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北斗六星!·百事通·查看新帖·设为首页·手机版

北斗六星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5999|回复: 19

小红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0-22 19:34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左手刀 于 2019-11-22 21:27 编辑

        吃过晚饭,小红跑出了家,外面的小伙伴已经聚了一大堆,在玩农村最经典的保留游戏——藏猫猫。想参加游戏先要和和被抓住的人玩石头剪子布,赢了才可以和其他小朋友一样躲起来,输了就要趴在老槐树下数五十个数,再开始抓人
           这是小红玩的最不开心的一次,抓住了人家,人家却开始耍赖,最后竟然说,你厉害啥?你都不知道自己是谁家的,你不姓方,你姓袁。
      忽然之间,几个捣蛋的小伙伴们围过来,也都像中了魔一样,跳着脚拍着巴掌跟着喊,小红小红不姓方,小红小红你姓袁,小红小红不姓方,小红小红你姓袁……  
        小红愣了一下,这特么的是人话么?不玩拉倒,干嘛这么骂人家。于是,还没等人家反应过来就冲了上去,两只手抓向对方的脸,边抓边喊,你才姓袁哪,你才不姓张哪!对方的拳头也打过来,打在脸上火辣辣的疼,只是这时候已经完全顾不过来了,手抓的没了力气,松开手再接着抓。  
       这不是真的,他污蔑人,我怎么能不姓方?
       小红问过妈妈:“妈妈!我从哪里来的?”
      “这傻孩子,当然是妈妈生的了!”妈妈抚摸着小红的头。
      “那我这么大,怎么进的你肚子?”
      “又调皮捣蛋了,妈妈生的都不信,那我告诉你哈,你是爸爸从粪坑里刨出来的,要不你这脸能这么埋汰,赶快去洗一洗!”
       问了一下其他小朋友,他们的来历也都差不多,有从厕所里捡的,有从垃圾箱里捡的,有从收破烂的手里用一个破水壶换的,其中一个更玄乎,说有娘俩要饭过来,饿的受不了,就把孩子留在他家的。
       核计了半天,都觉着大人的话不可信,新鲜劲过去了,也就忘了这个话题,反正有吃有喝,晚上妈妈还搂着,也就不去管它了。
       今天,小红是真生了气,为什么张家二小子说自己不姓方而姓袁,其他的小朋友怎么那么兴奋,难道这是真的?不,不是,小丽家是后妈,她天天挨揍,还总吃不饱,自己还经常拿东西给她吃,后妈不是这样,张家二小子一定是嫉妒。
        小红手上使着劲,嘴里喊着:“你不姓张,你姓王,你才是捡来的!”边说边哭,心里不光是生气,更是害怕,好像不打回去,自己就真的是别人家的孩子似的。

         看着小红哭红的眼睛,小红妈心疼地问:“跟谁吵架了?以后离那些野小子远点。”小红妈知道也就一些小蛋子能把女儿气成这样。
        “不是,张家二小子说我不姓方,是老袁家的孩子,我跟他打架了!”小红一边抽泣,一边委屈地说。
        “我找他家去,这个小*崽子,翻天了,你在家等着,我找他爸,把他屁股打开花。”小红妈怒气冲冲地冲出屋去。小红惊呆了,她第一次看见妈妈发这么大的火,好像脸都变形了。
         晚上,小红做了一夜的梦,梦中有个模模糊糊的女人,非说是自己的妈妈,说当初要饭把孩子留在这里,今天要领着她回去,小红哭着叫着,趴在妈妈怀里,那个女人怎么使劲儿也没从妈妈的怀里,把自己抢出去
         天亮了,小红发现原来是做了一宿的梦,爸爸和妈妈看着自己在笑,桌子上放着自己喜欢吃的鸡蛋羹,热腾腾地冒着热气。妈妈一边用嘴吹凉,一边告诉小红“我给你报仇了,以后谁再欺负你,回来告诉妈,屁股给他打两半。”
         不只是这一回,每当小伙伴和自己有些矛盾时,都会有人说自己不是老方家的孩子,难道自己真的不是这家的孩子么?
         袁家在村那头,和自己家没几步路,小红暗地里观察了好几回,袁家的爸爸妈妈长的很年轻,他们是圆脸,自己也是圆脸,很像么?可自己的爸爸妈妈脸也不算长啊!袁家的小姐姐比自己大两岁,小弟弟比自己小两岁,我们长的像么?怎么能看出来像不像呢?小红心里也不会比较了。
         小红不敢回去问妈妈,每回人家说她不是亲生,自己和人打架的时候,妈妈冲出去时的脸色都怪吓人的,平常那么可亲的脸,一下子就变得狰狞起来,夜叉是不是就这样?
         想着,想着,小红就沉默起来,为什么自己的爸爸妈妈那么老,别人爸爸妈妈那么年轻呢?小红问过妈妈,别人家都姊妹好几个,自己家怎么就一个呢?妈妈说,以前肚子里也有了一个,后来小红在路上跑,过来个马车,自己往回拉她的时候,肚子抻到了,后来孩子就没了。说完,妈妈还流起了眼泪,小红吓的再也不敢问,原来自己小时候闯了这么大的祸。

