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北斗六星!·百事通·查看新帖·设为首页·手机版

北斗六星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2242|回复: 57

影子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7-12 19:59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归隐宋朝 于 2017-8-7 17:34 编辑


(一)

不知道睡了多久,我在黄昏的时候醒过来。喜欢睡觉不是因为我的懒惰,睡眠里有梦,而梦总能让我激情无限,我觉得比白天过的有意思。

看了看手表,知道柯琳这个时候还没下班,我决定起来出去走走。每次我要出门之前都要站到窗前仔细的看看楼下,看看周围的环境,我要找到感觉才能出门。好几次都因为没有感觉或者感觉不好而放弃了出门的打算。

虽然这是我的习惯,可是要站到窗子前需要勇气。自从重新装修了房子,柯琳把窗子改成了落地式以后,我就恐惧起来,我甚至不敢靠近它。我住的楼层很高,走到窗子前眼前就没有了遮挡,前边是万丈深渊,而地板好像就向窗子的方向倾斜,真的好可怕。

尽管可怕我还是要这样做,因为这事关我是否能够出门的问题。为了克服这种恐惧,我从来不拉开窗帘,我只是站在窗帘后面把它打开一条缝,我把生命寄托于这道薄薄的窗帘后面,样子就像在窥探着外边的世界。

窗子面前光亮的梨木地板上放着一把摇椅,那摇椅是白色的,不用坐在上面也觉得它悠然自得。摇椅的前边是个玻璃茶几,上面还放着一个瓶花,当然是假的,不用浇水,只是隔日擦拭一下,她就能娇艳无比。我从不坐在那,因为有一次我梦见我坐在上面,摇椅滑出了窗子,醒来的时候,我出了一身的冷汗。我小心翼翼的走到窗子跟前,在地板上来回的动了几下脚,确定是不是能在窗子跟前站稳。

拨开窗帘我看到,冬日的残阳给每座楼房戴上了一顶橘红色的帽子。对面楼房的那些窗子就像失神的眼睛一样,傻傻瞪着我。在它们的下部就是我说的万丈深渊,灰蒙蒙的有些暗蓝。在这些楼房的缝隙中是一条街,林立的商店已经有了灯火,可是那种光亮和残阳比起来,简直就不能同日而语。路两边的树木黄褐色的,像两行杂草。纸盒一样车辆来回的爬着,如果你只把眼睛盯着这些颜色,人则可以忽略不计。

夕阳会很快的褪去颜色,我不能等着眼前完全陷入黑暗,那样会进一步增加我的恐惧。我离开了窗子走到穿衣架前拿起了外套,锁好了门来到电梯前。楼道里的灯光昏暗的叫人觉得有几分神秘。电梯会忽然在你面前“哗”的一声打开门,涌出一片灯光,我必须做好这个准备,所以每到电梯跟前,我一定要紧紧盯住电梯上方的那些红光闪烁的阿拉伯数字,连呼吸都停止的等待着。

“玎玲玲——!”清脆的电梯门铃声响了,这是电梯给我留下唯一的好印象。走进去,一个女人香气扑鼻的站在里面。灰色的裘皮短外套,黑色的长袜,一双蛋黄色的靴子。很光的头发脑后梳理着马尾发式,青蓝色的眼影和长长的假睫毛。脸上还有东西在电梯的灯光之下一闪一闪的。尽管我肯定她就住在这个楼上,她也一定知道我也是,她的脸上还是露出警惕的神情。

我在一个故事片里看到过女人在电梯里被抢劫,强奸,也看过外国人在电梯里做爱,我现在家里还有这样的光盘。我拿不准她是不是也看过?记得我有个女同学叫小青的曾经张着血红的大嘴对我说:她害怕也希望被强奸,那一定很刺激!
说完这话她满眼的憧憬,好像已经被强奸了。

我跟她说:“无论是你害怕还是乐意,这个愿望你恐怕永远也实现不了啦。”
“为什么?”她不解的问我。
我想告诉她,你那平平的身材不会引起任何男人冒着蹲监狱的危险强奸你的,可我没这么说
我对小青说:“你是不是认为让人强行的扒光了你的衣服,比让你老公温柔的脱了更刺激?”
她想了半天摇摇头说:“反正就是这样想的,既害怕又渴望,为什么我说不清楚。”

