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北斗六星!·百事通·查看新帖·设为首页·手机版

北斗六星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北斗六星网 六星情感 倾杯小镇 【坛庆-荡舟星河】 人 生 若 只 如 初 见
查看: 2164|回复: 74

【坛庆-荡舟星河】 人 生 若 只 如 初 见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8-4 16:48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沈眉珊 于 2019-8-4 16:51 编辑

2014年6月,我注册了六星。

2015年春节,我给所有有过交流的坛友都留下了印象简笔与祝福。

每次重看那些文字,我都在想:当时我哪来那么巨大的热情,能敲这么多字;我哪来那么细的心思,能抓住彼此交往的点点滴滴;我哪来那么大的胆量,谁都敢写。

如今五年过去了,这些朋友有的渐行渐近;有的已远离论坛;有的虽未远离,却物是人非。

十年坛庆,回首当初,不胜感慨。

重温旧墨,再加添两笔,致敬逝去的时光。





附件: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1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4 16:49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沈眉珊 于 2019-8-4 17:46 编辑

紫色的流苏

流苏在我心里,是不敢轻易触及的美好。怕这世俗的字,玷污了她。
她在我心里,就如同她的画,静默地舒展自己的美好,不求人懂,不怕寂寞。因为,在她心里,寂寞也是歌。


流苏,从情感到小镇,从图画到文字,从写实到玩游戏,你一次又一次地刷新着你给我的印象,彷如一个走错时空的女子,在论坛上演绎梦境,如此真实却又不可触及。

流苏,以前在情感的时候,天涯很多次说我忒细心。事实上,我的Q名就叫微心。从前的我,其实并非一个心细如尘的人,或许是时光的打磨,或许是论坛的成就,我竟真的对一些事的枝节末梢留意了。细心到我对一个人的称呼也经一番思量,比如面对长鸿踏月,我就琢磨过,该叫他长鸿还是踏月呢,最后还是叫踏月,只因长鸿是形式,踏月是结果,当然是结果比形式重要了,所以。。。。

流苏,写这些,并不是赞我自己细心。只是为了说明,我是一个这样的人,所以,能从一滴水里看到大海,从一朵花里看到春天。所以,仅仅是一个签名、一张画,也能让你迈着轻盈的脚步进驻我心。

还记得第一次看到你,你的头像和ID都告诉我,你很喜欢紫色,其实,说来惭愧,我至今还不知道你头像这个人物是谁,但你一直没变过头像,想来,除了那一身紫衣,她应该是你喜欢的一个人物的动漫形象。真正让我心动的是你的签名:纵有千情如梦去,一声轻叹化紫烟。这句签名词拨动了我的心弦,共鸣不已。我想,你一定是一个有故事的女子,这句签名里透出的是五分的眷念、两分的无奈、还有三分的洒脱。

在情感第一次看到你的工笔仕女图时,已不仅仅是喜悦,而是心里一种很大的震动。画工笔人物,不仅仅需要耐心,还得是真正热爱并享受画画过程的人。我每次看到那些古装美人千丝万缕的鬓发、看到那些细致的首饰搭配,眼前就仿佛看到你作画的模样,你一边画一边琢磨着该往哪再增添点啥,嘴角微微笑着,完全沉浸在那个与画中人物对话的世界里,每次画完一幅作品,你就像看着自己的孩子诞生,享受着那份愉悦与满足。当我看到你的画册《江山如此多娇》时,想,你的时光当真不曾虚掷,付出的时间与精力,留下了满意的印记。

如果说图画只是赏心悦目,你的文字给我另一番惊喜。六星才女不少,但你的文字自带光华,便是几个字的回帖,也能看出你的与众不同。无论就是陈述自己的故事,还是写物语随感,你的雅致渗透其中,所以,你写伤感,是淡淡的惆怅,你写开心,是浅浅的喜悦。你也不在乎别人是不是真的看懂了。你让我想起朱敦儒《西江月》中的那句:自歌自舞自开怀,且喜无拘无碍。

正当我陶醉你的文图的静美中,你在游戏里却又展现了另一面的精彩,不怕你见笑,我是直到最近娱乐版再度开展风云游戏时,才知道你是真的很喜欢玩这类角色游戏。我想,除了闹着玩乐之外,你是喜欢借扮演角色去圆梦的感觉。其实,我挺佩服你的,你是可以入戏很深,又能轻松出戏的人。我做不到这一点,所以我从来不玩这类游戏。


流苏,一路走来,每当我觉得你已经很好很好时,你总是会用事实告诉我:你还可以更好。以前每每想起满身诗情画意的你,我就忍不住在脑海中勾勒你的形象。我本来以为很难看到你的真容,没想到在蜡像馆那帖,你就那样大大方方地帖出了自己的照片,和我想象的一样:端庄秀雅,掩不住的书卷气息和艺术气息。你就那样坐在圆椅上,大大方方地浅笑着,眼睛里写着梦幻与聪颖,粉绿色的上衣,搭配水鸭绿的裤子,仿佛一株青翠的树,长成了尘世里最美的一道风景。

最后,还是借三毛的这首诗作结吧:如果有来生,要做一棵树,一半在尘土里安详,一半在风里飞扬,一半洒落阴凉,一半沐浴阳光。如果有来生,要做一只鸟,飞越永恒,没有迷途的苦恼。东方有火红的希望,南方有温暖的巢床,向西逐退残阳,向北唤醒芬芳。流苏,我觉得不必待来生,你今生就已是这般模样。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4 16:49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沈眉珊 于 2019-8-4 17:14 编辑

东北虎

认识东北虎这个名字,在情感版。只是,很长时间里,彼此并没有任何的交集,甚至是,彼此也极少关注对方的帖子,但是我知道老虎的诗词写得很好。

与虎兄开始交往,缘于一个误会。因为误会引发的后续风波,使得我与虎兄在风雨中真正成了好朋友。

老虎是非常谨慎的人,在论坛是观看多,发言少,只在心里权衡着是非错对。

在网络上,老虎是很注意把握分寸,很懂得保护自己的人。虽然他在游戏中写过很多柔情的诗句,实际上他是一个家国情怀很重的人,这些在他的非应酬的诗词中有很明显的倾向。最近读到一些回帖,感觉虎哥对近代革命史也很熟悉。

虎兄不但文字好,还是象棋好手,还略懂画画。

感激老虎兄对我的很多帮助。他很少涉足其他版的风波帖子,却为我而回帖执言。他知道我个性直率,敢说真话,经常会留意我的日记贴,一旦我写得过于直白,他怕我得罪人,就会善意提醒我修改。

友谊之花,哪怕是换了一块土壤,依然盛开。

泌水

认识泌水大哥,不能不说,人生做任何事情都需要一份缘,需要一点巧,网上也是如此。

泌水大哥原先的常用名是西流,我和西流没有任何交集,只是在曾经的小说版见过这名字,感觉这西流小说写得不错,爱讲故事。后来西流出现在书房了,我和西流也只限于帖子上的简单交流。

有一天,泌水说西流这ID登录不了了,改用泌水。我有点好奇,觉得泌水和西流这两ID都和水有关,一定是有缘故的。于是我百度了泌水,这才知道泌阳这个地方,也知道了泌水西流是一道景观。

后来,才知道大哥是个老中医。我一向敬服中医,所以开始特别关注大哥的帖子。有一天,我在回帖上看到大哥说他有自制的可以治疗颈椎病的药枕,我跟帖说我也想要一个,大哥就给我发了站短,细心地问我除了颈椎痛以外,还有没有其他的相关毛病,以便他更好地配制药粉。

