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北斗六星!·百事通·查看新帖·设为首页·手机版

北斗六星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北斗六星网 六星文学 三味书屋 老七买媳妇
查看: 3944|回复: 91

老七买媳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5-4 18:45 |显示全部楼层
先把题目放这,书屋是我的本行,明天写!
问候诸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5-4 21:16 |显示全部楼层
引领立等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5-4 21:20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大鹰老师,期待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5-4 21:31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泌水和轻言老师,我明天就写。
写个开头吧?
“在中州和山西交界的地方,人们到现在都很穷,可是他们说,穷怎么了?”
就拿这句话当个开头怎么样?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5-4 21:33 |显示全部楼层
哈,泌水和大鹰是老师,轻言是学生,认真学习。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5-4 21:36 |显示全部楼层
轻言 发表于 2019-5-4 21:33
哈,泌水和大鹰是老师,轻言是学生,认真学习。

此言差矣,孔子说“三人行必有我师”,他不是谦虚,他是深知道江湖险恶!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5-5 09:05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归隐宋朝 于 2019-5-6 19:21 编辑

1
河南和山西交界的太行山中有一个小村落叫黑沟村,大概有几十户人家。山是石头的,房子是石头的,就连路也是石头的。除了进村的道路是经过人工修建,小路就是用脚踩出来的。
老七姓韩,叫老七是真实的排行而不像有些人,在名字后面加个数字,比如张老二李老三等等。
老七今年四十二岁,弟兄七个五个做了古,剩下四哥和他自己。
七个兄弟全是光棍儿,一辈子没尝过女人的滋味儿。
在黑沟村不但是韩氏兄弟如此,光棍有的是。曾经统计了一下,这几十户人家的男人有媳妇的连一半儿都不到。
更让黑沟村男人们憋屈的是,村里的姑娘逃跑似的嫁到别处,剩下的就是老太太,死了男人的女人连寡妇都不做,急急忙忙的找人家走了。
也就是说,男人们连过过眼瘾看看女人的机会都少。
种地够吃喝,养鸡下蛋换零钱,养只猪为了过年,穷是自不必说了。
“穷咋了?”每当提起这个字,黑沟村的人就会这么说,好像他们真的不怕穷似的,其实是“姐俩守寡,谁难受谁知道”。
村里人下山要半天时间,不过是买些油盐酱醋。四哥曾经开过一个小卖部想赚点钱,一年不到就被赊黄了。
今年第一场雪的时候,突然听到了鞭炮声,老七问进门来的四哥咋回事四哥告诉他,孟三膀子娶媳妇了。
“瞎扯,他要能娶媳妇这世界上就没有光棍儿了。”老七撇着嘴说。
老七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这孟三膀子长的特别难看,年龄跟老七相仿。一只眼大一只眼小,前几年得了面瘫还歪了嘴,一说话就流哈喇子。这样的人怎么能娶媳妇,谁会跟他呢?
“不信你去看。”四哥说。
“看就得随礼,我看他干啥?”老七说。