电梯又一次响起了清脆的铃声,我到了楼下。走出楼门,抬头看了看自己家的窗户,我总是这样,估计着要是从上面掉下来的距离,这已经是习惯了。

橘红色的楼顶完全的消失,那些楼影子似的林立在周围,空气里传来了烧烤的味道,忙碌的人群倦鸟一样的走了回来,我忽然觉得只有我一个人和他们走方向相反。

迎面走来了柯琳,手里一堆白色的塑料袋子“哗哗”的响着。柯琳很丰满,离肥硕只有一步之遥。她是那种不算漂亮但是让男人看了就忘不了的女人。
“去哪?”她站在我的面前问。

我忽然想起了电梯里的那个女人,要是她跟我熟悉,她一定也会问我这样的话。
“出去走走,比如上对面的那家烧烤店吃东西。”
“那好你先去,我放下东西来找你。”

她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我看见在她那半大红色外套里扭动的屁股。不知道怎么回事,这样看与她完全光着的时候感觉不一样。
3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12 21:42 |显示全部楼层
王兄,从六星视点分别,一晃又是两三年,今天才发现你的踪迹,很高兴。

你在六星的绝大部分文字已经收录在书房子版,可以去查验。

这部作品有点特别,很像当年你在视点出的那道接龙题。敬待下文!

书房和苏胖子的散板都有些清净,不闹腾,我想把它做给喜欢文字的人。

敬茶!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12 21:53 |显示全部楼层
红袖的朋友对大鹰先生比较熟悉,六星知道视点版块的人也熟悉他。

仅举一个事例,他在视点首发(论坛)长篇小说《别把我一个人留在世界上》,也就是电视剧《有你才幸福》的原著。还有几部中长篇录在书房子版《大尾巴鹰文集》里,可以去那里浏览。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12 22:09 |显示全部楼层
文章中有许多极为精彩的隐喻。
梦里的激情无限、明亮的落地窗、倾斜的地板、瓶花、灯光闪烁的电梯、女同学小青、大红的外套。
这些事物出现在文本内,以各种不同的特性以及发散出的隐喻,将现实与梦想、真实与虚幻之间的落差反射出来。
影子,在外形上保持了事物的原貌,但内里却总有着无法把控的千变万化。
影子,也是一种桎梏。总有人想跳出这个桎梏,打破现有的生活秩序,还原内心真实的渴望,但实际上却不敢付诸于行动。于是,这种矛盾、抗争的意识被体现在所看到接触到的一切事物中。
这篇文,可以品味的东西太多。学习了!问候鹰!
1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12 22:23 |显示全部楼层
晏晏 发表于 2017-7-12 22:09
文章中有许多极为精彩的隐喻。
梦里的激情无限、明亮的落地窗、倾斜的地板、瓶花、灯光闪烁的电梯、女同学 ...


我觉得这文的心理描写占据很大位置,这有别于他以往的作品。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12 22:30 |显示全部楼层
归隐宋朝 发表于 2017-7-12 22:23
我觉得这文的心理描写占据很大位置,这有别于他以往的作品。

嗯。有外国文学的影子,也有传统文化的沿袭,读着特过瘾。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12 22:31 |显示全部楼层
晏晏 发表于 2017-7-12 22:30
嗯。有外国文学的影子,也有传统文化的沿袭,读着特过瘾。

我躺下之后发现这篇文的,又被勾起来了。现如今,能如此吸引我的文倒是少见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13 06:46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归隐宋朝 于 2017-7-13 08:34 编辑

(二)

其实我说要到烧烤店里吃东西只是随便说说,我总是对柯琳这样随便说说。因为她太注意我了,她对我的一切都感兴趣,她总觉得没有她对我的关照,我就得死。柯琳就是这样一个人,她对什么样的问题都能说出见解,这不是她多知多懂,完全是她的自信造成的。比如她关心我的小说,关心我的写作,关心我的一切一切。我很怕她这样,我尤其怕她对我谈文学,谈我的写作。

坐在那,心里发起愁来。本来是想自己出来走走的,并没有打算要到这里吃烤肉。怎么一见到柯琳就改了主意,起码就言不由衷了?而这些改变多数都不是出于我的本意。

柯琳来了,毫不费力地找到了我,我知道这对她来说真是太容易了,她找我有的时候有点像猎犬。她换了件黑色的皮茄克,说不清楚属于夹克还是什么,总之很瘦,圆圆的胳膊涨在里面把皮子撑得平平的,反射着灯光,叫人看了发冷。我不明白她为什么总是爱穿瘦的衣服,只为了让别人看到她身体的形状?

