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北斗六星!·百事通·查看新帖·设为首页·手机版

北斗六星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085|回复: 33

楚君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6-1 19:33 |显示全部楼层

1

       楚君家住在农场,父亲是抗美援朝战争中的二等残废军人,母亲是总场食堂里的厨师兼白案师傅。楚君有个姐姐叫楚香,有个哥哥叫楚原。楚君是家里最小的孩子,她的童年是幸福的。

    楚君的父亲和母亲都是浙江农村的,或者说是山民。她的父亲在战场上受伤,左手仅存大拇指和食指,右腿高位中弹,原本是要截肢的,确侥幸留了下来,不过落下了很明显的残疾,走路一高一低。楚君的父亲没上过学,为人忠厚老实,没有任何多话。退役后,他除了会种地,不懂其他的求生之路。让他当领导,是不可能的。于是政府让他带着家属一同来到了农场。到了农场之后,在他自己的要求下,在总场放牛。于是总场让他带着两个傻知青一同放牛。从来到农场,因为脚的缘故,人们忘了他的名字,都叫他拐子。他一点都不气愤,对喊他的人非常腼腆的笑一笑,答应着。于是,农场无论大人小孩,都叫他拐子,他的真名也就从此被人们遗忘了。

    拐子手上长年四季拿着一根小母子粗细的竹鞭子,那是他放牛的用具。放牛相对而言是轻松活,农场的牛基本上常年都有一些储备饲料:花生榨油之后的枯饼,花生藤扎碎之后晒干,还有红薯藤和稻草,当然这些是准备越冬的饲料。春夏时节,漫山遍野的青草,天然牛饲料更加丰富。拐子放牛和农场其他职工一样八小时工作时间,他一闲下来就进菜地,把一小块菜地摆弄得青枝郁叶。他还养了一群鸡,一群鸭,鸡蛋鸭蛋吃不完,家里的日子过得红红火火。拐子很瘦,脸和手脚都是古铜色。他的脸上全是皱纹,五十几岁时看上去就有六七十岁,到了六十多岁再看,还是六七十岁的样子,没有太大的变化。

    拐子整天都是一张笑脸。他唯一的爱好每天早上三两白干,中午和晚上各半斤,不分日子不分季节。有人问楚嫂,拐子是什么时候开始喝酒的?楚嫂说,他在退役之后就喝酒了。不过,拐子喝酒从不喝醉。喝酒和没喝酒的时候没有太大的差别,喝酒之后走路两只脚一高一低更厉害,让傍边的人看着为他担心,怕他摔跤。拐子很少说话,他的一口乡音没有受一丁点儿外音的影响,加上他说话时声音很小,一般人很难听清楚他在说什么,所以他唯一交谈的人是楚嫂。

    每年春节,他们家里会挂上一幅画,那是残疾军人的光荣标志。拐子把画挂在家里最显眼的地方,于是拐子每餐喝酒的时候就会看着画笑。他是在回忆那远去了的战争吗?他是在为死去了的战友祈祷吗?他是在为活着的人们祝福吗?谁也不清楚他心里在想什么?谁也没有这个闲心去管他在想什么。

    楚嫂在食堂红案白案都离不开她。农场里各家各户的红白喜事都在食堂办理,所有别人的事几乎全成了她的事。也没有谁把这些事当成私事,楚嫂总是上面怎么交代她就把它当成分内的工作,把酒席办得清清爽爽,漂漂亮亮,从不居功,从不计较得失。慢慢的人们都喊她楚阿姨,喊拐子老楚,男女老少包括当官的都这么称呼。

    楚香和楚原很早就参加了工作,吃住都不在家。楚阿姨一年四季吃食堂,趁休息的一会儿回家炒两个菜,让老楚和楚君父女两吃。楚君很乖巧,吃过饭把碗筷洗刷干净,把家里打扫干净。家里四个拿工资的,一个上学的,他们家在农场家境是最好的。

      2

    楚君十五岁上高一。她在理科上面见长,记性好,是班上全面发展的好苗子。鉴于场里子弟学校难过高考大关的原因,在楚君升高二时,父母给她转学去老家市里一所教学质量较好的中学。因为年纪小,老师建议她读高一,说是两地的教学质量相差太大,如果从高一读起,完全有希望考上大学。楚君接受了建议,她时常欣喜的给同学写信,告诉大家她的学习名列前茅。

    快放暑假的时候,楚君突然回来了。她比以前瘦了,脸上失去了以往的光泽。她说她得了轻度神经官能症,医生让她回家静休,她打算休学一年之后再去上学。楚君在家闲不住,每天到学校旁听。老师对她说,如果她自己不感到吃力,随时欢迎她来学校听课,就当从来没有离开过学校,就这样楚君成了可以自由活动的旁听生。当然,楚君是没有办法参加考试的,她并不是每一门功课都去听,当她精神不好的时候坐在家休息。

    神经官能症这种病,旁人没办法感觉。她没有什么过多的举动,只是经常和好友谈起,她会无缘无故的烦恼。她说她在那所学校时,有一个男孩,一个很英俊的男孩喜欢她。他们在一起聊过一次天,聊得很开心。只是她不明白,他们聊天的事被男孩的母亲知道了。有一天,男孩的母亲找到她,说了一些让她难以接受的话,并希望她不要再在那所学校念书。从此她就会很紧张,很难过,终于有一天她在课堂上晕倒了。医生检查后,说她患了轻度神经官能症。于是她的母亲把她接了回来。楚君说起这件事的时候每次都会流泪,可她的脸部表情在笑。

    楚君在家静养时,又恢复了从前的快乐。渐渐的她不再吃药,不再记得那所学校发生的事情。只是楚君不想再上学,父母让她在家看看书,等过了十八岁参加工作。这是国营农场青年和农村青年最明显的区别之一,尽管都是从事农业劳动,农场劳动有工资,吃国家粮。当然,如果有一天全国的劳动人民都过上了这样的生活,城乡也就没有差别了。

    一天,楚香的同事们到家里来玩。快过年了,大家过来尝楚阿姨做的几样点心。都是下放知青,家离得远,凑了分子买了菜,丢在食堂请楚阿姨炒好了端到家里来吃,感受一下家庭的温暖。青年们开怀畅饮,尽情吃喝。楚君帮着拿碗递筷,和青年们一起玩耍。

