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北斗六星!·百事通·查看新帖·设为首页·手机版

北斗六星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北斗六星网 六星情感 倾杯小镇 忆飘荡在大地上的林带
查看: 854|回复: 38

忆飘荡在大地上的林带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23 21:55 |显示全部楼层


天行有常,不为尧存,不为桀亡。
——荀子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国庆节后,我到单位报到。领导看到我,眼前一亮:那就先到同心县下马关搞社教吧!经过简单的培训,几天后,几十号人乘大轿子车出发了。
时近十月中旬,阳光明媚,天高云淡,是塞上最好季节。从吴忠进入韦州后,汽车行驶在石子公路上,坑坑洼洼,扬起的尘埃卷起好高。但被沿途村庄家家户户明窗黛瓦漂亮的外观、整洁的院落征服,惊叹这里的人好富裕!后来才得知,韦州、下马关回民擅长经商,号称中国的犹太人,更有胆大者,到云南贩毒,称之为“上前线”。有不少村庄成为寡妇村,青壮年男子或长期流窜在外贩毒,或被抓坐牢,或因罪孽深重被判死刑。
关于下马关来由,当地老百姓说,传说宋朝和西夏打仗时,穆桂英挂帅,带领部队在此下马小憩,从此叫下马关。她神力过人,拈弓搭箭、弦满箭出,直击贺兰山,山上的豁口至今仍在,称为贺兰山阙。
四周是连绵的山峦,身处盆地,有一马平川的感觉。金黄色的土地,却是植被稀疏,土壤干燥得要浮起来。就在我昏昏欲睡时,横亘在远方的一条条绿色林带闯入眼帘。像魔术般的玄幻,我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高低起伏、宽大的林带像是被风鼓荡着,飘逸、轻灵,那怕黄河边也没见过如此壮观的景象!对这片陌生的土地,我充满好奇。
到镇上,已过中午,每人一碗萝卜、粉条烩肉片,两个馒头。在镇政府大院内吃过饭,组已分好,东风大卡车拉上顺路几个村的队员及行李往乡下去。站在敞开的车厢里兜风,感觉非常爽。当汽车拐下石子路,进入乡间土路后,扬起浓浓的尘雾,如果跟在后面,视线会被完全遮蔽。长期干旱造成路面上有一层几公分厚的浮土,车辙处甚至超过十公分。当车穿越林带时,才看清楚是由沙枣树、柳树、榆树等耐干旱的树种组成。开阔、平缓的土地,视线没有阻隔,每间隔六十丈一条宽一丈的绿色林带,到底有多长,当时没问清楚,作用是防风防沙,保护农田。干旱少雨,农田基本靠雨水,洪水漫灌。当时,有莫名的担心,怕这像风飘荡着脆弱的绿最终被广袤的黄吞没。
我被分到和甘肃省环县接壤最偏远的白家滩村,是当时唯一一个没有通电的村子。因为情况复杂,我们这个组被确定为重点组、试点组,队员阵容庞大,由镇党委副书记任组长、镇武装部长任副组长,组员是3名镇干部及我和另一名年轻同事共7人。任务是宣传、教育、发动群众、加强党组织建设、重新丈量分配土地等。