“牛肉是鲜的还是冷冻的”?她一边看着菜谱一边问走过来的服务员。
我觉得她问的话不仅徒劳,还有点叫人觉得有挑衅的成分。菜很快就点完了,牛肉被烤得冒着青烟“吱吱”作响。
“今天在家里睡了一天觉”?她嘴里嚼着肉问我。
我没回答,我现在的想法就是想烤了她。
“没感觉是不是?”

我知道这很可能是她指点我创作地开场白,这简直就是灾难。我在写一个叫《有一根神经已经失调》的小说,说三个女人都是好朋友,她们都成了家。其中有两个优越到让老公养在家里享清福,一个混得灰头土脸地在奔波。那两个总在购物吃饭的时候叫她,这使她很自卑,也很嫉妒。所以她对她们所有的细节都看不惯,她甚至觉得她们这样做就是为了有意羞辱她。最后她把她们杀了。或者没杀,或者她就长了志气混得比她们还好,然后加倍地请他们吃饭,带她们出入高级的商场饭店,我什么也没想好,我不知道怎么写,因为人实在是难以揣测的东西。

我就这样没滋没味地吃着,那些嚼碎了的肉总卡在我的喉咙里,柯琳倒是吃得津津有味。她大概看出我今天并不想说话,所以没有开始跟我谈我最怕的创作。

猛然间,穿过柯琳黑亮的肩膀,在角落里我发现了今天在电梯上碰见地那个女人,她此时也在往我这个方向看,我想她是比我发现她要早,因为一碰见我的眼光,她就赶紧移开她的视线,这是因为她有了准备。我就这样断断续续的看着她,反正我也是在打发时间,没别地可干。我发现她并不是在看我而是在看柯琳,虽然她的那个角度只能看柯琳的背影。

小青就是这样,每当她看见一对男女的时候,她总要打量那个女的,这就说明她对那个男的感兴趣了。她在猜测她们走到一起的原因,他们的真实关系,就像她总是想象被强奸一样。我想柯琳背后地的那个女人是不是也是这个心态,人同此心,特别是女人,她们相像的地方太多了。

“好像电脑的系统出了问题,总是很慢,我写不下去了”我总得对柯琳的问题有个回答,否则也许她就要问下一个问题。
柯琳的脸上露出诡秘的笑容说“你总是在做梦,你总把梦当真的。这样不好,没有人能活在梦里,我跟你说了好多遍了”。

说到梦,我觉得柯琳说的有道理,而且还应该进一步。因为我常常在记忆里整理存留的印象时,没法区别哪些是梦,哪些是现实。这让我几乎就失去了判断力,我总是为了这个苦恼。比如现在我在跟柯琳吃烤肉,我刚才在电梯里碰见了那个女人,或者一会回去和柯琳做爱,我肯定她会要求这样做的,因为每逢她有这个想法之前,脸上都有一层光亮。我拿不准这是不是梦?我的感受在梦里和现实中很难区分。

“快吃,我有点累了”柯琳说。

果然,我的判断是准确的,她的累和做爱是等同的,或者就是一个意思。我看了看她身后的那个女人,她没看着我们,我的眼神就跟提醒了她一样,她好像知道了,所以她又看了我们一眼。我的眼睛里露出无奈的表情,这种表情并没有经过我的大脑,可是我觉得我熟悉这个表情,就像楼下遛狗的人,当人们把小狗拉回家的时候,小狗就是这样的表情看着所有的人。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13 06:47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大尾巴鹰 于 2017-7-13 06:52 编辑
归隐宋朝 发表于 2017-7-12 21:42
王兄,从六星视点分别,一晃又是两三年,今天才发现你的踪迹,很高兴。

你在六星的绝大部分文字已经收录 ...


谢谢宋朝老师,我是听李熙说你在这才来找你的,我到现在还记得你给我写的评论。现在难得还有心静如水的人。书的高贵不是停留在口头上的。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13 06:50 |显示全部楼层
晏晏 发表于 2017-7-12 22:09
文章中有许多极为精彩的隐喻。
梦里的激情无限、明亮的落地窗、倾斜的地板、瓶花、灯光闪烁的电梯、女同学 ...

