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北斗六星!·百事通·查看新帖·设为首页·手机版

北斗六星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北斗六星网 六星文学 三味书屋 百年孤独续集(又名巴西总统)------长篇小说连载
12
返回列表 发新帖 回复

百年孤独续集(又名巴西总统)------长篇小说连载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2-3 17:32 |显示全部楼层
9
第二天布恩蒂亚早早就起来了,比太阳还早,太阳还在东边一步一步攀爬安第斯山,马孔多村四周已经透着明丽清新的晨光。他为自己准备了一块糕点,一根烤鸡翅和一碗萝卜猪肺汤,汤色清白,润嗓开肺。他坐在河道边的桌子旁一边品尝一边等待,时不时看看东面的山头,又瞧瞧北边静溢的村口。他等来了日出,红色的霞光染红了村子。他也等来了马孔多的女人,不是他的女人,却比他的女人还急切,这是他的成果展示。女人们很羞涩,开始是一个站在村口,腰都撑不直,扭来扭去东张西望的样子,接着两三个挤到到一起,还是保持不好队形。直到四五个凑满一戳人,他们就开始大胆的往河道这边 走来,有点类似中国式过马路。就这样一批批,直到天黑估计有十来个批次,前前后后大概集拢了五六十个女人。这些女人好像集体得了多动症,无论站在布恩蒂亚面前说话,还是坐在桌子上吃饭,她们的腰都一直扭动,无法停止。布恩蒂亚不知道她们在水坝里洗澡有没有扭动,水面看过去很欢腾,象一壶烧开的水。一个个气泡从水底升起来,有点怀疑她们旋转身体制造的。有时候布恩蒂亚担心她们有倒地的风险,几次差点过去搂住她们,最后不得不解释为合理碰撞。她们除了扭腰的不良习性,其他方面都很象女人,长长的卷曲的棕发,黑色闪动的明眸和散发清香的麦色皮肤,还有走路时的天然动感和变化的曲线,都特别迷人。静静的时光没有让她们老去,相反新陈代谢极低的生活让容颜保持完整,她们只需要补充一些时日的猪肉鸡肉,增加一点点皮肤的弹性即可。晚上的时候,马孔多的女人们坚决不再回村子休息了 ,她们不愿再回到一口气睡了五年的那张床上。她们跟布恩蒂亚一起在河道两旁搭起几十个帐篷,她们更喜欢这种暂时和流动的居所。她们生起篝火,在星光下围成一圈唱着西班牙民歌和跳着踢踏舞。
接下来一天,人数上又有了长进,约摸有七八十来个女人以同样的方式来向布恩蒂亚报到了,布恩蒂亚也以同样的方式安排了她们。她们都很勤快,都很随和,都很快融入了大集体,象久别的亲人朋友人重逢,生涩只是一闪而过。布恩蒂亚点了一下人数,大概还差十来个女人,但他很有信心,明天应该可以陆续到齐。女人们很快接管了做饭,做卫生,砍柴火,采野菜等活动,搭帐篷的时候布恩蒂亚才过来伸把手。在她们的劳动过后,布恩蒂亚把他们召急在球场,教她们练习颠球,训练她们身体的柔韧度和灵活度。还带领她们沿足球场跑圈,恢复她们的身体耐力。这种有意识有针对的锻炼对身体的恢复和提高是相当快的,不仅表现在身体,也可带来精神的愉悦。
在后面的一天,由于少了同伴,最后十来个女人一直到黄昏时才一个个走出来。布恩蒂亚开始为她们捏了一把汗,担心她们走不出屋子,走不出村口。现在一切看来布恩蒂亚所做是成功的,一只青蛙启示了他,一面镜子就解决了他的问题。一个人不管迷失多久,当认识到自己的那一天,就是醒来的时候。生命的价值不在于长久,得道瞬间就是永恒。在生命中最艰难的阶段,不是没有人懂你,而是你不懂你自己。
布恩蒂亚在村边砍了一堆竹子,削整成长方形的竹片,厚薄长短均一。然后从各家各户找来坚实的帆布,把竹片间隔夹在其中,他要为每个马孔多的女人制作一个护腰的腰围。他知道女人扭起腰来更好看,但好看不能当饭吃。女人要劳动,要跟男人精诚合作。不能象打猎人,守着一棵树。也不能象打鱼人,候着一张破网。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2-11 13:54 |显示全部楼层