白家滩,远离公路,远离闹市,安静祥和的村庄。我们先住在镇政协咸主席家里,后来又搬到村小学。咸主席原是镇党委书记,后调到县工委,老婆随他在县城住了一段时间,非常不习惯,他只好回镇上担任个闲职。
宁静、单调、悠闲的乡村生活,能让人忘却好多烦恼。我仔细打量村子里的一切,金色的黄土地,因缺水,显得桀骜不驯,借着风势漫天起舞。庄子里树木极少,围墙用黄土夯筑,不少人家还住着用土坯箍的窑洞,长期烟熏火燎,又黑又脏。没有电,晚上照明靠煤油灯或者蜡烛。村民日常饮用水靠地窑收集雨水、雪水和从罗山上引下来的泉水,但罗山上的水限量限时。全村有一口辘轳井,井深几十丈,当地人玩笑说:“井绳人背不动,要用驴驮。”打出来的水是咸水,人无法饮用,只能饮牲畜。
那时,警察在社会上形象好,也威风。来之前已领了警服,其中有一套是八三式警服,按号领,不像现在量体裁衣,得等好长时间。当我和另一个同事身着警服出现在村子里,能感觉到憨厚、朴实的村民打心底里对警察的敬畏和尊重。
工作组任务重,下午住进村子,第二天就开始刷宣传标语。那天风特别大,很冷。由于标语太多,我也拿起刷子,提桶漆,在墙上刷,没想到还像那么回事。
因为没有会议室,加上取暖问题,召集村、队干部开会,常在我们宿舍里。这些村民很不讲究,屋里弄得又脏又乱,即使我把床单卷起来,心里还不舒服。他们喜欢嗑麻子,现称为大麻。有水平高的,那麻子皮沾满嘴唇,却不掉下来。那么小的东西,用牙齿破开,还不碎,既需要耐心,还需技巧。
林带里的树不少,也有不少的草。经常有村民偷砍,或是担心影响庄稼采光,或是拿回去烧火。我担心,用不了多久,这些林带就被毁掉。果不其然,十多年后,我再次路过那儿,已看不到树木,映入眼帘的,是荒凉的单调的金黄色大地。
秋风猛烈,即使有林带阻挡,仍然扬起漫天尘土,刺得人眼睛都挣不开。小农意识,自私、狭隘,在这里体现得淋漓尽致。在丈量土地时,还发生过一个小插曲。拉绳子的某个村民,在给自家量地时,故意将绳子放松,引起另一人不满,双方争吵起来。后来,被明白人点破真相,大家笑得腰都直不起来。见识过某家一块地,一百多亩大,在崖头上。他家就建在自家地边,孤零零的。当时我有些疑惑,住在这么荒凉的野外,晚上敢出门吗?
也调解过村民纠纷。有家在地头修水窑,占了路,另一家不愿意,为此吵起来。当时同事给双方讲大道理,没人能听进去。两家以前就有矛盾,水窑已修大半,停是不可能的。而对方的羊群经常路过,偷吃庄稼,所以结怨。我仔细听了双方争论的焦点,大致摸清各自底线,把两家能主事的人叫一起,让双方各退一步,化解掉矛盾。

斋藤绿雨有句名言:夸耀贫穷比夸富裕更卑鄙。
在那个年代,当地人的观念还没有从文化革命营造的假大空中醒悟。封闭、落后,死守着因缺水而显得贫瘠的土地,靠天吃饭。自由散漫惯了的农民认为“外面的金窝银窝,不如家里的狗窝。”
因缺水,庄稼完全靠老爷。春天将种子撒进地里,然后不用再管,只等风调雨顺,即可丰收,存粮可以吃好几年。如遇干旱年份,或许颗粒无收。有不少人,一辈子走得最远的地方,就是十几公里外的集镇。家访时,在某村民家遇到其在唐山工作的儿子,与其聊,才知前几当地政府曾送出几十个年轻人,到唐山市当建筑工人,最后只有他坚持留下,其余受不得苦,全部逃回家。
村支书姓白,其父亲是老红军,当时还在世。白支书非常老实,家境一般。村长姓康,大眼睛,国字脸,人长得蛮帅,比较干练。文书兼会计姓𠅤,瘦小个头,很精明,其媳妇也很能干,把家打理得一尘不染,在全村出了名。社教结束没几年,他举家搬到银川,在武警医院附近租了间门面房,开商店,还给我打过几次电话。
对白支书,至今印象深刻。他个头挺高,偏瘦型,稍有点驼背。某天下午,看他眼眶发青发黑,脸红肿。问咋回事,说是被村里的二愣子给打了。于是到二愣子家去找,那人的母亲是老寡妇,吓得惊慌失措,对刘部长说:“刘干事,我脱掉裤子过河呢,依事求是地说,他真的到外地去了!”这句话,我当时没听明白,事后虚心请教,反遭嘲笑。寡妇门前是非多,这话一点不假。后来,她又多次来学校,求工作组饶了儿子。当地人讲了好多她年轻时的风流韵事,及老相好被儿子追打狼狈逃窜的情景。那二愣子直到我们离开,也没敢回村。二愣子姓罗,现如今是养猪大户。
村里有几个练武术的小伙,犹记得其中之一,留着大胡子,长头发,将自己打扮得像个国术大师。曾去过他家,院子里有石锁、沙袋、棍棒等器械。虽然自命不凡,听说他们几个去吴忠闯荡时,遇到街头小痞子,被打得满街逃窜,十分狼狈。