“你不去我去看看。”四哥说着站起身出了门。
四哥出了门,老七腿也痒痒,特别是对孟三膀子娶媳妇的疑惑更让他打算一探究竟,于是也跟着出了门。
上坡过了一道沟来到孟三膀子家门前,门前围着很多人,因为这是近些年来黑沟村第一个人家办喜事。
孟三膀子穿着制服带着帽子,虽然显得整齐但是看着滑稽,因为这个孟三膀子是有名的邋遢人。
不知道他从那寻来的一辆半旧灰色的小面包停在门口,拉开门接下来一个穿着红色棉袄的娘们。那娘们脸上涂的一塌糊涂,长的什么样都没法判断。
“大家进来喝酒!”孟三膀子吸溜一口哈喇子说。
门口的人站在那没动,因为进去喝酒就要随礼,他们跟老七是一个想法。
院子里倒是有些人,那些人都是孟三膀子的亲戚。
院子里支起一口大锅,用汽油桶做的灶里烧着半根胳膊粗柳树,大锅里煮的啥看不见,反正是“呼呼”地冒着热气。
“这小子上哪儿鼓捣这么个娘们儿?”人群里有人议论。
“买的。”住在老七后边的二坑说。
“买的,这人还有卖的呢?”老七听了问。
“这世界上再没有比钱好使的物件儿,只要有了钱要啥有啥。”二坑说。
一连几天村子的里的人都在议论这件事,孟三膀子上哪儿买的媳妇呢?
“这几天没看见三膀子呀?”一天大伙坐在沟边端着碗吃饭的时候议论着。
“好容易搂上这么个娘们儿,兴许给撂到炕上了。”有人说。
“你们知道啥?他买个媳妇要看紧了,要是跑了那钱不就白花了?”二坑说。
“那咋还要看着呢?”老七问。
“有专门干这个营生的,不知道从哪拐来的人就卖到像咱们这样穷山恶水的地方。那人被拐来是能甘心的么,不看着能办事儿?”二坑说。
“那得看到啥时候,不干活了?”老七问。
“这跟熬牲口一样,熬败了它的性子认了头也就行了。”二坑说。
晚上老七正在鼓捣饭,四哥提着一个白色塑料桶进了门。
“你拿的啥?”老七问。
“酒,昨天下山买的小烧。”四哥说。
摆上炕桌坐在炕上,老七又炒了几个鸡蛋哥俩对饮起来。
“老七,要是能买个媳妇我看不孬。”四哥嘬了一口酒说。
“我看不中,这人能跟牛羊似的说买就买?”老七也喝了一口酒夹了一块鸡蛋放在嘴里。
“那三膀子的媳妇是咋回事?”四哥说。
“你听二坑瞎咧咧,他那嘴赶上跑肚的屁眼了。”老七说。
“我看这个事他不能瞎咧咧。”四哥说。
又过了几天,四哥进门告诉老七,他碰见孟三膀子了。
“咋,媳妇不用看这了?”老七问。
“晚上放在炕上,白天就把她关在西屋里撸棒子。”四哥说。
“那不成了囚犯了?”老七问。
“你寻思咋地,不关着跑了。”四哥说。
“这个媳妇娶的还有啥意思,啥时候是个头儿呢?”老七说。
“啥时候伏贴了啥时候算。”四哥说。
“我问了三膀子媳妇是从哪儿买的了。”四哥接着说。
“在哪儿?”老七问。
“他说他认识一个人就干这个,还问我要不要。”四哥说。
“多少钱?”老七问。
“这要看岁数大小,越年轻就越贵。”四哥说。
“像三膀子这样的呢?”老七问。
四哥伸出手晃悠了一下。
“五千块?”
“五千块,你买个驴多少钱?”
“那是多少?”
“五万。”
“这么多?”老七听了瞪大了眼睛。
“老七,我想了一宿。咱们家不管是谁,要是再娶不上媳妇可就断了老韩家的香火了。我是不用寻思了岁数大了。我想咱俩凑钱给你买一个,生个一男半女的也比绝了种强。”
“我可不要,买回来还得看着我受不了那份罪。再说,人是拐来的,那不犯法?”老七摇着脑袋说。
“这件事你说了不算,古人不是说了吗?有父从父无父从兄,你花钱又不是拐来的犯啥法?我已经跟三膀子说了,让他给寻觅着。”四哥说完转身走了。
























3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5-5 11:34 |显示全部楼层
我最尊敬的大鹰老师怎么也……学起了标题党?希望不是啊。榆钱先敬茶!啊,不是,我没看完,抱歉。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5-5 11:43 |显示全部楼层
大尾巴鹰 发表于 2019-5-5 09:05
河南和山西交界的太行山中有一个小村落叫黑沟村,大概有几十户人家。山是石头的,房子是石头的,就连路也是 ...