很快,我就收到了大哥寄来的药枕,随来的还有大哥手写的一封信,字迹非常工整,一看就是有书法底子的行楷,大哥在信中给了我很多的鼓励,我为这份额外的收获而欣喜。

因为这份礼物,我还知道了大哥的真名,很有古代名臣风范的名字。

本来就觉得大哥很厉害,史评、小说、调侃文字,他可信手拈来,而在“MY秀场”活动里,我才知道大哥的书法也是下过苦功的。

泌水,一位在沧桑中坚守传统文化的老大哥,一个在文字里游刃有余的潜藏巨匠,我很感恩这份相识的缘,珍惜这份缘。

远去的烟云

在初来的半年里,与烟云大哥没有任何接触交流,后来才渐渐领略到他的才华和大气,还知道了他曾经是副总版主。

我来六星的时候,烟云大哥已基本不管论坛的事务了,发的帖子也多是户外行记。直到我读到他对电影《芳华》的观后感,才真正感知到他的文学才华有多深,大作家了。

我曾以为大哥是很少看我的帖子的,后来才发现大哥是默默关注,只在关键时刻露面。比如,小镇开版,大哥就来表态支持鼓励,小镇周年庆,大哥也很爽快地答应穿马甲,大哥有时还会到日记上留个脚印,略表他的关注依旧。这些,我都记在心里了。

出身军旅的烟云大哥,如今终日与山水为伴,与草木为邻,日子当真惬意!

1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4 16:49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沈眉珊 于 2019-8-4 19:07 编辑

诗意天涯

来到六星很久了,都不惯到其他版,所以,对于诗意天涯的才华、为人一直不是很了解。正如我相信他对我,也是很久之后才开始稍有关注。

第一次稍注意到这个名字,是因为参加视点的吐槽征文,大猫邀请了天涯来做评委,恰好我的征文就在被他点评的范畴内。从点评的文字能看得出这个人是个很有分寸的人。

真正了解天涯,还是到开始经常驻足情感家园后。我发现这个人非一般的聪明,表现在:

1、他平时看似很少在视点露面,却暗中注意到我的情感热线类文字。发现我不想挂版,说是不勉强我,却另外弄了个情感热线,叫我做台长,这等于是换了个法子让我继续操心。我不答应,天涯就摆出一副你只管看着办的样子。我无数次地想,假如当时猫不是直接叫我上版,也象天涯这样搞曲线救国,给我开一个什么栏目,叫我去理一下,我会不会就答应了呢?

2、看了这么多版,也只有情感版有公用的ID号:树根、树叶、树林。这真是一个绝妙的举措。情感啊感情啊,谁心里没个小秘密?正好借公用ID说说啊,帖子数量少了,就用公用ID灌水玩,好处多着去了。

诗意天涯?失忆天涯?失意天涯?你真是个不一般的主!帮主!:)
帮主后来自己说他是 拾遗填牙,因为他是丐帮主。


色妞妞(公孙小刀)


我记得,色妞给我的第一次回帖,是用她的马甲飞梅弄晚回复的。而她用色妞这ID回复的第一帖,是在论坛斗争方式小结帖上,色妞说:这姑娘新来的,真可耐啊。

色妞曾经在回帖上给予我很高的评价:“我很喜欢眉珊的心态和立场客观公正。这等智慧需要一个开阔的眼界和宽阔的胸怀。”“眉珊冷静,沉着,知性,温婉,独立,睿智。是枚值得大家学习的好版友。”我谢谢她,也深恐云端之上,若跌下来会更疼。

色妞是深得坛友的心的。之前俺在贴上看到有人说色妞象救火队员,为了论坛的发展,哪里的岗位需要就往哪里站。来这里八个月,真的见识到了她的救场作用。


色妞前段时间给知己人生版的版主们搞了一轮人物速写,文字里逮住了每个人的神髓,真要给这份洞察力和遣词能力打最高分。由此也可知,色妞不管是否露面,都是时刻在关注着论坛上的点点滴滴的。只是更多时候,她选择冷静旁观。

这样一个身怀实学,看得清人事,拉得下面子,开得起玩笑的女子,教人怎能不爱她?


金戈戈

最早见到金戈戈的名字,自然是在红舞台论坛,当时,好多人都收到了西湖的站短邀请,我也收到了,就过去看了一下西湖在那边的动静。 因为看了西湖的帖子,就随之看到了金戈戈的名字。

在红舞台时的金戈戈,头像是一个在打枪的女子,图片有点模糊。杂评类的文字,我看了很服,因为我写不来那类文字。

后来围炉开版后,可以更全面地了解戈戈了。作为一个久泡论坛的人,我真的认为六星能得到戈戈的倾力,是大幸运。她具备一个优秀的版主和管理员的全部素质。

一、写得。这是粤语表达,意思是说戈戈很能写。这里的内涵有几层意思,一是戈戈写得好,二是写得快。文思来得快,敲字速度也快,是个写手型的才女。
二、懂得。这是说戈戈很懂运作版面的管理和激活。从围炉主题分类的设定,到在各版开展的交流,从每周话题到年味征文,直到近日及时出台的春节期间版主休假说明帖,都看得出她真的很懂如何去经营一个版面,很有规范。
三、忍得。当首版,是比较累的。要顾虑的方方面面太多,象戈戈这样的人,一旦投入,就会时刻关注,所以她总及时知道她版面一些常驻朋友的动态,若有一丝不利于和谐的风吹草动,她就会及时地进行沟通。还往往因此而被自己的朋友误会,但她忍得,很分得清轻重高下。

我与戈戈,之前一直没有很多交往。只是在征文活动里,才发现我们有那么多的共同点,关于老家,关于父亲,关于各自的婚姻与夫君,真的很有缘。


紫晶儿

晶儿与我,一直没有很多交往,但在论坛公告版可以知道她默默付出的许许多多。

直到文工团的新年送礼活动中,我才第一次欣赏到晶儿的歌喉。直到在摄影版发帖,才和晶儿有了帖子上的交流。说到这个,我不得不说这次摄影版年俗摄影活动,因为我很少去逛街,也觉得我这光靠手机摄影,在春节活动这样的题材上肯定拍不出啥好东西,所以确实一直没有拍到相关主题的内容,没法参加这次的活动,心里一直觉得有点内疚。因为摄影版的几个版主待眉珊也极好。

本来一直不知道晶儿的相貌如何,直到情感春晚的三句半,听了那句“大眼美女紫晶儿”,我就知道了,晶儿是有着一双大眼睛的美女。

我估计晶儿每天大部分时间都花在论坛上了,因为每次给她发站短,她总是最快就回复了我。

去年以来,论坛的改革与网络监管的严格化细致化,给紫晶带去了更多的工作与压力。在论坛风雨飘摇的时刻,每一分坚持都不容易,格外可贵。

虽然我去年请辞了管理的工作,但是我在这里要谢谢晶儿,我知道你对我的肯定是由衷的。

1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4 16:49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沈眉珊 于 2019-8-4 19:17 编辑

隐香

我与隐香,交往也只停留在帖子上的交流,但是这个女子,是不凡的。便光是隐香这个名字,便可看出不俗的内涵。

隐香是个很懂经营幸福的人。作为一个医务工作者,她的工作氛围是比较严肃紧张的,但是工作之余,她是一个很有情趣的人,练练瑜伽,伺弄一下小猫,舞弄一下朗读录音,和三五知己侃大山。乐点多着了。


雁过无声

一直知道雁子是才女,是大才女,她的文字总是很容易就触动人心,收获共鸣。

最近听了春晚的音频拜年节目,才知道雁子的声音也是那么的悦耳,超喜欢。

雁子曾经在回帖上赞誉眉珊是世间的奇女子,让我很惭愧,因为我实在没有那么好。

雁子曾经提议我在情感版开一贴,专门征集其他人的烦恼或问题,然后给予回答。因为种种原因,我一直没走出这一步,看来只能是春节假期后再开始了。

在此,祝雁子诸事皆如意!祝墨墨聪明伶俐!懂事成才!


