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北斗六星!·百事通·查看新帖·设为首页·手机版

北斗六星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北斗六星网 六星文学 三味书屋 有谁在线
查看: 2967|回复: 69

有谁在线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0-5 21:56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归隐宋朝 于 2017-10-20 17:51 编辑

1

       很早就醒了,看着透过窗帘的晨曦,我想现在也就是五点多钟。想到今天就要去见他,心里有点兴奋,还有点紧张。
       我在QQ里认识了他,从心不在焉的闲聊,逐渐到了敞开心扉的吐露,我们整整的认识了两年了。尽管我们开始就知道我们生活在同一个城市里,可是,从来也没从谁的嘴里提出见面的要求。我不知道他是怎么想,反正我在开始的时候觉得这样很可笑。说句实话,我有的时候有这样的冲动,我是这样给这个冲动找到理由的:我只是想看看他到底长得什么样,我仅仅是想把我对他的印象弄得完整一点,仅此而已。

       除了没有和他见过面,我几乎知道了他的一切,我们无话不谈,我知道他是一个工人,我还知道他有一个普通的家,用他的话说:“就像自己的耳朵,没什么特别的,可是也不能没有。”他说话很粗鲁,特别是在发生争论的时候,他似乎忘记了斯文,或许他这样的人有斯文也是装出来的。当我为他的粗鲁生气,失望,怨恨的时候,他会很及时地跟我道歉,尽管这道歉的话也粗鲁,可是很真诚,让人没法不原谅他。

       像我们这样的年龄,更多的是在谈我们对人生的感受,对自己失去过去年华的无奈,对未来的迷茫,对过去的留恋和回忆,当然,我们的话也会涉及婚姻,家庭,孩子。但都是小心翼翼的,特别是我,我觉得本来和他撕扯到这样的程度就很可疑了,我尽量不让我自己说得更多,尽量让我自己保持冷静,只有这样,我才会在和他聊完天的时候,心里平静点。

       我们有相互说得很投机的时候,也有争吵的时候,他有的时候一点也不绅士,对他不认可的事情和观点从不让步,他的理由很可笑,很幼稚,同样幼稚的是他在争论的时候的固执己见的态度,我有点离不开他了,我自己也不知道为了什么。每当晚上坐在电脑前的时候,我的两只眼睛总是在盯着他的QQ头像,那头像要是亮着,我的心也就跟着一亮,那个时候,我会故意的不理他,我会先找别人去聊点什么,可我的心里却很踏实。他总是会先来找我,我很得意这一点,我也乐意享受这一点快乐。

       大概就是在几个月前,我进行了这样的谈话:
       “说实在的,我很喜欢你。”他这样说道。

       我看见这几个字,心里“扑通,扑通”的跳了起来,这是他认识我这么长时间第一次这样说。我问他:“你喜欢我什么呢?”
       “你很善良,很机灵,有个性,也很文雅。”这几个字很快的跳了上来,看来他是早就这么想的。
       “我没你说得那么好”。说这话的时候,我真的不是谦虚,我是怕他如果真的这样想我,我会让他失望。我老公在认识我的时候也是这么说的,可是,他后来总是说他很失望。
       “别这样谦虚呀,你其实心里美着呢。”他的话不知道是讽刺我还是什么。
       “我明白了,你说这话是哄着我玩得对吧?”我试探着问他。
       “我不会哄人玩,特别是你,哄你我是王八蛋!”他又上来了粗鲁劲头。
       “我也喜欢你,你挺可爱的。”我不知道是安慰他,还是终于忍不住说出自己的心里话。我的心都快跳到了嗓子眼儿,脸热热的。这是一种久违了的感觉,很长时间没有这样的感觉了,我甚至觉得眼睛都有些模糊,看不清楚眼前的字了。我下意识的回过头看了看坐在发上的老公,他这个时候正聚精会神地看着电视,我知道这很多余,可是我怎么有一种做贼的感觉?

       “真得感谢你,你能说出爱这个字,虽然有点女生的味道,但是我还是很知足,我没白认识你”。
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我为什么要这样说。我爱他吗?仅仅就是这样两头不见日头的文字就叫我说出了这个字?我自己把我自己吓了一跳。我看着他的话,半天不知道打什么字。

       我就这样看着,直到他有点着急了:“怎么不说话,后悔了?没关系,说错了重说不就得了,你就是这样,什么事情都较真,这样活着多累?说声爱也不亏到你哪去,你要觉得吃亏了,我也说,我爱你!”

