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北斗六星!·百事通·查看新帖·设为首页·手机版

北斗六星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北斗六星网 六星文学 三味书屋 【回家过年】001
查看: 1786|回复: 40

【回家过年】001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2-12 23:17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轻言 于 2019-2-22 10:09 编辑

(一)
妈妈抱着六岁的儿子,指着窗外说,大自然是最美的,你要仔细观察,远方的小河,地上的草木,风中的雨滴。。。比大自然更美的是。。。。。。听着他们的话,我在心里接,比大自然更美的该是人的心灵。那位妈妈说,是眼睛,它把世上一切美都收集起来。“你看,每一片树叶都不相同,就像我们的人生,每个人的人生都不同。”

“什么是人生?”孩子望着妈妈问。那刻,他像个天使。其实,因为调皮,刚挨了爸爸一巴掌,脸上还有五个鲜红的指印。窗外,根本看不见树叶,只有光秃的枝丫,偶有,也垂缩得无精打采,像死赖在枝上不肯落下的干果。

因天气恶劣,回深的路异常艰难。原计划妹夫开车送我们至岳阳坐高铁。先天回广州的侄女走了一天,车还在湖南,雨雪低温导致高速封路,交通堵塞。临时改叫的车,早上八点从县城出发。

六点半起床,吃完早餐赶往县城。零下二度真的很冷,从家门到妹夫停车地全是冰,滑得无法走人,泼几桶热水才勉强开出一条路。十多公里开了近一小时。

七座商务车,同车另一家四口,那个小男孩是哥哥。
出发不久,即遇车祸。一辆小车横在路边,车身严重变形,海碗粗的树断在车边,人已不见。司机愈发小心。时间尚早,路边的冰在寒风细雨的吹刮浇淋下,没有醒的趋势。隔着玻璃,树上的冰凌清晰可见。两车道的路,尽量走中间。偶尔,遇见迎新车队,鲜艳的彩花给凛冽添上喜兴,正月初六,其实是个好日子。

    司机导航一路开着,两位爸爸不时电话咨询高速路况。就近高速一直关闭,决定走省线到湖南华容再上。
    岳阳到家这条省线,很熟悉,是读书时寒暑假回家的必经之路。那时没有高速,也没有洞庭湖大桥。在巴陵长途汽车站上车,坐轮渡过洞庭湖,在烟波浩渺中想象“白银盘里一青螺”。渡口附近应该有一个劳教农场。上得岸来,多次在车上遇见他们,一律的光头囚衣,手持农具排队走在夕阳西照的田埂。

    现在,见不到那种景致了。窗外只有阴冷的雨,寂寥的树和像我们一样心急火燎赶车的人,车头满是冰凌。白雾笼罩的洞庭湖大桥只开一车道,三五米外已是茫茫。

    亲人群里不时有关切信息,大侄女一家瘫在衡阳,小侄女夫妇要去宜昌乘机返广州,荆州长江大桥关闭不通。我们是下午五点多的高铁,司机说前一天很多人没赶上车,必须早走。平时两小时的路走了五小时。

世上没有两片相同的树叶。我们和他们,在同一站台上车,在同车上坐五小时,然后上同一辆高铁赴同一座城,有相似的心情,又多么不同。就像过年,在热闹团聚背后,藏着多少属于你自己一个人的心情。


(二)
    因公公去世,回家之路,失去昔日的轻松与期待,变成一种现实义务。回之前,已做种种准备,吃的用的甚至买了锅灶寄回。直至见到婆婆,身体不错,才略感踏实。

回家第二天,嫂子来婆婆厨房,把脚抬灶前烤了烤,说,不要做饭了,以后去后面一起吃。因关系交恶,嫂子已多年不进这旧厨房。她叫两次后,婆婆厨房就停了火。

年二十八,和嫂子一起去采办。老人去世第一年,本地风俗要烧清香,人客多。外甥开车,行至半路,嫂子摸摸衣兜,哎呀,忘带钱包。赶集的人很多,擦来擦去。拿着前一晚大家商定的菜单,跟在嫂子后面,她负责选,我负责付钱。在深圳极不爱去菜场,常年高温焗得一街异味。家乡清冷的风吹,那热闹是真正的欢喜。老夫背上的扫把,老妇脸上的皱纹,地上莲藕的淤泥,连带挂肉的铁钩菜顶的黄花,无不令人舒展爽气。

