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北斗六星!·百事通·查看新帖·设为首页·手机版

北斗六星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北斗六星网 六星情感 倾杯小镇 我的六十,七十,八十年代(1)
查看: 502|回复: 10

我的六十,七十,八十年代(1)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6-9 11:40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闲散之人 于 2019-6-9 14:27 编辑

   

   
  


                                       我的六十,七十,八十年代(1)

       先啰嗦几句题外话,这个系列基本都是本人亲身经历,绝无虚构。作为这些时代的亲历者,我想最好的说辞就是把自己的经历说出来,谈不上分享,也谈不上要谴责谁或者歌颂谁。

  
       多说一句的是,文中出现的这些往事,或许会有人觉得不可能或者不可思议,在此郑重一句:你的经历我不怀疑,我的经历也不用你怀疑,经历就是经历。


       信不信,是你的事儿。实话实说,是我的事儿。


       是为序。

01.
       本人生于1958年初,家中排行老小,上面有两个哥哥两个姐姐。现如今,昔日熙熙攘攘的一个大家,走远了,走散了,再也不见了,只剩下我和我的七十有二的二哥。

去年的时候,我们都搬了新家,来到了依山傍海的地方,老哥两住的近在尺尺,相互照料着,关照着感觉真好。


       家父是一所当时称之为“中苏友谊医院”的管理人员。再往前推个十几二十几年,家父是闯关东一族。最早是随着祖父一路闯过那道海峡,爷儿两一路向北,直接进入了当时称之为高丽的朝鲜地界。祖父是一个做小生意的,做啥小生意不知道,唯一知道的是,蝼蚁之辈,为生奔忙。


       后来,祖父和家父从高丽回到了丹东,结果是祖父客死丹东,家父只身向南,来到了他当年和祖闯关东最初踏上的这片土地。


       最初的时候,父亲在日本人统治的造船厂工作,大连光复前后,东北线的日本人开始忙着撤退了,期间苏联人对当时的日本掌管的设施进行了轰炸。


       多说一句的是家父闯关东前已经成婚。并且我的大姐,大哥都是在山东出生。家父当时住在造船厂的一片后来被称之为“红房子”的地方,那是中国劳工的居住地。在那里,他亲眼目睹了太多抽大烟扎吗啡,当街倒毙街头劳工的惨烈人生。


       光复之后,家父去了中苏友好医院,做了一个管理人员,之后,一辈子都在医疗卫生系统,直至退休。

02.

       日本人滚蛋后,当年他们住的各种日式风格的楼房,成了空房,为此政府号召人们住进去。也就是在这个背景下,我的祖母,母亲,大姐,大哥们飘摇过海的来到了大连。

       然后就住进了政府号召和鼓励去住的房子。这房子是老大连最能代表大连日式建筑风格的,二层小楼,我们一家住在楼下,楼上住着两户人家。


      我的祖母故于1956年,也就是说她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两年后才来到这个世界。尽管没见过祖母,但是,我总觉得在自己的身边有这样一个老人的存在。每逢年节,家里的桌子上总会有祖父母的牌位,我们虔诚的对着牌位下跪行礼,这种情形一直持续到文革到来。


       祖母不是亲生祖母,是父亲的养母,父亲的亲妈在父亲两岁的时候就撒手人寰,后来祖父续弦,这个祖母来了。据我的哥哥姐姐们回忆,那是一个对他们极其慈祥的老人,唯一发怒的是对我的父亲,毫不客气。而家父也极尽孝道,可以说,不是血亲,胜似血亲。


       二0一0年,埋葬祖母的那座山,要建一个巨大的山体公园,山上的坟墓限期迁移到更远更深的地方。迁坟的那天,有一件事,几乎让我的哥哥姐姐们相当瞠目。


       请来的迁坟人,正要开始挖掘的时候,我制止了他们,给他们一个与原来祖母的坟位置有一定偏差的地方,我告诉他们你们顺着这个位置挖,哥哥姐姐都很不理解,因为这与坟头所在的位置是有倾斜偏差的,我却有一种强烈的直观,坚持让他们按照我所说的方向挖,果然很准确的是棺木的方向。


       我亲自来到腐朽的棺木坑中,把老祖母的遗殖小心翼翼的拾起,放到我们事先准备好的骨灰匣中,然后去了新的墓地,将老人家落葬,这次我们也准备了一个衣冠匣,写着祖父的名讳,算是让两位老人入土为安吧。


       生命是一些故事,也是一些延续。独子的父亲原本还有一个姐姐,也是很早就故去了。这世界他只身一人,孕育了我们这些儿女们。我们延续了这些血脉的亲情,延续了家族的故事。

03.

       我出生在一个原本还算正常突然开始不正常的时代。所以,平心而论,我这几十年算是见证和亲历了很多的风雨,有一些苦风凄雨完全是人为造成的。
  
       一个七口之家,所有的负担都挑在父母肩头,父亲是家里唯一的养家糊口之人,主内的母亲一双小脚,瘦弱的身材,一生迸发出来的都是为了这个家的力量。

       日子有多难,我少不更事的时候很难描述。唯一知道的是,小脚的母亲带着我,去粮店买那种不算定量的,落地的扫起来的米面。米可以清洗,面如何清洗。水泥地面扫起的面粉,差不多带着水泥的颜色,烙出来的饼,是什么感觉?


