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北斗六星!·百事通·查看新帖·设为首页·手机版

北斗六星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北斗六星网 六星情感 倾杯小镇 【坛庆-荡舟星河】人生若只如初见――简奴
查看: 5437|回复: 172

【坛庆-荡舟星河】人生若只如初见――简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8-9 14:30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雁过无声 于 2019-8-17 15:40 编辑

      六星十年,堆积了我太多想念,靠着想念我走了又回来了,回来了又离开,辗转又辗转,蹉跎又蹉跎,我还是眷恋这里。
       那些萍水相逢的人,那些纸上谈兵的事,永远那么新鲜,就宛如初见。


(一)眉珊

      情感家园散了,我就如一个流浪者,心灵再无栖息之处。
      但我还是偶尔停留,我就伫立在六星的门口,站在时而寂寥时而喧嚣的外面,一边聆听一边缅怀。
       亲爱的眉珊,那时一切面目全非,我顿觉孤独汹涌来袭,是你用一双温暖的手拉我入怀,把我当成故人,让我参加小镇周年庆,当我接到站短的那一刻,对你的回忆开始翻涌。
        你就是那个会填词的温婉女子,在夜幕四合时,指尖下流淌着清丽的词句,让喜欢的人一读再读,虽然我不一定读懂,但依然不小心爱上文字背后的灵魂。
        你就是那个站在讲台上的老师,同我一样选择自己所爱的职业,并不遗余力地爱上那些孩子。我能想象出,你端坐在办公室里,在属于我们的节日里,收获着来自五湖四海的想念与祝福,轻轻上扬嘴角的幸福模样。
       你就是那个迈着轻盈的脚步,常常在情感家园徜徉的女子,从来不在某个版长久驻足,却得到了太多的关注与尊重。
      ……
      眉珊,你用心的记住了太多人,包括微不足道的雁子,你用质朴的语言描绘了我,当我再次读到写我的字,才惊觉我们相识了太久,所以你只消轻轻唤我的名字,我就会风尘仆仆地归来,不是吗?
      我当小镇是故乡,你切一块蛋糕给我时,我像个孩子似的不胜欢喜。
4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9 14:30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雁过无声 于 2019-8-10 07:38 编辑

(二)紫色的流苏

      指尖轻轻划过手机屏幕,划出一串串细碎的过往,在过往的漫漫流光里,走出一个手持画笔的女子,身穿一件极简的白色雪纺衫,在一望无际的紫色花海里,或者静下来执笔描绘温婉的女子,或者徜徉在紫色里拈花而笑。
      亲爱的流苏,请原谅我借不到生花之笔,只能以我忐忑的心绪、以我笨拙的语言将你回忆,我知道这不足以道尽你所有的美好。
      在我眼里,你是个永远长不大的孩子,因为你总是用纯净的眼睛看世界,即便看尽这世间的丑陋与凉薄,也能铺以温暖的底色,我读了再读,竟然愿意将所有悄悄原谅,然后镌刻一抹微笑。
     在我心里,你又是永远相信爱的女子,即便被爱所伤,也要极力讴歌那些爱过的人,用最温情的笔墨写下爱的故事,那些故事仿佛如经年的佳酿,初饮微薰,再饮便醉,醉得梦里呓语都是那些人、那些事。
      曾经的情感家园里,你留下一幅幅仕女图,那些美丽的女子初看遥远而陌生,再看却是真切而熟识的面容,她们正是如我一样爱着流苏的情感人。
      那时,我也想发一帧照片给你,让披着长长卷发的自己,在你的画笔下成就虚拟的美好,只是我怕自己的不美丽,是对你美的初衷的亵渎,所以只是想想而已。
      流苏,我来小镇的第一天,是不是一个花香满径的清早?你静静站在小屋门前,手捧着芬芳的花束,浅浅的笑意挂在嘴角,我执拗地认为你所等的人是我,也许真的就是我……
4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9 14:30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雁过无声 于 2019-8-10 16:33 编辑