中华儿女志气高,名著面前不弯腰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2-12 14:59 |显示全部楼层
10
马孔多的女人的懒人症解除后,唯一落下的后遗症就是腰部两根竖直的肌肉薄弱,还不够发达,不足以支撑胸腹的前凸后凹,所以呈现在布恩蒂亚的面前是一幅集体扭腰的场景,这种场景如果再配上一段迪斯科,那就是绝妙,但这并不是女人们刻意要这么去做,也不论布恩蒂亚对女人的吸引度如何,这仅仅只是人的一种受伤后的自然客观动作。戴上了布恩蒂亚特制的腰围后,每个女人的胸部真正挺起来了,头也抬高了,不管长得好看还是不好看的 ,每个女人都较以往有了自信,谈笑和各种举止显得更自如,大方。女人的那种味道不依靠身体,全凭行为就散发出来了。如果行为上散发的都是恶臭酸腐的气味,身体再诱人也是徒劳,除非寂寞难耐解决一时之需。马孔多的女人 对于布恩蒂亚不光是感激,还有佩服,崇敬,仰慕,说不定还有几分爱意,简单来说就是布恩蒂亚的忠实女粉丝,这其中就有个三姐妹表现得尤为如此,她们还只是女孩。老大叫玛丽,20岁上下,老二叫露丝,18还不到,老三叫姬娜,刚满16岁,三姐妹相依为命,无父无母也没爷爷没奶奶。至于原因也无须去问为什么,大抵就那么几种,幸福的家庭的总是人口兴旺,不幸的家庭却是缺丁少员。布恩蒂亚在她们身上看到的都是活力,青春与好奇,但她们却把这些解释为来自布恩蒂亚的力量,知识和神秘。短短几天下来,布恩蒂亚与三姐妹就象爷爷与孙女一般亲密,也象情人之间那等暧昧。这些马孔多的女人都看在心里,站在背后偷笑和议论,似乎在策划一个阴谋。
马孔多的男人们仍然象尸体一样的躺着,但是布恩蒂亚没有忘记他们,马孔多的女人也没忘记他们。布恩蒂亚在思索一种可行的良策,一种不用则已一用则中的良策,女人们就有些按拉不住围住布恩蒂亚,坚持说要把用在她们身上的方法用在男人们身上,布恩蒂亚就让她们去做。她们又把一百五十多面镜子依次装备在男人们的床头,尽可能让他们转头就可以看到他们自己。但是接下来几天,女人们纷纷惊恐的跑来向布恩蒂亚报告说这些镜子都被人为打破了,男人们的手掌脚面甚至还残留血迹和玻璃碎片。布恩蒂亚知道,男人和女人虽然在身体构造上大体相同,但在关键部位上却又如此大相径庭,这就决定了男人和女人的软件系统也就是思维方式是完全不一样的,启动的开关自然就不一样。布恩蒂亚思考问题总喜欢从它最原始的模型开始,不管事物走了多遥远走得多壮阔,思绪重新回到当初的起点,这样往往能够探寻到事物的本质。
布恩蒂亚吩咐女人们去山上收割大量青草,和采集各种盛开的野百合,栀子花和刺丛中的玫瑰。女人们一箩筐一箩筐的从山上抬下来,汗流浃背,却笑容满面,忙得不亦乐乎,因为她们对布恩蒂亚的方法有信心。布恩蒂亚叫她们把青草平铺晾晒,让水分蒸发,仅仅留下青草的干涩味道。晚上的时候,靠近村子沿河岸的方向堆成一个个大草堆,草堆上 放满了 各种采摘的鲜花。等到南风一起,就赶紧点火,那熏起的淡淡青烟,裹挟着一种极度迷人的味道,直往北面的村子扑去。这天晚上布恩蒂亚和女人们一起喝了很多酒,唱了很多歌,跳了很多舞,大家才逐渐散去。女人们在帐篷里翻来覆去,偶尔窜出一阵呻吟。布恩蒂亚也一样,极度兴奋,无法入眠,他在想着明天会出现什么事。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2-16 04:53 |显示全部楼层
世界诗评大师 发表于 2018-12-12 14:59
10
马孔多的女人的懒人症解除后,唯一落下的后遗症就是腰部两根竖直的肌肉薄弱,还不够发达,不足以支撑胸 ...