感谢关注!
我觉得生活里是有很多暗示的,也许这些暗示并没有什么规律可寻,甚至是你给他的定义。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13 06:54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大尾巴鹰 于 2017-7-13 06:57 编辑
归隐宋朝 发表于 2017-7-12 22:23
我觉得这文的心理描写占据很大位置,这有别于他以往的作品。


这是一个尝试,我写东西大部分以我的方言口语为基础,这倒不是保持什么特色,只是因为叙述的方便,因为我实在不知道还能用什么办法比这个更方便。
在这篇之前没有这么做过,在这之后再也没这么做过。我还是更喜欢用我的方言表述我的故事。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13 06:56 |显示全部楼层
晏晏 发表于 2017-7-12 22:30
嗯。有外国文学的影子,也有传统文化的沿袭,读着特过瘾。

这篇文字没有模板,我只是想换一种角度和方式写字。如果说有外国文学的影子,大概是我年轻的时候读过一些外国人写的书。这些文字的表述和给我的感受潜伏在我的内心里,我并不觉得。
这些外国文学在习大大的书单里有很多,只可惜,习大大读了这些书从梁家湾走到中南海,我读过这些书从老百姓走到老百姓。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13 07:59 |显示全部楼层
大尾巴鹰 发表于 2017-7-13 06:56
这篇文字没有模板,我只是想换一种角度和方式写字。如果说有外国文学的影子,大概是我年轻的时候读过一些 ...

习大大走向中南海,恰恰是没有信奉这些书。习大大更尊崇的,是咱们的本土文化。
我因着朋友推荐,去读了一些外国小说,但因为功底太浅,好多的作品都喜欢不来。
待会去读读鹰的方言小说,相对来说,我更喜欢那种风格。
期待鹰走向中南海的那一天!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13 09:05 |显示全部楼层
先拜读!!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13 11:18 |显示全部楼层
晏晏 发表于 2017-7-13 07:59
习大大走向中南海,恰恰是没有信奉这些书。习大大更尊崇的,是咱们的本土文化。
我因着朋友推 ...

哈哈,中南海缺个扫地的,因为政审没有通过。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13 11:18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啦!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13 16:16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李熙 于 2017-7-13 16:18 编辑

首先问好大鹰兄!
你来到这里算是走对地方了,这里有你的知音宋朝兄弟!
另外这里也是宋朝兄弟努力营造的一个清静的,便于喜欢静心读书和写作的人交流的地方。
看了大鹰兄这篇文字的上两节,感觉文字风格是有别于以前看见的一些小说,但是文字还是那么清晰流畅,看起来很舒服。虽然大段的心理描写,但是看起来一点不乏味,还让人回味无穷,有一种想看下去的欲望,
文字中所表现出的内容,很丰富,短短的文字,张力很大。让人感到其文字的魅力。
欣赏了大鹰兄,期待续集!
另外,我要说一点,最熟悉大鹰兄的还不是红袖朋友,是黄金朋友。我有幸一段时间成为黄金朋友,是红袖去黄金唯一留下时间最长,可以说是融入黄金最深的红袖人。
我现在都怀念黄金,那是一个曾经有着很多优秀的朋友的论坛!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13 16:51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李熙,让我找到了宋朝。
论坛的经历都是共同的,不在乎是哪,而每个人的经历又是不同的,这是因为人的个体的区别。
黄金的“萧条”是一种表面现象,BBS目前的现状也不独黄金一家,我觉得一个人应该留恋和记忆什么,否则明天还有什么意义?
再次感谢李熙!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13 17:51 |显示全部楼层
大尾巴鹰 发表于 2017-7-13 06:47
谢谢宋朝老师,我是听李熙说你在这才来找你的,我到现在还记得你给我写的评论。现在难得还有心静如水的 ...


王兄,准确说是我找到了你。当年在忆石老黄金,你的《小饭铺》强烈地吸引了我。可惜,没多久忆石没了。
我和芥末筹划六星视点时,我让她去请你们,你和末代愚夫等人还真来了,这也成了视点的黄金岁月。
后来因为一些变故我离开了视点,随后又主持了两年杂谈,而你们听说去了后来的黄金岁月,我觉得这样也挺好,就没再打扰你们。
成立书房时,我动了一点心思,但新版有些飘摇就没去寻你们。但是,还是把你们的文字成集收入到子版,我觉得这样的文字应该整理一下,给想看的人留着。
再见你真好,只要你不嫌这里冷清,归隐一定长相守候。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13 17:59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大尾巴鹰 于 2017-7-13 18:01 编辑
归隐宋朝 发表于 2017-7-13 17:51
王兄,准确说是我找到了你。当年在忆石老黄金,你的《小饭铺》强烈地吸引了我。可惜,没多久 ...