       这家伙,半真半假,不知道他哪句是真的,我可有点鲁莽和上当的感觉。他怎么能用这种近乎调侃的方式说出这几个字?我知道他喜欢调侃,我也喜欢他的调侃,但是如果这也是他的调侃方式,我真的有点接受不了,甚至有点觉得自己既冒失又可怜。

       “我困了,想睡觉,明天见吧。”我匆匆地打了这几个字关上了QQ。我没有走开,我只是看着电脑的桌面发呆。
3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5 22:00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鹰,一直跟读你的文字,一直喜欢着。
祝福你!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5 22:02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语言质朴,却总有感人处。
貌似平凡,实则包涵人生情状。
期待下文!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6 06:55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归隐宋朝 于 2017-10-6 09:45 编辑

                                                                                       2
       从那以后,他有好长时间没上来,开始几天我并没有在意,因为我有点生他的气了,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我有点忍不住了,他为什么不来了?是有什么事情,还是生病了?我试图和其他认识他的人打听,没有人知道。我的反复打听到招致了别人的风凉话:“怎么了?看得出来,你比其他人更关心他。”
       “吵嘴了?还是失恋了?……”

       那段时间的确很难熬,我没有心思做任何的事情,反复的打开电脑,然后再关掉。米饭糊到锅里,开水把煤气炉扑灭。走到商店门口会莫名其妙的回来,坐在公共汽车上会过了站。到市场买菜交了钱却把菜留在了那。

       “看来电脑让人着魔,这回我是信了”。老公不无嘲讽的说道。
       他并不反对我上电脑,他甚至不知道也不关心我整天在电脑上干什么,只要给他做熟了饭,只要给他洗衣服,只要准备他需要的一切,哪怕我消失他也不会过问。就是这样,我的举动能够引起他的注意,足以说明我的反常程度。

       我有过这样的心情吗?我这是怎么了?这就叫网恋?我会这么轻易地把一个人放在心里?这会有什么结果?我开始怀疑我的生活经验,我开始感觉到这不是我上网的初衷,我想到,与其这样,真不如就此结束,现在下决心还来得及,因为事情本身就没有道理,可笑而又滑稽。我不想使我很平静的生活就这样被搅乱,我开始不上网了,我试图做许多别的事情来分散我的注意力,比如打打毛衣,去拜访一下朋友,有的时候,我会坐上汽车从一个终点坐到另一个终点,在商场里毫无目的的闲逛,我总是去很远的地方,半天才能打来回的地方,我怕我会临时改变主意又坐在电脑前。因为我一个人在家的时候,电脑会像磁铁一样把我吸引过去。

       有一天晚上,我坐在沙发前看着电视,不知道怎么了,我从老公的香烟盒里抽出了一棵烟点上,我从不抽烟,在我的印象里,女人嘴上如果有烟卷,是坏女人的象征。

       “添了一个嗜好?哈哈!”老公坐我的旁边看着我说,那眼神很异样。
       “你能听懂吗?我记得你是教数学的。”老公指了指电视说。我这才发现,电视的频道定在了央视英文台。
       “只许你抽吗?我也抽,我想让你体会一下被动抽烟的滋味”。我给自己开脱到。
       “如果抽烟能帮上你的忙,我不反对,我倒认为抽烟的女人很好看”。老公把电视换了一个频道说。

       我开始有点警惕起来,他为什么会认为我是在用抽烟帮什么忙呢?
       “我只是闲的没有事情,我不会上瘾的”。
       “能让人上瘾的东西都是以尝试开始的,戒掉就很难,我尝试着戒烟有很多次了,可是戒不掉。所以,我这可是经验之谈。”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老公这些话都是有所指的,难道他想到了什么?真倒霉,在思念的煎熬上又加上了一份担心。
       “你还是上网去得了,据说网上有萨达姆行刑全过程的录像”。
       “我没兴趣”。我掐灭了烟说。
       “我有兴趣,你去帮我找一下,我对那玩艺不熟悉”。

       我相信任何事情,冥冥之中是有安排得。眼前的事情就证明了这点,当我决心不再打开电脑的时候,老公却把我推到了它的面前。我打开了电脑,在百度搜索上嵌入萨达姆三个字,很快就找到了。我把老公叫了过来,自己则重新回到沙发上。我是要下定决心的。
       “美国人真霸道,老萨也是多行不义才有了这样的下场”。老公一边看一边说。

       是不是我多心了,我怎么觉得老公的话句句刺耳。录像很短,他很快就看完了,走回到沙发前坐下说:“你去吧,我看完了”。

       我本想说你自己把它关上,可是我没有这样说,我走到了电脑前,关掉了网页,鼠标的箭头桥好就停在QQ快捷图标上。那个小企鹅瞪着眼睛看着我好是在说:“久违了,你不想打开我吗?”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6 06:56 |显示全部楼层
晏晏 发表于 2017-10-5 22:02
语言质朴,却总有感人处。
貌似平凡,实则包涵人生情状。
期待下文!