    二十九备菜,卤菜,蒸鱼蒸肉蒸坨子。正月初一一早,客人来烧香,要吃碟子,也就是早饭。碟子里卤煮油炸,正餐必须有三蒸。预备碟子正餐各五席,九碟十二菜。难做的先准备。

嫂子主事,婆婆打下手,我啥也不会,就在灶前添柴。大锅大灶三层大蒸笼。坨子是豆腐肉末混合后捏成拳头大小的丸子,熟后怕压,蒸好放桌上冷却再收起,鱼也一样。每一开锅,桌面铺得热气腾腾。凉好收进竹篮,下一锅又来。这一天,篮满筐满,真是过年的样子。

团年饭和嫂子各负责一半,她做老家口味,我主清淡小炒。初一客人超出预计,嫂子和一位帮忙的婶娘临场发挥,尽显巧妇之能。我依然在灶前烧火。认识的客人见到,大吃一惊,怎么变得这么村姑?村姑的招牌样,一件比广场舞还红的罩衫,指缝怎么也清不干净的黑。拜十多斤带叶藜蒿所赐,没事就帮忙掐头除叶,两个大姆指黑得,用他们的话说,要除一层皮才好。

人客散尽,某人安排我和嫂子打麻将。兴趣不大,仍然上场。嫂子确实辛苦了。只我们两人时,几次说,等以后婆婆老了,你们也不会回来了。你接我就回。嫂子强悍能干,因初进这个家门做过一些错事,得不到原谅,活得孤立寂寞。除老公孩子,与谁都没有交流,用她的话说,这个家跟别家不一样,心贴不热。我一再被告诫,不要与她太近,不是她对手。怎么说呢,是非因果陈年己久,她不过是没读多少书的农村妇女,小算计小精明爱面子,如果公公的去世,让一家人冰释前嫌,也是一桩好事。

年关,忙的时候真忙,闲下来时间又多得仿佛可以卖掉。装修后,电视搬去婆婆房间,带回投影仪,网络不好,下载的影片也不知什么原因,不好放。那些天,基本与网络电视无缘,每天的任务是吃饭,吃完一餐等下一餐,时间慢下来,心也慢下来。

婆婆拿出一个花包袱,一包书,手抄医书。一本本清理,翻阅,二十多本,中医居多,妇科小儿科跌打损伤疑难杂症经脉手册等。a4大小的宣纸一折两边,竖版毛笔字,靠右装订,真正的线装书。这是孩子太爷爷婆婆养父的珍藏。他请读了十年私塾的老先生帮忙,把自己一生心血装订成册。大部分书保存完好,书里偶夹收费单据,显示年份1963。我翻着书笑,还没被老鼠啃掉。婆婆一脸正色,这是医书,不会过时的,当然要保管好。又听一遍这位传奇爷爷的故事。确定是文盲,确实是在东泾河救起两尊菩萨后开始会医术,行医带书童写处方。怎么没让公公学医呢?哪里有时间,八口人两双手,多重的负担。这沉甸甸的珍藏,随我们来了深圳。

放了很多鞭炮烟花,孩子大人都喜欢。年三十晚,在楼顶,烟花燃尽,小二指着夜空说,妈妈,你看,你仔细看,有一个秘密。视线还在绚烂里回不过神,眼前一片黑暗。有星座,你没看过星云图吗?那三颗连成线的星星是猎户座。定睛细看,确实有星,微弱的光芒。在黑暗中伫立良久。你有过思念吗?将绚烂投入无尽的虚空,微如尘埃。

有时,会开窗,任鸟鸣随冷风吹进房间,也让田野的绿跟进来。另一个下午,在阳台看落日。时间还早,冬天的太阳跟人一样,早早收工。阳光轻柔得可直视,那团金黄渐渐变红变灰,后来,灰红的圆仿佛三维的球,定在两颗杉树之间。球重,很快掉下去,只留一片灰红的天,把杉树的细枝衬得画般清晰。