在学校住,和几个老师都混熟了。那时村里学生挺多,老师多是民办教师,工资待遇不高,每月只有几十块钱。
王老师年龄最大,身体肥胖,黑黄色的牙齿已掉了几颗,说话露气。他是地主的儿子,在同心县城上过高中。那时,他从家里背一星期的口粮,住在学校,周末回来。七十多公里山路,完全靠步行,有时连夜赶路,要穿越、翻爬空旷、荒凉的大山,对一个十多岁的少年,无论是心灵还是胆量,都是巨大考验。
王老师能看人生死,说人在死前是有征兆的。村里有个年轻媳妇,生前遇到,看他时,翻白的眼神吓得他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上,遂觉其人命不久矣!果不其然,没过几天,这人投井而亡。他还能听到鬼魂哭泣,在夜深人静时,如果突然响一道凄厉的长嚎声,他可以从传来的方向上,大概推算出将要死去之人的方位。凡此种种,皆有事例验证,可惜时间太久,我都忘却了。
王老师有三个儿子。王大憨厚老实,家里十分贫穷。曾去过其家里,至今印象深刻,堂屋里阴暗潮湿,桌子上摆着两只破损、裂缝的陶瓷大花瓶,上面有牡丹花之类的,再无其他象样家具。王二阴险狡诈,是村里出了名的坏怂。他人长得帅气,穿着也光鲜,不爱种田,喜欢做生意。曾经和我们打扑克,经常偷牌,很少被发现。关于他的传说很多,王老师提起来,也是气得不得了。他脑子活,手段高,赚钱有方法。曾买了一匹马,非常烈,寻常人根本降服不住。他自己养一段时间,然后牵到集上去卖。之前,他在马屁股上打了一针麻药,所以马显得很温顺。有人将马买去,药性过后,那马又踢又咬,无论如何也弄不住。那买家只好回头找他,跪求低价回收。他就是靠这样的本事,混得风生水起。王三尚年幼,还未成家。
从王老师嘴里,我听到好多奇闻趣事。村子有个年轻媳妇晚上出去挑水,被鬼缠身,挑着担子迷失在野外,被大家找到时,人趴在地里,差点死掉。有人夜行时,路边看到在自家门口挑灯卖东西的老头,摊上摆的全是过去的东西,他还和人家讨价还价。生意没谈成,回到家后,讲给别人听,知道的人说,那儿是荒郊野外,根本没有人家。有人在深夜,看到许多穿着古代衣裳的人围着一个戏台看戏,但他知道这里是荒野等等。
裴老师,当时也就四十岁左右,白白净净的面庞,瘦高个,有点清高。他喜欢下象棋,据说在当地没有对手。听说我也会下,兴冲冲找来,被我连赢三盘后,面子上有点下不去,不下了。过了好多天才缓过劲来,又找我下过几次,他输多赢少。学校里唯一一个女老师,也是刚参加工作,长相很一般,有点腼腆。在我们社教结束前,还送给我同事一双刺绣鞋垫。