写实的字字能够引起人们的共鸣!这种刻进石板上的叙述让毛细血管扩张。这样的写生已经超出了故事的范畴直达灵魂,呵呵。问好!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5-5 13:37 |显示全部楼层
这回老七要开洋荤啦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5-5 16:31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归隐宋朝 于 2019-5-6 19:22 编辑

转眼进入了夏天,树上一片蝉鸣声,孟三膀子买媳妇的事已经不再是新闻渐渐的没人议论,就连四哥要给老七买媳妇的事也没听他再提,老七则早就把这件事忘在了脑后,因为为生存活着的事已经占满了他的时间和脑袋。
玉米和高粱吐穗的时候,一天四哥到了老七的地头。
“老七,你过来。”四哥躲在树荫下用草帽扇着说。
老七放下锄头走到地边,抱起瓦罐喝了一通水抹了一下嘴角问:“啥事?”
“你可真是屁眼子大把心都掉了,俺跟你说给你买个媳妇的事有成了。”四哥说。
“你还真这么打算?”老七听了一愣说。
“那是说着玩儿的?”四哥说。
“你说添这么个累赘干啥,俺哪有功夫看着她,再说俺也没那些钱呀?”老七说。
“俺不是跟你说了吗?开始是看着点别让她跑了,时间一长她死了心就中了,你看现在,三膀子的媳妇不但不用看着还跟着他下地给他做饭。钱你有多少算多少,剩下的俺给你凑,再不行就去借点儿。”四哥说。
“为买个媳妇拉饥荒?”老七问。
“拉饥荒也值,总比光棍汉子强。”四哥说。
“俺手里就是一万多块钱,这里还有买化肥和农药薄膜的钱,都花了咋种地?”老七说。
“先不管那些,走一步说一步。”四哥说。
“四哥,再想想呢?”老七说。
“想啥,你都多大了?等你想明白了就是把媳妇给你撂到炕上你都办不了事了。”
上秋的时候,四哥有了消息,这天来到老七家说:“明天咱哥俩去把人接回来,过两天就办事。咱们家就剩下咱哥俩也没什么亲戚,摆上两桌就够了。再说,村里的人都穷的露着腚,除非你他让白吃白喝,随礼他们是不来的。”
“俺还是觉得这事不把握。”老七犹豫地说。
“你听俺的,这前怕狼或怕虎的能成啥大事?明天起早走你穿的四至(讲究)点儿。”四哥说。
第二天,老七刮了刮胡子换了件干净衣裳干净鞋,和四哥下山坐着长途走了。
坐到长途汽车上老七问四哥:“上哪儿?”
“到了地方你就知道了,钱揣着呢?”四哥说。
“揣着呢。”老七摸了摸裤腰带说。
太阳老高的时候,车在一个不大的县城停了下来,四哥和老七下了车。
“先找个地方吃点啥,肚子叫的欢实。”四哥说。
“俺带着馍呢?”老七说。
两个人在街上的一个饭摊前一人要了一碗“胡辣汤”就着馍吃了一顿。
  “时间中了。”四哥看着天说。
四哥跟路人打听了一个叫白庙村的地方,顺着土道走下去,这个地方已经远离山区是平原地区了。
到了村里打听了一个叫张大闯的人,有人指着一个门楼挺高的院子说:“那个就是。”
两个人来到们楼前,门是虚掩着的四哥招呼了一声:“家里有人吗?”
传来一阵犬吠,一条大黑狗站在院子当中狂叫,随着狗叫走出一个穿着一身清布卦光头的中年男人。
老七想,这大概就是那个张大闯。
光头开了门看着两个人说:“你们找谁?”
“俺俩找张大闯,是三膀子让俺们来的。”四哥说。