你客气了,你在红袖对我的评论虽然过誉之词,你的文笔的确让我印象深刻,从此以后再无交流,我那个时候挺遗憾的,哈哈哈!
再次碰见你真的很高兴,只要我能做的,请不要客气!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13 17:59 |显示全部楼层
其实我与文学真的是门外汉,这一点不是谦虚,或者说,谦虚并不是美德。我只是享受写字的快乐。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13 18:00 |显示全部楼层
李熙 发表于 2017-7-13 16:16
首先问好大鹰兄!
你来到这里算是走对地方了,这里有你的知音宋朝兄弟!
另外这里也是宋朝兄弟努力营造的 ...


谢谢熙子!你总是替兄弟着想。
喜欢大鹰的文字源自我的京派情结,很早以前我就喜欢石康等人作品,而大鹰的似乎更接地气一些。
你说的对,我也是在老黄金认识大鹰的。那时我记得我俩还在雅琴飞白雪领导下共事过,可惜好景不长,也不知道她现在咋样了?
论坛就是这样,来来去去人聚人散,但植根于记忆深处的东西一定是源于欣赏,欣赏是个美好的享受。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13 18:05 |显示全部楼层
我只是享受写字的快乐。
——————————————————————
这句说的真好!这就是写作的真谛。一个你不乐意的事情怎么做好哪?动力源于喜欢,喜欢可以成就一切,即使它们不那么成功,但做这个事情的过程是最美妙的。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13 18:14 |显示全部楼层
宋朝老师,我要真正的加入六星书屋。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13 18:33 |显示全部楼层
大尾巴鹰 发表于 2017-7-13 18:14
宋朝老师,我要真正的加入六星书屋。

最喜欢听到的一句话。
我相信,这里将来会吸引更多志同道合,纯粹喜爱文字的朋友。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13 19:29 |显示全部楼层
大尾巴鹰 发表于 2017-7-13 18:14
宋朝老师,我要真正的加入六星书屋。


欢迎之至!只是这老师二字愧不敢当。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14 04:35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归隐宋朝 于 2017-7-21 10:23 编辑

(三)
庆幸柯琳没有再说什么,庆幸烤肉经过我拼命地吞咽以后到了我的胃里很安静,我原想它们会反抗。当我们走出烤肉店的时候,我觉出了我的后背有一阵类似轻风吹过的感觉,我想那肯定是那女人的眼睛在此掠过。

走进家门,对了,我不得不跟大家交代一下,其实这不是我的家,也不是我们的家,准确地说,这是柯琳的家。房子是她买的,家里的一切甚至拖鞋都是她出的银子。我们并没有结婚,两年前我决定跟她住在一起直到今天也没谈到这个。柯琳是那种对敏感事务极有耐心的人,我们从不提起这件事,结婚就意味着相爱的结束,谁说的?也许是俗话,也许是童谣,也许是歌词,也许是名人的名言,我不知道。

我在家里写小说,直到今天一个也没人要。她在一家日本公司工作,不断地被提拔,到了今天已经是中国区的主管。我不知道这家日本公司在中国做什么业务,我也不知道柯琳何以不断地被提拔。日本人都很好色,但我不相信柯琳是靠肉体起家的。不是我对她的忠诚和人品有信心,是因为外国人没这个规矩。他们不会像中国人那样因为女色而交易什么,当然英国有个不爱江山爱美人的温莎公爵,可是日本人还没高尚到那个地步,这我是有信心的。

我也不知道柯琳为什么爱我,也许她希望我将来一夜成名,或者她跟看中某支有潜力的股票那样对我有信心?可我更觉得柯琳是想在我身上寻找什么。“宝贝快来,看看我给你买了什么?”她有时候进门会这样喊我。
“到我这来抱抱我”她有的时候半躺在床上对我伸着两只手这样喊,在我刚要进入她希望的状态时她会突然说:“你今天晚上又没有刷牙?快去刷,我等你”。
她这样的温柔体贴就像一把飞快的刀子割了我一下,当时没有任何感觉,但是会越来越疼。

我不能再继续说下去了,因为我要去洗澡了,这是必须的,不管她想不想那种事,我都必须洗。我最讨厌洗澡,我又要解释的是,我的老家管游泳叫洗澡,我喜欢那个洗澡,我不喜欢现在这样的洗澡。柯琳坐在电脑前,她是在做今天在公司没做完的事,因为她有很多应酬,很多的工作,她现在就是这样分配自己的时间,白天在公司里应酬,晚上回来做事,当然还要顺便检查我写作的进度。

大概是听到了我洗澡的声音,她在外边大声地说:“仔细地洗那个地方知道啦?”