谢谢鼓励,中秋快乐!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6 09:01 |显示全部楼层
好看,一个又一个的待解之谜。追文啦。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6 10:08 |显示全部楼层
又见精彩,谢谢鹰兄!
十分钦佩鹰兄的勤奋笔耕!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6 14:00 |显示全部楼层
看起来大鹰先生是忙过阵了。
开新篇有新气象,期待精彩!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6 17:02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噢。抢位,看新文字,心理活动描写很细腻啊!继续等。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7 05:51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归隐宋朝 于 2017-10-11 12:49 编辑

                                                                      3

      自认为控制别人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殊不知控制自己同样的不容易。鼠标停在那,只是简短的一瞬间,我又打开了QQ。一连串的“滴滴”的声音,几个朋友的头像在跳动,我一眼就看见了他:
      “我的父亲没了,我这几天就忙这个,你是不是在到处找我?”
      这么自信?我不仅想到,可是,他说对了,我的确是在到处找他。
      “你在吗?给我留个言。”
      “喂!怎么回事?生我气了?”看到他在着急,我心里感到了一点安慰。
      “说话呀?你在干什么?”
      “别生气,上次我说的那句话是真的,我没跟你开玩笑”。

      真的?我看见了他的话不禁念出声来。
      “就是真的,那是行刑的人用手机偷拍的”。老公搭了话。

      显然,他以为我再说萨达姆的行刑录像。把他的话看完,他的头像就暗了下来,这说明他不在线。我要不要给他留几个字?我这样问自己,算了,既然已经决定逃离这个困境,何必再给自己找麻烦,天知道以后还会发生什么事情。我准备关掉它,可是还是犹豫着,他想着我,我感到我没白着急。我知道期盼的滋味,这几天我可深深的体会了,我应该给他留几个字,如果我不留,他会像我一样的。笑话,你怎么知道人家会像你这样神不守舍?我感到我很幼稚。回了几个别人的留言,我想我该下了。就在我准备下线的时候,他的头像再次亮了起来,并且不断的跳动这,他在这?他在找我!

      “你终于露面了,告诉我是怎么回事?生病了?”
      “你难为人总的有道理,你怎么老是三天两头的找点别扭,你到底要我怎样?”
      “我没难为你,你不应该就这样无影无踪了”。终于忍不住地我还是打了这几个字。
      “几天前我爸爸突然的脑出血,我怎么知道?我根本就来不及通知你。”
      “可是你都要把我急死了?”
      “哈哈,我知道你在乎我对吧?”
      “你怎么还笑得出来?”
      “告诉我这几天我没来,你都干了什么?”
      “上网看新闻,和别人聊天,没了你地球也转”。
      “好啦好啦,别说气话啦,我有个想法,早就想和你说呢,可是又有点犹豫,怕你不会同意”。
      “什么想法?你怎么婆婆妈妈起来了?”
      “我们见个面怎么样?”

      我打了个QQ上惊讶的表情,这太突然了,我一点准备也没有。
      “瞪什么眼?行不行的给个痛快话!”
      “我没准备,这太突然了!”
      “这要什么准备?只要时间,哦对了,还有跟家里打好招呼,你知道我的意思。我想这对你不困难,你不是说你老公不限制你吗?”
      “可是我没和谁见过面,我就没想过这些”。
      “总有第一次的,和我见面不一样的”。
      “你有什么不一样的?你怎么特殊?”
      “我知道你想见到我,哈哈!”
      “你怎么这么自信?你凭什么这样想?”
      “就凭你在我不在的时候到处找我,我再说一遍你在乎我,我知道。”

      他看来很得意,对他这样的话,我无力抵抗,这些日子就在证明他的判断。
      “好啦,别磨蹭了,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不是什么大事?你以前见过谁?”我忽然想到这样问他,连我自己都不好意思,我有什么权利这样盘问他呢?
      “到底是女人,总是这么敏感,我谁也没见过,我只想见到你”。
      “在哪,什么时候?”
      “你同意了?那好,在颐和园的知春亭,知春亭你知道吧?”
      “知道,为什么在那?你住的离那很近吗?”
      “远一点,省得麻烦”。
      “麻烦?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你不怕碰到熟人吗?”
      “我就说这不是什么光明正大的把戏”。
      “每个人都会有特殊的情况和处理他的办法,你承认吗?好,就这样,我还有别的事情,下星期天怎么样?告诉我你穿什么衣服,我怎么找到你”。
      “我不知道,我出门前总是为穿什么衣服发愁,我现在定不下来”。
      “那我告诉你,我穿一件浅蓝色的体恤,知道啦?就这样,我走了!”

      他的头像黑了下来,我看着他的话久久地坐在那,我该怎么办?

                                                                  4

      我还是答应了他,而且就在今天。相信自己无论如何也躺不住的时候,我起了床。冰箱里的排骨拿出来,脑子里不停的想这今天要见面的情景,泡上香菇,炖排骨,摘油菜
      厨房里响起了高压锅放气的声音。今天是老公休息,我要给他把饭做好。

      “这么早你就瞎忙什么?”老公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厨房的门口睡眼惺忪的问。
      “我今天要出去一天,有个同学的聚会。”我头也没抬的说。
      “聚会聚会,现在这人都怎么了?”老公一边嘟囔着一边朝厕所走去。