文字给人一种诗歌的享受,说不出来的美!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2-16 15:27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章
11
那个晚上布恩蒂亚多喝了一些酒,刚躺进帐篷,三姐妹就摸进来了。她们是来听布恩蒂亚讲故事的,讲遥远的欧洲和亚洲的故事,有历史故事也有神话故事。在遥远的故事里,马孔多就像一面壁炉,挤在一团才感到一种特别的温暖。布恩蒂亚不论怎么讲,她们都觉得很新奇,像个小学生全神贯注一字不拉的都听进去。她们跟布恩蒂亚躺在一头,姬娜在左边,玛丽和露丝在右边,她们用枕头把头垫高,歪着头看着布恩蒂亚的嘴唇一张一合,直到困了睡去布恩蒂亚才慢慢入眠。布恩蒂亚清楚知道,她们是最清纯的女孩,与她们的交往不能带一点既往的成见和期许,他把自己完成变成一个简单再简单的人,只要与她们一起谈笑一起娱乐一起劳动,一切会是那么顺理成章。
不知道睡了多久,他被剧烈的推醒。他睁开眼睛发觉被一群女人团团包围住,她们都是一副焦虑和惊慌的眼神。原来她们一大清早起来,发现在河道与村子之间的大片空地上趴着无数不能动弹的尸体,这些尸体不是别人,而是马孔多村的男人。这些尸体密密麻麻,从河岸延伸到村口,就像刚经历了一场战争,士兵们无一幸存。也像一群刚出洞的蚯蚓,奋力的向外攀爬,最后集体暴毙在路上。布恩蒂亚亲自检查了每一个人,他们鼻孔都残留一丝气息,把耳朵贴在胸口,可感到一阵阵微弱的反复撞击。布恩蒂亚命女人们把男人都抬到帐篷里,为每人灌了一碗萝卜腰花汤。布恩蒂亚告诉女人们:“他们只是过度消耗,处于一种精疲力尽的状态”。在村子的每个屋子里,屋子外,以及村外,昨晚的那种极度让人兴奋的迷人香味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浓烈刺鼻的腥味,就像处于一片刚授粉的花丛。布恩蒂亚可以想象到昨晚的场景:他们集体撸了一夜,最后滚下床,努力朝向燃烧的草堆方向的爬去,,,,,,
经过三五天的修复,男人们又恢复如初。令人不解的是,在这三五天里,村子的老人和小孩们也出来了,他们是自动走出来的。三个一百岁以上的老人马修斯,塞尔比和路易斯,他们像三个小毛猴蹲在几个九十岁的老人的肩上,东张西望的跟着出来了。据事后老人们解释说,他们的梦已经空了,没有任何内容,除了大片的光和影,什么都没有,没有一个 人,甚至一个畜生都没有。而小孩们解释说,在梦中他们穿越了漫长的无人区,看到了热闹的人群就醒来了。
自此马孔多将近四百个村民,无论男女老幼都集中在河道两岸。他们像一群印第安游民,寄居在河岸。也像一个部队,整装待发。他们每天会餐,喝酒,踢球,唱歌,跳舞,看不到烦劳,看到的只是快乐。在这段日子里,他们把河道边晾干的猪肉全部吃光,他们又集体合作杀了三头猪。这次杀猪遵循了原始的方式:猪的四个脚用四根粗绳往四个方向拉紧,猪处于四脚朝天的状态,布恩蒂亚握住尖刀,不慢不紧刺向猪脖的大动脉,猪血喷涌而出。猪血没有让它白白流在地上,而是用大木桶接起来,足足接了三大桶。把猪血投入煮沸的大锅里,每人喝了一大碗猪血汤,暖胃暖心。当然也少不了捕杀鸡,用大网强行捕杀,那种追捕的场景,让人热血沸腾,最后连鸡血也没放过。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2-16 15:50 |显示全部楼层
天冷,看完这锅猪血汤暖和不少,加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北斗六星文学网所有文字仅代表作者个人言论,本站不对其内容承负任何责任。

Copyright ©2011 bdlxwxw.com All Right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网站已备案)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   

平平安安
TOP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