       父亲是一个不善言辞的人,但却是小巷里最有人缘的人,因为他在管束我们这些儿女这方面,是极为出色的。所以,我们一家人是小巷子里最受好评的人。


       很多年后,老父亲退休,偶尔我们坐在一起聊天,我们都对着老人家开玩笑:您这一生就怕树叶掉下来砸了脑袋。


       家父也不恼,笑着回应:安安稳稳走过一生,就是最好的人生福报。我不要求你们大富大贵,但是我希望你们活的心安,你们的孩子也该这样。


      日子虽然很贫瘠,但是,母亲把我们兄弟姐妹收拾的干干净净,哪怕是戴着补丁的衣服,也一定是整洁的。


       我一直是穿着哥哥,姐姐们淘汰下来的衣服长大的。母亲有一双巧手,衣服裤子,都是她亲手缝制。鞋子是哥哥姐姐们穿不了的,我接着穿,穿的最多的是解放牌黄胶鞋。


       讲一个儿时的往事,记得一次母亲带着我去菜市场,路经百货铺,母亲看到了一双她可以穿的鞋子,那种黑色绒面的小脚鞋子,但是,三块多,母亲最后选择离去。


       这一幕后来我长大成人之后,每每想起来都会有酸楚的痛感。

04.

       那是一个注定让你营养不良的时代,能不能吃得饱都是问题。大饥荒席卷了中国,所谓三年自然灾害到底有多少让自然来背的锅,现在也许可以知道了。

       物质的匮乏,粮食的短缺,让多数的家庭都陷入无奈的焦虑和挣扎。于是,瞄准了公园里的树皮,一棵棵榆钱树被剥光,山上的野菜被挖尽,为了果腹,橡树籽也成为人们不能不采摘的选择。橡实采了之后,研成粉状,果腹的结果是,吃了之后排泄困难。


       我的两个哥哥每每忆起这段往事,脸上都会有痛苦的表情。


      作为家里最小的孩子,其实我是幸运的,这些感觉似乎并不太多。唯一印象深刻的是,父母为了操持这个七口之家所付出的那些很难用文字表述的艰辛。


       从1958我出生,到我五岁之前,母亲的身体一直不是很好,说白了,为了操持这个大家口,她透支的太多。所以,在我五岁的时候,她两次因病住院,每次据说都是数个月。家里生活的拮据可见一斑,这时候据哥哥们回忆,父亲能做的是把家里的一些所谓值钱的物件去旧货市场卖掉了。这事儿我二哥知道的很多,如今我们哥俩聊天的时候,他还会说起那些父亲带着他卖家里物件的那些往事。


       说到情深处,满眼蓄泪。


       母亲住院期间,照顾我的是我的二姐,正因为如此,我们姐弟之间的情感也是最深厚的。所以,2012年时年62岁的二姐病逝的时候,我几乎疯狂。


       在这样一个贫瘠的大家庭里,我的大姐,大哥,先后完成了独立。大姐以很棒的学习成绩,成为我们家最早的,文化最高的人。成为化工研究所的技术人员。


        而大哥则去当兵了,所在部队就在这座城市,当时叫卫戍区,他当了七年的兵。

05.

      1965这一年我七岁,走入了学校。多说一句,因为家里的实际情况,我幼儿时代没有进入幼儿园,条件不允许。


       学校离家需要走差不多十五六分钟的路程,要穿越几条马路。但是,你也不用担心,那时候马路上基本没什么车。最常见的车除了轨道线上晃晃荡荡的电车,再就是苏式的各种款式的嘎斯车,偶尔也能见到解放汽车,公共客车也有,红色的单体的,现在看像甲壳虫或者是面包形状的。上车买票,最贵的票价是五分钱,最便宜的是三分。


       一般情况下,我们出门都是走路的。为了省钱,没有别的。


      在我的印象里,家里的这条小巷非常窄,大约也就能过一辆车。小巷的两侧基本都是日式建筑,靠我们家这边是低矮的日式小二楼,对面有几栋三四层高的楼房。


       这个小巷里,发生了太多人生故事,我之前偶尔有写过,在这个系列里,我会更详尽的讲述这些普通人的人生。


      一个大哥复员之后带回来的书包,成为我上学的书包。其实已经很陈旧了,原本黄色的军用书包,被洗的有些泛白。我记得书包的盖子上有一个红色的五角星。至于后来的军用书包上多见的印着或者绣着“为人民服务”,那都是后面的事情。


      书包带有的地方破损了,细心的母亲用细密的针线,把破损处一一补好。


       这书包跟随了我很多年。


       没有家人送,也不需要家人接,早晨小巷里的同学们会相约结伴而行,中午连跑带颠的回家吃过午饭,接着再回到学校。


       小学校当时很新,是一座四层的楼房,显然是建好不久的。班级里桌椅都是新的,音乐教室很阔气,有一台风琴也很新,还带着阶梯。


       就在这所小学校,开始了我学生时代的启航。

      
                                                          2019年6月4日星期二

附件: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2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6-9 12:19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沙发首座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6-9 12:20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大餐来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6-9 12:20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会一直关注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6-9 12:21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我有机会也来个同题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6-9 14:15 |显示全部楼层
几张照片拍得真好,光影非常漂亮。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6-9 14:15 |显示全部楼层
搬凳子,占好位置,等着闲散老师的长篇回忆录。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6-9 14:19 |显示全部楼层
非常支持写回忆录,我以后也想写一点。每个人都可以为自己生活过的年代留下一点印记。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6-9 17:34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聆听闲散先生回忆录。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6-9 17:53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横跨三十年,一部史诗般的存在。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6-9 23:48 |显示全部楼层
到处找不到你,却躲到这小镇上来了?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北斗六星文学网所有文字仅代表作者个人言论,本站不对其内容承负任何责任。

Copyright ©2011 bdlxwxw.com All Right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网站已备案)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   

平平安安
TOP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