      把油菜炒完的时候,我已经是满头大汗。我走进厕所去冲澡。我站在镜子面前仔细打量着自己。我的身材很匀称,这是我的天赋,我一直就为这点感到很骄傲。记得跟老公出门去参加什么朋友聚会的时候,常听到有人对他说:“你老婆很年轻呀。”我明白这里有故意夸奖的意思,也有实事求是的成分。我的身材和年轻的时候相比较还是有变化的,比如眼角上细细的皱纹,脖子上的肉有一点松弛,微微的有一点肚子,我看着镜子里的我自己想到:“他看见我会怎么想,到底现在是见到了真实的活人”。我下意识地用手指揉了揉眼角,我看见我的眼圈有点发青,这是昨天没有睡好的原因。

      走出来我打开了衣柜,看着衣服开始发愁,我和他说的是实话,我每次出门都发愁穿什么衣服。这也是我老公最不满意的。“总是要等你磨磨蹭蹭,穿个衣服有这么难吗?”我记得有个外国的心理学家说过:“女人在出门的时候常为穿戴发愁的,证明这个时候你已经缺乏自信了”。今天这种选择尤其的难,我穿什么才能最好的体现我的特点呢?我忽然觉得我这么重视和他见面,本身就有模糊的原因藏在背后,我感到有点可怕。

      “又开始为穿什么在衣柜前相面呢,我就奇怪了,你不能想好了你要穿什么吗?多累!”老公坐在沙发上说。
      “好多年不见的同学,我不想叫他们看着我疲疲沓沓的。我也不想让他们看出来我老了”。我不知道这话是给老公说的,还是说给自己。
      “除非你把脸蒙上,没有人规定老了就不能参加同学聚会呀?你这又不是相亲”。嘲讽是老公一贯表达不满的方法。

      我拿出了一件又一件的衣服,没有哪一件叫我满意,床上已经放了一大堆。
      大概是看着我实在是不耐烦,老公走了过来拿出一套白色的衣服说:“这件不就行吗,这不是你新买的吗?”说完了话一把拉上了窗帘。我这才发现,除了裤衩外,我竟然一丝不挂的站在那。算了,我知道,我要是再不下决心,我恐怕还要挑下去。老公和他都是男人,他们的眼光应该有共同的地方,就听老公的吧。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7 05:52 |显示全部楼层
杨柳堆烟 发表于 2017-10-6 09:01
好看,一个又一个的待解之谜。追文啦。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7 05:53 |显示全部楼层
归隐宋朝 发表于 2017-10-6 10:08
又见精彩,谢谢鹰兄!
十分钦佩鹰兄的勤奋笔耕!

多谢宋朝老师!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7 05:53 |显示全部楼层
泌水 发表于 2017-10-6 14:00
看起来大鹰先生是忙过阵了。
开新篇有新气象,期待精彩!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7 05:53 |显示全部楼层
隐香 发表于 2017-10-6 17:02
噢。抢位,看新文字,心理活动描写很细腻啊!继续等。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8 06:01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归隐宋朝 于 2017-10-11 13:04 编辑

                                                                            5

      气候的变化使北京在夏天简直就是一座地狱,不到八点的时候就已经酷热难当。我坐在公共汽车上,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临出门的时候,老公出人意料的嘱咐道:“好好玩吧,同学聚会就得尽兴”。我当时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如果说是感激,我觉得我很可怜,他应当这样关心我,如果得到别人的关心就像乞讨的人得到了施舍,这究竟是我不知足,还是什么别的原因?要说是内疚,我并没有准备和他怎么样,我甚至到现在也不知道,我除了满足我的好奇心还能有什么?

      颐和园我已经好久没有去过,门票的价钱吓了我一跳。我走了进去,不得不在导游图上看看知春亭的位置,我真的不能确切知道它在哪。当走到知春亭附近的时候,忽然间犹豫起来,怎么对我的行为给自己一个说法?怎么能心安理得的认为自己这样做是正常的?好在我们谁也没见过谁,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开始打算着我爽约的借口,我觉得,即使跟他说我没有勇气见他,他也不会埋怨我。他要是到了,我们也许近在咫尺,他说过穿一件蓝色的体恤,我就能看见他,我只是偷偷的看看他也行,必定我来了。

      站在路边的一棵树下,远远的看着知春亭,眼睛在寻找着。一个穿着蓝色体恤的男人进入了视线,他坐在亭子里的长凳上,背靠着亭子的柱子,一条腿放在长凳上,抽着烟眼睛却盯着昆明湖。看上去一点也不像等人的样子,好像只是个走累的人在那里休息。从他坐着的姿势上看,这不是个斯文的人。由于时间还早,亭子里还没有人休息,所以我确定就是他。

      真的是他,我这样盯着也会被他发现,我忽然想到这一点,我戴上墨镜,这样没人能看见我的眼睛盯着的方向,这样的天气戴上墨镜也是很自然的。说句心里话,如果这就是他,已经满足了我的好奇心,为什么还停在这连我自己也搞不懂。好好的开开玩笑吧,生活太枯燥了,难得叫自己心跳一回。跟他约定的是九点,如果我就这样看着他,一直到了时间已经过了的时候,他会有反应,比如看看手表之类。有点像电影里的侦探情节,我忽然觉得很好玩。

