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北斗六星网 返回首页

王幼君的个人空间 http://bdlxwxw.com/?89605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2018-02-09

已有 63 次阅读2018-2-9 19:19

      “啊……”
  女人一声受惊的尖叫回荡于两平米的低矮浴室;
  “哎吆”一声,男人掉头就跑,脸像烧红烧烫如那捅炉子的烧铁棍。
  男人推开门,双眼像被黄蜂蛰了一下,眼前情景,哪顾得了许多,撒腿便跑出来,从浴室里。
  “这怎么得了,怎么得了”男人变颜变色,边跑边想。
  女人赶紧倒插了门,也吓得小脸通红,心里直扑腾,不知是水珠还是冷汗从额头不住滑落。
  幸亏天知地知他只她之没第三个人知,否则事情可就闹大了。
  纯属误会,不存在其他。
  不过男女授受不亲,根深蒂固在70后们的思想里,无法剔除。
  男人本想在街坊家洗个热水澡,因为后天便是儿子大喜之日。儿子结婚这么大事,自己也没顾得上张罗,土头土脸从工地跑回来,还加了夜班。这叫两不耽误,既误不了自己承包的活儿,又误不了儿子的大喜之日。
  今天很多街坊邻居捞忙,老的少的,男的女的,来来往往往,进进出出,帖对联的,造厨的,摆放桌椅的,好不热闹。
  表姐是隔三家的街坊,也早早过来帮着忙活。因两家关系密切,不分你我,所以男人也没打声招呼,就来在表姐家洗澡。
  男人是这样想的:看看太阳能里的水热不热。不成想街坊家的儿媳妇正在白龙嬉水。真应验了一句话:只有想不到的,没有看不到的。这家伙闹得,多尴尬,多难为情,多没面子,什么叫脸红,什么叫发烧,什么叫无地自容,什么叫真想一头钻进耗子洞不再出来,就是此情此刻此种情景此时的想法和心情。
  
  要是表姐知道了,非臭骂自己不可;要是外甥知道,非拿刀动枪不可,要是自己的老婆知道了非瞪死自己,用手指戳死自己脑门不可,要是女儿,儿子,儿媳知道了……
  
  男人不敢想了,一头扎进自家小院里,一团烈火烧到了耳根,烧的后脑勺都剧烈疼痛起来。
  
  《二》
  
  话说男人躲进了自家小院,偏被眼尖的表姐看见,看见就看见还追了进来,把个男人吓得,一头钻进放农具的小破屋里。“这下可完了”男人心里叫着黄天,浑身颤抖的厉害。
  “你给我出来”表姐向来粗声大嗓,随是又矮又胖的身材。“听到没”
  “嗯,我这就出来”男人声音颤抖。低着眼皮灰溜溜蹭了出来。
  没想到表姐“噗嗤”一声大笑起来:老大个人了,还跟个孩子似的,瞧你头上挂的蛛蛛网”说完便翘着脚杨胳膊替男人掸。
  男人暗暗呼出了一口长气:哎吆歪,我的天啊,吓死我了”
  “快歇歇吧,儿子结婚这么大事,今天才回来,那钱还有个挣完啊”表姐话语里充满了疼爱,就像自己的亲姐姐一般,其实也真是这样子,他一直很尊敬表姐,表姐大事小情总是帮着张罗,跑前跑后。
  “去,到我家洗个热水澡,换换衣服,当老公公的人了,讲究讲究,明天还有录像”表姐细心周到的说道,眼神里充满了欢喜。
  “我……我”男人不知说什么好了,又出了冷汗,心里也慌起来,嘴唇都在抖。
  “你外甥媳妇在家呢”说完又换了一句“奥,不,我跟你去”
  “不了,姐,我还有事……”男人说完,就又钻进小破屋假装找东西。“哎,这人怎么这样啊”表姐嘴里嘟囔着走了。男人木纳的呆在小破屋里,他打不起一点精神。“世界怎么这样啊,阴差阳错,让人出尽洋相。总不能在小屋里躲一辈子吧,唉”
  男人从心底深处发出一声看破红尘的叹息。
  就在此时,小院里想起女儿的声音:“爸爸,爸爸”
  “嗯”男人更加含羞带愧,没办法走了出来。
  “我姨说您在这瞎忙活,去洗个澡吧,瞧您跟个土人似的”女儿也替爸爸掸起肩头的灰土来。
  “我去洗,我去洗,别脏了你的衣服”男人边躲边走出小院,进进出出的人,人人一张笑脸,都跟男人打着招呼。男人嘴里应付,脸上发烧,慌乱地拿些衣服,骑上一辆电动车逃也似的离远了人群,这令人难堪的是非之地。
  