村里最出名的家族是梁家四兄弟,因其母多才多艺,且家教甚严,自小耳濡目染,兄弟几个都会乐器,三弦、笛子、锣鼓、二胡等,组成了唱戏班,唱秦腔、演眉户,对整个村子的风气影响很大。老三粱彦彪最有才,拉板胡,也是编导。梁三是个奇才,能自拉自唱秦腔,会跳新疆舞、藏族舞、回族舞,会编剧、排戏,他带领由村民组成的乡村剧团到处演出,并在新家院子里建了个戏台,在农闲或者过年时表演。他还懂法术,会捉鬼,但晚上极少出去,怕遇到鬼报复。当然,他人也很骄傲,不轻易上场。在全镇各村文艺节目比赛中,刘家滩村上了个民歌王,一曲震惊全场,他才肯上场,自拉自唱了一段秦腔,也令全场折服。演戏需要场地、需要时间,还得自费买道具、服装,对一个农民来说,影响农活不说,生活质量也相对下降,非常不易。二十八年过去,现在,粱氏家庭剧团,在同心县家喻户晓,六十多岁的粱彦彪也成为名人,有不少介绍他事迹的文章。
我们村的文艺节目由梁三组织,需要年轻小伙和姑娘,工作组找家长做工作。那时农村还很传统,家长一般不愿意让大闺女演戏,怕影响将来出嫁。因为缺男的,我和同事都参加了,至今还记得由他编的部分歌词。后面的民族舞蹈,我犯懒病,找了个借口婉拒,现在有点后悔。
另一马姓二兄弟,弟弟改姓白,其母亲年轻时强悍,老大成家早,另过,条件稍好,房子盖得也阔气。而老二和母亲一起,成家后媳妇被婆婆不容,强行让离婚。从此后,老二破罐子破摔,到处赌博,家将底败光。住的窑洞已塌陷半边,也不修缮。不过此人艺高胆大,有飞檐走壁的本事,敢下到几十丈深的辘轳井里捞人。种的庄稼,不用管,却长势好,可惜,还没等到成熟,已被当作赌资输掉。其母亲带着孙子多次来工作组哭诉,请求救济。老太太好像一只眼睛瞎了,村里人暗地里骂马大,妻管严,不管老妈。后来听说,多少还是管的,但老太太还带着老二的儿子,多一张嘴,人家当然不愿意。
1991年冬,那场雪非常大,白家滩被洁白的雪完全覆盖。前几天,刚开完全村大会,强调不能赌博。有人来举报,说是马二组织几个人,在梁大家最隐蔽的小屋里赌博。因为同事在排练舞蹈,于是我和工作组其他人踏雪而去。刘组长从院墙翻进去,打开大门,推开马老大俩口子睡觉的正房门,打开手电,让他们起来。我当时傻不拉几的,见马老大躺在被窝里磨蹭,就声色严厉地催促。后来有人跟我说,坏了人家俩口子好事。我奇怪地问,啥好事?他们笑得更欢。马老大用钥匙打开厨房门,进去又打开套门,四个人正点着煤油灯打麻将。原来是,马老二欠马高庄朋友五十元钱,债主上门来要。还钱后的马老二不甘心,约了同村几个人,想把还的钱再赢回来。估计是给哥哥许下好处,才借到如此隐蔽的地方。当场将赌资、赌具没收,用一根长长的绳索,将这些人拴在一起,带回学校。这些人确实老实,中途也不跑。到学校后,唯独马高庄的人借出去方便的机会,连夜跑掉。被抓住的几个人站在地上,工作组的其他人躺地火炕上看热闹。唯独我,像头兴奋的狮子,对捕获的猎物挨个训话。可能那晚我过于凶,自那天起,村里排练舞蹈的姑娘,有的见到我,就远远躲开。

农民对土地看得很重,尤其在那个年代。生怕在重新分地时吃亏,有不少村民得空就来学校,和我们聊天混个面熟,有不少还请我们到家里吃饭。
现在回想起来,好吃不过饺子这句话是真理。村子虽然都是汉民,但请客人吃饭,都是羊肉饺子。油香又酥又软,感觉入嘴即化。因为镇上回民占绝对多数,不允许汉民到街上卖大肉,若敢冒犯,必遭围攻、痛打。汉民养了猪,只能年底杀掉,用缸腌上,吃大半年。白支书家杀猪后,请我们去,吃的猪脖子肉,据说这是有讲究的。
这里大男子主义盛行,女人不能和客人同桌吃饭,只能在厨房里。由于蔬菜少,冬天的主菜是萝卜、土豆和咸菜。主宾围炕桌坐在炕上,上摆各几只小瓷碟,里面是油辣子、盐、醋和几样小咸菜。无论烧水还是炒菜,都由一口大铁锅完成,用时点火,用手摇鼓风机助力。
厨艺、针线活是衡量一个女人优秀与否的标准。朴实的女孩子,见到陌生男人会羞得绕道避过。大姑娘出嫁时,要将自己亲手绣的绣花鞋垫摆在婚礼最显眼处,接受全村及亲戚的点评。农闲时间多,业余生活又单调、乏味,所以闹洞房成为最刺激的活动。农村里有句俗话,结婚三天没大小。爱闹的年轻人,为在婚礼上耍大伯子,会骑上摩托车上天入地,不惜追上三天三夜,将逃走的人给抓回来。虽然贫穷,但绝对热情,婚宴分三轮,品茶、吃饭、喝酒,客人可吃一天。曾经有两家孩子结婚,请我们去吃席。公公婆婆脸蛋上被抹得红的、黑的颜色,脖子里挂着一串红辣椒或者空瓶子,男的头上戴着报纸糊的高帽子,不许拿下来,在院子里接待亲友,场面热闹、滑稽。因为都不富裕,最尊贵的姑舅,出礼也仅三元,其它庄邻也就一、二元,还有出五毛钱的。
因工作组有个姓康的回民队员,我们的灶是清真的。白家滩都是汉民,村民请吃饭时,唯他不去。时间久了,他嫌弃我们到汉民家吃过大肉。其实,他忽略了最重要的,给我们做饭的师傅是村里的汉民媳妇,家里不但做还吃大肉。后来,镇上重新派了个回民干部,叫马军,在林管站上班,我们关系处得不错,临走前送我一张照片留念。从他嘴里知道,镇政府有个老苏,是个非常虔诚的穆斯林,不喝酒,不抽烟。他下乡时,走到汉民家里,将铁锅用开水烫一烫,然后用自带的粮食做饭。老苏常说:“信安拉,要在心里,而不是挂在嘴上。”“宁吃十口猪肉,不喝一口酒。”