    吃过饭,大家都走了。有一个非常英俊的青年于世刚没有走,他很认真的当着楚香的面说:我要等你妹妹长大了娶她。以前我就跟你说过,你说怕我影响她的学习。现在我终于可以当着她的面说这句话了,因为她明年就可以参加工作了。于世刚说完话走了。

    楚君从此更加快乐。于世刚时常借故到楚君家来玩,和楚君聊电影、聊杂志、聊理想、聊人生。说话彬彬有礼,从不单独和楚君接触。其实两个人心里都明白,他们现在的接触,是为了以后谈恋爱做铺叙。于世刚时不时的鼓励楚君捡起书本,他觉得楚君就这样放弃实在太可惜了。楚君认真想过之后,她说再也回不到从前上学时的那种境界,打算明年参加工作。

    楚君和于世刚就这样保持着友好关系。楚君有时候去找于世刚会带上好友也是好同学马芝玲。慢慢的,于世刚对楚君更热情了,让她有时间就去他那儿玩。他的宿舍里有很多书,楚君随时都可以去看。于世刚不但会吹横笛口琴,还会拉手风琴。每次场部的文艺演出他是节目主持人之一,很多女孩追他,他都没有答应。楚君觉得自己实在是太幸福了,于世刚的爱抚平了她往日的忧伤。

    转眼,楚君在林业分场上班了。场部分配给每位员工一百多棵橘子树:施肥、除草、浇灌、剪枝、摘果,随时令而做着这些工作。楚君也学别人的样,在果枝不是十分繁茂的空行里种上花生,丢上几粒西瓜子,到时间总是有收获,这些意外的收获可以归自己所有。青年们劳动之余在一起嬉戏,日子过得很充实。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6-4 14:26 |显示全部楼层
才审核通过。这回同时发两篇啊?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6-4 20:18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对楼主的文字早已经关注,没有留言是因为觉得写字是一件安静的事,再者就是鄙人是一个粗鄙不堪之人,担心会对楼主造成影响,所以不忍心破坏这份平静。就楼主的这篇字来说一点自己不成熟的看法,文中对主角的出场做的铺垫过于繁缛,以至于文本拖沓,主次不那么分明。但愿此番留言没有对楼主造成伤害,遥祝文祺,夏安~~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6-5 15:31 |显示全部楼层
文笔好的~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6-5 18:25 |显示全部楼层
无弦风 发表于 2019-6-4 14:26
才审核通过。这回同时发两篇啊?


其实我没准备发两篇的,因为前一天发了协议以为审核不会通过。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6-5 18:27 |显示全部楼层
左手之方向 发表于 2019-6-4 20:18
对楼主的文字早已经关注,没有留言是因为觉得写字是一件安静的事,再者就是鄙人是一个粗鄙不堪之人,担心会 ...


谢谢左手的金玉之言,我需要这样的交流,放心,我没那么脆弱,基于你的建议,我打算修改一下。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6-5 18:31 |显示全部楼层
左手之方向 发表于 2019-6-4 20:18
对楼主的文字早已经关注,没有留言是因为觉得写字是一件安静的事,再者就是鄙人是一个粗鄙不堪之人,担心会 ...

版主百忙之中抽时间提点,远古感激。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6-5 18:32 |显示全部楼层