(三)东北虎

       曾经的情感家园常常高朋满座,一次又一次在文字里狂欢,我们在推杯换盏之余,也曾轻轻地碰过杯壁,如鸟鸣般的脆响过后,我时常听情感人对你的赞许,说你不仅古诗词信手拈来,散文小说也可以一挥而就,我不禁对虎哥肃然起敬。
       虎哥同我一样在乎初遇,哪怕在一场游戏里的碰撞,你依然小心收藏在记忆深处,安放在心灵的某一角,我们知道那里永远有江山美女的位置。所以每年每年的七夕夜,都有牛郎3号仰望星空的身影,然后落寞成一尊雕塑,良久是一声长长的叹息。
      我们常常习惯了等待,而等得久了,却忘了等待的初衷,而虎哥没忘,夜凉时披一袭单薄的衣衫,为的是暖一暖那个女子的梦乡。
      那段佳话温柔了情感的岁月,也幸福了那个令人念念不忘的女子。
      虎哥,如果说我们在六星是不期而遇,那么在沈城算是“久别重逢”,因为那里是是虎哥安居的地方,我走过虎哥走过的街道,看过虎哥看过的风景,也算一种重逢。
       今年六月的某个早晨,我牵着孩子的手在走,走在沈阳的森林动物园里 。      
       微雨过后,树木苍翠欲滴,花草都欢欣而舞,动物在审视游人亲切的脸,仿佛在揣摩他们猜不透的心思……那场燃烧了几天才灭的大火,仿佛从来不曾光临过。
       我相信虎哥一定来过这里,在沈城的森林动物园里走过,看着隐在树林里的孑然的东北虎,仿佛看到在网终里独行的自己,对吗?
      愿六星不散,愿东北虎独行的身影不孤独,因为有文字相伴,我们不同意走向终场。
3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9 14:31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雁过无声 于 2019-8-13 05:00 编辑

(四)卧云弄月(你说我记)

       夜已沉默,油田的灯还亮着,和苍凉的月光遥遥相望。
       你揉揉困倦无力的眼睛,按按腰部持续不止的酸疼,为了鼓励自己继续清醒,忽地唱起歌来:“锦绣河山美如画,祖国建设跨骏马,我当个石油工人多荣耀,头戴铝盔走天涯……”响亮的歌声飘荡在夜里,有风沙呼啸而过,几粒沙落在困倦的眼底,你用手狠狠揉了揉,竟然揉出几滴泪来,渐渐濡湿了眼角的沧桑。
        钻井机的轰鸣声在响,你努力将歌声唱得更高亢,几个年轻的石油工人,似乎是为了抵御夜的寒凉与寂寥,也跟着你哼起雄壮的调子,这歌声越来越壮大,越来越激昂,仿佛已经翻山越岭,辗转逶迤地响在故乡,响在亲人甜美的梦乡……
       书记大哥,我将你置身于冗长的夜里,又将你还原在轰鸣的钻井旁,让您带动着几个年轻人歌唱,歌唱石油工人的豪迈与悲壮,这也是我想为石油人唱响的赞歌。
       那些居无定所的日子,你应该是穿一身石油点染的服装,每天与山峰作伴与沙砾为伍,却磨砺出舞文弄墨的雅性,还有妙语连珠的诙谐,成为油田生活的一抹暖色,也是六星论坛的一抺亮色。
       情感家园的茶吧里,您会烹一壶飘香的龙井茶,注入透明的玻璃杯中,有客来访,您则呷一口茶,再陪客人谈笑风声;无客光临,您则高高举杯,向窗外的明月诉说心绪。
       那些诉于明月心事,触动了每个情感人的心弦,他们同我一样向石油人致以崇高的敬意,因为那些荒滩戈壁,在我看来就是马革裹尸的战场,而您就是浴血而战的勇士。
       我愿意在小镇等,等您的《油来游往》诞生,那将是一个石油人最精彩的篇章。
       所有的等待,都不会被辜负。   
4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9 14:39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雁过无声 于 2019-8-11 20:48 编辑

(五)云舟孤帆

        秋风将柿叶染红,柿叶在风中舞动。
        枝头挂满了火红的柿子,远远望去,就如一个个灯笼闪着光亮。
        柿树下,伫立着高大的身影,抬头仰望着那些柿子,不禁咧开嘴笑出声来,阳光穿过树的枝叶间,筛下细碎的光斑,在那张笑脸上流连忘返。
        云舟大哥,我把你拖进秋风里,又把你拉到柿子树下,让你以仰望的姿态盼秋黄,盼柿叶纷纷飞离柿树,以最隆重地方式走向谢幕。
       你则会走在落叶满径的路上,朝着硕果累累的柿树走去,夕阳将你的影子拉得好长,长得攀爬在黑黑的柿树上,爬到树的顶端,惬意地坐在树杈间,朝着迟迟不尽的阳光傻笑,因为你会将枝头红灯笼摘下,让它们跟着你辗转在路上,赴一场梦想照进现实的约定。
       那个收到柿子的女子,肯定会将柿子好好安放,安放在她行云流水般文字里,仿佛它们真是一盏盏灯笼,挂在小镇的廊檐下,送走秋天迎来一场冬雪,让我们在雪里在文字里狂欢,就仿佛永远不会离散……
       云舟大哥,请原谅我来小镇太晚,写你只能靠天马行空的想象。
       如果没穿上天人菊的马甲,或许我们永无交集,是不是?原来天人菊就是雁过无声呀!看似随意的一句话,让我仿佛听见了熟悉的乡音,亲切感扑面而来,而小镇恰似我久别的故乡。
       我不是异国的天人菊,我是情感家园的雁过无声,你曾经站过的版主墙,我也曾悄悄地爬上去,我们都曾在墙上伫立,看车如流水马如龙,看宾朋满坐的繁华与热闹,有时看到夜深人静亦不肯睡去。
       你瞧,我们曾经在情感擦肩而过,注定有相同的回忆,注定有在小镇的后会有期,真好!
       往后的余生里,我愿行走在小镇的文字里,而你讲的精彩故事,我会认真地聆听,听得虔诚而痴迷……
4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9 14:39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六)张典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9 14:40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雁过无声 于 2019-8-16 09:01 编辑