         
        有时候,有些事情是瞒不住的,从好事人那里,小红已经知道了真相,农民可以生二胎,三胎就要罚很多钱的,自己有个姐姐,本来指望到她这儿,能是个儿子,结果还是个丫头,为了要儿子,只能把她舍出去。现在的爸爸妈妈在亲生父母手下做工,又一直没孩子,所以就交给他们抚养。小红上学了,随着书读的越来越多,理解力也渐渐增强,同伴再说出她不姓方,她也不再感到接受不了,也不会再到爸妈那告状了。
        在农村没有孩子,一辈子就毁了,老了连个烧纸的人没有,所以,都会费心的讨一个,男孩扔的不多,讨个女孩就很容易。养父母也有愿望,许多人家在讨了孩子之后,自己也怀孕生子了,可惜的是后来怀的孩子流掉了,于是绝了幻想,拿小红比亲生的都亲了。
       小红也早就想通了,不是就不是呗,亲生父母又怎样?从没正眼瞧过自己,父母给那个姐姐和弟弟吃冰棍,哪怕自己在旁边,也没给自己买过一根,对自己像路人,为什么非得去亲近他们。

                                                          (二)

      
         同一片蓝天,同一个土地,说的不假,可这世上每个人的遇见,却是不同的,条条大路通罗马,当你在费心地寻找去罗马的道路时,人家却已经在罗马喝酒品茶撩着黄昏了。
         小红在上中学时终于领悟到了人与人的差距。
        学校离家十多公里,上学放学的时候,和村里的小伙伴说说笑笑的走着,不是十分的累。渐渐的,就有坐校车的,还有家里开着车接送孩子上学放学的。爸爸妈妈怕小红走路累到,给小红买了一辆自行车。几天的新奇过后,小红发现,在坑坑包包的小路上骑车会很累,大概和爸爸上地回来说累散架子了差不多吧。当小红为了赶时间气喘呵呵骑着自行车行在乡间小路时,当冰天雪地摔倒在溜滑的马路时,经常有个轿车从身边呼啸而过,那浓重的尾气呛的小红简直要窒息起来,不错,那辆车就是亲生父母家的,在颠簸的土路上把带起的灰尘和自己,远远地甩在身后。
        姐姐和弟弟穿的都好,吃的东西甚至都没有见过,小红偶尔想和他们亲近一下,只是他们两个从来没有搭理自己的意思。小一些的时候也就罢了,哼!你们不搭理我,我还不和你们玩哪,我找别人去!
        现在想想,如果自己也呆在那样的家里会什么样呢?开始时只是想一想,再后来就有些不忿起来,为什么就把自己舍出去了呢?自己就不是他们身上掉下的肉么?现在流落在外面,他们心里就没有一点不舍么?应该没有,小红从他们的眼神里看出的只是冷漠,或者干脆就叫无视吧,邻居家的小孩他们偶尔都会说几句话,和她走过对面时,不说脸上有什么表情,连眼光都懒得往自己身上落。

       女孩子心事多起来,有时候看着月亮就会发会儿呆,有时候是对着一棵树,有时候对着镜中的自己。
         小红爸爸妈妈看在眼里急在心上,小红不再问自己是不是姓方的问题,但两口子明白,这孩子现在什么都知道了,小时候好骗,长大了,有想法,还有嘴长的邻居,不说是怕父母伤心。
         “小红啊!今天上学有什么高兴事没有?”
         “小红,看看妈妈又给你买了一件新衣服,还是你爸爸把猪肉卖了一些买的。”
         “小红……”
         “你们烦不烦啊?我大了,我的事儿你们别管,你们买的衣服能穿么?以后别随便翻我东西。
         爸爸妈妈不敢再言语,小时候言听计从的孩子不归自己管了,只是关心一下,孩子怎么就那么大的脾气?
          邻居宽慰着老两口:“没事!这叫青春期逆反,俺家的孩子那阵就这样,大一大就好了,将来等着结婚生了孩儿就好了!”
        两口子知道事情不是那么简单,小红心里不好受,谁都能看到。亲情这东西自己有,或许比亲爸亲妈更多,只是毕竟没有血缘关系,也不能谈,孩子大了,谁知道心里怎么想的,万一哪一句说不好,孩子再有啥想法咋办?
        小红说完父母,心里也不好受,爸爸妈妈没有错,把自己抚养这么大,肯定是有功劳,苦劳更多。只是,如果自己在亲生父母那儿生活,哪能过得这么辛苦!道理谁都懂,可看着爸爸妈妈有些卑微地讨好自己时,心里就忍不住烦了起来。
       爸爸妈妈头发更白了,脸也更憔悴了,小红从小就没见到他们年轻过,差了三十多岁,又这么操心的生活,不可能再年轻了。于是心乱的时候,就学唱歌,看小说,和朋友们出去玩,梳剪怪异的头发,涂抹些指甲口红之类。
       读书的愿望也没有了,退了学,干些零散的活挣些钱,心大了,外面的世界也大了,终于有一天,小红要结婚了。
       女人为什么要结婚?因为到了不知道把自己怎么办的时候,每个女人都会经历过,只是每个人考虑的不同。