我没法在这个时候稳定情绪,或者说在我做任何事的时候听到她这样说,我都简直要疯了!
我都不知道我哪来的劲头,把浴液的瓶子狠狠地摔到地上。瓶子被摔碎了,浴液从破碎的瓶子里流了出来,淋浴喷头的水冲到了它,渐渐的变成了一堆白色的泡沫……。

“你在干嘛?”门被打开,柯琳瞪大了眼睛看着我。

我跟她解释说,瓶子太滑了没拿住。这话显然是骗不了柯琳的,连我自己也骗不了,可是柯琳没说话,拿进一瓶新的放在那里转身走了。她就是这样,她会让你挥动拳头打空气。 我和她在一起能体会到动物被巨蟒缠住时呼吸困难的滋味,所以我从不看与蟒蛇有关的电视节目。

也许是我的估计错了,也许是摔瓶子的原因,柯琳没有对我提出那种要求,相反她一反常态地在电脑跟前坐到很晚。当我提醒她占用电脑的时间太长我没法写东西的时候她说:“那就看看电视。”说这话时她的眼睛都没离开过电脑的屏幕。

我看着电视不知不觉地就睡着了,电视是最容易引起我睡意的东西。柯琳上床地时候我知道,因为她在床上又打了几个电话。大意都是明天地安排,我奇怪她为什么总喜欢在床上打电话,有的时候在做爱的时候也这样,她好像从不受干扰,打完了电话继续情绪饱满。

“不能不接电话吗?”有一次在这样的情况下我问她。
她笑了笑说:“要接的,说不定公司有什么事,特别是日本人,他们个个都是夜游神,常常会在酒吧里想起了什么。”

我闭上眼睛,我在想我要写的那三个女人。我总是有一种感觉,我得等她们在我的脑海里出现,我不是在塑造她们而是在窥探她们,我不是在描写她们而是在记录她们的行踪。所以她们不来的时候,我就一个字也写不出来,她们要怎么样我也一点办法也没有。

“我要是那个混的不怎么样的女人,我会感激我有这样的朋友,尽管我会妒嫉她们的生活,但我不会想到要杀了她们。我要是真的受不了,我远离她们就是了。当然了,现在的人都有好奇的心理,他们不愿意事情按照真实的规律发展,一个混蛋往往比一百个好人的故事有吸引力的多,这样看来,你还可以把她们写成同性恋,买出去不就行了吗?”我想起了柯琳对我的小说说过的话。可是我想告诉她,她杀她们还是不杀我根本就做不了主。不过我想她说的也有道理,“一个人从银行里走出来”和“一个人从银行里跑出来”这两个故事只是一字之差,你更爱看哪个呢?

柯琳关掉了灯,我又看见了那张摇椅,静静地背对着我,我觉得它总是在动,前后地摇着,坐在上面一定是很舒服的。无奈我就是恐惧它,就是因为那个梦,也因为它面对的是我同样恐惧的落地窗,我再也没坐过它。看着它那悠闲自得的样子,我不止一次的想坐上去。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14 16:26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归隐宋朝 于 2017-7-21 10:32 编辑

(四)
摇椅和落地窗叫我恐惧,但这并不说明我不喜欢他们,柯琳睡着了,她有个习惯就是一丝不挂地睡觉。这个习惯是不是与她的身份相符合呢?我总是想这个问题,其实,这样想就是白痴,习惯和身份本来就没关系,一个道貌岸然的人,也许就是一肚子男盗女娼,前者是他的身份,后者才是他的习惯。哪里的光源我没搞清楚,反正把她的臀部照的清清楚楚。

”我喜欢被人看,特别是窥探。”有一次柯琳跟我这样说.
我想起来就气愤,她裸睡不能是为了让我看她找到满足吧?