花花谬赞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6-6 19:55 |显示全部楼层

1
         楚君家住在农场,母亲是总场食堂厨师兼白案师傅。
父亲是抗美援朝战争中的二等残废军人,左手仅存大拇指和食指,右腿高位中单,侥幸没有截肢,落下了很明显的残疾,走路一高一低。老楚不识字,为人忠厚老实,退役后除了种地什么都不会。他当领导是不可能的,于是上级让他带着家属一同落户农场,到农场之后场领导分配他带着两个傻知青放牛。因为脚的缘故,都叫他拐子,他一点也不生气,很腼腆的答应,就这样无论大人还是孩子都叫他拐子,他的真名被人们遗忘了。
    老楚手中长年四季拿着一根小母子粗细的竹鞭子,那是他的赶牛鞭。放牛相对而言是轻松活,农场的牛待遇比附件农村的牛高很多,常年都有一些储备饲料:花生榨油之后的枯饼,花生藤炸碎之后晒干,还有红薯藤和稻草,当然这些是准备越冬的饲料。春夏时节漫山遍野的青草,老楚带着傻知青赶牛吃草。老楚放牛和其他职工一样工作八小时,回家就进菜地,把一小块菜地摆弄得青枝绿叶。他还养了一群鸡,一群鸭,鸡蛋鸭蛋吃不完,偶尔拿去集市换酒。老楚很瘦,脸和手脚晒成了古铜色,脸上全是皱纹,五十几岁看上去像六七十岁,到了六十多岁再看,还是六七十岁的样子。
    老楚整天都是一张笑脸,唯一的爱好是酒,每天早上三两白干,中午和晚上各半斤。有人问楚嫂,老楚什么时候开始喝酒的,酒量有多大,楚嫂说,他在退役之后就喝酒了,没人知道他到底能喝多少酒,也没人跟他拼酒,喝酒和没喝酒的神态区别不大,只是喝酒之后走路两只脚一高一低更厉害,傍边的人看着担心,怕他摔跤。老楚很少说话,一口浙江乡音没有受一丁点儿外音的影响,音量很小,一般人很难听清楚他在说什么,他唯一交谈的人是楚嫂,对外人只有笑。
    每年春节,他们家墙壁上会挂上一幅画,那是残疾军人的光荣标志。老楚把画挂在最显眼的地方,喝酒的时候看着画笑。他是在回忆那远去了的战争吗?他是在为死去了的战友祈祷吗?他是在为活着的人们祝福吗?谁也不清楚他心里在想什么,谁也没有这个闲心去管他在想什么,他对楚嫂都没有提起过。
    楚嫂在食堂工作很忙,起早摸黑,比一般职工的工作时间长。总场领导和职工家的红白喜事都在食堂办理,没有谁把这些事当成私事,楚嫂总是上面怎么交代她就把它当成分内的工作,酒席办得清清爽爽,漂漂亮亮,从不居功,从不计较得失。慢慢的人们都喊她楚阿姨,喊拐子老楚,男女老少包括领导都这么称呼。
    姐姐楚香和哥哥楚原很早就在林业分场上班,吃住不在家,楚阿姨一年四季吃食堂,趁休息的空隙回家炒两个菜,给老楚和楚君父女两吃。楚君很乖巧,吃过饭把碗筷洗刷干净,把家里打扫干净。家里四个大人拿工资,楚君一个人上学,日子过得很惬意。
      2
    楚君十五岁读高一,记性好,理科上面见长,是班上全面发展的好苗子。鉴于农场子弟学校难过高考大关的原因,楚君升高二时父母给她转学去老家市里一所教学质量较好的中学。老师说两地教学质量相差太大,建议楚君复读高一,这样才有希望考上大学。楚君接受建议,她时常欣喜的给好友写信,说她的学习名列前茅。
    快放暑假的时候楚君突然回来了,比以前瘦,脸上失去了以往的光泽。她说她得了轻度神经官能症,医生建议她休学一年之后再去上学。楚君在家闲不住,到学校旁听。老师说只要她自己不感到吃力,随时欢迎来学校听课,就这样楚君成了可以自由安排时间的旁听生。当然,楚君不需要参加考试,她不是每天都听课,自我感觉不好就坐在家里休息。
    轻度神经官能症这个病旁人看不出来,她没有什么异常举动,只是经常和好友谈起她会无缘无故的烦恼,烦恼时就想哭,脑子很乱。她说在那所学校时,有一个很英俊的男孩喜欢她。他们在一起聊过一次天,聊得很开心,约好往后一起去学校。他们聊天的事被男孩的母亲知道了,到学校找她,说了一些让她难以接受的话,希望她离开那所学校。从此她就会很紧张,很难过,害怕看到别人质疑的目光,终于有一天她在课堂上晕倒了。医生检查后,说她患了轻度神经官能症。楚君说起这件事的时候会流泪,可她的脸部表情在笑。
    楚君在家静养时又恢复了从前的快乐,渐渐淡忘那所学校发生的不愉快的事情,医生检查之后让她停药。只是楚君不想再上学,她不可能还回到家乡的中学读书,面对书本她很清楚再也没有了从前的记忆和敏锐的思维,而她的内心是骄傲的,不想接受这样的状态。父母说不愿意读也行,没事在家看看书,满了十八岁参加工作。这是国营农场青年的好处,吃国家粮,劳动有工资。
    快过年了,楚香的同事们到家里来玩,尝楚阿姨做的几样点心。都是下放知青,家离得远,凑了分子买了菜丢在食堂请楚阿姨炒好了端到家里来吃,感受一下家庭的温暖。青年们开怀畅饮,尽情吃喝。楚君帮着拿碗递筷,和青年们一起聊天。
    吃过饭,大家都走了,于世刚没有走,他很认真的跟楚香说:我要等你妹妹长大了娶她。以前我就跟你说过,你说怕我影响她的学习。现在我终于可以当着她的面说这句话了,她明年就可以参加工作了吧?于世刚长得真的很英俊,说这话的时候目光清澈的望着楚君。
    楚君偷偷的笑了,感觉一下子长大了,感觉成年人的世界真的好美妙,感觉幸福正在敲门。于世刚时常借故到楚君家来玩,和楚君聊电影、聊杂志、聊理想、聊人生,不露痕迹的表示对楚君的喜爱,楚君情窦初开,惊喜生命中遇到如此美好的情感。于世刚时不时鼓励楚君捡起书本,他觉得楚君就这样放弃实在太可惜了。楚君认真想过之后,说再也回不到上学时的境界,愿意参加工作。
    楚君和于世刚就这样保持友好关系,晚上找于世刚聊天会带上好友也是好同学马芝玲。慢慢的,于世刚对楚君更热情了。于世刚会吹横笛口琴,还会拉手风琴。每次场部的文艺演出他是节目主持人之一,很多女孩追他,他都没有答应。楚君觉得自己实在是太幸福了,于世刚的爱抚平了她青春期的忧伤。
    楚君十八岁分配在林业分场上班,她和其他职工一样管理一百多棵橘子树,在技术员指导下施肥、除草、浇灌、剪枝、摘果,随时令而做着这些工作。楚君学别人的样,在果枝不是十分繁茂的空行里种花生,丢上几粒西瓜子,到时间总是有收获,这些意外的收获可以归自己所有。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6-6 19:58 |显示全部楼层
1、2节做了一些修改,希望稍微好一点。请版主左手之方向继续指正。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6-7 20:31 |显示全部楼层
远古乡村 发表于 2019-6-6 19:58
1、2节做了一些修改,希望稍微好一点。请版主左手之方向继续指正。

一开头就抓人眼球的写法确实不错。期待远古姐的写作精进。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6-10 08:14 |显示全部楼层