      依然去了田野,只是不敢去那道横堤。带着几个孩子,在冷风中放鞭炮,烧野火,在田梗上疯跑。还带了一把锹,据说在冬天的沟边可挖到鳝鱼。鳝鱼自然没挖到。看他们把鞭炮放在洞里炸真的刺激。跟着孩子们尖叫时,想起一位同学在毕业册上的留言:当你白发萧萧时,是否还涂满纸的儿童画?当时只觉可笑。不得不说,他是天才的预言家。

(三)
假期后程变天,冷得瑟瑟发抖,回娘家就换上大姐的厚羽绒。
依旧是热闹,每顿饭都吃得特别香,三个火锅十七八口人围着大圆桌,基本都站着。大姐做的腊肉很象小时候吃的腊肉,连皮带肥瘦肉,每一片都切得有份量。三姐一边夹里面的蒜苗一边推荐,这个真好吃。放点豆豉更有味,另一个说。后来,里面加了咸菜干,也好吃。

母亲绝大部分时间躺在房间,偶尔扶到客厅,回程己走不利索。神智时清醒时糊涂。饭量还好,爱零食。在家两天,帮她洗脸洗脚擦身,用棉签醮药水清洗伤口再涂药包纱布,早晚各一次。佩服大姐,平时都她一个人做,我做不来,扶了身子就没法擦洗,要人帮忙。
母亲的房间是清冷的。她安静地躺着,即便叫喊,声音也不象以前可穿过厚厚的墙,传去客厅去其他房间。墙外有麻将有纸牌有电暖器有厚厚的围布防止热气散失。热闹与凄冷其实不矛盾,就象有人出生有人老去。很多时候,母亲睡着,我就坐在床边看书。她一说胡话,就拍拍说我在,又安静了。母亲房间,充满人生未端的冷。透过沙窗玻璃,杉树枝上的冰凌,施工中的教学楼顶被寒风刮得乱舞的彩旗,都令人冷。窗帘上鲜艳的海洋世界也没法带来一丝活力。换以前,受不了这种气氛。现在,竟可以心平气和地面对母亲和死。时间真狠。我甚至在母亲房间听到布谷鸟的叫声。

书是随身带回的太宰治的《人间失格》。在婆家,翻开第一页就后悔,带错了。在喜气的春节看这种书,破坏心情。幽暗阴郁充满厌世,我喜欢阳光开朗。但是,在母亲房间,它竟象一处绝佳的盆景。人间失格,失去做人的资格。神智不清的母亲说,快点,那几个小鸡要落水里去了,,你这个恶婆娘,不要打我。母亲的世界己不是我能抵达的世界。如果她清醒,知道自己吃喝拉撒无法自理,会不会象小说中的叶藏,对世界倦怠颓废,自我毁灭?“我们认识的阿叶,,,,也是一个天使一样的好男人呐。”而母亲,是真正的天使,这种时候还关心小鸡落水,也是混沌的母性吧。

据说该书是昭和十年日本社会的真实写照,查了下,大概是1935年。那时日本很穷吗?动不动强奸自杀,人性又懦弱,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那个年代都不好过,萧红的《呼兰河传》也写穷写生病,靠跳大神治病的团圆媳妇,也悲惨,却不象这般晦暗。前段读《罗生门》的感觉又上来了。大概是自己肤浅,无法欣赏那种深刻的人性。

抽空去了虎渡河。走在河堤上,遇见一人,大头大脸大眼睛,第一感觉是马老师。虎渡河渡口,让人条件反射似的想起马老师,当年带我们坐船去对岸学校联欢。不怕丑死看那人嘴巴,马老师嘴有点兔唇。大概见我大胆,对方也盯着我,认识的样子,我更加看,直到擦肩而过,才知不是。沿河走一小段就回了,天冷又雨,孩子总想冲下堤去,不安全。

