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北斗六星!·百事通·查看新帖·设为首页·手机版

北斗六星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746|回复: 10

医生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8-14 15:55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郑天良 于 2019-8-14 15:57 编辑

                         医生 
 
  (一)  写在前面的话
  
  我一直在犹豫,我该不该把关于小叔叔的这篇记事写出来?假如我不写,我想我家里再没有人能够把这段家史如实地记载下来了。他的老婆,我喊她小婶婶的人估计也早不在人世了。他的三个子女听说后来都去了国外,是怎么出去的?现在何国?都己无从知晓,即使找到了也无用,因为他们当时年龄尚小。在所有的线索早己中断的前提下,我作为家庭中的一员,似乎有义不容辞的责任。由于当时我还少不更事,其中很多的细节是母亲后来告诉我的。父亲虽然经历过此事,但他后来从上海直接劳改去了。还有一些也是街坊邻居那儿听来的,但这件事绝对是真实的。如今我也是一位70多岁的老人,己经再没有时间等待了。为了这篇历史记事,我己经想了很多年,也断断续续写了几年,现在终于写出来了。
  
  (二)  小叔佛春名字的来历
  
  现在我先来交代一下小叔郑佛春名字的来历:我的父亲叫郑和春,下面还有四个同父异母的弟妹。二叔郑留春,他在解放前得了肺病,早早地去世了,那时的我很小,没有一点印象。三叔郑江春,他很小就去上海当学徒做生意。他一脸的凶相,很严厉,我也最怕这位叔叔。三叔他刚去上海时不识字,上理发店理发,因为人多需要稍等一下,店老板便拿了张报纸让三叔看。他竟把报纸拿倒了,还一直在“看”报。旁人也不敢笑他。这是我妈说的。
  
  三叔虽识字不多,但做生意很精明。当时他在一家银楼当学徒,后来老板欣赏他的能力,解放前便把银楼低价盘给了他。生意做的风生水起忙不过来,当把银楼改成两家药房后,便把在乡下教书的同父异母的大哥,即我的父亲叫去了上海帮忙。我还有个姑姑,后来嫁到了我母亲的原籍村袁家村。我们有时去舅婆家拜年,也顺便去姑夫家拜年,好像从来没见过姑姑,是不是她过早去世了?
  
  郑佛春是最小一个,我喊他小叔叔,取名佛春有一段故事,这是我母亲告诉我的。她说,好婆(奶奶)肚子里怀着孩子快足月时,有天夜里做了一个梦,梦见有一个和尚推着一辆独轮车,经过我家时说要讨碗水喝。车上装的东西盖得严严实实,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和尚喝完水说有点事,去去就来,结果一去始终没回来。后来打开车上的物件,原来是个金元宝。没几天便产下一男孩,他爸在孔村小学当校长,便给他儿子起了一个与佛有关的名字:佛春。
  
  佛春长到7-8岁时,有一天几个小朋友结伴到离村西约一里地的王坟上玩。王坟上的土不同于周围的沙土,是黄土,而且它比周边的田地要略高不少。我小时候也经常去玩,也见到过散露在外的碎瓷片和古币之类的东西。佛春突然发现有根铁棍顶痛了他的屁股,他就用小手把这个铁棍扒了出来,背着小伙伴稍稍地带回了家。他爸见了,原来是一根铁棒,除去了垢泥,发现上面包着黄金。后来卖了不少钱。这个王坟前几年才得知,原来是南朝萧梁王的坟墓。因出了齐梁两朝共15位帝王,故有“齐梁故里”之称。这在网上点击“万绥”两字便可以得知。
  
  (三)  区长临终前的表白
  
  “鸟之将死,其鸣也哀;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一位姓吴的老区长快要死了,他得的是癌症。大半个世纪来,虽然他活的很光彩,但在他心底有一个鲜为人知的秘密始终笼罩着他,甚至折磨着他。每每想起这些,他的心便不安起来。他觉得趁告别这个世界之前,一定要把这个“秘密”说给身边的人听,否则他无法闭上双眼,无法去见上帝。老人在他临断气之前终于不顾一切,断断续续对在他身边的亲人说出了下面一段往事:
  
