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北斗六星!·百事通·查看新帖·设为首页·手机版

北斗六星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329|回复: 9

蔷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6-1 09:18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快乐妖…… 于 2019-6-2 11:13 编辑

        南山山家的那栋老式小楼位于西城墙埂边,从埂上的路回来,门对面就是护城河。这小楼原是她的公婆住着,几年前公婆走后,留给了南山山夫妇。小院子方正,只一棵不知名的光秃树,其角上一株杂乱的蔷薇爬上院子墙头,密密匝匝的花正匍匐开,香甜芬芳。

    四月的天温热,末了有俩天,气温骤高的反常,闷热又湿燥的厉害。尤在这下午,经刺眼的太阳底下烘照,蜜蜂“嗡嗡”飞舞其上,那花散出了浓郁的粉香,南山山闻着有些眩晕恶心。

   
    “乔木林!”
她连名带姓的吼着她丈夫,“你再不铲除它,我将你给铲了!”南山山在廊下收衣服,对满篇的花愁望着。实在,经年年的变异,那花色已不纯,粉白间杂有一点桃红,容貌无动人之处,除了一个大杂烩的闹,也没什么意义。“乱蓬蓬的一团刺,瞅瞅什么花!蜂拥了枝头极尽招摇,狎昵轻浮东西,留在家多好看?要说修剪个有型的桩,杂不溜秋的开着两三朵,或还有得欣赏。披筋挂纽的拖一片,遮挡住角落一年到头的潮阴,又好躲藏蜈蚣蛇。你能不能戴副手套将它砍了干净?逢这季节要啰嗦,乔木林,你个死皮凳子,生根了,动都莫动!”南山山数落起这事可谓轻车熟驾,伴着不间断的发出“啊~啊”声,一张嘴巴开合不歇,毫无踌躇。她吵着,絮叨过多遍,好话歹话的说尽,烦不胜烦。乔木林在一楼堂前客厅里,家里回潮起水,地砖打滑,不经意闻着屋子里有股霉气味。


    南山山记得她嫁过来就有这么一簇刺,在那角落乱石垒起的泥土上,码着砖块的围池里,长得干瘦。十几年来,如今根深叶茂。她收着衣服,唠唠叨叨的不甚烦躁,想自己或许是真的到了更年期。她的声张虚势等许久也没回声息,屋子里静悄悄,探头朝里看看,乔木林坐在沙发上看报纸,一副默不关己的态度。乔木林是个瘦高个男人,这个开小修理厂的老板,平心而论,也是油腻腻的钻车裆下。不当他劳动时,几十年如一日,头发梳理的油光滑亮。每天出门进门穿戴考究,笔挺裤子,齐整衬衫,皮鞋铮亮,洗的指甲缝干净。他坐那儿,看情形,蓝山山再怎么叫喊也不管用,乔木林唯有他的报纸茶水,这份上,雷打不动,任什么事也不预备理睬了。他年轻时的热情洋溢渐渐萎靡,先前对外物有的新鲜感正将消失殆尽,他的这种死皮凳子样也是在婚后逐步形成的。

    南山山
猫似的轻柔无声,挨近跟前,开始作出她惯为的嗲道:“今天的花粉怎这么香浓,冲的我脑子发晕疼,哎,老公,我的胃也作翻恶心。好了,求你了……”南山山怀抱衣服蹭着他的腿,低沉软绵地“哎哟”着,快去,戴副手套砍了这鬼刺。要它做什么?十几年,我都看厌了,乱糟糟粉不粉,白不白的花色。”她的蕾丝裙是昨天新买的,一身暗红花摇曳。乔木林瞟眼朝她瞅着,砸吧嘴,“我看你也厌了,腻味了,我还想将你也铲了呢。”乔木林的不屑真真假假,有故意的挑逗拿捏,戏谑的冷刺激,他这种趣味不管怎样,不止一遍说过。南山山还是噎着,趁他不备,狠狠拧了他一把,拧捏的乔木林叫。南山山摇摆着上楼,不理了。