      为了尽量不引起他的注意,我伪装一下,从包里拿出一份连我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放在里面的报纸看着,墨镜挡住了我的眼睛,可以任意的监视他。九点十分的时候,我偷偷的看了他一眼,他没有任何反应,仍然是保持着那个姿势,可是看得出,他在左顾右盼,并且连着点上了一棵烟。哈哈,着急了,我心里好得意。想起我们在QQ上聊天的时候,占上风的总是他,现在我倒有点优越感。

      报纸上一条拆迁的新闻吸引了我的注意力,这是我居住的地方,早就听说要拆,可是就是不知道什时候,我仔细的看着,盼望拆迁是我的心愿,可惜,这条新闻只是简短的报道了拆迁的范围,以及市政府拆迁的理由,没有任何具体的条文。应该给老公打个电话,叫他去问问街道,他今天休息应该干点正经的事情。能不能回迁呢?我们那个地方可是黄金地带。

      “报纸上写的什么?”一个人按下我手里的报纸问道。我抬起头,啊!什么时候他已经站在了我的面前。

                                                                       6

      面对突然站在我面前的他,用惊慌失措这个词汇来形容我当时的表情一定很合适。我想,如果自己看见我的那副表情一定是相当的狼狈。从只是文字的交流到眼前站着一个有血有肉有气味有声音的人,真是既陌生又熟悉,那滋味真的是很特殊。很久以来,我的脑海里给他设计了一个形象,这个设计不是有意的,而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的形成的,这个形象叫我激动,叫我着迷,这个形象很精确,那就是我为他投入了我的感情,这个形象也很模糊,因为我始终就不能在我的脑海里形成一个完整的具象。他有时候就像一个符号,代表着很丰富的内容,应该说我大多数时间里就是在关心着这些内容,这也可能就是他为什么不能具体的原因。

      生活的经验和本能还是让我用正常人的感觉来对待眼前出现的他,那就是陌生。
      我看不见我的表情,我也没说一句话,脑子里乱乱的,我甚至不敢多看他一眼。

      “怎么不说话,我就是你要找我算帐的人。”我听着他的声音也有点不太正常,是我的情绪影响了他,还是他有着和我同样的心思,我说不清楚。
      是的,我记得我说过要找他算帐的话,他这样说是为了掩饰他的紧张还是证明我没找错人呢?

      “你要把报纸扔掉吗?”他这样问我的时候,我赶紧看了看手中的报纸,哎呀,我紧张得把报纸揉成了一团。
      “我们走吧!”他说完了扭身走在了前边,我跟在他的后面,脑子仍然没有安静,可也想不出什么来,这个时候连紧张都体会不到,只是一片的空白。借着这个机会,我才仔细的看着他的背影。他个子很高,大概也在一八的样子,大脑袋宽肩膀,走路的样子很随便,有点一摇一晃的,浓密的头发没有什么整理的痕迹,皮肤黑黑的看上去很健康。裤子很合体只是皱皱巴巴的,皮鞋的样子也很好看,但是看得出没有擦过。通过这样的观察我想到,除了给我一个不修边幅的印象,还有一点令我担心,他并没有特别为这次见面准备什么,回想起早上在家的时候,我为穿什么而发愁的事情,更觉得有点过分了。

      就这样一前一后的走着,我离他有两米的距离,我们走进了长廊,昆明湖就在我的左侧,湖面被太阳照得耀眼的亮,上面飘着各色的游船,它们都像蜗牛一样的爬着,迎面吹来了一点不凉快的风,我心里有点不满,这个人真是的,怎么只顾自己走路,你叫我干什么来呢?这也怨我,为什么答应赴约呢?就这样埋怨他也埋怨自己的跟着他。

      他终于停了下来,站在长廊的长凳边上看着我。
      “怎么样,能放松点了吗?我让你一个人走走,就是让你平静点,我看你有点紧张。”他笑着说。
      “你怎么知道我紧张,我才不紧张呢!”这句话我只是在心里说,速度就像我和他在QQ里聊天一样,可是,那是通过指间流出来的,现在要从嘴里流出来我显然还是做不到。我只是笑了一下,眼睛看着连我也不知道的地方。

                                                                   7

      “你怎么老是不说话,我记得你挺爱说的呀?”他一脸困惑的问我。
      “听你说”。我真的是没法说我的感受,我搪塞道。
      “听我说?在QQ里你可不是这样的,你可从来不听我说,我说一句你有十句等着我呢!看来人们说得对,网络的确和现实有很大区别”他点上一颗烟。
      “那好,我问你,说说你对我的印象,初次见面总得有这个印象问题,你说说看?”