“找他啥事?”光头有些不信任的看着四哥和老七。
“相亲的事。”四哥说。
光头又看了看侧过身子说:“进屋吧。”
院子里是水泥地,正房的墙面贴着瓷砖,看来这个家过的还不错。
进了屋摆设虽然不考究倒是沙发茶几应有尽有,光头把给俩人让了坐说:“俺就是张大闯,你俩咋来的?”
“坐长途车来的。”四哥说。
张大闯听了摇了摇头说:“这不中。”
“咋?”四哥问。
“长途车不管是车站还是车上人都挺多,万一嚷起来你不是坏事了?”张大闯说。
老七没听明白问:“谁嚷起来?”
“谁嚷起来,你带着谁呢?”张大闯问。
此时四哥听明白了说:“那咋办?”
“你们做事太毛糙,这得弄个车单独拉着她,要不然不中,三膀子没告诉你们?”张大闯说。
“俺们也没车呀?”四哥说。
“那就雇个车。”张大闯说。
“雇个车,那得多少钱?”四哥想到长途车坐了多半天,雇个车一定会花很多钱问。
“俺给你雇一个,二百块钱中不中?”张大闯说。
“啊?”老七听了瞪圆了眼睛。
“二百块钱没找你多要,这是啥差事,脑袋拴在裤腰带上的买卖。”张大闯说。
“二百就二百,人呢?”四哥说。
“钱带来了?”张大闯问。
四哥听了说:“那没看见人俺们咋拿钱?”
张大闯听了眉毛一挑说:“没有钱咋给你人?”
四哥听了暗想,这真是秫秸杆打狼两头害怕,可是自己在人家的地盘上也没办法。
“起码让俺们看看这个人长的啥样,瘸子瞎子俺们也要?”四哥说。
“你就放心,一分钱一分货绝对错不了。俺还告诉你,俺这个价都后悔了,这是个南方人,干净利索还会干活,模样长的也中,你们就摊上便宜了。”张大闯说。
四哥听了解开裤腰带从裤衩里拿出钱来,老七也把钱拿了出来递给了张大闯。
张大闯接过钱数了数说:“正好是五万,妥了,俺给你雇个车去领人。”
张大闯说完把钱放到抽屉里拿起桌子上的电话:“你把车开过来,人到了。”
张大闯放下电话不大会,一辆白色的面包车停在门口,张大闯站起身来。
“走吧。”张大闯说着领着两个人走出了门。
三个人上了车,开车的是个黑胖子,看了看他们说:“钱呢?”
“啥钱?”四哥问。
“还啥钱,你雇车不花钱?”张大闯说。
四哥听了说:“这地方人让谁骗怕了,咋都是先要钱?”
“一手钱一手货这是这行的规矩。”张大闯说。
四哥掏出二百块钱递给了司机,黑胖子发动了车。
车出了村子并没有上公路而是沿着乡间的小路行驶。天气很热,车内像个蒸笼,加上车窗上贴着深色的太阳膜更显得憋屈。张大闯把窗子打开,一股车带起来的黄土吹了进来。
车跑了大概有一个多钟头的路程进了一个村子,村子不大只有一条街从村子中间穿过,车穿过村子在村子北边的一个院子跟前停了下来。
“你们在这等着,俺去看看。”黑胖子说着下了车。
老七透过车窗看到那个黑胖子走进院子,过了一会黑胖子和另外一个人从院子里走出来朝车走过来。
“你们先下车等着。”黑胖子说。
三个人下了车,黑胖子和那个人上了车,开车朝村外走去。
“他们俩去干啥?”四哥问。
“去领人。”张大闯说。
“人不在这里?”四哥问。
“谁把人放在自己家里?”张大闯说。
1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5-5 16:33 |显示全部楼层
榆钱漫天 发表于 2019-5-5 11:43
写实的字字能够引起人们的共鸣!这种刻进石板上的叙述让毛细血管扩张。这样的写生已经超出了故事的范畴直 ...