(七)兰羽

       七夕还远,你的心事已满。
       你将台历拉近自己,近得一抬眼就可以看见,看见七月里的某个日期,你用黑色的中性笔圈过,圈住一个鲜明的数字――七,圈得圆圆的,起笔到结笔的相接处,像兜兜转转之后的遇见,仿佛又回到了原点。
      你将那个圆拉得近些,再近些,近得可以看得真切,仿佛真切地看见一个人,就在咫尺间的距离,眉眼含笑地望着你,让你想起了《诗经》中的句子:“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你,沉醉她温柔的目光里……
      你一挥手,抓住的却是虚无。
      眼前还是你圈过的圆,圆里有过的白色空缺,你已经用思念填满。
      窗外的满月,倾泄清冷的光。
      窗内的身影,抒写旖旎的诗行。
      兰羽,你的“七夕”情结,你不染的青春往事,我只能用一本台历、一个圈住的日期来诠释,原谅我这么仓促地将你写完。
      很想再冒充一次名记,轻轻叩响兰羽的门扉,对你进行一次长长的访谈,恰好我还在享受挥霍无度的假期,有时间聆听一个诗人的浪漫情怀,或者他的烟火人生。
      只是,我怕一份熟悉的陌生,是对兰羽的惊扰,所以我未能赴采访之约。
      总有一些人,明明想忘记,却固执地留在记忆里,你将她安放在心灵的一角,时间愈久,思念愈是葱茏,对吗?
      我知道,你还把她写进诗里,写成了你喜欢的样子……
      
      
2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9 14:40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雁过无声 于 2019-8-17 17:57 编辑

(八)简奴(浊静)
        
       六星的人都往小镇奔走,边走边互相耳语:“听说小镇的简奴在说书,说得精彩得很,得赶紧看看去!”
       大家赶到小镇的门口,只见灯火通明,桃花雪在门口迎宾,镇长眉珊在给大家续茶,其他人端坐在观众席,准备洗耳恭听。
       只见简奴穿一身正装,白色的衬衫熨烫得如此妥帖,蓝色的领带也打得一丝不苟,骑行后的脸是健康的古铜色,精神抖擞地样子,让人根本看不出年龄,特别是眉宇间的从容淡定,仿佛再是江山变色,他依然可以波澜不惊。
       简奴呷了一口茶,不经意地向观众席扫了一眼,发现雁子也来了,手里握着录音笔,好像又在准备进行一次人物访谈。她正和流苏窃窃私语,相谈甚欢的样子。
       “这丫头,又要访谈何许人呢?”简奴心想,“反正不会是我吧?我已经在跟帖里委婉地拒绝,巧妙化地化‘采’为‘踩’了,她会知难而退的。”他正为此得意,不巧被雁子捕捉到细微的表情变化。
       简奴吹一吹杯中茶,又不自觉了呷了一囗,故意清了清喉咙,以示说书即将正式开始,也是为掩饰被雁子看破的心虚。
       他的爱犬白雪正卧在旁边,以崇敬的目光仰视着主人,安静得如一个乖巧的孩子,但在主人讲得高潮迭起、台下掌声雷动时,白雪则会狂吠几声为主人喝彩。
       小镇门口的人正向里张望,刚要拿出手机拍一拍现场,只见简奴手中的醒木已划出孤线,随即与桌子来个响亮的碰撞,极具穿透力的说书声响起:“上回书说到,简奴被警察带走,众人不知所以然……”折扇在他的手中开开合合,故事也随之变得离奇曲折。
       众人无不伸颈,侧目,微笑,默叹,以为妙绝。
       雁子也正听得入神,醒目声再次响起的时候,她还在回味那扣人心弦处,须臾间已不见了简奴的身影,想好的采访计划已成泡影。
    来听书的宾客渐次离去,小镇又恢复了最初的宁静,明月高悬的夜空下,回荡着有些遥远的狗吠声,简奴在轻快疾驰地骑行,嘴角微微浮现出一抹笑意,后面的白雪在狂热地追逐……
      有些风景只适合远望,远望,远远望,才会美得无与伦比,譬如简奴。
      不访也罢,雁子释然而笑,决定将简奴写进虚拟的故事里。
1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9 14:42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这些得抓紧,我急切的等待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9 14:44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人生若知如初见,温馨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9 14:49 |显示全部楼层
坐等作业~~~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9 14:51 |显示全部楼层
我总觉得心灵的栖息地不该是一个版块或一个论坛,而是那些集聚了感情的文字,和那些读懂期间情感的朋友,很欣赏雁儿姐姐的文字,期待接下来的作品~~~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9 15:05 |显示全部楼层
若初见依然 何有秋风画扇难忘缱绻~~美好的总是短暂的~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9 15:05 |显示全部楼层
素念涿涿 发表于 2019-8-9 14:51
我总觉得心灵的栖息地不该是一个版块或一个论坛,而是那些集聚了感情的文字,和那些读懂期间情感的朋友,很 ...