  3
    楚君和于世刚公开了大家早就知道了的恋情,之后交往的方式没有改变,楚君去找于世刚还是喊上马芝玲。马芝玲没考上高中,父亲是分场场长,托福调到总场服务部接电话。这个位置很多女孩想坐,而它属于马芝玲。
    楚君沉浸在幸福中,她和马芝玲每天晚上都会去于世刚的宿舍坐一会,于世刚准备瓜子水果热情款待,泡上两杯农场自产绿茶,香香的别具风味。于世刚和马芝玲聊天,楚君翻看于世刚的书。文学类、哲学类、杂志、参考消息,楚君由衷的佩服于世刚的博学多才。于世刚时常为她们吹上一段笛子或是口琴,或是献上一段手风琴。
    时间过得真快,一年眨眼过去又到春节。于世刚提前回去了,走的时候淡淡的和楚君打了个招呼。小年晚上,楚香和丈夫一同回家吃饭,开玩笑说新年初二家里说不定会有新女婿上门,楚香说于世刚正在活动回城的事情。城里有关系的有门路的早走了,还没走的正在准备,于世刚不久的一天同样会回城。楚阿姨准备好丰盛的年货,一家人欢欢喜喜过年。到了初二,楚阿姨做好一桌饭菜,楚君从十二点一直等到天黑没有见到于世刚的影子。过了十五,于世刚终于回来了,跟楚君说家里有事,父亲生病,所以现在才回来。楚君说能理解,还是和以前一样时常同马芝玲一块去玩,听曲子,看书,然后天南海北的聊天。
      春天来了,山岗上的树全绿了,映山红开得火红,开遍漫山遍野,各种野花在春风中摇曳生辉。职工们很忙,忙着给果树剪枝施肥。楚君的心情好极了,她是那么的热爱这些具有生命气息的花花草草,休息时,她和朋友们爬山,摘野果。无风的日子和同事们打羽毛球,她爱笑,笑声像银铃一般清脆。
    一天晚上,于世刚约楚君散步,恳请她不要约马芝玲。这是他们两个人第一次约会,春天的月夜漫步在马路上,于世刚含蓄的告诉楚君,他要换单位了,不再在林业分场当技术员,调进总场宣传部。楚君衷心的恭喜他,说论才华他早就应该进总场任职。希望他早些调回城市,城市才可以发挥他的才能。于世刚说,他之所以迟迟未走,是因为他在城里没有找到理想的接受单位。告诉楚君近段时间会很忙,新的工作新的环境得努力适应。楚君温柔的让他不用担心,让他专心的工作,好好表现。
    春意最浓的一天晚上,马芝玲约楚君一块散步,马芝玲一路很沉默。楚君欢快的告诉马芝玲,于世刚终于坐办公室了,说场领导还是很有眼力的。马芝玲对这个消息没有太多的表示,像是有无限心事。楚君不无担心的让马芝玲把心事告诉她,她们是最要好的朋友,她应该相信她。楚君说一个人只有把心扉打开才能活得快乐,才能获得爱情和朋友,就像她一样。
         4
    “楚君,知道吗?我要订婚了。马芝玲吞吞吐吐的说道。
    “真的?恭喜你。不过,以前我怎么不知道你有男朋友?而且,你为什么看上去不快乐呢?难道你不喜欢他?楚君听到马芝玲要订婚的消息感到很意外,心想,也许是马芝玲的爸爸帮她物色的对象。她一定是不太满意或者是拿不定主意,才来找她这个好朋友倾诉。
    “不,楚君。就因为我太喜欢了,所以……”
    “所以才担心,是吗?芝玲,你说你太喜欢了,那就是说你们以前就认识。好啊,你谈恋爱一直都瞒着我?我不相信,你在和我开玩笑,我们天天见面,难道会有一个白马王子跑到你的梦里去吗?楚君用自己思维论断,认为马芝玲在说一个笑话。
    “楚君,过几天我就要订婚了,这是真的。马芝玲停下脚步很认真的看着楚君。
    “好好好,是真的。是你爸爸为你介绍的?哦,我知道了,是你喜欢他多一点,他还没有爱上你,对不对?楚君有些迟疑的问道。
    “楚君,我和他很相爱。而且,你也认识他,和你很熟。马芝玲认真的解释,那双失神的眼睛避开了楚君的目光。
    “那,他是谁?既然和我很熟,他叫什么名字?我还是猜不出来,你自己告诉我吧。楚君的心颤抖了一下,不知道为什么有一种预感,这个人和她有着某种联系。
    “他就是于世刚,你听我说,我们早就相爱了,而你对他产生了很深的误会,我们顾及你的感受一直没有公开。楚君,你不要恨我们。
    “于世刚?哪个于世刚?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神奇的巧合?还是我们身边有两个于世刚?楚君等不及马芝玲解释,摇摇晃晃朝家走去。马芝玲跟在身后,解释她认为有必要解释的误会。马芝玲说了一些什么,楚君没听清也不太记得了。她有种万箭穿心的痛楚,眼里流不出一滴眼泪。
    第二天,楚君照常上班,休息的时候还是那么欢快,和同事们聊已经进城的同事在城里的生活,想象城里人过着不一样的日子,那是大家都向往的日子。
    总场的高层领导和家属慢慢迁走了,走之前培养了一批本土接班人,或是暂时不能走的外地中层干部,马芝玲的父亲就是其中之一。当他知道女儿爱上于世刚的时候,亲自出马,条件是只要他娶马芝玲就把他调回总场工作,答应尽快用正规手续把他和马芝玲送回城。于世刚没有犹豫,立即答应了这飞来的艳福。那一刻,他的心里没有想到还有一个楚君存在。于世刚和楚君接触之后,感觉楚君沉醉在学生时代,她的心智在那个阶段停滞了。马芝玲不一样,虽然长着一对死鱼眼,但她所说的所表达的是成年女孩的情感。每次楚君过来都和马芝玲一块,到后来,马芝玲和于世刚当着楚君的面打情骂俏,眉来眼去,楚君居然感觉不到他们的暧昧。于世刚更难过的是他调回城里的事情,好像遥遥无期。现在马芝玲的父亲亲口承诺,他相信他的选择是正确的,何况他确实不愿意和一个天真得近乎白痴的女人一起生活。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6-11 18:57 |显示全部楼层
3,4写的好,很生动,也很无情。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6-11 19:19 |显示全部楼层