上大学时,我对麻衣神相感兴趣,喜欢心理学,时常用来研究人。在村里,对相貌奇特的人,关注得比较仔细。有个粱姓村民,个头挺大,细长的眼睛,鹰钩鼻子,明面上对人挺客气的,但我感觉他为人阴险狡诈,也很厉害,没人敢惹。后来,询问村支书,得到证实。
因为没电,晚上加班整理资料,只能用煤油灯或者蜡烛。排戏时,因为是大教室里,用的汽灯,非常亮,偶尔也用马灯,这个暗多了。没有工作时,也会打打扑克,吹吹牛啥的。至今还记得一句当地方言,他们把忽悠称为“绕舞子。”有次晚上,突然来了兴致,我盘腿坐在桌子上,给大家算命。我不说本人,因为在一起生活好久,大致有所了解,为了增加神秘感,我猜测他们老婆的性格以及他们各自在家中的地位,因为有百分之八十以上准确率,让他们不得不叹服。尤其是小李,应该是结婚不久,分析完他的情况后,十分感慨地敞开心扉,说他没结婚前,因为苦恼,提水时心不在焉,竟然将桶子掉进水窑里。
在一起相处的几个月,大家结下深厚的情谊。后来,还有村民和乡干部来银川,见过面。相对于汉民的保守,回民的思想则活跃得多,很多人出去开了眼界,不甘心、也不愿意再苦守着贫瘠的土地。镇上某个村队长,社教结束后,立即将家里的粮食全部卖掉,到云南贩毒,前两次成功,第三次被抓。
离开后二十多年间,曾路过或去过下马关多次,可惜受时间限制,终究没深入到白家滩村。当然,也有顾虑,多年过去,怕物是人非,曾经共事或认识的人,是否还能相识,也不知该说些啥。
对下马关曾经飘荡的林带,怀有深厚的情愫。刚步入社会的我,在那片完全靠天吃饭的黄土地上生活的几个月里,对艰难生存的人和树木,有怜惜、担忧和焦虑。下马关的林带由原环保部长周生贤当镇书记时组织种植的,当时成活率极高,成为全国植树造林先进典型,是周部长发迹的起源地。我常说,这是老天也成就人呢。其实,这片土地过去非常丰饶,属于最优良的天然牧场。野草长得十分茂密,牛和羊进去,被草掩藏,只有风吹时,才能发现。前放前,这里下过四十九天雨,此后逐年干旱。五十年代,山里还能看到成群的野生黄羊,还有狼、豹子等。可惜,这一切都成为历史。
2019-1-13
4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23 22:07 |显示全部楼层
先杀伐~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23 22:08 |显示全部楼层
这位大哥的文章总是这么长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23 22:08 |显示全部楼层
大哥你这文章写了多久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23 22:13 |显示全部楼层
岳飞满江红里的一句,踏破贺兰山阙,是不是就是此地?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23 22:14 |显示全部楼层

兰羽,晚上好!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23 22:14 |显示全部楼层
素念涿涿 发表于 2019-1-23 22:08
这位大哥的文章总是这么长

长么?好多都忘记了,不然会更长的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23 22:15 |显示全部楼层
素念涿涿 发表于 2019-1-23 22:08
大哥你这文章写了多久

两三天吧?具体时间忘记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23 22:15 |显示全部楼层
竹子的故事精彩呀深入毒窝一个个人物形象刻画的生动,每一个都很鲜明,写作手法娴熟欣赏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23 22:15 |显示全部楼层
兰羽 发表于 2019-1-23 22:13
岳飞满江红里的一句,踏破贺兰山阙,是不是就是此地?