月朦胧

朦胧,想来也是一个习惯于活在大家的赞美中的女子了。能说一口流利的英语,弹得一手好钢琴,还有一副好歌喉,这足以让她感到自豪了。

朦胧对待在情感版发帖子的人都很热情,总是习惯性地送上一连串的沙发、欣赏表情图,回帖的语言也习惯故意使用网络语言揍系、哒。这个丐帮的总管确实是帮主的得力内助。

我的偶然到来,不知道何时起也引起了朦胧的关注,即使未到情感版之前,也会看到朦胧在其他版面回复我的帖子,当朦胧看到我是英语教师,也能写得一手诗词歌赋,还当过电台直播主持人,还有自己的原创歌曲时,她也是很惊叹的。

这次情感家园的春晚活动,因为好节目太多了,在投票时,看到朦胧的票已不少,我就把票给了其他节目的朋友。想必朦胧作为丐帮总管,一定能理解,不会见怪。


舞婆娑

婆娑姐在这个坛子里绝对是个很特别的女子,从不参与任何纷争,只是用她的耳朵和眼睛去发掘美,用她的心去感受美,用她的双手去组合美。把动感的美奉献给六星所有朋友。

刚来杂谈时,看到版顶上婆娑姐发的聊斋故事集录,还看到她在其他版也发了类似的传统故事集贴,我想,这得多么有耐心啊!我很佩服婆娑姐。

姐姐用作签名的兰德的话,也是我极为欣赏的。

1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4 16:49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沈眉珊 于 2019-8-4 19:26 编辑


大脸猫

最初认识大猫时,她也只是把我看作一个新来的版友,她的回复,也只是一个版主最基本的热情。

对猫妹的认识,是伴随着她经历的一次次风波才真正加深的。我在猫的身上看到太多自己曾经的影子:认真、执着、善良。有自己的风骨。所以,我看到她独自去承担种种,觉得特别心疼。我婉拒了当时上版视点的邀请,一来是不想再太多操心,二来对这里过去的历史恩怨不了解,怕自己陷入莫须有的烦恼中。

身心皆累的猫妹病倒了。我当时发一帖,说送给妹妹一串红玛瑙佛珠,本来按照以前在其他论坛的玩法,是不会当真的。但是这次我认真了,那串佛珠,我曾带去英国,又带回家,一直是我最珍贵的宝贝。快递给妹妹时,我心里没有任何犹豫,可见妹妹与这串珠子也有缘。

新春到了,祝妹妹身体康健!一切遂愿!


你说我记(卧云弄月)

书记兄,说实话,我一开始一直以为你是个年轻的小伙子。我注册六星,正是因为父亲节时,看到了你发的千字文征文活动。

我来到视点后的一段时间里,很少看到你来,后来才知道你也不容易,工作在石油行业,孩子又要成家了,里里外外忙得不得了。

视点撤版后,我在知己版、情感版和围炉版反而更深地看到了你的热情。看到你积极地发笑话、见闻帖子,看到你倡议三版联合搞春节拜年活动,我都为你的热心感动了。我觉得拜年话很容易重复,不容易写出个性,于是开了这样一帖,也算是对你的支持吧。

特别要谢谢你对小镇的支持!


一叶舟

舟舟是论坛上很多哥哥姐姐的宝贝,因为她会毫无保留地把热情和笑声播撒到每个人的心里。

起初,舟舟对我并不了解,她叫我姐姐,对我表达的友好,仅仅是因为我在情感版发帖子了,这个妹妹就是这样的,每个支持情感的人,都是她的贵宾。

真情的渐渐递增,其实我看得很清楚。

舟舟表面上看着是个开心果,实际上也有她自己的种种烦心事。只是这个可爱的姑娘,把笑声和快乐留在了大版面,把忧伤锁在了子版自己的小阁楼里。


薰衣草


草儿,我对她的认知,更多来自之前在红舞台时看她的一些主题帖和回帖。内心觉得,草儿与戈戈,一文一武,一缓一急,一柔一刚,她俩是最佳拍档。

草儿的文字,我看到的不多,只是在红舞台初起风波时,看过她发的主题和一些回帖,觉得她言语不卑不亢,说理入心,是个能撑大局的人。

这次春节的音频拜年,草儿的方言拜年话,听着感觉很舒服,很好听,俏皮中不失端庄。

草儿在我眼里,就是一个有内涵,知分寸,很有大局观的女子。

我祝福她:心情每天SUNNY,生活永远HAPPY。

1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4 16:49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沈眉珊 于 2019-8-4 19:34 编辑

南沙贝

第一次看到贝姐的名字,就注意到了她的个人头衔处的椰风贝韵组这几字,猜想她一定和海南有关。很快就从她的帖子上印证了这点猜测。

贝姐给我的印象,是个很自信的大姐,散文、摄影、诗词她都涉猎,能坦然地与人分享她的种种收获,活得那么乐观自信,让人欣赏。

也很佩服贝姐的精力,游山玩水拍照写文,积极参与当地的各种团体活动,最近还在一个旅游网站任职了。人到了这样的年龄,还能有这样的动力和热情,不容易。

曾经有一个论坛朋友在贴上说,贝姐有时会做犯糊涂,我那时没太懂这话的意思。但心想,这人吧,谁还没犯糊涂的时候,糊涂也不全是坏事。

对于贝姐,我最感激她的是,在回帖上让我知道了益阳乐平大哥人在湛江,从而揭开了我与乐平大哥真正相识的序幕。若非贝姐提及,乐平大哥又有回应,我就会从名字认定乐平大哥人在湖南了,不会有交往的下文。

祝福贝姐:好人一生平安!活得更自在,生活更精彩。


剔透玲珑

玲珑姐,我原本不了解,第一次打开吃喝玩乐版时,恰好满版都是在写专题《我眼中的剔透l玲珑》,虽然没打开看内容,但常理而言,能够出现这个专题,一来这个女子必然有她独特之处,二来她一定是很放得开的人,当得起任何言语的洗礼。后来了解后,再次感叹,我的直觉是如此准确。

我和乐平大哥相见后,因为他很认可玲珑姐的为人,我相信乐平大哥的眼光,所以也相对更多地关注了玲珑姐。

这是一个活得很惬意的姐姐,她让我看到了什么是彻底的“我的人生我做主”。知道自己需要什么,并满足于自己的选择,就是最好的人生。玲珑姐真了不起。

看过很多玲珑姐拍的美照,美好的身材,靓丽的衣裳,美丽的各地风光,让人羡慕。

知道玲珑姐因为工作原因,经常要与各种各样的人打交道,她能如此从容有度地处理好人际交往,真是有魄力也有魅力的女将。

看过叶子搞的玲珑专访后,对玲珑姐的机智和文采,也有了新的领略。太不简单了,这个姐姐。


云盖山

很长时间里,不曾真的注意到山哥。只是后来当论坛出现一些风波时,看到他的回帖,分析事理很中肯,说话一针见血,又有分寸。我这才开始注意到云盖山这个人。

不过,刚开始时我以为山哥是个三、四十岁的人,因为他用了一个卡通人物头像,因为这个头像,使得我需要更多的时间去了解山哥。卡通人物本来也很寻常,但是山哥选的这个头像,唯独眼睛是红色的,这容易让人产生不舒服的感觉。