                                           (三)
      小红认识了个帅哥,要问多帅,大个,站在他身边就有安全感,长的也满符合小红的内心标准的。女人在恋爱时,只要感觉对了,脸上长了麻子,都会看作是金坑,而让小红欣赏的是对自己言听计从,偶尔发个小脾气,也会宠让着自己;还会说话,一杯水,一个眼神,说话的语气,关心呵护的让人觉着就是个暖,暖在眼中,暖在手上,暖在了心里,那种感觉是在家里,在朋友那里永远感觉不到的。
         面对眼前的小伙子,小红爸妈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人虽然看上去不错,但总觉着小红的年纪还小,没到看对象的时候,但既然领回来了,还得招待,还得像模像样的做几个菜。
       “今年多大了?家哪的?家里几口人哪?”小红父母试探着问些话,小伙子回答的也还中听,至于有些紧张些,倒是可以理解,第一次到人家拘谨一些正常,大人有时候还会说错哪。
       “啊!我家的小红还小,才十八,你也大不几岁,都不太定性,现在考虑以后的事还太早,慢慢处着看,到以后稳定的时候再说。”这是爸爸妈妈的态度。第一次领回来,只能看看身体有没有毛病,说话办事是不是缺心眼,至于其他的,只能慢慢了解。
       这只是父母的态度,小红的意思倒是明确,只要对我好就行,以后的日子是我过,你们只有参考的意见,决定权还是长在我手里的。爸妈还能说什么?行行行,只要你选中的,我们一定好好地当姑爷待。
      邻居家的大娘和男孩家认识,也只是认识,当小红妈让她帮着参谋一下的时候,邻居只是有些含蓄地说了几句:“他家啊!吃的挺好,小孩也行,要是多出去挣点,生活能挺好。
       说的挺隐晦的,但是往往没人往那方面思考,吃得好,家里没有矿,没有大官人,只有几亩薄田,人家都挺紧巴的,他家怎么生活就会那么好?十几年后,小红才明白,买三十块钱猪肉,人家分着几顿吃,那是顿顿都有肉,他家哪?一顿就造了,这样的当然算是吃的好了;至于出去干活,等着结完婚,有了孩子,生活的小枷板一套,老婆孩子一叫,当然得拼命出去找食了。
       邻居家的大娘也算是见多识广,身边的例子很多,说真话不见得就有好结果。有这么一家人处了对象,女孩的老姑和男方家认识,女方家长就问孩子的老姑,男方怎么样,老姑照实了回答,说了男孩的毛病,后来人家还成了,老姑变成了里外不是人,男孩一辈子都没登这个老姑的门,这还是亲属的关系,普通的邻居关系,打坏身体被判刑的也不是没有。
       青春期的男孩、女孩在爱的世界里,有时候真不知道深浅,也无所谓怪谁,当小红向妈妈问计的时候,小红妈妈吓了一跳。
       “我怀孕了!”
       男方家庭当然乐意,儿媳妇有了,这回连孙子也一并解决了,并且在农村的家庭,一般这种情况,高额的彩礼也会降低不少。
      小红家如今也是无话可说,女儿愿意,自己也没招了,当初心思让他们多处一段时间,都成熟一些,稳妥了才考虑婚嫁的事,如今一下子到了这个地步。
        阻拦?女儿愿意,男方家也没什么毛病被看出来,就因为怀孕就生拉硬扯的给别黄了?这不是旧社会,没人听他们的,况且关系本来就够微妙的,再生疏就没法收场了。
       儿孙自有儿孙福,自己选的路自己走吧,毕竟自己也劝了,道理也讲明白了,错与对只是时间的问题。镇里就有一个例子,好不容易培养了个孩子在外地念书,孩子毕业准备在外地发展,结果,父母想孩子,非让孩子回来,后来孩子得了精神病,女孩都四十了也没成个家,只能陪着父母在家养老,何苦呢?何必呢?
       小红生了个女孩,十九岁的花季,还是虚岁,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律令来说,成人的标准,有时候要刨掉一岁,有时候要刨掉两岁。
                                                             (四)
   