  他说,郑佛春的案子是我一手操办的,是个冤假错案。我为什么要陷害他呢?说真的我是为了报私仇才去害他的。记得解放前,那时候我才十几岁,家里很穷,有一次我讨饭到孔村,遇到一个非同一般的老头子,他个子不高,留一撮山羊胡。头戴西瓜皮帽子,身穿长袍马褂,一看就像个有文化的人。他把我训责了一顿:小家伙,不学好,年纪轻轻的就出来要饭,真没出息!你为什么不去上学呢?虽然后来也给了我一点吃的,我没要。这无疑大大地伤害了我的自尊。后来我参加了革命,解放后我回乡当上了小河区首任区长。听别人说,孔村医院院长郑佛春,就是当年训责过我的那个老头子的小儿子。据说老头子己经死了。郑佛春当年己是大名鼎鼎的郑医生,武进县奔牛片医生联合会主席,几十里开外可以说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于是我给他列了几条罪状报复了他。我真的对不起他呀!这位老区长说完这段经历后就闭眼了。这段话是大弟后来告诉我的,可惜没有录音,其实有没有录音己不重要。因为政府内部有规定:凡解放初期在“镇反”运动中被镇压的人,不论对与错,一律不予平反。
  
  (四)  二大“罪状”
  
  听说小叔叔是从戏台上抓走的。解放初期各地很流行演戏,那天小叔正在前台演戏,他扮演的地主老财,身穿一件黑色的皮毛长衫,头戴反毛皮帽。正演着突然有人走到前台,“郑医生,请你到后台来一下,有人找你。”郑医生就这样莫名其妙被人带走了,家人一连几天家人都不知道小叔去了哪里?座落在西夏墅西北角上的“孔村医院”里顿时议论纷纷,人心惶惶。与此同时有一个女护士神秘失踪了,此人名满珍,是孟河镇上一个远房亲眷的女儿。后经过多方打听,终于得知郑佛春被关押在小河镇上的一个监狱内。为什么抓?说是有二条“罪状”:一是鼓劝妯娌分家,将田地分开,避免土改时划定地主成分;这妯娌指的是我母亲和前面提到的二叔留春的遗孀。二是说他大清早送走了一个国民党政府期间的黑社会老大,叫张宝华。张是我小叔他父亲也即我爷爷的朋友,在当地很有名。张后来是逃去了香港还是台湾,就不得而知了。第二条“罪状”据说与那位失踪女有关,一定是她“编造”的。后来失踪女也从此销声匿迹。
  
  (五)  人不要太出名
  
  小叔在上海上医师中专,他的老师姓周非常器重他,最后把他的闺女周菊妹许配给了小叔。小叔身高1.8米以上,可以说是一表人才,怎么娶了个子又矮腿又跛的老婆呢?而且年龄还比小叔大好几岁。我想除了她爸是小叔的老师之外,再没有其他理由可解释了。为了此事我还不止一次问过母亲。母亲说,他俩是在上海成的婚,具体情况我也不知道。这些都可以不去说,旧社会包办婚姻很多。使人不能理解的是,他为什么要从上海回到乡下来办医院呢?泱泱大上海难道就容纳不了他?而且选择了离我老家有13市里路远的西夏墅镇,而且医院的院名取的又是《孔村医院》,至今百思不得其解。
  