因为注意到山哥的文字后,我们才有了一些帖子上的互动。山哥几次在贴上说他喜欢我朴实的文风,凡是我的文字,他都会认真看。这对我,终归是个鼓励。

后来山哥上任知己人生首版,我才真正见识到他的认真。从他的点点滴滴举措都能看出他是真的很想用心去打造一个全新的知己版的形象,从新栏目设置前的征求意见,到家乡的记忆征文活动的发起,山哥是真的很努力了,他几乎每帖必回,只要你有回帖,他就会跟着继续回帖互动。

知己版的友人多数个性很足,山哥一直希望营造一个公平的发言环境,希望能维护大家的言论自由,又不想看到版内有烽烟。他是一个认真的人,所以一直很操心很累。

如今,山哥辞职了,我看不到议事厅的帖子,不知道具体的内幕。但是我希望山哥知道,当你面临的境况与原则发生冲突时,你选择了遵循原则,而你舍弃的应只是一项职务,而不是这里的朋友的真情。不当首版了,就可以少操点心,多点自由时间。朋友们对你的牵念依旧,你又怎么忍心不再露面?
1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4 16:49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沈眉珊 于 2019-8-4 19:41 编辑


萧剑

与萧剑初识,是在视点版。很长时间里,我们只是停留在帖子上很表面的应答。直到有一天,他听到了我贴上一首久违于他的佛曲,然后知道我对佛学也有研究,我们才开始了真正的接触,他加了我的Q。

很感谢萧剑的信任,得以了解他的许许多多,丰富的情感经历、优裕的成长环境、叱咤风云的网络神话、相亲相爱的父母兄姐妻女,让人羡慕。

萧剑是个有故事的男人,是一把历尽烽烟而今已锋芒尽敛的剑。

箫声、剑鞘、晴花,萧剑余生的另一种精彩。


晴儿

晴儿,其实应算是我在六星结缘最早的一个人,因为我参加视点征文时,据后来所知,是视点又刚经历过一场地震。所以那段时间,很少看到其他版主露面,只有晴儿来得较多,所以当我的征文未被如常统一高亮时,我给晴儿发了站短询问,她也很快就回复了我。

在最初的回帖上,曾经对晴儿说,看到她的名字觉得很亲切。因为我在英国期间,曾经在另一论坛玩,在那里,我名字的末字也是晴,大家也叫我晴儿。只是这个前因,晴儿不问,我也就没说。

在我眼里,晴儿是能用一支笔去打天下的女人,也是一个锅铲就能赚天下的女人。

外表活泼,内在温娴,这样的女子,很有福气的男人才能拥有。那个谁谁一定要珍惜。


熙儿

与熙儿,其实直到今天都没有任何直接的交集。而实际上,她是六星论坛最早关注我文字的人之一。

当我刚踏足视点版不久,就看到个人空间上来了一个叫熙儿的访客,我当时几乎以为她是哪个旧朋友的化身,熙儿常常给我在视点的帖子加分,但很少有文字回复。这样默默的关注,让我又以为她是哪个视点版主的马甲。

直到我到了情感家园玩,才看到了熙儿比较活跃的一面。最近看了情感的春晚,听到她和小熙儿的朗诵,这才比较真实地感知了熙儿。从女儿的表现,能看到妈妈的付出,熙儿是好样的。

情感的 三句半 节目,我不知道天涯是怎么选人的,但是我和熙儿第一次有了合作的缘分,也是一种巧合。祝福熙儿:新春快乐!阖家美满幸福!万事如意!



1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4 16:49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沈眉珊 于 2019-8-4 19:48 编辑

重磅企鹅

企鹅大哥在我初来时,就已很积极地跟进我的帖子,给了我极大的鼓励。他甚至在古韵版也回复了我的帖子,还鼓励我把孤云野鹤的藏头诗发到杂谈来,说适合给孤鸿版主,这种种种种都是造就了我后来常驻杂谈的原因。

对于大哥的认识,也只能来自帖子,我想说,企鹅大哥,还有什么是你不懂的吗?诗歌、古韵、论文,你样样行,回帖也是那么轻易地就扼住了要点,幽默风趣,四两拨千斤。

大哥,你的日记什么时候才贴上来呢?这可是你早已答应过会贴上的,这大过年的,口头债也是债啊。:)

祝福企鹅大哥新岁万事如意!诗山钱海比翼全。


酱油哥


我对酱哥的印象,全部都写在当日的生日藏头诗里了,在此重温一遍。祝酱油二哥身体健康!家庭幸福!

我自投身耕六星,
是非远离自在行。
打扫庭院在版面,
酱醋糖盐善调停。
油腔每藏智慧语,
的笔常带朴实情。
生来幽默人多喜,
日子艰辛不露形。
快畅原是心头事,
乐赏坛中雅俗声。


神经

因为玩的版面不一样,很长时间里,我对神经团长基本没有任何了解。

直到他发起那个向青春致敬的征文活动,我只是回帖表示关注,神经就热情地拉我参加活动了。当然,我要感谢团长这一拉,让我也借机回眸了一下自己的青春往事,重温旧照。这一次活动的照片,差点为我带来麻烦,全怪墓大大回了一句“六星第一美女”。当时,我心揪了好久。

与神经第二次有联系,是因为文工团独立成版了,酱哥让我把我的原创歌曲转发过去,又让我为文工团的发展提提建议,我也提了。就此,我有了一枚文化团的团章,也和团长有了一点点帖子上的交流。

直到这一次的论坛拜年录音活动,我才和团长有了Q上的交流。团长很爱他的女儿,我一直认为凡是爱孩子的男人,基本都是好男人。

团长也换了好几次头像了,最近换的黄日华这张照片,我觉得蛮像他本人。团长说,确实有几分,呵呵,可见我这高度近视眼还有用。



1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4 16:49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沈眉珊 于 2019-8-4 19:55 编辑

归隐宋朝

你认真负责的处事态度、扎实的文字功底、广博的阅读思辨,在杂谈的秀文活动中,还有你的辞版意向书上已表露无遗。

你加了我的微信,却因怕微信群中的人乱开玩笑,怕我不习惯,怕我受伤,所以一直不敢拉我入群。这样细心体贴的思虑,让我感动,一直铭记。


花开富贵

说实话,杂谈版的几朵花,我好长一段时间里还有点糊涂,因为她们的名字很类似,梧桐花开,花开富贵,开的是寂寞,还有个落花生。差点以为她们当中有马甲。后来才慢慢分清了。

对于花开,最喜欢的是她的签名:不屑与世相争,平然淡泊此生。心存一个闲梦,其它随了秋风。(后来我看到这个作者写的其他诗句,都很喜欢。)

一种可喜的闲适滋味从签名里透了初来,让我很是喜欢。后来看到花开写的2015年计划,依然是那种有几分慵懒的小女人情怀,让人喜欢。

对于我,花开曾经说过的让我最开心的话是:容颜不改,岁月当真厚爱你。但愿,能如花开吉言。

愿2015,我们继续做幸福的女人。


开的是寂寞

原该早就写到寂寞的,无奈几回思量,寂寞与我,能留下痕迹的事儿确实少。

知道寂寞是当日的杂谈三宝之一,应该是曾经很活跃在杂谈版面的美女。所以,当我看到寂寞突然上版了城南时,还觉得很意外,我以为她若是上版,也是先考虑杂谈的。但后来又觉得,我不清楚的前因太多了,人物之间的交往与交情更是不了解,所以就放下了。