  《三》
  泡在澡盆里,他觉得自己做了一场梦,他根本不相信刚才发生的事情。鲜亮的阳光照进窗户,照在浴室的墙壁上,他突然想起佛说过的:人间皆幻像。
  他闭着眼睛,想像着自己变成了一条鱼,游啊游啊,游进了小河里……
  他回忆起小时候,自己亲过表姐的红脸蛋儿,摸过表姐的黑辫子,还抱过表姐的柳腰腰,表姐说他坏,好几天不理自己,可是表姐从没告诉过任何人,包括一向爱骂人爱打人的表姐的妈妈。
  现在想起来都有些羞愧,看自己从小做的那些事,也许自己从小就是个坏家伙,可是那时却真的是青梅竹马的年华,只是喜欢表姐而已。
  后来长大了,母亲保媒,把表姐嫁到了街坊家,守在了自己的身边,待如亲生女儿。
  我也亲亲的叫她姐姐,却老想起小时候和表姐的那些事。可表姐总是像疼爱自己亲弟弟似的待自己,使自己暗暗羞愧万分,像一块伤疤,常常因刺激而疼痛发痒,而觉得对不起表姐,可他又偷偷在心底想到,也许表姐早已遗忘那些遥远了的腐朽了的事情。
  也许表姐依然记得,在她曾经少女的心里,而且是一种美丽的珍惜;也许表姐一直恨我,不是个东西,只是又原谅我,那些梦幻一样的过去。
  
  《四》
  直到手机铃响起,男人才回过神来。“在哪儿,老公”老婆打来电话,声音着急又带着喜悦。
  “哦,我在村北澡堂子里”男人答道,心里有些不安。急忙乌龙脱水,紧锣密鼓冲洗一番,穿戴整齐,出了澡堂,跨上电动车,心有余悸的回到家里。
  “大喜大喜”街坊邻居乡亲们跟他打着招呼,他也没事人似的强作欢笑,但心里还七上八下忐忑不安。
  开饭了,院里院外一片喧哗,杯盘叮当作响,好不一派繁华盛世。
  男人也端起酒杯,对着众人,说了一声“多吃多喝”便一饮而尽,接着又是一杯,几杯酒下肚,男人兴致起来,但他如何也忘了今天发生的一切。
  正在这时,一个红衣少妇出现在他的视线里,正是自己的外甥媳妇,男人如双眼望向太阳,万道金针刺来。
  但令他惊异的是外甥媳妇和女伴们推杯换盏,笑声朗朗,真个是没什么事情发生相仿,男人万分诧异,心里暗道:真是大人有大量,小女子胜过我这大丈夫,想着想着心便从嗓子眼落了地,大吃大喝起来,说笑声也好转起来。
  伤总会好起来的,时间是最好的治疗大师。
  昨天发生的事,将是这个男人心底的,永远的秘密,虽不美丽,但却难以泯灭
  他将永远感谢那位少妇,他聪明的外甥媳妇,难得她守口如瓶,大智若愚。
  
  
  
  

鸡蛋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日志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Copyright ©2011 bdlxwxw.com All Right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网站已备案)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   

平平安安
TOP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