       婚后的生活是幸福的,相爱的人能走到一起,没有比这更甜蜜的事儿。
       小红生了个大胖闺女,虽然不是儿子,但是双方父母都不担心,农村是允许生二胎的,隔几年再要个二胎,一丫一小正好。在婆家住一段时间,娘家妈就会想的不行,打来电话问:“小孩胖没?听话不?奶够吃不?”
       见小红没听懂引申的意思,干脆说:“快回来吧,她姥爷想孩子了,念叨好几遍了!”
       回到家里,爸妈已经把炕烧的热乎的了,老两口满脸是笑看着孩子,连宝贝女儿都忽略了,不过,营养安排的还好,又是煮鸡蛋,又是买鱼买肉,生怕小红营养不好,回了奶饿到孩子。
       住了不长时间,公公婆婆也打来电话,说是想孩子了,要是再多住几天,婆婆会亲自上门来接。
       婆婆嘴好,拉着小红的手说:“小红啊!你瞅瞅这几天给你妈熬的,是不是小孩不听话了?晚上小孩闹,你妈就休息不好,俺俩得换换班,让她好好休息休息!”
       “累什么累,你这当婆婆的也累,我心思让你歇几天哪!”
        小红回家的时候,娘家妈会偷偷塞给她一些钱,给她补充营养,回到婆家,公公婆婆对她也是当自家人一样。
         幸福的生活不可能都是轰轰烈烈,有时候平平淡淡的生活也是不错,无欲无求、平平安安多是国人的写照。在中国传统的社会,父母有了孩子,就会为孩子创造一个世界,不可能是多大,但肯定的最大的心力。小红和孩子分的地,公公婆婆贪几天黑就种完了,收也基本不用他们帮忙,一家子的和和美美,是干活最大的动力
        婚后不是每天都有新鲜感,像普通人那样安安静静的生活下去,这段安逸的生活是小红记忆种最幸福的时光。爱玩手机是每个年轻人的通病,丈夫爱玩,却也不是太大毛病,没出去吃喝嫖赌,休闲娱乐嘛,自己不也是经常摆弄手机么?至于丈夫不出去打工挣钱,有就多花,没有就少花呗,在农村生活,虽然不富足,吃吃喝喝也花不多少钱。
       结婚五年后,小红生了二胎,像预想的那样,大胖小子,两家人得了宝贝欢喜的不得了。刚结婚时小红是宝贝,这以后就是两个宝贝了。
       大概是生活太过安顺的缘故,一个灾星的降临打破了两家平静的轨迹。
       小红有个大姑姐,虽不是十分的亲,却也相安无事,直到有一天开始四处借钱。小红小两口条件不太好,那个魔爪却也没放过他俩,而且有很多理由,家里有什么事了,做什么买卖差点资金。刚开始时候很长时间才还,后来还干脆的没了动静,因为亲属的缘故,小红心思不还也就不还了,以后不再来借也就消停了。这时候的小红已经知道,大姑姐办了多张信用卡,正拆了东墙补西墙。
       在商场购物的时候,最心疼的是从兜里掏钱的那一刻,剜心的疼,而用信用卡感觉就好多了,不用掏现金,一张卡片从钱包出去又进来,一点不肉疼。
        这个感觉很爽,大姑姐把这个感觉带给了自己的亲弟弟——小红的老公。
        信用卡用的时候方便,关键是得还。从老公找到这个感觉之后,每到还款日就像是猪养肥了挨杀的日子,家里的钱用光了,终于借不到的时候,小红的丈夫也出去打工了,只是也不见他投什么资,做什么生意,也没见他找什么女人,更每见他去赌,钱呢?钱呢?钱哪去了?几年后,小红一提起大姑姐就恨的牙痒痒,挺好的家就这么毁了。
                             (五)
“司机师傅!知道**村不?到那多少钱?”从村口的班车坐到市内,望着高楼大厦,满大街的车子,小红感到进入了一个陌生的钢筋水泥牢笼里,向一个出租车司机打听着,在陌生的城市里,问路都有些拘谨。
   “知道,知道,快上车吧”司机看到一个农村妇女拖儿契女赶紧答应着。
   “现在都打表,明码实价,童叟无欺!来来来,小孩先上,这大包小裹的是要串门去啊?一人带俩孩子真不容易。”司机热情地把行李放进后备箱,又把小孩抱上了车。
   小红有些感动,很长时间心里都没有这么热乎了,到了地方,五十三块的车费,司机只收了五十。小红道着谢,看着出租车绝尘而去。
   中国的农民很不容易,只种几亩薄田,混个吃喝还行,想要有些结余,做些别的事情是万万不行的,碰上如今的事儿更是难活,所以必须找些别的出路,小红想到了BX市的大姨。
    坐到市内打车到了大姨家,却原来也是个郊区,想央求大姨帮着找个什么工作,大姨也是没有能耐,大姨家的哥哥也在出劳务打工,而小红一届女流肯定是不适合他干的工作,无奈,小红只好再做别的打算。
    活没找到,只当串了趟门,后来在打工的地方,有个同事是大姨家同村的,小红不禁感慨起来,你家也太远了,打车得五十多,大姨都蒙了,还行啊,二十五六块钱也不算太远啊。这时的小红才知道,被黑心的司机给坑了。
     这社会,不欺负老实人有罪啊,而且是农村人,还是领着两个孩子的农村人!
     小红找了个服务员的工作,在水果超市里卖水果,年轻人学东西都快,经过一番摸爬滚打终于立足下来,丈夫也尝试找了几次工作,最后,在小红附近也找到个超市服务员的工作。
     按照设想,两个人的工作固定下来,家中的地老人给种着,两个孩子爸妈给带着,两人挣着双份工资,每天还供两顿饭,生活应该有些起色。
     小红的对象,超市的人都认识,每次来都是一个目的——要钱。
     “小红,家里***家办事情,我回去走礼!”
     “小红,我回去看看爸妈,给我拿点钱。”
     “小红,我去给老大交学费,给老二交托费。”
     “小红,买点化肥农药,雇车拉粪。”
     还有别的么?没有,所以每当他一露面的时候,就是小红该掏钱的时候。
     同事的大姐有些不忿:“小红,你傻啊!怎么不知道自己攒点钱,都给他花了,他不也上班么?他挣的钱呢?”
     对啊!他挣的钱呢?几年后,再有人问小红时,小红才想起,几年时间,她根本没见过他的工资钱,不对,见过一回,那一回也是把工资转给了她,她才见到的,放在手里热乎了没几天,又被丈夫要走了。
     生活很平稳,天亮了两口子都去工作,天黑了回家睡一觉,睁开眼再去上班;生活很无奈,小时候有个烧脑的数学题,说有个澡堂子,进水管每分钟进多少水,排水管一分钟排多少水,问多长时间能把池子放满,开玩笑的是排水管比进水管粗,池子里只能算是没干过;生活更精彩,在平平淡淡的生活中,一定要出些不平凡的事儿。
     丈夫在超市里忽然不干了,隔了几个月,丈夫拿了把刀回超市抢钱,被抓进了派出所,这样的事无论如何自己再也担当不起,小红请了假,只能回公公婆婆,自己的爸妈那里问计。

                                                              (六)
         出了这么大的事儿,最紧张的还得是父母,从知道这个事的当晚,老两口就是彻底无眠了,本来心思儿女都离手了,自己也该省心不少,没想到儿子惹了个塌天祸事。
         在中国没有什么是钱解决不了的问题,有的话也是钱少了!有人提议,凭咱们这些乡下人,根本解决不了这些事,还是请个律师靠谱,在老百姓眼里,公检法不用说,律师也是个很牛逼的职业,能把死的说成活的,把坏的说成好的,把有罪说成无罪。
        律师也咨询了,也是用钱铺路才好。持刀抢劫是恶性案件,虽然没有出人命,但是性质不好,轻判的话,满大街都是玩刀的人了,国家必须予以严惩的。这个案子,好在没出人命,没人受伤,所以,只要取得受害人的谅解,就能轻判。怎么轻判?就是拿钱堵人家的嘴,没人追究,事情就好办了!律师给出了建议,赔钱,判三年,不赔,判七年。