看过寂寞的一些短诗,很有情致。说实话,我来了好几个月后,才知道寂寞也是习惯写诗的,还是企鹅大哥的徒弟。

寂寞在我的印象中,是一个很懂得在生活的枝节小事中去体会幸福的女子。



1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4 16:49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沈眉珊 于 2019-8-4 20:03 编辑

墓歌

说起来,我和墓大大虽然没有交往,也算有缘。我注册六星时,还是要在迎宾大厅先发报到贴等加分升级的,我记得,当时第一个给我加分的人就是墓歌。那时的我,对墓歌的身份一无所知,只是觉得这ID怪特别的,就记住了。

墓大大之于我,小事有三:

一是在野蛮版的活动里,叫我六星第一美女,为我埋下无数被嫉妒仇恨的种子。

二是曾有意邀我上任杂谈版主,被我不识好歹地婉拒了。

三是在我把日记从视点移动到杂谈时,不大了解我的墓大说了一句话,大意是说有酱油和归隐他们的支持,我的日记一定会很火的。我当时很豪气地当然也是很实事求是地回应了一句:我用六年的事实证明了我的日记无论在哪都会火,我用十年的网络历程证明了,只要我肯在哪个版尽全力,哪个版也不愁。

这些日子,我也算用心了。祝六星越来越好,墓大阖家幸福!万事胜意!


野妞


前面写色妞时说过,我这人有时很迟钝。在野妞和马樱花是同一人的事情上,我也是很久之后才知道的。主要是与我刚来时很少看其他版帖子有关,记得有一次不经意间看到过马樱花的名字,一瞥之下,诺贝尔文学奖待得主这个头衔让我感兴趣,就顺着看了那帖子,确实很有水平。我当时的想法,以为马樱花也是一位处于休眠状态的管理者,那段时间在休假。后来不知道哪一天看帖子,看到别人称呼野妞为马姐,脑袋瓜才突然开窍了。

我不知道马姐在第一次回复我的帖子前是否看过我其他帖子,但是清楚地记得的是,野妞给我回复的一次回复是在《与叶子老师说几句心里话》那贴上,她说:给沈MM点赞。我一激动就回复:妞妞点赞,我会飘起来了。当时丝毫也不觉得称呼妞妞有啥不妥,后来才想起,啊,还有个色妞妞呢,。。。后来,就一直是叫马姐了。

马姐给我的印象是爱憎分明,做事不喜欢拖泥带水,很有原则,而且,特讨厌做作的人。有一支能打天下的笔、一手好厨艺、一个美满幸福的家、一群有缘文友的拥戴,马姐没有理由不快乐呀?最多是累也快乐着。


秦时明月

秦时明月,在我这不爱跨版的新来人眼中,就象突然冒出来的人物。

某一天,突然看到新开了一个叫圆月山庄的版,这个版,给我的感觉,就象是为秦时明月一个人而开的,是他个人无限扩大化的私家庄园。能够因一个人的提议而另开一个版,并得到管理的支持。这说明:这个人很有能量——1、他个人很能写,写得好;2、他有很多粉丝,能调动很多力量来参与;3、他有过很辉煌的论坛历史,而管理很清楚。当然,这些只是我理性的分析,我对秦时明月的过去,是一无所知的。

不管是否熟悉,对于新开的版,我基本上都会去表达一下祝福。所以,我在版块新开的当天,贴了一首《白月光》,祝贺圆月山庄开版。只是因为圆月山庄也是如其他版一样,都是熟悉的老朋友在互动,新来的人始终始终找不到感觉,所以,祝贺帖,就成了唯一的主题。

不知道从何时开始,秦兄开始关注到我,于是,他在围炉版、情感版都几次主动回复了我的帖子。这样,我们才有了帖子上的几次交流。

我说川菜中我最喜欢水煮鱼,秦兄说水煮鱼是他的拿手好菜。嘿嘿,巴山蜀水,等着我。

1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4 16:50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沈眉珊 于 2019-8-4 20:15 编辑

苏力

因为一个误会,在很长时间里,我对苏力一直是避而远之。

事情的起因是:初来视点不久,我就贴了一篇旧文,说的是论坛上见过的种种争斗,当时大猫回了一贴,说要好好学学,当然我知道猫是半开玩笑的。无巧不成书的是,苏力恰好在这个时候引用大猫的回帖,跟了一个段子说:“师兄本来打算来找师妹,去到后,却看到师妹在捧着一本《毒药学》埋头做笔记,师兄默默掉头走了。”也许是因为我素来太认真,所以我当时看到苏力这个回帖后,大意是大猫若学习这些论坛招数,那么苏力也会觉得这个女子很可怕,他不喜欢猫妹变成那样的女子。按此推理,那么在没有更多了解的前提下,我在苏力心里也许已被定位为一个满肚子都是诡计的人了。

说实话,当时我觉得我有点冤。但是,我以为随着时间的流逝,我的待人处事,自然会让他明白,我不是那样的人。

不幸的是,后来再后来的日子里,我和苏力确实一直没有任何交集,甚至是在他和叶子因为令箭的事情闹得有点不愉快时,叶子对他一直纠着不放,我写了一贴《对叶子老师说几句心里话》,帖中的内容既是对叶子的劝告,也表达了对苏力的理解。这一贴,也是几天后,才有了苏力的加分。那算是苏管唯一一次与我有过非直接的帖子上的交往。之后,一直是空白了。

直到年终前,在暮雪邀请去散文版时,我才提起一点这个原因,苏力说他一直不晓得我有这个误会,算是澄清了一件事情。


锦瑟

锦瑟是个年轻可人的妹妹。

在六星,锦瑟应算是较早注意到我的人吧。其一,除了视点轻微博搞的征文,我在六星的第二贴便是在散文版的《艳遇》征文,锦瑟回复了。其二,我在视点版发了一贴《在尼斯河上》的摄影图片,送给猫妹的,锦瑟几乎是最快就来回复了,还说希望我能多发这类图片,看到锦瑟头像,是一个举着照相机的女子,我想,她应是很喜欢摄影的。

与锦瑟没有私下交流过,但是她每次给我的回帖里的文字,都是充满温暖的爱与鼓励。

因为一直很少到散文版,直到看到锦瑟参加野蛮战线活动的砖文,才知道这丫头是如此厉害。后来看到她在杂谈发的秀文,更觉得可喜。

看到锦瑟2015的计划了,祝愿妹妹羊年遂意!来岁收获一个“小猴儿”。


新石头上的叶子

叶子兄,算是在我到视点后,最早对我表示出欣赏与肯定的人,当时他用梦妖如雪这个名字在挂版。我的日记发上视点后,叶子有一天,专门抽时间来细细读了我每一天的日记,并逐帖加分鼓励。据叶子兄后来所说,就连猫妹第一次邀请我上任版主,也是他向猫妹推荐的。

叶子兄很早前就在我的帖上回帖说,只看我三篇文字,便已知我的人品。我感谢每一个给予我鼓励与肯定的人。

去年十月国庆期间,我与先生一起到云南旅游。知道叶子在石林,如果时间安排得下,本也打算与先生一起到石林去转转,可惜时间终是来不及。也就只是与叶子兄通了一个手机信息,便过了。