  孔村,是我老家所在地的村名。我还依稀地记得,新建的医院有个二层楼,全部青砖青瓦砌的。在当时农村所有的镇上是绝无仅有的,非常显现夺目。尤其是医院的规模设施,一切按照城市医院的模式,购进了医疗设备,配备了年轻的护士,护士的装束也跟城里大医院一样。特别是有一种进口退烧药叫盘尼西林,一针下去,高烧必退,这无疑也给镇上的小诊所们致命打击。郑医生的名气随着这样的医术传遍了四面八方,而且医德高尚,有钱给钱,没钱赊账或减免。几十年之后我和大弟再次踏上“孔村医院”的旧址时,遇上一位健在的老太婆,问起医院这件事来依然头头是道,有声有色,她说郑医生这人如何如何的好。
  
  其实,盘尼西林这种药在大上海根本不稀罕,再说我家在上海杨树浦路1999号,就开了一家西药房叫和东大药房,在临青路口,还有一家中药房叫鞠顺和大药房。老板是我的三叔叫郑江春,我的父亲在西葯房里面给他的弟打工,毎月拿固定工资。父亲没有专门住房,住在二楼的阁楼里。小叔从上海回到乡下开医院,不知道当初是谁的馊主意,冥冥之中这就决定了小叔一生的命运将与此有关。人怕出名猪怕壮。小叔在镇上开了家大医院,无疑打碎了那些小诊所的饭碗。传说当时镇上有个医生想毒害小叔,专门请小叔去吃饭,后被小叔识破而未能得逞。
  
  (六)  镇反运动
  
  小叔被关进小河监牢之后直到被枪决不到二个月的时间,一直也没有换过地方。那时我还小,少不懂事。有一天学校老师说,今天下午要枪毙人,你们没见过枪毙人的,可以去看看。我也不知道下午枪毙的是什么人,对老师说,我也想去看哩!待我回到家门口时,家里家外己是一片哭声,小婶婶和她婆婆更是哭的死去活来。我一下子给懵了!原来下午要枪毙小叔叔!临刑之前问小叔,你还有什么话要带信给家里?小叔说,请关照我老婆把三个孩子带好,其他没有了。小叔死时才27岁,留下了三个孩子,老大是个儿子叫曙良,老二女儿叫静静,第三个儿子生下才几个月,还睡在摇篮里。小名小医,大名叫昇良。
  
  据说在公审大会上,当台上宣读郑佛春的罪状并宣布要执行枪决时,台下数百名群众已哭声一片!这里面有很多曾经得到郑医生看病的病友。台上愤怒了,主持人高喊:谁要是再哭,就与郑佛春同罪!统统枪毙!顿时台下鸦雀无声了。开枪的是我村西边的潘家村人,原先当过兵。在此人之前有个人跳出来,是我们村子上的二流子,离我家不远,叫国X。说要把子弹在鞋底摩擦一下,打开花子弹,让郑佛春的脑袋炸飞,后来怕民愤太大,没敢。小叔被枪决的地方在哪里我不知道,我也不清楚是请谁去收的尸。家门口小叔躺在一块门板上,子弹从后脑袋进从一只眼眶里穿出的,尽管不断地往眼眶洞里塞棉花,殷红的鲜血仍不停地往外流敞出来,门板上地面上全是血。记得当时好婆,小叔的老婆及全家人都在哭,隔壁邻居以及村上来看的郑医生的人,无一不在暗暗落泪。一位曾经为民救死扶伤的好医生就这样走了!我还记得小叔叔枪毙后的第一天,在孔村小学东边墙上贴了一张布告,是白纸上用毛笔写的黑字,在郑佛春的名字上用红墨水打了个大勾。这里是一条去万绥镇的必经之路,经过的人都能看到。
  