其实想沿河一直往上走,去看我的小学,看小时上学走的那段堤,大约十里路。不想,回深后,竟真去了,梦里。靠街这段河水比过年时看到深。堤弯里的小学有人在打扫,好象是开学了。而我知道,那所村办小学己经停办。再往前,是小时上学的路。走着走着,堤被毁了,很多人挑着泥土在填河,河面己基本填平。转身,眼泪就出来,我的虎渡河没有了。直至哭醒。

从深圳回老家时,飞机在云端穿行,从二十二度到零下二度,从晴朗到阴沉,人时而象置于棉质的柔软,时而象立于山巅的冷峻。爱这条路啊,无论多冷。

1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12 23:49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因天气恶劣,回深的路异常艰难。原计划妹夫开车送我们到岳阳坐高铁。先天出发回广州的侄女走了一天,车还在湖南,雨雪低温导致高速封路,交通堵塞。临时改叫的车,早上八点从县城出发。六点半起床,吃完早餐去赶车。零下二度真的很冷,从家门到妹夫停车地全是冰,滑得无法走人,泼几桶热水才开出一条路。车也难发动,挡风玻璃和雨刮器全是冰。十多公里开了近一小时。七座商务车,同车另一家四口,那个小男孩是哥哥。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13 05:41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轻言 发表于 2019-2-12 23:49
因天气恶劣,回深的路异常艰难。原计划妹夫开车送我们到岳阳坐高铁。先天出发回广州的侄女走了一天,车还在 ...

回家是使某种想法贯以实施的过程,看似忙碌焦躁其实是生活的常态。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13 05:52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楼轻言勾勒出的画面太美,第二楼才涉主题。期待中……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13 10:58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轻言 于 2019-2-13 11:00 编辑

出发不久,即遇车祸。一辆车横在路边,车身严重变形,海碗粗的树断在车边,已不见人。司机愈发小心。时间尚早,路边的冰在冷雨浇淋下,没有醒的趋势。隔了玻璃,树上的冰凌依然清晰可见。两车道的路,尽量走中间。偶尔,遇见迎新车队,鲜艳的彩花给凛冽添上喜兴,正月初六,其实是个好日子。

司机的导航一路开着,两位爸爸不时电话咨询高速路况。附近高速一直没开,决定走省线到湖南华容再上。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13 11:33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轻言 于 2019-2-13 16:24 编辑

岳阳到家这条省线,我很熟悉,读书时寒暑假回家的必经之路。那时没有高速,也没有洞庭湖大桥。在巴陵长途汽车站上车,坐轮渡过洞庭湖,在烟波浩渺中想象过白银盘里一青螺。渡口附近应该有一个劳教农场。过完洞庭湖,多次在车上遇见,长长的队伍,一律光头囚衣,手持农具走在夕阳西照的田埂。

现在,见不到那种景致了。窗外只有阴冷的雨,寂寥的树和像我们一样心急火燎赶车的人,车头一身冰凌。白雾笼罩的洞庭湖大桥只开了一车道,三五米外已是茫茫。

亲人群里不时有询问信息,大侄女一家瘫在衡阳,小侄女夫妇要去宜昌乘机往广州,而荆州长江大桥关闭不通。我们是下午五点多的高铁,司机说前一天很多人没赶上车,所以早走。平时两小时的路我们走了五小时。

世上没有两片相同的树叶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13 11:43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轻言 于 2019-2-13 11:56 编辑

我们和他们,在同一个站台上车,在同一辆车上坐了五小时,然后上同一辆高铁到同一座城,我们有相似的心情,又多么不同。就像过年,在热闹团聚背后,藏着多少属于你自己一个人的感受。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13 11:44 |显示全部楼层
榆钱漫天 发表于 2019-2-13 05:41
回家是使某种想法贯以实施的过程,看似忙碌焦躁其实是生活的常态。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13 12:38 |显示全部楼层
中国的春运啊!酸甜苦辣。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13 15:50 |显示全部楼层
轻言 发表于 2019-2-12 23:49
因天气恶劣,回深的路异常艰难。原计划妹夫开车送我们到岳阳坐高铁。先天出发回广州的侄女走了一天,车还在 ...