         律师分析的挺明白,关键是没钱。一个纯农民的收入跟中统总结的纯收入,拉了不止十几个档。一家人的吃穿用度,孩子结婚生子,老两口的锄头再快也是刚够维持,但出了这样的事,还得管,哪怕是硬着头皮。
        老两口放下自尊,领着小红,带着俩孩子,奔波在亲朋故旧之间。看着这一大家子的凄凄惨惨的样子,多数人都起了可怜的念头,有就多帮点,没有就少帮点,基本没有让一家人空手回去的时候。
        指望土地生活的人,基本都靠天,但有时候,天也要靠人的脸色成就自己的威名,风灾、水灾自不必说,老百姓肯定是苦,风调雨顺的年景,也多是像《多收了三五斗》《春蚕》中的小平民一样。所以啊,这带着汗水和鲜血的钱怎么也凑不够。

  古人云:屋漏偏逢连夜雨,船迟又遇打头风。这边正忙着凑钱,那边又出了祸事,超市的收银员在事情发生后辞职回家,谁知因为抑郁选择了自杀,给这个案件又增加了变数。
        有人说这个女孩,原来就有病,有人说是因为这件事而抑郁自杀的,反正,不管怎么说,跟这件事肯定有关系。没了钱的滋润,超市和女孩的家庭再没有和解的可能了,借着律师的吉言,这事的主人公还真判了七年。
        几年后,小红也没整明白,到底是超市欠丈夫的钱,还是丈夫在那干活,知道超市有钱才持刀抢劫才动的手,其实事情的真相已经不重要了,这社会只看过程和结果,只要你掏出了刀子,又没钱送神上路,就只能自己面对。
        有句话叫人定胜天,这只是个美好的愿望,在天面前,我们这些小人物连个狗屁都算不上,天降祥瑞,出生时满身红光或者满屋奇香那是贵人命,我们这些草头百姓,刮个大风能把人吹死,下个雨能把人淹死,碰上个闪电赶快跑到屋里躲避,更何况代行天意志的官府,现在官府定完了基调,不管什么的想法都得放下执行。
        那人蹲监狱肯定是饿不到,管它什么的手里捧着窝窝头,菜里没有一滴油的囚歌准不准了,外面的人还得继续生活。生活又走上了正轨,老两口继续领着孩子在农村生活,小红则还在超市继续打工挣钱,养家糊口。
        本山大哥的小品中有句台词,寡妇门前是非多,不用划拉够一车。严格的说,小红不够条件,管它咋样的,老爷们还活蹦乱跳的在狱里干活,虽然供吃供住不给工资,起码有个大活人是个指望。但其实也差不多,隔这么远,探次监也只能是观观影,听听声,一点温度都感觉不到,又能帮助自己什么呢?
        人啊!有时候没有绝对的,有山就有路,有路就有车,女人都是用来疼的,你要不珍惜,会有人帮助你的。
        (七)

       在市里做工的时间里,小两口也认识了几个朋友。人们常说交朋友要交知心朋友,肝胆相照的朋友,不要交酒肉朋友,其实,这世界哪里能离得了烟,离得了酒?没有在一起吃吃喝喝哪能看出什么是真正的朋友?这繁华之世真正碰到意外的事也很少,所谓的生老病死,婚丧嫁娶,能聚到一起喝一顿也就算不错了,能互相这么维持下去也就算是朋友了。
       一些励志的,让人奋进的小短文,总劝导人要交高层次的朋友,是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这么高雅的东西,现代人基本玩不转了,有的也只是挖空心思想让人提携自己,挣钱或者某得高位,而且不少,因为这就是如今的成功之道。功课是做了,但基本没有太成功的,如今的世道思维都固化了,高位的人想让自己登天,所以会想结交更高的人,一个毫无本事的人,交你何用。除非你哪方面优秀,人家也能利用上你。
       小红的圈子里,自然也是生活中经常接触的人——小冷。
       小冷也在超市里做过工,和小红做过一段同事,因为小红的丈夫经常过来玩,所以也都互相熟识,而且两人的爱好品味都差不多,倒像是他乡遇故知了。   
       吃吃喝喝不需要许多钱,普普通通的家常菜一样下酒,真正爱喝的人不挑剔酒菜,喝酒吃烤土豆片的,喝酒吃辣椒的都存在,重要的是和谁吃,和谁喝,谈的是什么,能不能说到一起,至于酒,喝多都迷糊,要的也是这晕晕乎乎的感觉。   
      男人的天性中,烟酒是不可免的,出门交际中抽根烟,喝杯酒,再生份的人马上就热乎了不少,还有就是征伐杀戮,这社会管的严,面对危险时,都要考虑是不是有防卫过当的嫌疑,而这份热血在游戏中可以很好的体现,只要有精力、耐力、观察力,可以让人无限的发挥,敌方一个个被爆头很爽,当然想玩的好,还得有很好的财力,高档的装备都需要金钱来支撑。  
       两人的爱好都是王者荣耀,在网吧吆三喝四玩的特开心。小红的丈夫出事后,另一个不错的同事偷偷爆料说,他出事前一直想买套装备,这回得手后,花了八百多块钱玩了把痛快的,只是有点玩大了,把自己送进去了,这点,小红倒现在好像都不知道。   
       从出事后,两人的接触开始多起来,别人对小红也有觊觎,但小冷还是走到最后,会关心人,会做好吃的,会说话的人到哪都吃香。小红也住进了小冷的家。
        都说朋友妻,不可戏,其实,接触的机会多了才更好下手
        有的人憧憬自己的另一半,总有模糊的认识,不知道什么样的才适合自己,而在朋友夫妻面前,少了约束,多了自然才发现,哦!这个挺适合我的,就这么简单。当然得郎有情女有意才好,想想狱中的那位,自己的妻子被人搂在怀里,不知道是种什么心情。