柯琳站了起来,她走到穿衣镜前看着自己。我看着她,可是她已经不是那副面孔,我认出来了,这是我那个小说里混的灰头土脸的女人,她在欣赏自己,我觉得她想证实她到底比那两个幸福的女人差在哪?我觉得这不是个好方式,因为找不到答案。可是我不能干涉她,就象我不能干涉那两个女人的事情一样。我想我现在最好是坐在电脑前,记录她的一举一动。我爬起来坐在了电脑前看着她,只见她就那样久久的凝视着镜子里的自己,时而摸摸自己的乳房,她的眼睛里含着泪水,我不知道她为什么哭。

“不会没有男人爱你,我可以肯定。可事实上没有男人爱你,我可以作证。”她就这样哭着说。

我赶紧记下她的话。我盼望她们中间的任何人的到来不是一天两天了。她们来了,我就能写了,我觉得我的写作与其说给出版社还不如说给她们或者柯琳。

“这个脖子不能带项链吗?这个乳房不够吸引男人的吗?我只要放弃忠诚我就什么也能得到!”她这样一边说一边摸着自己说到的胸部。
我飞快的打着字,唯恐丢下什么,等我打完了字她已经不见了。

“我终于被强奸了,那种事一点也不像我想的那么刺激,可是我没有屈辱感,因为必定是我自己寻找的。你找到的东西总和你希望的多少有差别对吧?我想继续,你说呢?”小青站在我的面前说。

我的天,你饶了我吧,我正在写字呢,她们好容易来了,你干吗?我心里埋怨小青,可是嘴上不说,你怎么忍心叫一个满怀希望的人遭到冷落呢?小青好像看出了我的意思无奈的走了。

我现在就盼着另外两个女人的到来,她们总不能想怎么着就怎么着吧?因为她们没富裕到这个地步,也许就像柯琳说的,她们就是朋友的意思,我想听听她们怎么说,起码我也得知道关于那个倒霉的女人,她们还有什么安排?

小青又回来了,轻手轻脚的从背后捂住我的眼睛。她总是那么干,其实她蠢到特征和习惯能识别一个人的身份的道理都不知道。

我掰开她的手说:“你又干吗?”
她说她想了半天说:“与其千辛万苦的找个强奸自己的人,不如让你强奸了。”
我告诉她:“什么叫强奸,就是违背他人意愿的性行为。小青你真傻,你是受性饥渴的折磨呢。”
小青爬在我的后背上说:“你要是跟我干我就是不乐意,这不是违背了我的意愿了吗,你快点吧!”
我说:“我在等人,在等我小说里的另外两个人,我想他们很快就会来的。”
   

小青很失望的样子:“怎么我到了连找个人强奸自己都不行的地步了呢?我就那么没有魅力?”小青撅着小嘴问我。
我没法跟她解释这个问题,尽管我觉得小青是不够十足的女人味,可她是女人,她也成了家也有丈夫,你总不能说他丈夫在和她做爱的时候总是在应付差事吧?即使后来是,我肯定开始也不是,这也可能正是小青找这样事的原因。小青走到了落地窗前,我赶紧提醒她别去那里,危险!小青并没有听我的话而是固执的站在窗子前,她拉开了窗帘,我吓了一跳,外边竟然什么也没有,那些楼房统统的消失了,只有满是乌云的天空,小青的样子就像个皮影一样,我有点可怜她了。

“来小青,到我这来。”我说。
这又何必呢?女人就是傻,只要是能让男人看中,从不计较他们到底处于何种心态。
“你明显是在施舍,真虚伪!”小青头也不回的说完就从落地窗走了出去。我吓得大叫了一声:小青……!

“怎么了宝贝?你梦见小青了?你在喊她。你怎么出了这么多的汗?” 柯琳爬在我的身边用手摸着我的额头。
“好奇怪的梦,“我对她说。
“你这样哪行?你脑子里整天都在想什么,想着梦吗?“

柯琳仍然不停手的摸着我的额头,这让我很不舒服,我弄开她的手坐起身来。柯琳坐到了我背后,她赤裸的身体紧紧的靠在我的身上,双手搂着我,把脸贴在我的后背上。在我的大腿旁边,一左一右的是她那两条又粗又白的腿,我看到她那和大腿比起来显得过于小的脚上还涂了深紫色的指甲油。后来的事就是在劫难逃了,我得满足柯琳的要求,我想起了小青还有她那种荒唐的想法。

事后柯琳感到满意还问了我一个问题:你除了梦见小青,你还梦见了什么?