可妞儿 我也不睡了想等你的沙发~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9 15:08 |显示全部楼层
看见自己的名字进入了“面试”很想在酷热的盛夏穿上正装,我坚信我有一双直勾勾的眼睛和淌着涎液的嘴角,一切的准备,都是为了等待。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9 15:23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简奴 发表于 2019-8-9 15:08
看见自己的名字进入了“面试”很想在酷热的盛夏穿上正装,我坚信我有一双直勾勾的眼睛和淌着涎液的嘴角,一 ...

那就换上正装,我这里准备好列队欢迎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9 15:29 |显示全部楼层
卧云弄月 发表于 2019-8-9 15:23
那就换上正装,我这里准备好列队欢迎

哈哈哈,云月兄附耳过来,我只能悄悄的说,一般穿上正装,很别扭。
着装如是,做人如事。
当然,现在知道了仪式感很重要,我得慢慢改掉一些陈见。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9 15:38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雁子!一路前行,能够在冷清中坚持,很多时候,只为了心头一个愿。
归来后,你的文字让我看到了,你还是那个用心珍惜生活、用字记录生活、初衷依旧的女子。
论坛余生,我们相伴到老。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9 15:49 |显示全部楼层
雁子,我把你归入荡舟星河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9 18:49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沈眉珊 发表于 2019-8-9 15:49
雁子,我把你归入荡舟星河了。

关于文题的前缀,眉珊做主就好,这篇本来我和坛庆有关。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9 19:52 |显示全部楼层
雁子,我来小镇迟,认识时间更短,看到你准备写我,感动得很,谢字就不说了!小镇是我们完美的精神家园,我们大伙一起热爱它吧!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9 21:56 |显示全部楼层
雁子是个很有灵性的女子,有着敏锐的触觉,人物素描刻画的温情又妥贴,呵,多么幸福的一种享受!
谢谢雁子,我们既有初见之欢,日后亦能相看两不厌。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9 21:59 |显示全部楼层
雁子这是一路开挂高歌猛进的节奏,期待精彩继续。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10 09:15 |显示全部楼层
雁过无声 发表于 2019-8-9 14:30
(二)紫色的流苏

      指尖轻轻划过手机屏幕,划出一串串细碎的过往,在过往的漫漫流光里,走出一个手持 ...

流苏就是这样的,雁子写活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10 13:03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卧云弄月 发表于 2019-8-9 14:42
这些得抓紧,我急切的等待

等着写书记,快多给提供点信息。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10 13:04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素念涿涿 发表于 2019-8-9 14:49
坐等作业~~~

我想我在作茧自缚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10 13:05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桃花雪 发表于 2019-8-9 15:05
若初见依然 何有秋风画扇难忘缱绻~~美好的总是短暂的~

疾速而逝的时光,总是美的令人心动。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10 13:07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雁过无声 于 2019-8-10 15:29 编辑
简奴 发表于 2019-8-9 15:08
看见自己的名字进入了“面试”很想在酷热的盛夏穿上正装,我坚信我有一双直勾勾的眼睛和淌着涎液的嘴角,一 ...


为了让浊静隆重出场,可不可以允许我来一次采访?我想我已准备好了纸笔,端坐在正装而待的您面前,听您讲一讲自己。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10 13:09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沈眉珊 发表于 2019-8-9 15:38
谢谢雁子!一路前行,能够在冷清中坚持,很多时候,只为了心头一个愿。
归来后,你的文字让我看到了,你还 ...

论坛余生,我们相伴到老,想想就很美好。谢谢眉珊的召唤,让流离失所的雁子有家可归。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10 13:09 |显示全部楼层

好作品就是这样缚出来的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北斗六星文学网所有文字仅代表作者个人言论,本站不对其内容承负任何责任。

Copyright ©2011 bdlxwxw.com All Right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网站已备案)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   

平平安安
TOP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