直到看了《隔壁天堂》,我才知道叶子的真实人生是如此的曲折。在《隔壁天堂》的读后感中,我已经直接剖析过叶子:早熟的情感向往,却没有同步成熟的人生智慧,浮躁的性格,易感的心,赌痞的脾气,外加一条病腿带来的夹杂着自卑自怜又自傲的复杂情绪,让他走过曲折艰难的人生历程。

祝福叶子,以后的路能走得更踏实更顺畅更称心。


暮雪

其实,暮雪是我来六星之后第一个关注的人,只是她不知道。

我刚来到六星时,打开门户页面,就看到关于暮雪请辞管理,推荐苏力上任文区管理的标题。在相关的帖子中,我看到很多网友都对暮雪的为人和管理工作给了很高的评价,看到这些评价,我仿佛就看到了过去的自己,那么熟悉的一些词语。

暮雪虽然辞去了管理,但是她还是默默在关注着六星的点点滴滴。对于我的热情,暮雪在很长时间里,一直是一种审视的态度。无论是我的写人叙事帖还是论理帖,她从不回复,也不评分。我最记得的是有一次,在因为大猫而写的一张帖子上,大猫回帖表达了与我的主贴类似的意思,暮雪来给大猫的回帖加分了,但是对我的主贴,她却没有表态。

直到大猫坚决请辞后,视点撤版前,才第一次看到暮雪在帖子上与我进行了交流。

暮雪,是真的太忙了,一定要好好保重身体。




1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4 16:50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沈眉珊 于 2019-8-4 20:30 编辑

再折长亭柳

柳二兄,在很多人眼中,是看不惯的。但正如我在写 “偶是来看墓阁的”时提到的,我只能实话实说。

还记得柳二兄第一次回复我的帖子,是在致敬青春的征文帖上,当时柳兄新任吃喝玩乐首版。神经说,让我放心地在战线玩,说保证不会有砖头炮弹砸到我。柳兄接话说,只有他发话了,我的安全才有保障。哈哈!后来柳兄邀请我去吃喝玩乐版玩,说我在那绝对安全。我答应了,当时想不到什么适合发在吃喝玩乐版的内容,就翻出之前在英国做的一些饭菜的照片,发了上去。但之后也不常到吃喝版。直到我和益阳乐平大哥见面后,心底真正认下了这个哥哥,为了我哥,我才经常到吃喝版去看看。

不管柳二兄和其他人是如何争斗的,但他对我一直很好,我也就不能昧着良心说话。他从不在帖子上讽刺我、打击我或者故意唱反调。说话总是很客气很有礼的。我想,大概在柳兄的眼里,眉珊就是一个极其认真而纯善的女子,如同水晶一样,他不忍心破坏。

我要谢谢柳兄一直以来的以礼相待。祝福柳兄吃喝玩乐,样样开心。


闲散之人

闲散兄也算是视点的常客,对于他的文字,我是相当敬仰的,无论是他文字关注的范畴还是他写作的深度。因此,我也注意到一个事实,闲散兄的帖子,精华数占据总主题数的比例极高。

闲散兄曾经发过很多系列评论文字,但最先吸引我的,是他写的对每周一次的中国好声音的点评,因为我喜欢看中国好声音,每次都期待着闲散兄的点评文字早日出炉,看了之后,总觉得深得我心,道吾之所欲言也。

但是闲散兄不大习惯回帖,或者说,除非很有必要的解答问题的,他才回复一下。客套类的回帖,他是从不回复的。所以,我很感谢他,曾在我发的《来生还要再牵你的手》这帖上留下了真情的祝福。这样的回帖,真是很难得的。

春节的拜年视频上,又见识了闲散兄的另一项才能。祝闲散兄好人一生平安!快快乐乐每一天!


偶是来看墓阁的

魔叔,据说从前在六星曾经留下很多风云事迹,号称大磨叽。

初到六星不久,就已闻说,柳二应是避之则吉的人物。再后来,魔叔用新号回来后,又闻说,这个看墓阁的,也是招惹不得的狠主。我向来认为,一个人对另外一个人的评价,都是来自于彼此之间的共与往事,不一定能代表着客观的真实。而且,即使他们得罪了很多人,但没有得罪我,我又怎能无端端地就随着人云亦云地跟着讨厌或者唾弃一个人呢?

于是,当魔叔出现在我的帖子上时,我没有回避他,记得魔叔最早是在视点版的风波帖上回复了我,那时魔叔的言语也是很直接地实话实说,我也不怕他,也和他据理而论,持礼而言。

后来,我和魔叔就很少有帖子上的互动了。我也不知道魔叔默默看了我多少帖子,然后有一天,在围炉版,回帖上,我和魔叔有了一次对话:

魔叔说:我喜欢你。。。的文字和头像。(猜想他指的是之前那个穿着蓝色衣服,打着雨伞的江南女子)
我说:老先生真幽默风趣。
魔叔说:我的幽默风趣是看人的。

好吧,我谢谢魔叔终于认可了我的字。

1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4 16:50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沈眉珊 于 2019-8-4 20:50 编辑

梧桐花开


还记得初来杂谈时,看到梧桐的名字,就想笑。因为,N年前我也曾用马甲叫 桐花开了。

初来时,还和梧桐在帖子上来往过几回,后来就很久不见她了。直到我去军训前,看到她的回帖,才知道她一直在跟读我的日记。

再后来,看到五十学易姐姐回帖说,梧桐向她推荐了我的日记,我才知道,默默的梧桐对我的认可那么深。

谢谢梧桐的厚爱。



西风


对西风,起初关注不多。后来似乎是因为我因为大猫的事情发了几贴,又为西湖的事情发过两贴,这些帖子西风都关注到了。因此,他开始关注我。

有一天,我收到西风发来的站短,大意说觉得我是一位值得交往的朋友,很有学识和正义感,心地善良,能在论坛遇上,实在是一种幸运。希望能加为Q友。

我也是在那之后才多关注一下西风的回帖,发现他的回帖也都很理性很从容,言之有物。

虽然一直没有聊过Q,内心还是很感激西风的高赏。



心仪为谁


心仪对我的热情,超越了寻常,我常常想,是什么让心仪那么快就认定了我这个人。

我真正开始在情感家园玩的时间并不长,而心仪在一段时间里也是忙得很少上版,我几乎不知道情感这里还有一个人叫心仪为谁。而她,似乎是突然间就回到版里了。

不知道心仪首先看到了我哪篇文字,但是她几乎是马上就申请添加我为好友,我看到提示信息时,还在想,啊,这个心仪是谁呀?没见过这名字呢,但还是接纳了这个头像上看着很温柔的女子。之后,才看到,原来她是情感版主之一。

心仪第一次给我回帖,便仿佛很熟悉的朋友那样称我为眉眉,这又让我猜想她是否以前的老朋友,因为,我也曾用名为眉眉。然而,随着看心仪的帖子渐渐多,了解了她的故事,我知道,眉眉只是一个巧合了。

看心仪写的自传,这个外表柔弱的女子经历了那么多的磨难,而今终于找到了适合她的位置,我打心底里祝福心仪:此后的人生,永远是明媚晴天。


蔷薇盛开


说到蔷薇盛开,一直也没有太多了解,只能写下记得的一点一滴。

在致敬青春的征文帖上,蔷薇说我有大家闺秀的气质,我回了她一句:蔷薇盛开倾城色,满目春景尽无光。虽然那时我不了解她的才华,但是我想,能在战线版当版主的人,必然有她过人的一面的。

不知道是因为彼此玩的版块不同,还是她用别的名字来玩,我很少看到蔷薇的身影。直到读了她写的《隔壁天堂》读后感,我才真正看到她的文字才华。也是那时,才知道她是云南人,是动人的阿诗玛。