  (七)  好心不见得有好报
  
  小叔叔被关押在小河监狱期间,那位曾经被我三叔郑江春(小叔的三哥)保护躲藏在上海药房里达二年之久的地下党员郑小兵,为什么不出来说句公道话呢?他的亲哥叫陈西光,一直在苏北陈毅手下当新四军。苏南解放后他当上了镇江地委书记,常州市也属他管辖,只要他的一句话,小叔叔绝对不会死的!难怪几十年后三叔劳改期满,由他的侄女静静,即我小叔郑佛春的女儿陪同专程回到孔村老家,把恩将仇报的郑小兵骂了个狗血喷头!三叔在他家门前大骂了整整一个下午:郑小兵!你这个狗东西,我郑江春回来了!你听着!你还能算人呀,你连一条狗也不如!我给狗喂食,狗还知道摇摇尾巴来感激主人呢!我把你藏在店内,我是整天提心吊胆过日子,一旦走露了风声,你的命没了!我的命也没有了!我的家也彻底完了!我问你,你想过没有?解放了,你回到乡下当上了供销社的大主任,可我们这个家呢?你把我这个家害得好惨呀!我家被划了资本家兼地主,我和我兄(我爸)全被抓走了!真正是人财两空倾家荡产呀!都是你这个狗东西从中捣的鬼!你有胆量有本事敢走出来和我对证!你出来呀!为什么不敢出来!?你做了伤天害理的亏心事,你有亏于我,有亏于我这个家!所以你不敢出来!------此时在我三叔的身边围上了很多的村民,年纪大些的也多少知道一些内情。以上这些是我娘后来告诉我的。
  
  (八)  小婶在我家
  
  小叔死后小婶婶带着三个年幼无知的孩子己无路可走,只好与我们一起住在农村。她没有一分钱的收入,作为老大—我的父亲责无旁贷挑起了这副重担,从他每月的薪水中寄钱到乡下让小婶一家人生活。那时父亲的工资相当文革前的100元。小婶因为要给几个月大的小儿子喂奶,所以我看见小婶每天都吃猪油拌饭,闻着真香也很馋,但我们吃不到。心想我什么时候也能吃到猪油拌饭呢?面对眼前的这一切,母亲总是任劳任怨担当起来,无怨无悔。母亲与我们也没有享受过小叔开医院时多少的福。但好景不长,继三叔抓走后不久,父亲也被抓走了,先关在上海提篮桥监狱。听说公私合营后不久,几乎所有的大小老板全抓走了。老板被抓走,私有的厂或店便被没收了,变成了国有财产。父亲后来判了15年刑,好象押到安徽的什么地方去修水库,后来因为身体原因提前释放了。上海去不成了,父亲只好被遣返原籍回到了孔村乡下。
  
  自父亲抓后,小婶的经济来源被切断了。她不会种田,后来也学着下地干活。在乡下小婶实在过不下去,便通过乡政府开证明去了上海,找了一个医院化验员的工作做做。她娘家有没有资助她,我不知道。后来小婶家女儿静静嫁给香港老板当小老婆,生了个儿子。生活条件慢慢好起来了。我和二哥还专门去过小婶的新家,不大,估计是女婿买下的。中午给我俩在楼下店里各下了一碗大排骨面。记得她家里有一台单卡收录机非常耀眼,在马路上或公园里偶尔也看见有人手提着它显得神气十足。小婶就是不让我俩看她女儿女婿的结婚照,说被他们带走了。至于对待我母亲,她的大嫂,逢年过节从来没见有半点回报。也许她认为她嫁到你郑家,郑家就应当接纳她,心安理得不存在感恩报恩一说。对此,我妈从来没有说过一句带点冤气的话。
  
  (九)  小叔的坟墓
  
  小叔的坟墓葬在杨树沟北边一点的一块自家田里。埋葬后不久出现了一个怪现象:几乎每天夜里都有人来烧香烧纸钱,至于来烧纸钱的人是哪里人,我们也不得而知。听说只要烧完纸钱,摘一把郑医生坟上的草回去煨一碗汤,喝下去病就好了。等到病好了,还要来烧些纸钱谢郑医生。坟周围的农作物被践踏,坟上长的草逐日减少,来不及生长,后来变成了光秃秃的坟。坟上的草被拔完了,说抓把土回去熬汤也有同样的效果。如此一来,这消息一传十十传百越传越远。乡政府有意见了,责成村长上我家来,要求我们家密切注意这一阶级斗争新动向。甚至提出要我家派人晚上去坟地值班,并把见到的情况及时汇报。那是50年代初期,我们都还是小孩子,夜里黑咕隆冬的谁也不敢到坟地上去。这事后来也没有人再问,便不了了之了。
  