轻言,以后就照这种感觉往下写,真的很好!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13 16:57 |显示全部楼层
因公公不在了,回家的路,失去往日的轻松与期待,变成一种现实义务。回家之前,已做种种准备,吃的用的甚至买了锅灶寄回。直到见到婆婆,身体不错,才略感踏实。新装好的房子也给人一种安慰。

到家第二天,嫂子来婆婆厨房,把脚抬灶前烤了烤,说,不要做饭了,以后去后面一起吃。因关系交恶,嫂子已多年不进这旧厨房。她叫两次后,婆婆厨房就停了火。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13 17:28 |显示全部楼层
腊月二十八,和嫂子一起去采办。老人去世第一年,本地风俗要烧清香,人客多。外甥开车,行至半路,嫂子摸摸衣兜说,哎呀,忘带钱包。

拿着前一晚大家商定的菜单,跟在嫂子后面,她负责选,我负责掏钱。赶集的人很多,擦来擦去。在深圳非常不喜欢去菜场,常年高温焗得一街异味。家乡清冷的风吹,那热闹是真正的欢喜。老妇脸上的皱纹,老夫背上的扫把,地上莲藕的淤泥,连带挂肉的铁钩菜顶的黄花,无不令人舒展爽气。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13 17:46 |显示全部楼层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13 17:47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С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13 17:52 |显示全部楼层
榆钱漫天 发表于 2019-2-13 15:50
轻言,以后就照这种感觉往下写,真的很好!

手机打字太费劲,本就慢,还不见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13 17:56 |显示全部楼层
井冈 发表于 2019-2-13 12:38
中国的春运啊!酸甜苦辣。

是啊,井冈新年好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13 17:56 |显示全部楼层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13 18:39 |显示全部楼层
催产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14 00:15 |显示全部楼层
腊月二十九备菜,卤菜,蒸鱼蒸肉蒸坨子。按当地风俗,正月初一一早,客人来烧香,要吃碟子,也就是早饭。吃碟子只能上卤菜和油炸菜,正餐必须有三蒸。预计正餐碟子各五席,十二菜九碟。难做的预备先准备。
嫂子主事,婆婆打下手,我啥也不会,就在灶前添柴。大锅大灶三层大蒸笼。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14 00:50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Сж

òж帾СС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14 12:38 |显示全部楼层
轻言 发表于 2019-2-13 17:56
是啊,井冈新年好

新年好!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14 18:35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轻言 于 2019-2-14 19:07 编辑

年二十九备菜,卤菜,蒸鱼蒸肉蒸坨子。正月初一一早,客人来烧香,要吃碟子,也就是早饭。碟子上卤菜油炸菜,正餐必须有三蒸。预计碟子正餐各五席,九碟十二菜。难做的先准备。

嫂子主事,婆婆打下手,我啥也不会,就在灶前添柴。大锅大灶三层大蒸笼。坨子是豆腐肉末混合后捏成拳头大小的丸子,熟后怕压,放桌上冷却再收起,鱼也一样。每一开锅,桌上铺得热气腾腾。凉好收进竹篮,下一锅又来。这一天,篮满筐满,真是过年的样子。

团年饭和嫂子各做一半,她负责老家口味,我主清淡小炒。初一的客人超出预算,嫂子和一位帮忙的婶娘临场发挥,尽显巧妇之能。我依然在灶前烧火。认识的客人见到,大吃一惊,怎么变得这么村姑?村姑的招牌样子,一件比广场舞还红的罩衫,指缝怎么也清不干净的黑。拜十多斤带叶的藜蒿所赐,没事就帮忙掐头除叶,两个大姆指黑得,用他们的话说,要除一层皮才好。

人客散尽,某人安排我和嫂子打麻将。兴趣不大,仍然上场。嫂子确实辛苦了。只我们两人时,几次说,等以后婆婆老了,你们也不会回来了。答她,你接我就回。嫂子强悍能干,因为最初进这个家门做过一些错事,得不到原谅,活得孤立寂寞。除老公孩子,与谁都没有交流,用她的话说,这个家跟别家不一样,心贴不热。怎么说呢,是非因果陈年己久,她不过是没读多少书的农村妇女,小算计小精明好面子,如果公公的去世,让一家人冰释前嫌,也是一桩好事。