社会意识形态是变化的,人的观念也是不断变化的,千百年流传下来的列女传之类的思想,在现代人看来简直是迂腐不堪的,潘金莲都被正了名,一切的一切都解放了思想。一个女人家独立于这个社会非常难,小红这个选择也算是无可奈何的。
       小红把小冷领回了家,小红的爸妈也都没法说话,女儿的选择永远是正确的,只要你领回来的,就当姑爷待。现在的小红也不是当姑娘那阵的条件,两个孩子的妈妈,在城里有个落脚的地方也就知足了,幸运的是,这个准姑爷脾气还好,外孙女放假到妈妈那儿,爷俩相处的还不错,也领着去公园,下饭馆,吃完饭在一起玩的有模有样,真有父女俩的感觉。
       当小冷把小红领回自己家的时候,小冷妈也是有顾虑的,两个孩子的妈妈,说点啥?孩子本身不是特优秀,所以找媳妇高不成低不就的,自己家的条件又不是太好,没有把姑娘晃来的资本。不同意吧?孩子愿意,自己要是别黄了,再找不媳妇,儿子非得埋怨自己一辈子,同意呢?女方还没离婚,除非是离了婚再生个孩子才行。
       老人考虑的就是长远,身边就有现成的例子,男人吃苦挨累养活人家老婆孩子,最后孩子大了,再没什么负担,娘俩一脚把老头子踹了,自己过幸福生活去了,这都是活生生的例子,有个孩子就不同了,起码孩子是感情的纽带,可以维系一个家庭正常的运转。
                                               (八)

        东北的冬天很冷,冻的太阳都失去了颜色,只发出惨白的光,让人觉着更冷。小红请了假领着女儿去邻市探监,两个人把头围的只剩下眼睛。哈出的热气被风抽打着,把细小的眼毛冻成了冰柱,眨一下眼睛似乎要粘到一起,得马上眨第二下才分开的感觉,笨重的棉服穿在身上臃肿的很,踩着又滑又硬的雪地咯吱咯吱地响,远看上去,摇摇摆摆的样子像是雪地上熊妈妈领着小熊一样。
    探监每回不能超过两个人,小红的公公婆婆,去了几回,小红怕丈夫想念孩子,便领着女儿来看。
    无论哪个朝代,这里面都有些灰暗。拿来的好东西要当面吃掉,要不拿到里面就得孝敬了别人,小红看着大鸡腿被狼吞虎咽的扫荡进嘴里,那感觉不是一个凄凉难过了得,好好一个人为什么非得作孽,然后到这里受罪。