      他说话的风格和QQ里的风格一样,这让我又找到了那种熟悉的感觉,可是在QQ里我看到的是一个一个的黑色的字体,现在却是听到了一个男人的声音,我还是不能完全回到我聊天的那种环境里。但是,我感觉好多了。

      “你指的是什么?”我是在明知故问,我有意这样不过是想把谈话开始。
      “你总算看见了活的,你总的有个印象和想法,我指的就是这个。”

      他的急脾气又犯了,这个我很熟悉,在QQ里,有的时候就是这样故意的逗他,觉得他发火的时候很好玩,可是现在我可不是逗他。
      “你这么在乎别人对你的印象?”我觉得还是用在QQ里的说话习惯好一点。
      “别人的印象我不在乎,我在乎的是你的”。他狠狠地吸了口烟说。
      “我说不出来”。我说的是实话,我一时半会还真的说不清楚心里的感受,因为刚才的一段时间想得太多了脑子很乱,我不能一下子集中精力回答这样的问题,没想到我的回答叫他误会了。
      “我明白了,你不用说了,你原来想象得我不是现在这个样,这不怨你,是我找得你,其实你也不必强迫自己,你也并没损失什么,现在咱们可以结束谈话,我走我的,你走你的,你不过就是在大热的天做了一回公共汽车,我也就是在早上遛了一个弯儿。你现在回家做饭都来得及。”说完他把嘴里的烟卷吐了出来,烟卷在空中划了一个弧线飞向紧挨长廊的昆明湖。

      “别随便扔烟头,会罚款的,看来你不常来公共场所?”我好像恢复了状态,我的口气有点教训他的意味了。
      “对,这才是你,你平常就是这样说话的”。他很兴奋。
      “这也象你,我觉得你做出这样的事情也是我料到的,我说过,你有的时候很粗鲁,这就是我对你的印象”。
      “好好,不管是什么印象,你总算是开始说话了,我是粗鲁,一直就承认这点,你看见啦,我可没掩饰什么。”他咧着嘴,乐得象个孩子。

      一个卫生巡查员走了过来:“先生,你往湖里扔烟头了?”
      “没有,你怎么知道是我扔的?”他一脸的正经,一点不脸红的说。
      “我都看着呢,你刚才往湖里吐的烟头,现在还在那呢。昆明湖现在一天就得清除上吨垃圾,你怎么不自觉?你得接受处罚,”那个人也没客气,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本罚款票据。
      “你没证据,现在有人会为一块钱也要打官司,你愿意找这个麻烦?”他开始抵赖。

      那个人翻了一下眼皮毫不示弱的说:“先交罚款,你有问题可以向公园管理处投诉,你看清楚我的胸牌号码。”
      “算了,多少钱呢?”我有点替他难为情了。
      “五块!”

      他按住我递过钱的手,自己从口袋里掏出钱说:“好啦,我不跟你计较,你可能等着这五块钱发工资呢!”
      我急忙拉住他的胳膊说:“你少说两句,咱们走吧”。
      当我拉着他转身走开的时候,听到那个管理员说:“先生,说话客气点,学学你老婆,她可比你有风度多了,拿着你的收据!”。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8 11:41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一章老哥写得甚好!赞!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8 11:44 |显示全部楼层


网事知多少。祝老哥写作愉快!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8 11:47 |显示全部楼层
大尾巴鹰 发表于 2017-10-7 05:51
3
自认为控制别人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殊不知控制自己同样的不容易。鼠标停在那,只是简短的一瞬间,我又 ...


  聚会前奏。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8 15:02 |显示全部楼层
写得好!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8 15:04 |显示全部楼层
见过一位网友,感觉和老朋友一样,没有拘束。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8 20:27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网恋呢啊~~精神出轨呢啊~一个同学网恋远嫁~一个同学网恋的婚外恋~~对方女方自杀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8 22:44 |显示全部楼层
幸福每一天 发表于 2017-10-8 20:27
网恋呢啊~~精神出轨呢啊~一个同学网恋远嫁~一个同学网恋的婚外恋~~对方女方自杀


  网恋我碰着一个,女的给我哭半天,让我写她的遭遇,很早以前的事了。那时我还在红袖。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9 07:13 |显示全部楼层
从女人角度写。。。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9 07:56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归隐宋朝 于 2017-10-11 13:11 编辑


                                                                         8

      循规蹈矩的过程总是亢长的,需要你有耐心等待结果。生活正是在这个等待中熬干了我们精力。意外的因素也许会有全新的收获,起码能够加速这个过程。卫生巡查员的出现让我忘记了刚才的窘境,忘记了我还不能一下子习惯眼前的现实。
      我拉着他急速的走着,不一会走到了游船码头的售票处跟前。

      “我们去划会船怎么样?我有好长时间没有划过了”。他问我。
      “这么热的天?”我对他的建议有点犹豫,我真的很怕热,特别是怕晒。
      “不怕的,我们租那种有凉篷的船,这的人太多了,挤来挤去”。他说完了话径直朝售票处走去,看来他和我商量只是形式,并不想考虑我的意见。我想起了我的老公,他也是这样的。我不知道,为什么男人对女人的建议总是采取置若罔闻的态度,这种联想让我有点不痛快。