    雨在午夜下起来,一派疾速无风的珠帘阵势豆珠雨点敲弹滚击,清脆寒凉,错落有致。

    白日的那些燥热褪散未尽,南山山在被子里浮躁的动着,两腿伸进伸出,后来将一条腿架在乔木林肚皮上来回磨蹭,被乔木林钳制住,翻到屁股下压着。乔木林继续翻看他的手机,南山山那条腿再动弹不得。“拱什么!”乔木林烦道:“床铺潮润硬板都有股怪味,多久不洗晒?就知道一天到晚麻将!”乔木林管他老婆叫“小三儿”,乔木林的山与三听去也差不多。电光一闪,吓得南山山合起手机,手捣乔木林:“别玩了,电闪雷打!”乔木林没理睬。蓝山山躺着,眯起眼无趣的看那灯光昏黄迷离,一旦静下来,她那个脑子依然哗啦啦回应滚动着下午的麻将,想了今天的牌,她输了钱,南山山说:“你那个同学胡兰子,哪来的一副骄横?她那个性子也惯得太娇,得理不饶人,无理也要吵吵,小麻将耍赖皮不说,还不能惹,较上了就杠,跟人后紧咬不放。就跟你养的那条死狗一个德行,见来了一个生人,龇牙咧嘴咬住人家裤脚,撕扯的口水直滴,倒也不咬人,叫样子穷凶极恶。以为自己稀奇似的,老是伸腿要上我们家来玩。”乔木林默然闻之。


    次日,南山山和乔木林正吃早饭,南山山的手机铃响了,竟是
胡兰子打来电话。南山山接过电话后露出大大的惊讶,打了个“耶”声,瞧瞧外面,跟乔木林低声说:“我都算好了,你同学昨天赢了钱,今天一准要喊我。只没想这么早已经来了家门口!”南山山赶紧去开门,乔木林还穿着睡衣,上楼去了。        

       “还是老样子呀!几十年了,这房子一点都没改变。”胡兰子站在院门前张望,那副久没来的恋恋模样,仰着脸,也不看南山山,也不进屋。她说是来邀南山山去乡下摘草莓,穿一件很漂亮的灰白色套服,配着高跟鞋,粉嘟嘟的脸,个儿不高。南山山趿拉着拖鞋,一旁客套不想去。胡兰子走过来,笑意融融,亲热的挽住蓝山山手臂。胡兰子说:“我朋友的农庄,请了我多次,中午带你去尝农家乐,顶级的原生态!噢哟!你有什么事?扭捏拿我当外人。”昨夜的暴雨,院子有积水,飘落着蔷薇花瓣。胡兰子看见蔷薇,便走到墙角,笑眼弯弯,跟南山山好个柔情甜蜜,做出窃窃私语的姿态来说:“我就说,这花当真是越来越丑,那时在我家另样的娇美鲜红,惹的乔木林爱不释手,非要一棵来栽。我还笑他‘一个男人爱什么花!’”胡兰子匆匆朝屋子瞥了一眼,低头一抹不胜的娇柔。南山山下意识跟着望去,客厅窗后人影一闪,很快过去。南山山的心格登一下,有些不自在,脸色僵了起来。

      
         胡兰子飞快的催促起南山山,“快去换衣服啊,还站着干什么,带个簸箩,趁太阳不毒辣,去棚子里不热。”

         南山山进屋的时候正见乔木林穿戴整齐站在茶几边,南山山看看他,冷冷地说:“出去打个招呼嘛,一个头发,苍蝇都趴不住!”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6-1 09:20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快乐妖…… 于 2019-6-2 11:14 编辑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6-5 11:12 |显示全部楼层
快乐妖的贴也遇到审核的问题,请妖把联系方式通过站内短信发给紫晶儿备查,以后发帖就不用审核等候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6-5 11:29 |显示全部楼层
这短篇写得真好!所爱非所得,即使历经岁月如蔷薇花般有些褪色,那感情仍暗香浮动~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6-6 16:21 |显示全部楼层
云在眉梢 发表于 2019-6-5 11:12
快乐妖的贴也遇到审核的问题,请妖把联系方式通过站内短信发给紫晶儿备查,以后发帖就不用审核等候了。

嗯嗯嗯。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6-6 16:28 |显示全部楼层
细细看完了。
叹,这才叫意犹未尽,欲语还休吧,哈哈,这小情调拿捏得,以物喻人,以花言情的。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6-6 16:29 |显示全部楼层
今就指着这篇过端午喽。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6-12 08:55 |显示全部楼层
云在眉梢 发表于 2019-6-5 11:12
快乐妖的贴也遇到审核的问题,请妖把联系方式通过站内短信发给紫晶儿备查,以后发帖就不用审核等候了。

我半天不知道短站在什么地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6-12 08:56 |显示全部楼层
野妞 发表于 2019-6-6 16:29
今就指着这篇过端午喽。

有那么好?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6-12 12:42 |显示全部楼层
快乐妖…… 发表于 2019-6-12 08:55
我半天不知道短站在什么地方?

在“六星公告”等任意版块里里找到紫晶儿,点开她的空间,在其头像下边有“发送消息”或“给我留言”。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北斗六星文学网所有文字仅代表作者个人言论,本站不对其内容承负任何责任。

Copyright ©2011 bdlxwxw.com All Right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网站已备案)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   

平平安安
TOP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