柯琳满意的睡去了,我却说什么也睡不着了。我坐在电脑前。我想记录下来那个倒霉的女人说的话和她的举动,我很满意她告诉我的一切,唯一懊悔的是那两个女人没来。也许那个女人想的对,她们可能就是在她面前找优越感,她的怨恨不是没道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14 21:05 |显示全部楼层
看了三四节,感觉有些意识流,有些现代派小说的味道。
风格真的不同于大鹰兄以前的小说,在形式上是一种新的尝试,欣赏了!
期待续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16 06:36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归隐宋朝 于 2017-7-21 10:37 编辑

(五)

这两个女人又找到了她,请她去到一个健身俱乐部减肥。为了叙述方便,我们暂且给她们起个代号,因为我实在是不知道该给她们起个什么名字。两个优越的女人中那个胖子叫“甲”,稍微瘦一点的叫“乙”,而那个倒霉的女人却天生有个好身材,我们就叫她“丁”。

甲和乙约丁以前,甲有些迟疑,因为她发现最近好几次给丁打电话约丁出来都被拒绝,即使出来的时候,也很少说话而且一脸的忧郁。是不是丁有什么心事呢?乙说这并不重要,既然丁不肯跟咱们说,那就是不想让咱们知道,约丁一下,不来就算了。

丁如期的赴约了,她们一起到了健身俱乐部,一起热火朝天的锻炼了一把,还游了泳。三个人一起吃了饭,席间甲真诚的夸着丁的身材,说自己要是有这样的身材,没钱都不在意。乙虽然附和着说,可她并不认为身材比钱还重要,因为丁就是个例子,但是这只是乙事后对甲说的。

买东西,逛大街,吃饭,真没意思,甲不知道为什么感慨起来。乙笑了笑说,那还能干什么呢?甲觉得她倒是很羡慕丁这样忙忙碌碌的,生活的充实。

丁的后背疼了起来,每当丁觉得她们说的话不对劲的时候,她的后背都会剧烈的疼痛。她觉得这是她们商量好的又一种取笑她的方式。她看见乙这个时候把草莓冰激淋吃到了嘴的外边,血红血红的。她心里想,应该使劲的撕她们的嘴,让她们变成这样的颜色。大约在晚上六点钟左右,三个人分了手,因为丁还要回家做饭。在路上,丁的眼前老是晃动着乙那个粘着血红色冰激淋的嘴。

柯琳要去日本出差,几天来每次下班都带回很多东西。有给日本的同事带去的中国工艺品,最多的是给我带回的吃的。我不想问她走多长时间,柯琳有个毛病,你不问她什么,她从来不主动地说。一切好像都是在她的掌握之中。

临走的那天早上,她破例地叫醒刚刚睡着了的我说:“冰箱里有吃的,到楼下的饭馆里吃点什么。别总是吃自己喜欢吃的,也要吃对自己健康有益的。比如蔬菜,水果。别忘了每天喝奶,我没买很多,因为怕它们不新鲜了,钱还是放在那个抽屉里。”

柯琳嘱咐完了爬在我的脸上亲了一口,拉着行李箱走了。我听着她的脚步声渐渐远去,爬起身来走到了落地窗前,奇怪的是这次我对落地窗好像没有以往那样恐惧,但是扒开窗帘的手还是有些抖。我看见了柯琳站在路边叫出租,我只能看到她那染成棕色的头顶和那件黄色的风衣还有拉在后面的红色的行李箱。这个时候的柯琳变得很可笑,在高处俯瞰她严格来说,只是几个不同颜色和形状组成的色块。一块不规则的棕色,在棕色的外围是一圈黄色,在这两种颜色的色块后面是一块方形的红色。

出租车停在了她的身边,在司机帮她放行李的时候,她没有马上钻进车里,而是仰起头来朝我的方向看了看,她可真聪明,她怎么会知道我在看着她?我想和她招一下手,可是身子却不由自主的躲在了窗帘后面。

虽然恐惧比往日少了很多,但是我还是不能长久的停留在这,因为我现在又开始觉得地板在向落地窗方向倾斜。正在我要离开那的时候,我看见了电梯里碰见的那个女人走出了楼门,此时也正是柯琳钻进车里的时候。那女人站在那望着出租车,显然她是想起了什么,出租车走了,可是她却还是站在那。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北斗六星文学网所有文字仅代表作者个人言论,本站不对其内容承负任何责任。

Copyright ©2011 bdlxwxw.com All Right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网站已备案)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   

平平安安
TOP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