      可能是因为天热的原因,划船的人并不多,所以很快就租到了船。工作人员用带有铁钩的长竿钩住了船,他先跳了下去并回过身来对我伸出了手。这是那种脚踏船,座位的下边有踏板,船的动力来源于坐在上面的人用脚蹬踏。在颐和园昆明湖上划船,还是好多年前的事情,那个时候,这里还没有这么多种类的船,有的只是双桨的木船,坐在船的座位上,我发现,两个人挨的很近,“莫非是他有意安排的”?我心里莫名其妙的想。

      过去我们经常在QQ讨论关于网络的问题,对于上网的人的理解,对社会普遍存在的对网络的看法,我一贯认为,网络只是人们交流的地方,之所以能够吸引包括各种年龄,各种职业,各种经历的人,只是因为它出奇的方便,这只是科技的成果,就像我们的电冰箱、洗衣机、电视、手机……等等。科技是我们能力的延伸,这本来是没有什么可以非议的。在网络上我们省却了很多在现实中不必要的过程,我们可以结识更多的人,知道更多的事情,表达自己的意愿更加方便,但是,的确有人把网络的交流看作洪水猛兽,这样是不公平的。在我和包括他在内的所有网友讨论这样的问题的时候,我总是理直气壮的。为什么到了现实里,我仍然是这样的无能,担心,惧怕?难道说,我的理由只是因为我是一个上网的人才相信网络的吗?难道我的骨子里和那些反对网络的人并没有什么区别吗?究竟人们为什么把网络和现实拢不到一起?我的表现就证明这其中就包括我自己。

      “哎,我说,你倒也跟着蹬呀,这是个集体活动,你不能把蹬船的任务交给我一个人,一个人一个踏板,你也得蹬这船才能走的快呢!”他的话打断了我的思考,我看到他已经满头大汗了。

      我用力的蹬起踏板,由于踏板上有水很滑,我一脚踏空,裤子和鞋划上了黑黑的一道黑印,我觉得脚腕子生疼,肯定也划破了。
船在昆明湖上没什么目的的走着,凉篷并没有起到多大作用,我开始浑身出汗。他却饶有兴趣。船每摇晃一次,我们就互相挨近一回,就在这个时候,我闻到了一个满身汗味的陌生男人的味道。我抬头看着没有一丝云彩的天空想:我这是不是在做梦,这个梦是好是坏我说不清楚,如果是梦,我什么时候能够醒过来?

                                                                          9

      “你看,湖边上大把的卫生巡视员”。他用手指着说。
      “那你还敢往湖里扔烟头?”我问他。

      我使劲地蹬了一下船的踏板,脚腕子疼得我直皱眉头,我想那一定伤的不轻,我多想看看到底怎么样了,可是我不想当着他,大概是看出了我的痛苦表情,他问道:“你怎么了?”
      “没什么”。我故意轻描淡写的说。
      “我看你是回不过神来了,我们靠岸吧”。
      “船是你要划的,怎么又靠岸?”
      “算了,你也别受这个罪了。”

      没等我反应过来,船已经朝着岸边驶去。我们下了船,每走一步我都钻心的疼,我低头看了一下脚,天!血已经染红了裤脚和袜子。
      “你的脚怎么了?”他也发现了我的脚在流血。
      “没什么……”。我嘴上虽然这么说,却已疼的流了眼泪。
      “快找地方坐下!”他说着话拿过我的包套在了脖子上,几乎就是连拉带拽地把我放在了一个路边的石凳上。紧接着他蹲下身来脱掉我的鞋,鞋和袜子早已殷红一片,脚踝上一个大口子像个小孩子的嘴一样的张着,我甚至能看见雪白的骨头,难怪会这么疼。
      “这么大的口子,怎么搞得?”他一边看一边说。

      我的眼泪不住地流着,这眼泪流得有些蹊跷,我又不是个孩子,怎么会这么忍不住?我觉得眼泪还不仅是为了脚上的伤痛,存在心理的郁闷、忧伤、是点滴的流在心里的,它虽然会因岁月的流逝在记忆里消失,但是这只是暂时的,一旦有机会,一旦有了触点,这些记忆就会像打开了的闸门一样宣泄出来。我在仔细的品味着我的眼泪,它好像是由来已久的,它早就准备着在某一个适当的时候流出来。平淡枯燥的日子,影子一样的生活,那被压制了许久的情绪,还有许多叫我自己都说不出来的煎熬,甚至就是今天这样的见面,我都没有力量正视他,我是那样的怯懦,那样的无能,多少年来我就是这样在生活里左顾右盼,我到底快乐过几时?我的过去就是我要的生活吗?如果答案是否定的,那么为什么当它发生了变化,我又那么可恨的躲避呢?我哭得很痛快,除了不能嚎啕以外,我尽量得让我的眼泪疯狂的流着,我连痛哭机会都很少,我的快乐又在哪?这样的痛哭让我觉得很快乐。