   5
    楚君就这样保持沉默,全场的人都知道于世刚的背信弃义和他该死的情变,都知道马芝玲抢夺闺蜜男友的龌龊行为。人们背地里议论纷纷,同事们尽量避免在楚君面前谈论马芝玲,和楚君一块玩,一起爬山,一块打羽毛球,一块聊天。楚君没有一滴泪,绝口不提已经和正在发生的变故。楚香每天回家,和楚君谈起于世刚的可恶行为,楚君似乎毫不介意,认为于世刚现在的背叛比婚后背叛要好一点。楚香见楚君处之淡然,心情轻松下来。
    那是一个漆黑的夜晚,天上下着雨。楚君没带雨伞,悄然出门,一个人行走在雨幕之中。天上惊出闪电,雷声哼哼从天际慢慢滚来,然后轰的一声炸开。接着又是一道更快的闪电,又是一声更响的霹雳,然后是倾盆大雨,然后是一阵紧似一阵的狂风怒吼。楚君站在雨中,伸出无助的双手,仰起脸,让雨淋着,让风吹着,看着电闪雷鸣,一步一步走到于世刚的住处,轻轻扣门。
    门开了,开门的是马芝玲。一股劲风伴着楚君卷了进来,马芝玲立即把门关上。于世刚躺在床上,见了楚君跳了起来,一时慌了手脚,吃惊的看着浑身是水的楚君。马芝玲递给楚君一条干毛巾,楚君没有接,目光如炬的看着马芝玲。
    “你不用假惺惺,我是来找于世刚的,请你站一边去。楚君觉得马芝玲没有资格再和她说话,转而目光逼视着于世刚。
    “你不用害怕,我只是想弄明白一个道理,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一句明白话都没有。
    “楚君,我不想一辈子呆在这里,你知道的,我的亲人都不在这里。其实,我们之间没有发生任何事情,我们只是普通朋友,不是吗?于世刚认为他和楚君一直处于普通朋友之间,在一起聊聊天了解性格,合得来更进一步,合不来自然疏远,于情于理他都没有错。
    “是不是马芝玲的爸爸把你调进总场来的?你们早就在我眼皮子底下眉目传情,我觉得人性不可能这么丑恶,是我把你们想象得太干净了。不用瞒我,我要明确的答案。
    楚君得到了肯定的回答,于是悄然的走了,留下一滩雨水在屋子中央。第二天,于世刚和马芝玲去了市里,准备订婚事宜。原本打算在总场请客,一来客饭在食堂办理怕楚阿姨不高兴,二是怕楚君受刺激,订婚酒去分场马芝玲家里举办。贺喜的人很多,是不是很风光是不是很张扬楚君没心情打听,不用问这几天听到的都是马芝玲和于世刚的风光轶事。
        6
    四月天的风简直是太柔顺了,天空时而蔚蓝光滑得像一面镜子,太高,让人无法看见她里面自己的倒影,时而白云悠悠堆积成各种图案,很快随风而逝,剩下丝丝缕缕飘荡在天际。橘子树上的果很多,果农们在老树枝下面打上树桩,帮衬树枝,怕橘子长大时过重把树枝压断。每个人对自己管理的果树都十分了解,哪几棵树的产量高,哪几棵树结的果特别甜。果农知道,经过了春初风雨洗刷,该掉的果都被捡走了,送进了药材铺。历经风雨之后留下的果才是丰收的果。
    楚君没有多大的改变,只是不再像从前一样笑,时常一个人对着天空发呆,同事们一般不让她独自相处。十八九岁二十岁的少女年华,是鲜花一般的花样年华。每天都有回城之后的同事或是同学的消息传来,每个月都有人调走。滞留在场里的大龄男女青年再也无法安下心来工作,三天两头回去。到后来,有些人宁愿回去做待业青年也不愿意留在农场。
  马芝玲和于世刚悄然结婚,说是奉子成婚,照样没有在总场办酒席。他们的新房设在于世刚的家里,马芝玲有一份丰厚的嫁妆。他们的婚礼是热闹的,是豪华的,成了人们茶余饭后热议的话题。他们在蜜月里游遍了祖国的大城,让一些正值婚龄的男女青年羡慕得梦里都笑醒来。
     楚君坐在水塔石阶上午休,听同事们热议于世刚和马芝玲的婚礼、接着谈论各种熟悉的和不熟悉的新闻,谈论农场某某家里的酒席丰盛,某某家里的客人多,某某家里的社会关系网大,某某已经在城里的单位分了房子。楚君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心,不明白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假如同事们现在议论的不是于志刚和马芝玲,她会参加议论。楚君的精神防线彻底的崩溃了,突然对着正在玩笑的同事们大喊一声,他们是两个无耻的叛徒。
楚君的声音太大,带着凄厉,回荡在四周。她没有丝毫的抵抗能力了,脑子里那些逼迫她痛苦的混乱记忆越来越乱,脑袋好像有千斤重,她只能无力的趴在地上哭泣。同事们扶她起来,楚君的脸上挂满了泪,目光散乱,开始大笑:你们是谁?怎么这么多马芝玲?楚君再也止不住笑,脑袋不痛了,记忆没有了,没有了自己的思想,再也不会为人世间的冷暖担忧,再也不懂男女之间的爱恨的伤害。同事们哭成一团,带她去找楚阿姨。楚香楚原也回来了,老楚在外面放牛,楚阿姨不想让他白操心,让楚香照顾父亲的生活,立即搭班车一刻未停的带楚君住进了一所精神病医院。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6-11 19:21 |显示全部楼层
无弦风 发表于 2019-6-11 18:57
3,4写的好,很生动,也很无情。

知青回城,必须无情,楚君是时代的误伤者之一。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6-11 20:25 |显示全部楼层
轻度神经官能症这个病旁人看不出来,她没有什么异常举动,只是经常和好友谈起她会无缘无故的烦恼,烦恼时就想哭,脑子很乱。她说在那所学校时,有一个很英俊的男孩喜欢她。他们在一起聊过一次天,聊得很开心,约好往后一起去学校。他们聊天的事被男孩的母亲知道了,到学校找她,说了一些让她难以接受的话,希望她离开那所学校。从此她就会很紧张,很难过,害怕看到别人质疑的目光,终于有一天她在课堂上晕倒了。医生检查后,说她患了轻度神经官能症。楚君说起这件事的时候会流泪,可她的脸部表情在笑。
-----------------------------
再看前面这一段,看来楚君这回是二次受伤,而且是双重背叛。但愿她能好起来。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6-13 05:46 |显示全部楼层