偶然一次,看到有朋友在回帖上称呼她桃花,想来,桃花也是她为更多人知道的常用ID。

蔷薇花的花语是:美好的爱情,爱的思念;美德。想来,蔷薇盛开就是一个心中充满爱的女子。我祝福她。
1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4 16:50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沈眉珊 于 2019-8-4 20:58 编辑

烟雨竹城

烟雨竹城,一个于我而言,也是突然出现的ID。视点还没撤版前,烟雨竹城突然来回复了几个帖子,其中有好几个帖子都是我的。那时他的回复,多数是纯表情,笑脸、鲜花。没有文字交流。

后来我的目光开始关注情感版后,看到竹城在情感比较活跃,说哥道妹的一大片。有一天,看到一个妹妹回帖说,要找妃儿姐姐告竹城的状,我又以为妃儿和竹城是有着特殊关系的朋友。后来才有知情的朋友说,妃儿和竹城曾经在另一坛子玩,来自同一个地方,只是比较熟悉的朋友,并无其他。(我个人猜想,或许妃儿与竹城在过去的坛子里,曾经参加过论坛舞会活动,扮演过情侣。)

看过一些竹城的帖子,诗歌或散文,很有才华。但我们一直没有交流。直到他写叶子自传《隔壁天堂》的读后评论时,在回帖中,我才知道,原来他一直误会了,他一直以为我是他曾经的红颜知己,以为我故意不与他相认,所以他也故意装作不认识我,直到那次回帖,他才相信我不是他的老朋友。这些都是竹城在帖子上的原话。我看了真是吓一跳,这样的误会怎么会存在的?幸好他把误会说了出来。不然,俺岂不是无辜地莫名地得罪人了?

关于烟雨竹城,实在也写不出更多的东西了,就文字而言,这个男人的文字很大胆,说事很到位。


湘女妃儿

第一次知道妃儿这个名字,是因为我在视点版帖了一篇《此生有你,我心已满,我情已足》,诗意天涯第一次回复我的帖子就在这贴,当时他回了一句:这幸福劲,和妃儿一样。我当时懵然不知,因为之前在别的版见过大家提到天涯有很多侧福晋,我便以为妃儿是他对他哪个侧福晋的简称了。

后来,天涯回帖说是湘女妃儿,我才知道了有个美女叫湘女妃儿,接着,又知道妃儿还有一个ID叫一抹微笑。

最近,情人节前,我发了一贴《再恋还是你》,天涯再次回帖说,眉珊的幸福和妃儿一样一样的。我想,妃儿一定也曾经常在笔下描述她的幸福日子吧。

可惜的是,我来之后,很少读到妃儿写的温暖文字了,或许是她贴在别的版,我没注意到。

不管怎么说,能用笔去记录真实生活的人,我都是欣赏的。祝福妃儿新年诸事更顺心,幸福之歌继续回荡。


逍遥侠

最初看到逍遥侠的头像,以及名字下方的说明:问花落时意,叶答两依依。我几乎以为逍遥是我一位故友,这个头像和说明很有熟悉感。

看了一些逍遥的文字后,我知道他不是我的老朋友了。但是我们一直很少有交流,哪怕是在贴上。

直到有一天,我在摄影版发了一张在英国拍的照片《鸦影成双》,逍遥回帖说,题目改为《高瞻远瞩》更好。果然是他的拟题更高,我的拟题只是描述了外在的形式,他却看到了实质与内涵。也是从这贴之后,我和逍遥才有了一些零散的互动回帖。

等到我在日记上提及军训之后,逍遥的回帖让我知道了他也曾是个军人,算是多了一些了解,曾经答应逍遥把军训的日记写出来,但一直迟迟未能兑现,有愧。

旁观逍遥的帖子,发现他很少写真正坦露自己真正生活或内心深处的文字,喜欢灌水、逗趣,他也常常在帖上故意和我开玩笑,而我的认真常让他哭笑不得。依稀记得,他发过一贴写及他的妻和岳家人的帖子,当时有印象,如今也已模糊。

侠,所谓言必行,行必果,己诺 必诚,不爱其躯,赴士之阨困,千里诵义者也。

逍遥侠,当逍遥于天地美景,仗义于红尘俗世,但愿,在论坛上能领略到更多你的精彩。


晴空

注意到晴空老师,是从他参加情感家园的歌影书博客征文比赛开始的。因为当时他写了一贴关于《红高粱》的文字,恰好之前在视点的老电影征文中,你说我记也写了同样的主题,我差点以为晴空是你说我记的马甲了。细看才知道不是。

晴空老师也是个认真的人,除非他没空,有空来时,他都是先认真看过帖子后才回复的,回帖不打马虎眼。是个实在人。

在情感版内,晴空老师也曾几次回复我的文字,很客气很有分寸,也很坦然表达他的观点。

祝福晴空老师:羊年大吉!新岁永康!



1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4 16:50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沈眉珊 于 2019-8-4 21:09 编辑

醉笑陪君三千场

不知道怎么会漏写了醉笑,大约和他辞版后,我少到水区有关,一时没想起。

初看到醉笑的ID时,几乎真的以为这又是一个故人,醉笑、三千、四哥这些字眼对我很有熟悉感,最后还是证实,这个醉笑并非我的老朋友。

六星灌水重新开版时,醉笑很是热情了一阵。为了支持新开的版块,素来不惯灌水的我,发了一贴《酒罢问君三语》,请大家回答与醉笑有关的三问,那贴得到了很多朋友的支持,然而灌水娱乐终非我所长,渐渐地便又沉寂了。

在坛子上能看到醉笑晒出的不同时期的照片,经常看他写一些不知道是写实还是编撰的故事,佩服他敲字的速度,真的快。

经常在醉笑的文字里看到一个让他欢喜让他忧的她,这个四嫂到底是何人?扑朔迷离。


加菲(娱乐花仙子)

若说在六星,有最大的意外收获,便是重遇加菲。

我之所以说是收获,是因为,在曾经相遇的坛子里,我和加菲只是有过一次帖子上的对答,此后再也没有任何接触了。实际上,我离开我们曾经相遇的论坛也很久了。但加菲在我的日记上竟然能嗅出我的文字味道,并准确无误地说出了我那个名字。我想,加菲一定也曾如熙儿那样,默默读过不少我的文字,只是从不留痕。因为想不到曾经有人如此关注我,所以,也算是我的一种意外之喜。

加菲,你知道吗?其实厨娘那个名字,我虽然用得早,但是只用在那个坛子的,所有关于厨娘的回忆也只留在那一方。在网上更多的地方,我用的名字都是 秋月迟迟。很高兴,能在六星重遇你,并看到你在这里过得很积极很精彩,在开心那里,你并没太多流露你的真我。在这里,只要假以时日,或许我可以在你旧日的帖子上,找到更多你的故事吧。


闲过信陵饮

与闲版没有任何交往,一切印象纯粹来自旁观他在论坛的处事。

在我眼中,闲版是个谋定而后动,心有丘壑之人。在种种风波中,他表现出了非常的冷静。(我不了解他在六星与六星之外的历史纠葛,只是就我所见而言)