多谢鼓励!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5-5 16:33 |显示全部楼层
泌水 发表于 2019-5-5 13:37
这回老七要开洋荤啦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5-5 17:00 |显示全部楼层
风土民情。好文!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5-5 17:11 |显示全部楼层
井冈 发表于 2019-5-5 17:00
风土民情。好文!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5-5 17:25 |显示全部楼层
大鹰老师又是长篇啊,真想看看您写短篇。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5-5 17:48 |显示全部楼层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5-6 06:50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大尾巴鹰 于 2019-5-7 06:53 编辑

2
等了半个多小时的样子,车开了回来。
“来了!”张大闯说着朝车走过去。
四哥跟老七也跟着走过去,跟着黑胖子去的人走下车来。
“人在车上”那个人说。
张大闯说:“那你们就上车。”
“闯哥,这就走了?”那个人看着张大闯说。
“你急啥,明天到俺家去说。”张大闯说。
四哥和老七上了车,就看见后排座上坐着一个女人,上身穿着黑色上衣,下身穿着一条印花裤子,光着脚穿着一双塑料拖鞋。女人长发挽在脑后,眼睛用一条黑布蒙着。
“你俩挤到后面去。”张大闯坐在副司机座位上回过头来说。
黑胖子开动了车。
老七坐在那女人旁边,四哥坐在老七身旁。
车到了张大闯家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张大闯下车把四哥也叫了下来。
“那眼罩别给她摘下来。”张大闯说。
“那咋还蒙着眼睛?”四哥问。
“我说你们的脑袋能不能寻思点事,这样拉她去了你家,她就不知道咋走的,她想跑都难了。”张大闯说。
四哥上车接着走,进了村子已经是半夜,黑胖子把车停在村口说:“就到这了,你们把她弄到家去吧。”
四哥和老七扶着那女人下了车,黑胖子开着车走了。
这天是个下弦月,天上光有星星没有月亮。大山里黑漆漆的,慢说那个女人还蒙着眼睛,就是四哥和老七脚下也是深一脚浅一脚的。
到了家门口老七掏出钥匙开了门,进屋打开灯老七就要去摘那女人的眼罩四哥拦住说:“不叫摘呢。”
“咋不摘?”老七问。
“叫你别摘就别摘,你们歇着吧俺回去了,这一天骨头都颠散了架。”四哥说。
四哥说完转身带上门走了,老七关上门,看到那女人一只脚的拖鞋不知道啥时候丢的,光着一只脚。
老七此时发了愁,不知道拿这个女人怎么办?
他给女人倒了一杯水递给她:“你喝口水吧?”
那女人把头侧到一边。
看到女人跑丢了拖鞋一脚的泥老七说:“俺给你打点水洗洗脚?”
老七话音未落,那女人一把扯下眼睛上的黑布,老七看到女人两只眼睛都是眼泪。
女人扯下黑布“扑通”一下跪在地上说:“大哥,求求你放了我吧……。”
女人的举动把老七吓得退出老远。
“你起来,有话好好地说。”老七说。
“还有什么好说的,你们怎么能干出这样缺德的事?”那女人抽抽搭搭的说。
“这不是俺的主意……。”老七说。
“好,既然如此我就撞死在这里。”女人说着一头朝桌子角撞去。
老七吓得急忙抱住那女人,那女人拼命的挣扎,正在难解难分的时候四哥进了门。
四哥看到这样的情况也帮助老七拉住那女人说:“俺走到半路就寻思着不对劲,你看俺就料到了。”
女人此时大声的哭叫老七抱住女人问四哥:“这咋办?”
“咋办,先找根绳子把她捆上,这要出了人命事可就大了。”四哥说。
“俺就说这不行你偏要买,这下咋弄?”老七埋怨着说。
“钱都花了你能咋办?”四哥说。
四哥说着找了一根绳子把女人的双脚双手捆好按到炕上,那女人好像也挣扎累了坐在那不停的哭。
“妹子,你听俺说。你好好的塌心跟俺兄弟过日子,俺兄弟是个好人,心眼好。走你是别想了,俺们花了好几万你能走吗?”四哥说。
“我就是死了也不能这么办……!”那女人说。