     想吃好的不是没有,据说只有检查的时候才能像样,剩下的也就不能指望那么多了,服刑这段期间,换了两个头,伙食有了比较才知道第一个简直就像活菩萨一样。
     所有的主义都要从人道开始,这里也一样,饺子一百,袜子几十,没有金钱的支持谁都会负担不起。从人性方面讲,一方面的论调是,他们也是人,也应该受到良好的待遇。另一方面,为非作歹的大坏蛋,到这里好吃好招待,是让他们改造来了还是来享受来了,到这里当老太爷,那全社会不都是作恶的人了?
     不能考虑谁说的对错,因为牢里关的是跟自己没有关系的人,小红看到的是越来越瘦的丈夫。
     有人劝小红,送些买路钱进去,一方面少挨打,一方面有人照看,不用干活,少遭罪,甚至举了例子,谁家的小谁,使了钱,在里面过的就挺滋润的,可关键是钱在哪呢?还有人劝小红,千万别往里扔钱了,在里面要是改造好了可以缓刑,要是使了钱,谁舍得放财神爷 走?小红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小孩的吃穿,学费,托费都得自己挣钱交,自己不活了?
       七年只是个概念,一个人在里面设定的时间长短,且位置不会变,所以,小红一家人去的次数也在减少。生活会因为一个人而拖累,却不会因为某个人拖累别人就无法生活,关在这里,倒是不用人在挂念,所以该种地的种地,该上班的上班,该上学的还得上学。
     这样平静的生活,倒是有些无忧无虑了,在外面打工和在家带孩子,感觉就不一样,人见识的多,工作越来越顺心,有时候倒把里面的那位暂时的忘了一下。
     小红的心性还是小,没了烦心事,笑容就绽开在脸上,和顾客有问有答,说说笑笑也打成了一片,加上长的还不错,娃娃性子娃娃脸,一些大娘、婶子都以为她是个小姑娘,总想给她介绍对象,直到听到她已经结婚,且是两个孩子的妈妈才作罢,还有些新认识的,看见了小红姑娘,也要打听一下,知道不是自己的菜,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直夸小红年轻可爱,一点都不像二十八九。一些送货的业务员,也喜欢和小红多说几句,害的小冷一直不高兴。
     生活有时候挺无奈,有的人不但一帆风顺,还锦上添花,有的人就是祸不单行,喝凉水都会塞牙。
     小红的丈夫在狱中生了病,据说是肺积水,送到医院挂滴流打针。住院这段日子,家里又拿了不少钱。许多人不知道,人进了监狱,在村里交的农合保险就不好使了,要监狱和家人共同负担。
      有种幸福的说法是,医院里没有家里的人,监狱里没有家的人,只可惜,小红都赶上了!
                         (九)
       一天很长,在这个时间段可以做很多事情,但一年就显得很短了,有人会发现一年年过去了,除了身上长的肉,和心里的伤在增多,并没有做出值得自己炫耀的事情,而且一天天在变老,离西天也更为接近,
        在这将近四年的时间里,小红却不断的在成长,从一个乡下普通的小村妇变成了超市里售货的一名好手,刚来时不认识水果,不知道如何摆放,现在只要瞟一眼水果就知道什么品种,卖多少钱,而且分量估的贼准。曾经有新员工和她打赌,猜水果的价钱,结果小红把把都是赢,上下偏差两毛钱之间。
       小红来这里不是时间最长的,但是干的却很认真,所以深得老板的器重,在他们两夫妻不在的情况下,小红就是这里的店长,点货,报货,来往的支出都由她负责。
       在小红不断成长的时候,这里的服务员也像许多过客一样,一批一批地走掉了。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不只是军营,一个平台能存在,来来往往的人就会不断。
       老板两口子不在的这段时间,超市里缺人手,小红面试了一个来求职的人,四十八九岁的中年大叔,规章制度,以及薪金待遇谈完,觉着还算符合自己的愿望,大叔决定第二天过来上班。
       大叔在别的超市做过将近两个月,只能算是刚入门,到了这陌生的环境,一切都得从零开始。还好,大叔做的一手好饭菜,把大家的胃口都征服了,有专人做饭,小红和卖菜的王姐都解放出来
       从摆水果,到认识秤,小红教的很是尽心,大叔觉得自己笨的时候,小红会讲自己当初来的故事。
      “老板走的时候,告诉我,樱桃上面都是大的,卖掉一层的时候,底下小了就贱点卖。我也不知道贱卖到底是多少钱,原价39.8,底下都叫我19.8卖了,等老板回来的时候,心疼坏了!
      “让你赔没?”
      “赔什么赔,卖就卖了,从那就长经验了,让我卖多少钱,我就卖多少钱。现在不用了,我也会卖了,就比如这苹果,刚打箱的,挑大的,品相好的卖5.98,中等的就卖3.98,小的卖2.98,挑过几天后品相不好,就贱卖了!等你干时间长了,你也会卖了!
       这时候,小红已经不称呼大叔了,在一起工作还是以哥哥妹妹称呼方便。其实,按实际年龄,赵大哥比小红大十九岁,比小红的爸爸只小十几岁。
       慢慢地,赵大哥从别人口中,已经知道些小红的坎坷身世了,小红倒也不避讳,说自己养父养母对自己很好,每回回去都问寒问暖,做好吃的,比亲生的还亲。只是说到亲生父母,还是比较陌生,百万、千万的身家也不说帮自己一把,自己的姐姐和弟弟现在也算有联系了,那也是自己主动联系的结果,弟弟结婚的时候,她去随了礼。
       “其实啊!这是好事,小时候既然能把你舍出去,已经没必要挂牵他们了,真要他们联系你,除非他们那两个儿女不在,或者不养活他们了,才会想起他们曾经掉下你这块肉,这就是可怜的亲情。再或者……你别生气哈,你的姐姐、弟弟得了什么绝症,要换肝,换肾的才想起你,要用骨肉情来打动你!
       大哥说话向来是很直的,小红倒不生气,只是有一回被直溜的有些吃不住劲了。
       大哥和卖菜的大姐聊小时候学习的事儿,小红抢过话头说:“我学习好,都上中学了,我学习还数一数二的。”
      “可惜后来就开始搞对象,不学习了吧。你要是好好学习,念大学,找个好工作,找个好对象,你亲爹亲妈早过来认你了
      “我叔,我婶……”说到亲生父母,小红还是没话。
      谈到小红的丈夫,大哥给小红讲了个故事,其实是自己亲戚的一个事,比小红的还凄惨。一个亲戚家的妹子,在家做干豆腐,男人出去送货,后来跟一个卖店的老板娘跑了,过了两年,男人回来了,妹子拿出自己的钱给男人说,你走这么长时间,孩子都想你了,你去给孩子买点好吃的,让孩子高兴一下。妹子后来说,以前的事就过去了,你回来,咱俩好好过日子,结果,不长时间,男人又出走,这个妹子气炸了肺子,住进了医院,后来实在不行了,离了婚,领着孩子改了嫁。没几年功夫,那个男人得了肝癌,临死时说想孩子,这个妹子领着孩子去看他最后一面,男人哭了,说最对不起这娘俩,娘俩都哭了,可有什么用?自作孽,不可活啊!
      “俺家小孩他爸还行,每回回去都给小孩买老了好吃的了,小孩跟他爸都老好了,只是那钱都是上我这要的。