年关,忙的时候真忙,闲时时间又多得仿佛可以卖掉。装修后,电视搬去婆婆房间,带了投影仪回家。网络不好,下载的影片也不知什么原因,不好放。那些天,基本与网络电视无缘,每天的任务是吃饭,吃完一餐等下一餐,时间慢下来,心也慢下来。

婆婆交出一个花包袱,一包书,手抄医书。一本本清理,翻阅,二十多本,中医居多,妇科小儿科跌打损伤疑难杂症经脉手册等。a4大小的宣纸一折两边,竖版毛笔字,靠右装订,真正的线装书。这是孩子太爷爷婆婆养父的珍藏。他请读了十年私塾的先生帮忙,把自己一生心血装订成册保存下来。大部分书保存完好,书里偶夹有收费单据,显示年份1963。我翻着书笑,还没被老鼠啃掉。婆婆一脸正色,这是医书,不会过时的,当然要保管好。又听一遍这位传奇爷爷的故事。确定是文盲,确实是在东泾河里救起两尊菩萨后开始会医术,行医带书童写处方。怎么当时没让公公学医呢?哪里有时间,八口人两双手,多重的负担。这沉甸甸的珍藏,随我们来了深圳。

放了很多鞭炮烟花,孩子大人都喜欢。年三十晚,在楼顶,烟花燃尽,小二指着夜空说,妈妈,你看,你仔细看,有一个秘密。视线还在绚烂里回不过神,眼前一片黑暗。有星座,你没看过星云图吗?那三颗连成线的星星是猎户座。定睛细看,确实有星,微弱的光芒。在黑暗中伫立良久。你有过思念吗?将绚烂投入无尽的虚空,微如尘埃。

有时,会开窗,任冷风吹进房间,也让田野的绿跟进来。另一个下午,在阳台看落日。时间还早,冬天的太阳跟人一样,早早收工。阳光轻柔得可直视,那团金黄渐渐变红变灰,后来,灰红的圆仿佛三维的球,定在两颗杉树之间。球重,很快掉下去了,只留一片灰红的天,把杉树的细枝衬得画般清晰。

        依然去了田野,只是不敢去那道横堤。带着几个孩子,在冷风中放鞭炮,烧野火,在田梗上跑。还拿了一把锹,据说在冬天的沟边可挖到鳝鱼。鳝鱼自然没挖到。看他们把鞭炮放在洞里炸真的很刺激。跟着孩子们尖叫时,想起一位同学在我毕业册上的留言:当你白发萧萧时,是否还涂满纸的儿童画?当时只觉可笑。不得不说,他是天才的预言家。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14 20:38 |显示全部楼层
还会烧灶,不简单。
文字功夫了得。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15 08:58 |显示全部楼层
最喜欢倒数第二段。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15 09:46 |显示全部楼层
花开富贵 发表于 2019-2-15 08:58
最喜欢倒数第二段。

轻言的文字让人觉得那就是生活……而忘了纸上生活是由“人”写出来的,矛盾吗?!不吧。轻言的文字贵在写实!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15 11:38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跟读下来,有些画面很有代入感,让人感同身受,喜欢这样信笔拈来的“年画”……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15 13:51 |显示全部楼层
手抄的线装医学书,很珍贵哦,确实沉甸甸的。
新年好。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15 18:29 |显示全部楼层
假期后程变天,冷得瑟瑟发抖,回娘家就换上大姐的厚羽绒。
依旧是热闹,每顿饭都吃得特别是香,三个火锅十七八口人围着大圆桌,基本都站着。大姐做的腊肉很象小时候吃的腊肉,连皮带肥瘦肉,每一片都切得有份量。三姐一边夹里面的蒜苗一边推荐,这个真好吃。要是放点豆豉更有味,我说。后来,里面加了咸菜干,也好吃。