“你也别死呀活的吓唬俺,你死了俺们就在山里挖个坑把你埋了,神不知鬼不觉,你掂量着办吧,反正俺们是不能让这钱白花了。”四哥说。
“你们做这样丧尽天良的事就不怕报应吗?”那女人说。
“报应不报应的先放在一边儿,俺花钱就是想让你跟俺兄弟过日子,也没害你。”四哥说。
“反正我是死也不能从你们的。”女人说。
女人说完一头靠在炕边再也不说话了。
四哥朝老七使了个眼色,两个人走到堂屋。
“四哥,这不行。”老七一脸愁容的说。
“不行咋着,钱都花了总不能把她放了?今天先这样明天再说。”四哥说。
“咋也得给她闹口吃的,一天水米没打牙了?”老七说。
“那你就试试。”四哥说。
“她要是不吃咋办?”老七说。
“不吃就饿着,省得她有力气折腾,过几天就好了。”四哥说。
“哎!这叫啥事,愁死我了。”老七叹了口气说。
四哥出了门,老七回到屋里,那女人闭着眼睛靠在炕边一动不动。
老七走到灶台前,锅里放了水扔进一把米,往灶眼里放上柴火点上开始熬粥,一边烧火一边听着屋里的动静。
粥熬好了,老七端盛了一碗进屋放在桌子上,那女人反剪着两只手,弓着身子躺在炕上背对着老七。
老七走到炕边看着女人:“妹子,你喝口粥,俺也是没办法。还是那句话,这不是俺的主意,事到这了,你说俺花了这么多钱你叫俺咋办?”
那女人听了翻过身子来说:“你把绳子给我解开。”
“俺解开绳子你跑了咋办?”老七说。
“你知道拐卖人口是什么罪过吗?”那女人说。
“俺没拐卖你,俺花钱买的。”老七说。
“要是让公安局抓住你们,最少也得判你们二十年,就你这个年龄你等着死在监狱里吧!”女人说。
老七知道拐卖人口有罪,但是罪过大到什么程度并不清楚。更何况他认定自己花钱并不是拐卖就不是罪过,听了女人的话心里也是一惊。眼下最要解决的是拿这个女人怎么办?不管怎样今天晚上要过去,什么事也要等到明天。
“咱也别说那些了,不吃东西咋行呢,有啥事咱们明天再说。”老七说。
“你不给我把手解开我怎么喝?”女人说。
“俺喂你喝。”老七说。
“那不行,再说,你总是勒着我的手血脉不通我就会残废的。”女人说。
“你真的不跑?”老七听了犹豫的问。
“你看看外头伸手不见五指,我人生地不熟能跑哪儿去?”女人说。
老七想了想也是,这深山老林里,别说她还是一个生人,一路上蒙着眼睛来的,就是自己晚上出门也有转向的时候。想到这站起身来,从桌子底下拿出一个铁链子把屋的大门牢牢的锁上走进屋里,伸手给那女人解开了绳子。
解开绳子的是老七看到,那女人的手指果然发紫。
老七把粥碗端过来递给女人说:“喝了吧,都快凉了。”
女人端过粥低头喝了起来,看来她是真饿了。喝了粥老七又解开女人脚上的绳子,打了一盆水那女人洗了脚。老七特意把女人仅剩下的一只拖鞋也藏了起来,即使她跑了,外边的路满是石头,光着脚是走不了多远的。
老七从炕柜里拿出被子和枕头放到女人面前说:“你睡炕这头,俺谁炕那头,你放心俺是老实人,不能做出腌臜事来。”
“这样的事还不腌臜吗?”女人翻了老七一个白眼说。
“哎!你知道这个穷字咋写吗?谁要是摊上这个字他就倒了八辈子霉了。”老七说道这有些感慨。
是呀,要不是穷何必打光棍儿,要不是打光棍儿何至于四哥替自己想了这么个主意。
女人放下枕头把被子拉在身上,老七坐在炕的另一头抽着旱烟看着女人,他打算这一夜不睡觉看着她,天亮了再找四哥想办法,反正折腾了半夜离天亮也不远了。
“你把灯灭了,开着灯我睡不着。”那女人说。
老七把灯关掉,靠着炕柜半坐着。外边很黑,屋里也伸手不见五指没有一点光亮,老七只能从女人呼吸的声音中判断她的存在。
过了一会,那女人呼吸均匀起来,看来是睡着了。
老七坐在那想,今天是过去了明天怎么办?不知道孟三膀子是不是也经历了这样的事,他是怎么过了这个关的呢?应该让四哥打听一下。万一这女人死活不干这人能不能退回去把钱拿回来呢?
老七一头想一头竖着耳朵听着女人的动静,天快亮的时候老七睡着了。
一阵冷风把老七从梦正吹醒,老七睁眼一看,天早已大亮,再看看那女人睡的炕头,只有被子枕头,女人早已不知去向。
老七一下惊出一身冷汗,下地跑到堂屋,大门上的铁链锁的好好的,这人哪去了呢?
再次回到屋里老七抬头看到,窗户的眺扇没了,那风就是从这吹进来的,原来那女人是摘了眺扇跑了。
1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5-6 06:51 |显示全部楼层
轻言 发表于 2019-5-5 17:25
大鹰老师又是长篇啊,真想看看您写短篇。