7
  楚君进医院之后不吵不闹,谁都不理,不过很快认出了妈妈,就像幼儿一样缠着妈妈。楚君从小喜欢小手工制作,对剪纸什么的很感兴趣,在医院剪刀一类的利器不敢让病人接触,楚阿姨为楚君买回来一些漂亮的丝带,她把丝带扎成各种花送给同房的病人,送给护士小姐。经过几个星期治疗,楚君的言行举止恢复到了十五六岁时候的模样。医生说楚君的病不是很严重,关键是不要再让她受刺激。只要得到关爱,还是有希望康复。
  三个月之后,楚君母女回来了。楚君因为药物作用,长得白白胖胖,漂亮得让人不认识她了。场里的人发出惊叹,原来现在的楚君才是应该有的样子。楚君一直吃药,在家里静养。楚君天性活泼,回来没多久她时常去找同事们玩。她和同事们在一起不断的重复课堂上发生的事情,说得十分详细。她记得在哪一节课老师出了什么题,哪一天有一节她喜欢的英语课,说到高兴的时候立即背诵课文。还有几篇她特别喜欢的古文,不但能背,还能很生动的讲解。楚君的行为让同事们感到尴尬,以前玩得来的同事渐渐疏远,而她已经无法理解同事们关心的事情。
  该走的走得差不多了,场里出现空前的萧瑟。楚君好了一点之后,根据情况,场领导安排她在一家浙江老板办的皮鞋厂上班,每月可以领一份最低生活费。楚君坐不住,控制不住自己,上班不到一小时找领导请假,说有重要东西丢在家里,说有急事需要去办。不管领导同意不同意说完走出厂,沿着马路走来走去,一个人望着两边的树木发笑。楚阿姨清楚,如果经济条件好一点,应该送她进医院静养,那样楚君才有康复的可能。楚君没有医疗补助,第一次住院的费用场里已经例外报销了一部分,家里的积蓄早就用在了楚君早期检查和药费上。楚阿姨在繁忙的工作之余,尽心的照顾楚君。
  天有不测风云,就在那一年,家里又出了大事。楚原和场里的几个青年在外面打群架,经常开拖拉机到远一点的村庄打人,抢鸡抢狗,最后犯下了大错全部落入法网。多个村庄的农民联名告状,要求严惩他们,上面指定枪毙几个人,否则不能平民愤,楚原和那些青年在场里都是好青年。当事情发生之后,当他们被捕捉之后,父母都不敢相信这是事实,楚原判处无期。
  楚阿姨欲哭无泪,试图挽救儿子,尽管这无异于亡羊补牢。楚阿姨让老楚去市里找关系,老楚没去,保持沉默,也没有去探望楚原,唯一的改变就是每天两斤半白干。喝酒之后一个人叽叽咕咕的说着别人听不懂的话,早出晚归放牛。
楚君对家里发生的变故充耳不闻,整天还是原样,无事就在场部的马路上走来走去,停药之后她又瘦成了麻杆。她的门牙和犬牙因为药物的原因脱光了,楚阿姨带她上医院装了假牙。楚君吃饭的时候把小拇指翘了起来,告诉妈妈这叫兰花指,她说过去皇宫里的娘娘都是这种优美的指法。不管有没有客人,用舌头把假牙顶出来,拿在手上对着亮光的地方照照,嘴里吮吸着牙板根部的残(>_<)旁若无人的把假牙放进嘴里,“叽咕”一下,口里说道,真方便,装好了。接着继续吃饭。高兴了,还会夹上一筷子好菜敬到客人的碗里。
  8
  场里的干部全走了,任命的人跟走马观花一样,家属提前进城,上任没多久进城转换工作。楚君的同事留在场部的见到她都尽量的避开,谁如果对她笑一下,她就跟着别人去家里,抱着人家的孩子亲,背书给孩子听,理所当然的等着吃饭,吃饭时把假牙拿出来欣赏。如果哪个男孩对她笑一下,她兴奋的告诉别人,可能谁谁谁对她有意识,让所有没有结婚的男人都不敢看她。遇上某个心术不正的男人对她挑逗,楚君听不懂,笑呵呵的告诉别人,这男人不喜欢老婆,立刻会招来旁人的指责,骂他缺德。这个时候,楚君跟着教训:是啊,你要对你的老婆忠诚。我才十六岁,怎么可能看得上你?也不照照镜子!一甩手,气冲冲的走了。
  楚君家里的房子和场里职工家的房子一样,前后两间。前面一间一张木架床,是楚君的,同时也是饭厅和客厅,后面住着楚阿姨夫妇,放着几口衣箱,和一些坛坛罐罐。楚阿姨在食堂工作每天必须起早,三四点钟就得去上班,老楚也是天一亮就出门。时常等他们两忙完自己的事回来一看,楚君还睡在床上,家里臭烘烘的。楚君不再帮父母洗碗打扫卫生,晚上在痰盂里大小便之后也不清洗。
楚阿姨喊楚君起来,让她倒痰盂。开始几天她听话的照做,喊了几次之后,楚君躺在床上哭:妈,你怎么和以前不一样了?不送我去上学。现在我病了,又不带我去医院。再说了,我还没有成年,怎么可以让我做这么多事情?楚阿姨抹着泪自己去做,然后哄她起来,告诉她人长大了就得自己的事情自己做。如果实在不舒服,可以先起床,把家里的事做好了再睡,或是锻炼身体。楚阿姨告诉她,她已经不小了,她的同学都结婚了。楚君茫然的看着楚阿姨,撒娇的说道:妈,我没有长大,我就在家里侍候你们一辈子。一蹦一跳的哼着歌去刷牙洗脸。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6-13 08:46 |显示全部楼层
心理学上这种行为叫退行。因为她无法面对当前面临的压力,生病就可以逃避痛苦。就像现在社会上所说的玩游戏上瘾症,也可以说一种逃避行为。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6-14 07:44 |显示全部楼层