视点存在时,很少见到闲版露面,如今在城南旧事版,倒是时时可见到闲版活跃的身影了。可惜城南于我,陌生感太重了。所谓无缘,莫过如是。

就过去而言,闲版也曾多次给我的文字加分,主要是一些论理的文字,但是他从不回复,这就是他的聪明,不轻易卷入风波,却微妙地表达了他的态度。


穿越梅岭

梅岭的诗词,是我真正大爱着的。读梅岭的诗,常常让我想起一位故人。诗中的味道、用典的习惯,都是那么相似。

一直关注梅岭,虽然他来得不多。因为乐平大哥说他与梅岭等诗友曾见面聚餐,席间欢乐无比。

与梅岭没有帖子外的交流,帖子上也只是非常礼貌的问候。从偶尔看到的字间,可以知道他一直在外为生计奔波,生活真是一本不容易写好的书。

祝福梅岭君:新岁万事如意!诗情钱海任遨游。



1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4 16:50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沈眉珊 于 2019-8-4 21:14 编辑


益阳乐平


对于习惯固守着一两个版块的我,一开始,连益阳乐平这个名字都不知道,没见过。


有一天,突然看到有人在我常去的版块发了一贴看论坛头像而论人的帖子,我才第一次看到有一个ID叫益阳乐平。敢用正面真容去做头像,且不加帽子不加墨镜掩饰,可见是心怀坦荡之人。我看到益阳二字,知晓这位大哥定是湖南人,但也没去翻看他的任何帖子。


视点的版主之变,打破了我的固守之习,既然已走出来了,就顺去别的版块转了一下,在摄影版发了两贴在英国时拍的景物,又想起一首叫《剁椒鱼头》的歌能为吃喝玩乐版添添兴,就发了。柳二兄在致敬青春的帖子上,诚挚地邀请我到吃喝玩乐版玩,我这个人一向很认真,有时很不灵活,比如吃喝玩乐这版名,若是我发帖,就只能扣这四个字去想,于是又翻出在英国生活时煮的几道菜发了上去。(天知道我当时用手机拍下这几道菜,是为了在微信上传给家人,让家人放心,因为我在家从不下厨的。)因着在玩乐版的回帖,益阳乐平这个ID再次进入我的眼帘,而贝姐的一次回帖,揭开了我和乐平大哥相识的序幕。


贝姐说,乐平大哥也在湛江,待她来湛江时,咱们可以聚聚。那个时候,我就想着,湛江有那么多个县市区,也不知道这大哥在哪,就等贝姐来时再说吧。没想到,乐平大哥竟然和我是在同一个区,而且,我们的住址很近,走路也就十多分钟。如此相近的距离,瞬间提升了我们见面的节奏,于是,在10月29号的晚上,我们一起吃了晚餐,同桌的还有乐平大哥带来的一位朋友,好像也是一位大老板。在这顿饭上,我们海侃了很多,从大哥的部队生涯讲到如今的工作,从书法、诗词的爱好到他即将升级当外公的喜悦,一切言语是那样的平和、稳当、坦荡,如清风生席上,沁人心脾。从和大哥成为Q友到见面交流,也不过是数天时间,但是大哥的为人给我留下的印象是很深的。综述如下:


一、心细如尘,言行有度。乐平大哥的这个特点,在很多细节上都有显露。
细节一:我们刚加Q友时,他分享了几首诗,都是写他带嫂子去各海岛游玩的,这是明白地告诉一个新朋友:吾爱吾妻。其中之余意,不言自明。便是这个小细节,可见他的谨慎与坦诚。
细节二:吃饭时,他说他会在席上抽烟,特意安排我坐在靠近空调口的位置,顺风的源头,减少烟熏对我的影响。这个可太对我心了,我家先生不抽烟,我确实不习惯烟雾缭绕的环境。
细节三:晚餐吃得差不多时,我们三人继续聊天,那个老板和我都没注意那个一直在房间里等着收拾桌子的服务员,只有大哥觉得服务员太辛苦,就让她先来收拾了碗筷,并叫她不用继续在那守候了。
细节四:见面后的第二天,大哥发了一张他当场练字的书法作品,有欲折花与佳人之句。大哥一直在用他以前写的旧作来练习书法。他发了这幅书法后,突然又觉得这首诗的意思也许会让我误会,于是又忙忙地解释了一句,那是他以前的旧作,不是现在写的。不管是此地无银三百两,还是画蛇添足,这个细节也足见这个男人的细心与分寸。


二、心如朗月,动若松风。我把这个特点归功于大哥多年的军旅生涯与毛笔书法艺术的浸染。看着大哥在席间不亢不卑地说起他自己的正直坦诚,说起他多年始终如一地奉行的做人宗旨。我想,象大哥这么沉稳低调的人,要有多么深厚的底气,才能如此坦然自若地说起自己的优点,可见,大哥就是一个那样正直坦诚之人。在席间,大哥丝毫不掩饰他对书法的迷恋,以及对自己在书法方面能遇到一个明师的感恩和欣喜。或许应该感激这份热爱,这份沉湎,让他在思念嫂子时没那么难过。


   总的来说,乐平大哥是一个值得交往、值得珍惜的朋友。


1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4 17:14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智齿手术带来的肿痛,使原本沉默的我更加沉默,除了读《飘》,便是溜进小镇读文,更多时候在想眉珊这个人,小镇里的几个人。
有时睡不着,便掰着手指数这些人的名字,数了又数,十根手指没数完便已结束,不觉发出一丝叹息……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4 17:16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眉珊笔下的流苏让我嫉妒,因为她太美好,美好得让那么多人记住……哈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4 17:17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眉珊的每个标题都那么有诗情画意,喜欢!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4 17:20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我也想写写印象深刻的ID,可是一写上就觉得词穷,词穷也想写下去,于是潜入黑夜去抓灵感,熬得眼睛生疼,梦亦无以为继,索性作罢。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4 17:20 |显示全部楼层
雁过无声 发表于 2019-8-4 17:14
智齿手术带来的肿痛,使原本沉默的我更加沉默,除了读《飘》,便是溜进小镇读文,更多时候在想眉珊这个人, ...

吃东西要注意,这两天多吃流质食品,千万别吃豆类、海鲜类和牛肉。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4 17:25 |显示全部楼层
雁过无声 发表于 2019-8-4 17:17
眉珊的每个标题都那么有诗情画意,喜欢!

谢谢雁子!这题目是我内心最真实的感触。
想起从前的美好,想起如今的变化,叹一声。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4 17:26 |显示全部楼层
眉珊要盖高楼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4 17:27 |显示全部楼层

都是以前的文字,今晚一定建好。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4 17:28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沈眉珊 发表于 2019-8-4 17:20
吃东西要注意,这两天多吃流质食品,千万别吃豆类、海鲜类和牛肉。

天,刚吃完毛豆,怎么办?怎么办?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4 17:28 |显示全部楼层
沈眉珊 发表于 2019-8-4 17:27
都是以前的文字,今晚一定建好。

周末愉快!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4 17:29 |显示全部楼层
雁过无声 发表于 2019-8-4 17:20
我也想写写印象深刻的ID,可是一写上就觉得词穷,词穷也想写下去,于是潜入黑夜去抓灵感,熬得眼睛生疼,梦 ...

以前都是写得很简单的,流苏这篇,是因为去年小镇搞过一个“倾杯令”活动,流苏写了我(就是你看到的那篇),我也回了她这篇。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4 17:31 |显示全部楼层
雁过无声 发表于 2019-8-4 17:28
天,刚吃完毛豆,怎么办?怎么办?

豆类只是会涨脓,如果你的牙齿位不明显发炎就问题不大。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4 17:31 |显示全部楼层

当时大哥离开了,所以旧文里没有写及大哥,我补几句。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北斗六星文学网所有文字仅代表作者个人言论,本站不对其内容承负任何责任。

Copyright ©2011 bdlxwxw.com All Right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网站已备案)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   

平平安安
TOP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