据说是此地,又一说在河南。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23 22:16 |显示全部楼层
竹林清风 发表于 2019-1-23 22:14
长么?好多都忘记了,不然会更长的

你的生活这么精彩吗?各种剧情我都想象不到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23 22:16 |显示全部楼层
素念涿涿 发表于 2019-1-23 22:15
竹子的故事精彩呀深入毒窝一个个人物形象刻画的生动,每一个都很鲜明,写作手法娴熟欣赏

其实这段光阴还是值得回味的,在那样的年代,也是很快乐的。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23 22:17 |显示全部楼层
素念涿涿 发表于 2019-1-23 22:16
你的生活这么精彩吗?各种剧情我都想象不到

呵,经历比较多吧,精彩谈不上。生活和自然是一样的,有许多奇妙的事,除非你经历或者听,否则无法想象的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23 22:19 |显示全部楼层
朴实的文字述说年轻时的过往。青春好岁月~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23 22:21 |显示全部楼层
兰羽 发表于 2019-1-23 22:19
朴实的文字述说年轻时的过往。青春好岁月~

那个时候刚参加工作,对一切都好奇,所以记得住。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23 22:22 |显示全部楼层
竹林清风 发表于 2019-1-23 22:15
据说是此地,又一说在河南。

河南也有贺兰山阙?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23 22:23 |显示全部楼层
竹林清风 发表于 2019-1-23 22:17
呵,经历比较多吧,精彩谈不上。生活和自然是一样的,有许多奇妙的事,除非你经历或者听,否则无法想象的 ...

好想当警察,在枪林弹雨中感受人情冷暖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23 22:23 |显示全部楼层
竹林清风 发表于 2019-1-23 22:21
那个时候刚参加工作,对一切都好奇,所以记得住。

是啊,就像刚刚飞出雀巢的鸟儿~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23 22:24 |显示全部楼层
素念涿涿 发表于 2019-1-23 22:23
好想当警察,在枪林弹雨中感受人情冷暖

小丫头枪战片看多了吧~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23 22:25 |显示全部楼层
兰羽 发表于 2019-1-23 22:23
是啊,就像刚刚飞出雀巢的鸟儿~

他是刚从土里钻出的竹笋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23 22:25 |显示全部楼层
兰羽 发表于 2019-1-23 22:24
小丫头枪战片看多了吧~

没,我看的都是名侦探柯南什么的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23 22:26 |显示全部楼层
兰羽 发表于 2019-1-23 22:22
河南也有贺兰山阙?

很早以前,我看过一篇文章,对岳飞这首词所说的地方考证,时间太久,但依稀记得。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23 22:26 |显示全部楼层
素念涿涿 发表于 2019-1-23 22:25
他是刚从土里钻出的竹笋

带着尖尖的帽子~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23 22:27 |显示全部楼层
素念涿涿 发表于 2019-1-23 22:23
好想当警察,在枪林弹雨中感受人情冷暖

呵,警察可是 很苦的,再说,不是所有的警察都有我这么多的经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23 22:28 |显示全部楼层
兰羽 发表于 2019-1-23 22:23
是啊,就像刚刚飞出雀巢的鸟儿~

有这样的感觉,那个时候工作还是挺受人尊敬的。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24 08:49 |显示全部楼层
我对这类记忆篇,一贯很有兴趣。去下马关搞社教没吃胖了吧?竹子,这么晚没睡,熬夜对手机不好。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24 08:52 |显示全部楼层
真好白家滩村,被分到没通电的村子,黑灯瞎火方便你搞对象。村里有个菇凉叫小薇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24 08:57 |显示全部楼层
还对麻衣神相感兴趣?得给我相看相看,最近我咋桃花灼灼凉,记忆也不飘荡了。我从头看到尾,你记性够好了,另外这个题目很适合写粘续剧。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24 14:42 |显示全部楼层
上大学时,我对麻衣神相感兴趣,喜欢心理学,时常用来研究人。
——我也对这些很感兴趣。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24 14:44 |显示全部楼层
竹林清风 发表于 2019-1-23 22:15
据说是此地,又一说在河南。

按照当时的史实,我更倾向于是此地。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北斗六星文学网所有文字仅代表作者个人言论,本站不对其内容承负任何责任。

Copyright ©2011 bdlxwxw.com All Right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网站已备案)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   

平平安安
TOP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