      我就这样哭着,他摆布着我受伤的脚,我看到他从我的包里找到了几张纸巾包在我的伤口上,他已经满头大汗,不住地用胳膊擦着前额。我忽然强烈的感觉到,我喜欢这个人,除了没见过面,我了解他的一切,他现在的所作所为以及我看到的他,和我感觉中的他应该是一回事,当我把这一切都联想起来的时候,我觉得这真是再正常不过了。

      “我们应该换个地方,人家都看着我们”。当我看到过路的游人总要停下来看上一眼的时候我提醒他。
      “怕什么,我又没杀了你!”他一边忙着包扎一边嘟囔着。由于他把我的脚放在他的腿上,他那皱巴巴的裤子已经沾满了血迹。

      我感到他又象我们在QQ里那个好玩的样子,我想用手摸摸他的头,不过这只是一闪念的东西,我还是做不到。

                                                                    10

      脚上尽管包着纸巾,血还是不住地渗了出来。仅仅是在游船上的时候,我还想能有一个理由赶快结束这个尴尬,可是现在我却发起愁来,刚刚找到的感觉看来就要结束了,我真的有点不甘心。假如现在我不是脚受了伤,假如我一直就是现在这样的心情,我想我会好好的和他度过这段时间的,我后悔为什么不早点有现在这样的心情。

      “我看还是不行,得赶快上医院,不能拖着,这么热的天会感染的”。他抬头看着我说。
      “公园里总有医疗站一类的,到那上点药简单的处理一下我看能行”。我也看着他说。
      “这么大的伤口又流了这么多的血,上什么药能管事?说不定要缝针呢,我们还是走吧,到医院去”。

      他扶着我站了起来蹲在我的跟前说:“来,我背着你走”。
      “这怎么行?我能走。你只要扶我一下”。我拒绝道。
      “那得什么时候走到,这离公园门口还远着呢,我背你到门口然后打个车去医院”。他抹了一把汗说。
      “不行,我能走”。我站起身来扶在他的肩膀上。

      我们就这样艰难的走着,他脖子上挂着我的包,被汗水湿透的头发紧贴在前额上,我替他感到沮丧,不知道他现在心里怎么不是滋味呢。

      “真倒霉,都怨我不小心,本来挺好的事”。我在安慰他说。
      “那踏板上应该有个橡胶的垫的,踩的时间长了就没有了,所以会打滑。他们只顾了挣钱了,应该去投诉他们!”。

      终于到了门口叫了一辆出租,我们来到离公园最近的西苑医院。果然不出所料,我的伤口需要缝合,我很少生病,更没有缝合过伤口,在走进外科的门口的时候,我很紧张。

      “你的脸色不好看,是不是疼得厉害?”他扶着我说。
      “没有,我只是害怕……”。我也顾不得丢人了。
      “害怕?你又不是小孩子,缝个针有什么可怕?”

      到了门口,他拍拍我的肩膀说:“别怕,没事的,会给你打麻药,一点也不疼。我在门口等着你”。
      我用手扶着门犹豫着,就在脚要跨进门槛的一瞬间,我下了一个决心:“你跟我一起进来”。

      从清洗伤口打麻药一直到缝合,我始终把头扎在他的腰间不敢看。麻药并没有解除痛苦,缝合的过程还是很疼,我攥着他的手,除了我老公以外,这是我第一次离一个男人这么近。

      总算是完成了缝合,包扎完毕。我们走出了医院,我低头看着我的脚,现在的样子真是狼狈,裤腿挽起来,脚上包着厚厚的纱布,鞋也只能勉强塞进一个脚尖。

      “回家怎么说?”他看我的眼神里有点神秘。
      “你是不是特想知道?”我问道。

      他招手拦住了一辆出租,把我扶进车里自己也坐了进来,车里的空调很舒服,一路上谁也没说话,我看到他两眼看着窗外,脸上也没有任何的表情,真不知道他现在想什么呢?我心里不由自主地问自己。

      车子到了我家的路边,他扶着我下了车说:“想着吃药,不然会发炎的。还有,澡就不能洗了,坚持几天吧”。
      我想对他表示歉意,或者感谢他,可是我一个字也没有说出来,只是眼看着他回到车里冲我招招手离去。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9 07:56 |显示全部楼层
榆钱漫天 发表于 2017-10-8 11:41
这一章老哥写得甚好!赞!

谢谢!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9 07:57 |显示全部楼层
榆钱漫天 发表于 2017-10-8 11:44
网事知多少。祝老哥写作愉快!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9 07:57 |显示全部楼层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9 07:58 |显示全部楼层
幸福每一天 发表于 2017-10-8 20:27
网恋呢啊~~精神出轨呢啊~一个同学网恋远嫁~一个同学网恋的婚外恋~~对方女方自杀

啊?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9 07:59 |显示全部楼层
花中的花 发表于 2017-10-9 07:13
从女人角度写。。。

这是个尝试。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9 11:20 |显示全部楼层


  感觉还是有点硬,呵呵,问好!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北斗六星文学网所有文字仅代表作者个人言论,本站不对其内容承负任何责任。

Copyright ©2011 bdlxwxw.com All Right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网站已备案)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   

平平安安
TOP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