母亲大部分时间躺在房间,偶尔扶到客厅,回程己走不利索。神智时清醒时糊涂。饭量还好,爱吃零食。在家两天,帮她洗脸擦身洗脚,用棉签醮药水清洗伤口再涂药用纱布包扎,早晚各一次。佩服大姐,平时都她一个人做,我做不来,扶了身子就没法擦洗,要人帮忙。

母亲的房间是清冷的。她安静地躺着,即便有叫喊,声音也不象以前可以穿过厚厚的墙,传去客厅去其他房间。墙外有麻将有纸牌有电暖器有厚厚的围布防止热气散失。热闹与凄冷其实不矛盾,就象有人出生有人死去。很多时候,母亲睡着,我就坐在床边看书。她一说胡话,就拍拍说我在,又安静了。母亲房间,充满人生未端的冷。窗帘上鲜艳的海洋世界也没法带来一丝活力。透过沙窗与玻璃,杉树枝上的冰凌,施工中的教学楼被寒风刮得乱舞的彩旗,都令人冷。换以前,受不了这种气氛。现在,竟可以心平气和地面对母亲和死。时间,真是一剂良药。

书是随身带回的太宰治的《人间失格》。在婆家,翻开第一页就后悔,带错了。在喜气的春节看这种书,破坏心情,平时也不爱这风格。幽暗阴郁充满厌世情绪,我喜欢阳光开朗积极。但是,在母亲的房间,这本书竟象一幅绝佳的盆景。人间失格,失去做人的资格。神智不清的母亲说,快点,那几个小鸡要落水里去了,,你这个恶婆娘,不要打我。母亲的世界己不是我能到达的世界。如果她清醒,知道自己吃喝拉撒无法自理,会不会象小说中的叶藏,对世界倦怠颓废,自我毁灭?“我们认识的阿叶,,,,也是一个天使一样的好男人呐。”而母亲,是真正的天使,这种时候还关心小鸡落水,也是混沌的母性吧。

有人说该书是昭和十年日本社会的真实写照,查了下,大概是1935年。那时的日本很穷吗?动不动自杀,强奸,人性又懦弱,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那会都穷吧,萧红的《呼兰河传》也写穷写生病,靠跳大神治病的团圆媳妇,也悲惨,却不象这般令人晦暗。前段读《罗生门》的感觉又上来了。大概是我肤浅,无法欣赏那种深刻的人性吧。

抽空去了虎渡河。走在河堤上,遇见一人,大头大脸大眼睛,第一感觉是马老师。不怕丑地死看他嘴巴,马老师嘴有点兔唇。大概见我大胆,对方也盯着我,认识的样子,我更加看,直到擦肩而过,才知不是。一到虎渡河,条件反射就想起马老师,当年带我们坐船去对岸学校联欢。沿河走一小段就回了,天冷又雨,小二总想冲下堤去,不安全。

其实一直想沿河往上走,去看我的小学,看小时上学走的那段堤,大概有十里。没有时间,也没人陪。不想,回深后,竟真去了,梦里。靠街这段河水比过年时看到深。堤弯里的小学有人在打扫,好象是开学了。而我知道,那所村办小学己经停办。再往前,是小时上学的路。走着走着,堤被毁了,很多人挑着泥土在填河,那段河面己被泥土填平。转身,眼泪就出来,我的虎渡河没有了。直至哭醒。

从深圳回老家时,飞机在云端穿行。从二十二度到零下二度,从晴朗到阴暗,人时而象躺于棉质的柔软,时而象立于山巅的冷峻。爱这条路啊,无论多冷多累。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15 18:30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大家,明天来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15 20:18 |显示全部楼层
轻言 发表于 2019-2-15 18:29
假期后程变天,冷得瑟瑟发抖,回娘家就换上大姐的厚羽绒。
依旧是热闹,每顿饭都吃得特别是香,三个火锅十 ...

还是一气呵成的看着更过瘾些!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北斗六星文学网所有文字仅代表作者个人言论,本站不对其内容承负任何责任。

Copyright ©2011 bdlxwxw.com All Right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网站已备案)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   

平平安安
TOP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