这个写不了多少,写这看。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5-6 06:51 |显示全部楼层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5-6 12:28 |显示全部楼层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5-6 13:49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贩卖女人的事还不算可恨,我们这儿前些年有放“鹁鸽”的,貌似人贩子,实际和女人是一道气。光棍汉掏钱把女人带回家,女人是百依百顺的,好饭尽她吃,好衣尽她穿,过上十天半月的,男子放松了警惕,女人哧溜就跑了。有的昧良心的女人,临走还把金银细软偷了去。上哪儿说理去?现在光棍汉都学能了,找个赖女人,三五十块钱就能办一回。陪过夜的钱少了不行,得一百,人样子好的还要多。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5-6 15:37 |显示全部楼层
大尾巴鹰 发表于 2019-5-6 06:51
这个写不了多少,写这看。

好的,等老师写完一起看。辛苦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5-6 20:23 |显示全部楼层
叙述沉稳,接地气。耐读。
学习并问好。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5-8 06:52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大尾巴鹰 于 2019-5-8 06:59 编辑

老七慌忙跑出门外,院子有院墙也是用石头垒的。这个院墙就是一个符号,没有院墙不能算是一户人家,但是,黑沟村这样的地方,院墙是没有防盗作用的。这个地方穷的这这样谁会来偷你呢?大家彼此彼此。
所以,在黑沟村有个习俗,盖房子是要情人帮忙的,但是房子盖完了院墙就是得自己垒了,因为那不重要。
既然院墙不重要,院子就没有门,门是要木料的,谁肯把钱花在这些没用的地方?
老七出了院子迎面和四哥撞了一个满怀。
“你干啥去?”四哥问。
“跑了!”老七没头没脑的说。
“啊……?”四哥问。
“那女人跑了!”老七说。
“捆的结结实实的咋能跑了?”四哥说。
老七把昨天的事说了一遍四哥说:“老七,你那脑子还能想点别的吗,想到天黑就不想到明了,不是让你把她锁在西屋吗?俺昨天就是怕出事今天赶早来看看还是出了事。”
“西屋圈着羊,你说咋让她跟羊睡在一起?”老七说。
“俺现在都后悔了。”四哥说。
“你也后悔了?”老七问。
“我俺后悔花这些钱给你买个媳妇,俺应该给自己买一个。旁的别说了,赶紧去找!”
“不知道她跑多远了呀?”老七说。
“按照你的说法她就跑不远,别说她还是蒙着眼睛来的,就是咱们本地的人要下山也得半天,这个时候她不定在哪转悠呢,快去找!”四哥说。
哥俩跑遍了整个村子的沟沟坎坎,还是没找到那个女人。
哥俩坐在沟沿边上四哥说:“这咋弄,要是跑了钱白花还不说,她要是真的跑到镇上去派出所报了案,咱们都得吃官司。”
正说着,二坑走了过来:“放着地不锄跑这闲拉啥?”
哥俩心知肚明,这样的事是不能说的,尽管有了孟三膀子的先例,可是还不是光明正大的事,更何况人跑了?
“你咋那么闲在?”四哥以攻为守的问。
二坑坐在四哥旁边说:“你说这人要是走运吧,前边有座山也挡不住。”
“捡着元宝了?”四哥问。
“比元宝不在以下。”二坑一边卷着烟一边说。
“啥事?”老七问。
“今天去桃花涧弄柴火,闹了一大捆往回挑你猜咋着?”二坑说到这不说了,吐了一口烟。
“弄柴火虚呼啥,能咋着?”四哥对二坑故弄玄虚有点反感地说。
“捡了个娘们儿。”二坑说。
二坑的话声音不大却像拉响了一个炸弹,老七听了跳起来问:“你说啥?”
“在哪儿?”四哥听了也扔掉烟头站起身来。
“干啥?”二坑抬起眼睛看着哥俩问。
“我问你人在哪儿呢?”四哥说。
“人在哪儿呢也是我捡的,跟你俩有啥关系?”二坑说。