9
  楚阿姨每两个月看楚原一次,那天楚阿姨很早就出门了,交代楚君要好好的听话。楚阿姨走后楚君赖在床上不起来,大便小便盆子臭烘烘的没倒,老楚喊了几次,楚君就是不起来,完全不理会老楚的愤怒,指着老楚大骂:你是窝囊废,你是拐子。你除了欺负妈妈就知道喝酒,从来就不关心我们的生活,我病了你不送我去医院。窝囊废,拐子。骂了还不过瘾,爬起来把痰盂里的屎尿倒在地上。老楚拿起竹棍子狠狠的抽打楚君,楚君坐在地上大哭大叫。邻居全来了,老楚平生第一次打楚君,第一次在人前涕泪纵横,捧着头往墙上撞。人们把老楚拉开,好心的阿姨烧好一大锅热水,让楚君乖乖的梳洗干净,说她这个样子妈妈回来了会伤心的。
  楚阿姨回来之后到处借钱,再次带楚君进了医院,医生说耽误了最佳治疗期。目前的状况,如果在医院多住一段时间也许有希望治好。楚阿姨让医生开了三个疗程的药,第三天就回了家。楚君的病已经转成中期精神分裂症,还有狂躁症,严重的精神压抑症和多种精神疾病综合症。按道理楚君应该长期住院治疗,楚阿姨付不出住院费,同时她还要上班赚钱养家,只能带楚君回家。
  楚君在家药疗半个月之后,楚阿姨让楚君试着过从前的自理生活。楚君的内心又恢复了明净的天空,再次长得白白胖胖。每天对着镜子照,然后问别人,她是不是很漂亮?病中的楚君,确实美得出奇。
楚香夫妇调走之后,楚阿姨让楚君去照看姐姐的家。楚香的家在另一个分场,离场部两公里路程,那里比较清净。楚阿姨之所以做出这样的安排,是因为楚君好一点之后对老楚的记忆就是那几棍子,对她的好都不记得了。她说她生老楚的气,她是那么的尊重他,因为她的父亲上过战场,是战场上枪林弹雨余生的军人,一直是她心里的骄傲。楚阿姨说老楚之所以打她,是因为她当时不懂礼貌骂人。楚君怎么都不相信她会骂父亲,她说老楚打得她好痛,她不愿意原谅他。不管老楚怎么喊她,她都不理他。听说去照看姐姐的家,楚君开心极了。姐姐家虽然也是旧房子,但是里面非常漂亮,有姐姐结婚时的家具。楚阿姨耐心的教楚君收拾房子,让她做好每一件事。假如她不听话,姐姐知道了就不会让她住在里面了。
10
    楚君搬到姐姐家里,快乐极了。楚阿姨每星期定时带上做好的荤菜过来看望楚君,教她在附近买点蔬菜自己炒着吃。当楚君把家里打扫得干干净净时,楚阿姨奖励她两块钱。如果事情没有做好,楚阿姨便细心的提醒她。家里来了客人,楚阿姨带信让她回家吃饭。
  楚君的日子过得并不寂寞,两边的镇上一边逢单赶集,一边逢双赶集,场里有车按时接送职工家属。楚君把赶集当成了每天的工作,认识楚君的人,无论是谁遇上楚君一块赶集,都会买上几毛钱的东西给她吃,然后关照她一同回家。场里的老人和孩子都把楚君当成了应该照顾的特殊大小孩。楚君去赶集也许一分钱的东西都不买,但是集市上人很多,很热闹,吃的玩的,东西好的歹的,人们的样子胖的瘦的,都是她百看不厌的。
  家乡修筑铁路线,让冷寂下来的农场附近多了好多陌生人。有修路工人,有铁道部干部和工程师。他们分成若干组租住在农场或是离工地较近的农家,这让国道旁的饭店着实有了几年最后的辉煌。
  楚君照样过自己无忧无虑的日子,她拜托左邻右舍帮她物色男朋友,周围的人都受了楚阿姨的嘱托,这个时候大家都说让她乖一点,等她大一点了自然会有男孩子喜欢她。楚君没事的时候找铁道部的人借漫画和故事书看,住在附近的是一组铁道部的干部,他们了解楚君的情况,借书时和楚君聊聊天。楚君的话,让这群大知识分子们时常感到回到了初中时代。他们和楚君聊起自己的城,说他们的见闻,渐渐的话题越来越多。
铁路竣工之后,指挥员们要走了。那天楚君正在家里收拾房子,克指挥从门口路过,见楚君一个人在家走了进来。楚君热情的倒茶,问他怎么一个人,他们都到哪里去了?克指挥告诉楚君,说他们都走了,他马上就去镇上和大家集合。楚君问他们要去哪里?克指挥说他们在这里的工作已经结束了,要回原单位了。楚君问他是哪里人?他说他是北京铁道部的。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6-14 07:52 |显示全部楼层
无弦风 发表于 2019-6-11 20:25
轻度神经官能症这个病旁人看不出来,她没有什么异常举动,只是经常和好友谈起她会无缘无故的烦恼,烦恼时就 ...

楚君很聪明,但非常要强,要面子,对朋友很真,不设防,这种性格的人容易受伤,受伤之后无力承受。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6-14 08:00 |显示全部楼层
无弦风 发表于 2019-6-13 08:46
心理学上这种行为叫退行。因为她无法面对当前面临的压力,生病就可以逃避痛苦。就像现在社会上所说的玩游戏 ...


说的非常好。

后来认识一位病情差不多的男士,也是因为读书时感情受伤得了轻度神经官能症,不过他的家庭条件好一些,一直坚持治疗,有心理医生开导,当他自己打开心结之后,一切都恢复了正常,因药物原因,眼部神经不受控制,眼睛眨动很快。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6-14 22:31 |显示全部楼层
看到此时,似乎又到了风满楼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6-15 07:11 |显示全部楼层

