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19 15:55 |显示全部楼层
元宵节快乐!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北斗六星文学网所有文字仅代表作者个人言论,本站不对其内容承负任何责任。

Copyright ©2011 bdlxwxw.com All Right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网站已备案)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   

平平安安
TOP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