二坑一句话问的哥俩张口结舌,说了实底实在是说不出口,不说吧眼见得正在为这件事着急。
“你不说拉到,呲呲楞楞的,俺们还不稀罕听呢,老七走吧。”四哥说完转身走了。
四哥在前边走老七追了上来说:“四哥,二坑说的那个是不是那个女的?”
“八九不离十,可着这山沟子里还能找到女人吗?。”四哥说。
“那咋不问清楚?”老七问。
“问他咋,二坑要是真觉得这是个便宜他干嘛说出来?”四哥说。
“那咱们咋办?”
“回家吃点啥还得去找,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咱们想了这个买媳妇的办法是万不得已,这不是闹着玩儿的。”四哥说。
老七回到家掀开锅盖,锅里还剩着昨天晚上给那个女人熬的粥,已经变成了一对浆糊。老七把粥盛到碗里胡乱喝了几口,放下碗躺在炕上越发愁。
现在还不只是女人跑了钱打了水漂的问题,人找不到了如果按照四哥的估计,那个女人真的跑到镇上报警就要吃官司,再有,如果她要是因为半夜跑出去跌到那个沟里丢了性命,那事情可就更大了。
老七怨恨自己,为什么当时就没有坚持不答应四哥这个主意,翻过来想,四哥这也是为了自己。
细想起来四哥的判断也对,在这山沟子里还能找到哪个女人,二坑找到的这个女人也许就是她。那二坑也许就知道了这件事的来龙去脉,所以四哥说,要是二坑真觉得是个便宜他为啥要说出来呢?
如果二坑碰到的这个女人就是她,那他为啥跟自己和四哥说?那个女人现在在哪儿?是摔坏了还是别的什么呢?
老七一头胡思乱想,从昨天到今天一天只喝了那么几口粥,几乎是跑了一天一夜,老七睡着了。
老七只觉得睡了不大一会儿就有人摇晃他。
“这就去吗?”老七迷糊着问,因为他以为是四哥来找他继续去找那个女人。
“去哪儿?”
老七睁开眼睛一看是二坑。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5-8 06:52 |显示全部楼层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5-8 06:54 |显示全部楼层
泌水 发表于 2019-5-6 13:49
这个贩卖女人的事还不算可恨,我们这儿前些年有放“鹁鸽”的,貌似人贩子,实际和女人是一道气。光棍汉掏钱 ...

河北一带也经常发生类似的事,女人来了嫁给当地人,混几个月卷铺盖跑了。据说有很多还是越南人。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5-8 06:55 |显示全部楼层
轻言 发表于 2019-5-6 15:37
好的,等老师写完一起看。辛苦了

有时间就看,没时间就不看,正经事要紧。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5-8 06:56 |显示全部楼层
北方樵夫 发表于 2019-5-6 20:23
叙述沉稳,接地气。耐读。
学习并问好。

向您学习!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5-8 08:19 |显示全部楼层
泌水 发表于 2019-5-6 13:49
这个贩卖女人的事还不算可恨,我们这儿前些年有放“鹁鸽”的,貌似人贩子,实际和女人是一道气。光棍汉掏钱 ...

我最近觉得故事多是本事,能填分叉顺着一个方向走也是本事,成名作家尤为突出。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北斗六星文学网所有文字仅代表作者个人言论,本站不对其内容承负任何责任。

Copyright ©2011 bdlxwxw.com All Right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网站已备案)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   

平平安安
TOP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