11
  “楚君,你真漂亮,……”克指挥说着一些暧昧的话,楚君痴痴的望着眼前的男人,突然觉得他就是老家的初恋同学。楚君问他怎么找到这儿来了?是不是还没有忘记她?克指挥感觉不对,立刻起身要走。楚君说既然他还没有结婚,那么他们马上结婚好了。克指挥不想再逗留,回答说他就是来接她去北京结婚的,只是他要提前回去做准备。楚君告诉他,她已经准备了好多年,随时都可以和他一同去北京。克指挥说新娘子是应该用婚车来迎接的,让她在家里等。楚君高高兴兴的送克指挥出门,挥手向他告别。克指挥一出门,头也不回的溜走了。隔壁的老奶奶每天都要过来跟楚君说几句话,等克指挥一走,问楚君那是谁?楚君说是她的男朋友,是于世刚。说他马上就会来接她去北京结婚,老奶奶让她不要相信那家伙的鬼话,他肯定是个骗子。
  第二天一大早,楚君起床梳洗得干干净净,把所有的衣服用一口拖箱装好,口里念念有词拖着箱子出门。老奶奶听见响动走了出来,问楚君要去哪里。楚君神秘的一笑:我要去北京结婚了,我现在就去找妈妈。说着上了马路。
  老奶奶见楚君朝总场方向走,心想她回家见到妈妈就好了。没成想楚君突然拦了一辆货车,向另一个方向走了。老奶奶想不明白,到了晚上还是觉得不妥,把这事说给儿子媳妇听,让儿子去问楚阿姨,楚君是不是在家。
  楚阿姨得到消息立即报警,一天过去,路上的车辆来来往往千千万,那辆载着楚君离开的车到底去了哪里,在哪一条路拐弯了,这一切都成了未知数,要想找人就像大海捞针。楚阿姨坐车去市里,找遍了大街小巷,等她从市里回来,听一个在镇上摆夜市摊的女人说,她在傍晚看见过楚君。她手上拖着箱子,当时她还让楚君到她摊子上吃面条。客人多,等她忙过一阵,好像看见楚君上了一辆货车。听见楚君口里说,她去北京结婚,货车往哪个方向走了她不知道。再过一段时间,从市里传来消息,隔壁女孩在公交车上见过楚君,楚君一个人走在人行道上,带眼看上去身上很脏,手上没有任何东西。凡是认识楚君的都会在自己所住的地方留意,楚阿姨从这座城市又到另一头的城市,沿途的每一个角落都寻遍了,没有找到楚君。
一个月两个月,半年一年过去,楚君就这样失踪了,就这样带着她的爱情去了北京。
12
楚阿姨退休了。场里的食堂再也用不着冒烟了,那个招待过无数人吃喝的大厅堂还是老样子,简陋而陈旧,桌椅摆在原处没动,落满灰尘,只是人去厅空,堆上一些杂物显得有些阴森森和凄凉。
楚阿姨无法停下来,她在国道路边的一家饭店当厨师,二百元一个月。楚阿姨一贯手脚勤快,几乎把厨房里所有的事情都包了下来,洗碗洗菜,帮老板娘带孩子。她不喜欢和店里请的“小姐”说话,时间久了,她同情她们。“小姐”多半是结了婚的,都能说出走这条路迫不得已的原因,都有一个凄凉的故事。“小姐”们在那个时期成了各大马路饭店和大中小城市各种娱乐场所的红人,不请“小姐”的饭店不出半年唯有关门大吉。
  楚阿姨积攒几个钱就去看楚原。楚香两夫妻日子过得还算顺当,时常拿点钱给母亲,让她留下来预备急用。四五年过去,楚君再也没有希望找回来了。楚阿姨把全部心思放在楚原身上,几年之后,根据楚原的表现,根据当时社会矛盾所促成的一些依据,楚原改判为二十年。这消息对楚阿姨一家来说是十年以来最大的好消息。老楚还是没有去看儿子,他已经退休,整天在菜地里转,把吃不完的时鲜青菜萝卜用一辆破自行车带去赶集,换上白干回家。
楚阿姨的工资慢慢涨到了四百。一天,有个开小车经常从国道过的男人票哥进饭店吃饭。票哥是熟客,进店有他自己的规律,喊上喜欢的“小姐”陪他吃饭,然后摆上麻将,老板娘和“小姐”一块陪他玩几圈。票哥出手大方,见他喜欢的“小姐”都会送礼。票哥对楚阿姨的厨艺赞不绝口,聊自己在其他地方吃过的菜,告诉楚阿姨菜的原料和烹饪方法。楚阿姨并不讨厌这个公子哥儿,这样的人哪里都有,特别喜欢在女人堆里吹牛。票哥有副感人的嗓子,说话有条有理。他问楚阿姨这么大年纪了为什么不在家里享福?有退休工资还到外面来受这份罪?赚那么多钱干什么?票哥说得情真意切,楚阿姨忽然承受不起这种关心,两行热泪洒了出来。票哥见状连忙道歉,请她老人家不要介意,他不是有意要引起她的伤心往事,楚阿姨说没关系。心理感觉票哥看上去不像一个坏人,于是把女儿失踪,儿子犯罪的事说了一遍。现在她的儿子改判二十年,终于有盼头了,十年之后儿子就能出来。楚阿姨说她了解儿子的个性,假如当年没有忽略儿子,儿子是不会犯法的。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6-16 13:36 |显示全部楼层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6-17 11:41 |显示全部楼层
文字耐看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6-18 05:56 |显示全部楼层

13
  票哥边打牌漫不经心的说,帮楚阿姨找女儿已经不可能,但在楚阿姨的儿子这件事情上,他也许能帮上忙。沿途这么多的饭店,他偏偏在这里遇见了楚阿姨,这也算是一种缘分。他说他认识一些人,他已经帮好几个人减了刑,只是需要花点钱。票哥把楚阿姨儿子所在监狱的情况滔滔不绝的说了出来,说起身边的朋友家里出了什么事都是他帮忙化解的。楚阿姨当时没有搭话,她一时很难分辨真假,再说她手上没钱。票哥安慰楚阿姨,让她不要急,有需要尽管开口,不过刚好他过段时间要去楚原所在监狱办点事,他会尽力帮助楚原,就算楚阿姨没钱,他也会帮忙。票哥的话让楚阿姨晚上睡不着,划算着口袋里的几个钱根本就不够。第二天一大早打长途问楚香两夫妻的意见,女婿说就怕这个人不可靠,让楚阿姨打听清楚他的底细再说。楚阿姨去看楚原的时候问了一些事情,居然和票哥说的差不多。楚阿姨让楚原好好表现,争取再减刑。
楚阿姨回来之后找老楚商量,经过合计,两个人一同去场部把所有的退休工资全部领清,凑齐了四万人民币,在老板夫妇面前,双手颤抖着把钱交给了票哥。票哥打开公事包,把自己的存折,私家车的发票等等证件有意无意的让大家都见到了,并且让楚阿姨放心,马上就会有好消息。票哥收钱的头两个月,还是和平时一样半个月来一次,每次都绘声绘色的说着事情的进展。不久,和他相好的“小姐”不辞而别,票哥再也不露面了。
楚阿姨等了两个月不见票哥的踪影,和老板老板娘一块分析情况,可能遇到了骗子。老板根据票哥留下的身份证号到公安局找熟人查无此人。老板娘多了一个心眼,记下了“小姐”家的真实住。老板经过一年多的明察暗访,终于在另一条国道上的饭店见到了票哥和“小姐”。
  票哥见了老板并不惊慌,明着给了一句话,如果报警一分钱都不退还,无凭无据说了谁相信?票哥说他还没有见过比楚阿姨更可怜的人,所以他退还两万,这也是看在老板是个重情义的人的份上。
  老板临走的时候问票哥到底是做什么的。票哥说他曾经是管教,因涉嫌受贿早就离职不干了。现在,他除了杀人放火不干,什么都干。老板根本不信他,谁知道他是干什么的?
  老板帮楚阿姨追回来了一半损失,楚阿姨不再相信任何人,特别是“小姐”,再也不敢和食客提起家里的事情。楚阿姨在饭店一直做厨师,等楚原刑满释放,和老楚一起带着楚原离开了农场,去了一个陌生的地方。
        2008  05 21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6-18 06:00 |显示全部楼层


旧文凑热闹,谢谢版主来访。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6-18 06:01 |显示全部楼层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6-18 20:56 |显示全部楼层
姐姐有一枝写实的 笔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6-22 06:21 |显示全部楼层
无弦风 发表于 2019-6-18 20:56
姐姐有一枝写实的 笔


发生在身边的事,不敢用添加剂,那样做对不起故人。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北斗六星文学网所有文字仅代表作者个人言论,本站不对其内容承负任何责任。

Copyright ©2011 bdlxwxw.com All Right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网站已备案)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   

平平安安
TOP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