  前来小叔坟上取土摘草的事,至少延续了一年多之后便自行消失了。
  
  (十)  一个村民的梦
  
  2015年国庆节前我回了趟老家,我没有事就在村上转悠。在我家北边遇到一位老太,八十多岁了,耳不聋眼不花,身体很好。她的老屋原先在村东,他儿子在常州搞房地产发了财,就到村西的公路旁造了前后两幢楼,这么大的房子里就老太一个人住。我不认识她,她也不认识我了,当我报了名字后她回想起来了。她指着公路对面说,你小叔佛春的坟地就在前面不远处,早就给摊平了。你还记不记得,原来这里有条沟叫杨树沟,早十年前也给填平了。我说,记得,我经常在这里钓黄鳝。老人接着说,毎年的清明节我都要烧些纸钱给你小叔。我感到诧异,她与我家也就是个同村人,无亲无故,为什么要烧纸钱给我小叔呢?她说,10年前我家在这里盖楼房时,夜里我做了一个梦,梦见了你的小叔。他穿着一身黒色长衫,高高的个子,只有一只眼睛,在我家楼房四周走来走去,也不说话。我心里想这个人不是郑佛春吗?他不是死了吗?他到我家门口来做啥?我抖抖簌簌担惊受怕地问他,郑医生,你有事吗?要不要上我家屋里去坐坐?郑医生说,我住的地方离你家最近,没有事,过来转转。说完就像幽灵似的消失了。此时我的梦也醒了。就因为这个梦,10多年来的毎年清明节,我都不会忘记在自家门口烧点纸钱给郑佛春,因为农村所有的坟都被铲平了。请郑医生保佑我全家平安健康,保佑我儿子生意兴隆。

  
         2016年5月22日第五次修改
  
  

2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14 21:43 |显示全部楼层
故事写的真精彩,可怜的郑佛春,在那个年代不知道多少好人冤死坏人苟活,应了那句话好人不长寿,祸害一千年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14 21:44 |显示全部楼层
今天鬼节也给郑佛春烧柱香,希望来生能有好运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15 08:30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认真读完,一字一句都是沉甸甸的~
一家人的遭遇与不幸,折射出那段历史~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15 09:15 |显示全部楼层
我家从此走向败落..........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15 09:16 |显示全部楼层
小影清双 发表于 2019-8-15 08:30
认真读完,一字一句都是沉甸甸的~
一家人的遭遇与不幸,折射出那段历史~

谢谢!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15 09:19 |显示全部楼层
素念涿涿 发表于 2019-8-14 21:44
今天鬼节也给郑佛春烧柱香,希望来生能有好运

谢谢!半个世纪过去了!恍然如梦!命运有时是注定的,改变不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15 09:31 |显示全部楼层
郑天良 发表于 2019-8-15 09:15
我家从此走向败落..........

只要内心坚定,就不会败落,祖辈留下不止是基业他留给了你更可贵的,来自心底的善良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15 16:06 |显示全部楼层
素念涿涿 发表于 2019-8-15 09:31
只要内心坚定,就不会败落,祖辈留下不止是基业他留给了你更可贵的,来自心底的善良

升学,入团,当兵,提官,均受影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15 19:28 |显示全部楼层
这么憋屈啊。。。看着心疼。。。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15 19:29 |显示全部楼层
还好,能心平气和的陈述,回顾,怀念。。。真的不简单。。。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北斗六星文学网所有文字仅代表作者个人言论,本站不对其内容承负任何责任。

Copyright ©2011 bdlxwxw.com All Right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网站已备案)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   

平平安安
TOP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