       或许,不幸都是相同的,只是来的早晚不同罢了!
                                                            (十)
       小红接了个电话,脸色马上就不好看了,老板娘知道,一定又跟婆家有关,一来电话就是要钱,要钱。
      “这回又是怎么个情况?”老板娘问道。
      “监狱给家里打了电话,说他肺积水又犯了,到医院打滴流也不见好转,医院怀疑是别的病,让我们到沈阳去看!
     “干啥?又要钱?你不说在监狱里有病,打针吃药监狱就管了么?怎么还让拿钱?”大哥好奇地问。
     “小病监狱管,这回大概是要做什么病理吧,得好几千块,让家里拿钱,他俩拿不出钱,哪回都是找我!
     “你和小冷的事儿,你对象家知道不?
     “离得不太远,应该知道,虽然他们没碰到过,其他邻居也应该有说的吧。”
     “那你还顾虑啥?错不在你,他自己作的,现在遭报应了,更不应该管他了”大哥因为亲戚家妹妹,一直对这样的事耿耿于怀。
      “你们还有同情心没有?怎么老爷们有病了,媳妇就不管了?”老板半真半假的说。
     “要是我,我就不管,自作自受,作出祸了,还给他拿钱?老婆孩子不过了?”老板娘瞪起了眼睛。
     “你们都没有同情心。”老板小声反驳着。
     “在男人角度讲,找小红这样的媳妇挺好,不管自己在外面怎么作,家里红旗都不倒,要是从旁观角度讲,男人有的是,要这么个玩意干啥?”大哥做着总结。
      “对了,这看病的钱,也得监狱出,你们就挺着,监狱肯定能管。”大家帮着小红出主意。
       人不回去,钱还得打回去,两千块钱没了!这些年,只要家里来电话就得往家里打钱。大哥来的几个月把鲁迅的一句名言用到小红的身上了。小红兜里的钱,就像是海绵里的水,只要愿挤总会有的。
       和预想的一样,过几天家里又打电话说,监狱同意拿一半钱了,再过几天,监狱答应检查费他们给拿。小红从老板娘那儿又支了两千块钱回家。
       小红一走就是几天,老板娘本来身体不好,也得来站摊。和大哥谈起小红也是看她可怜。
       “你知道我对小红为什么这么迁就么?因为她爱孩子!有多少两口子离婚的,当妈的心硬把孩子扔婆家不管的?能做到又顾家又管孩子,这样已经很不错了。
       “我也看出小红对孩子的脾气真好,给家里打电话,这边告诉姐姐,要让着弟弟,说弟弟还小,不能跟弟弟发脾气,跟儿子又说,姐姐写作业的时候,离他远一点,别老缠着她,她就不骂你了!电视里演过一个不负责任的妈妈,山东的,好像是爸爸死了或者病了干不了活,妈妈就跑了,剩下个十岁左右的儿子,乡亲们看孩子可怜,帮着把地种上了,等到了秋天丰收了,孩子妈妈又回来,把收获回来的东西卖了,拿钱又跑了。这两个妈妈一比,一个是天上一个是地上。
       几天后,小红归队,化验的结果要几天后才出来,小红得赶快回来挣钱,问她丈夫的情况,小红录了一段视频,视频里的人看上去很凄凉揪心的样子,精瘦的身子,显得大脑袋直晃荡,眼睛大大的,空洞无光,看上去有些让人害怕。坐在床上吸着氧,据说是不吸氧憋得上不来气。
        又过了几天,家里来信,确诊是恶性肿瘤,按照病人的意思,出了院,没过几天憋的上不来气又住院又出院。家里人又开始在亲戚朋友那里借钱,只是这回再也借不出多少了,以前借的钱都没还,这回得了绝症就更借不到了,只能又找小红要钱。
       “我还哪有钱?****时候我拿了两千,******时候我拿了七百,*******时候我拿了三千……,这回的钱还是找老板借的,我下个月的工资都支没了。
        我们远远看着十几米外的小红,十几分钟,二十几分钟的接着电话。
        小红哭了,公公婆婆让她回去照顾丈夫,或者让她回家带孩子。
        小冷照例是断断续续地打着零工,小红和亲生家庭关系已经不算太紧张了,便把小冷介绍到自己的(父亲)叔叔的工地做工,干了三天后,因为一些小事,小冷不辞而别,当叔叔的电话打到小红这里时,小红才知道小冷先斩后奏的事情,叔叔没多说什么,只是强调,人各有志,年轻人不管到哪,只要肯干就能闯出一片新天地。
        小红又哭了,终于说了句狠话,这人都丢到家了。怕被人们笑话,小冷到晚都没敢露面,回到家两人大吵了一架。
        第二天,小红上班后不久接到小冷的电话,说又回到了叔叔的工地,叔叔给他炒了一桌子菜,有酒有肉的招待了一顿。小红又露出了笑容,摆水果时又开始哼哼流行歌曲了。只是没过几天,小冷又跑了,这回是到沈阳打工去了。
         老板娘和老赵大哥谈起小冷,老板娘问:“你觉着小冷这人怎么样?”
         “也太不定性了,好像这几个月,换了十多个活了,哪个都没干长。小红这么能干,应该找个稳定点儿的人家。”
        “ 那比如说,让你找个带两个孩子的女人结婚你干不?
        “……”
        “有时候说吧,小红跟小冷也挺好的。其实,这样的关系维持着也挺好,小红的公公婆婆帮着孩子,他们真要撒手了,小红怎么办?小冷的妈妈也不会想这么拖着,肯定得让再生一个孩子,小红也难啊!
         电话还是打过来,我真没钱了,这边真忙。
         ……
        世上的路万千条,没有所谓的正路、岔路,有的只是自己的种的因,品着自己的果。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0-22 20:20 |显示全部楼层
姓方?姓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0-22 20:23 |显示全部楼层
上初中的时候,我在操场玩,一大群女生,我都不认识,也不知道是哪个班的,在三楼阳台上喊:

姓啥别姓王,姓王大流氓。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0-22 22:01 |显示全部楼层

小红的名字写上了,再把姓也弄上去,真要对号入座不就麻烦了?
我问过小红,说要把她写到小说里,她同意了,但她身边的人大概不会这么想的。
我以前的房东姓袁,俺家孩子管她叫袁奶奶,我开玩笑说,叫方奶奶,叫扁奶奶。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0-22 22:24 |显示全部楼层
榆园书话 发表于 2019-10-22 20:23
上初中的时候,我在操场玩,一大群女生,我都不认识,也不知道是哪个班的,在三楼阳台上喊:

姓啥别姓王 ...

总觉着跟你能聊一起去。
九岁以前在丹东某县某村生活,也有些俏皮嗑,今天豁出老脸跟你叨咕几句;三加三等于六,美国军官是你舅,你舅长的什么样,大白屁股秃头亮,日本鬼子到你家,吃够饺子骂你妈……(后面的两句,舍掉了)一帮孩子一起朗诵,倒不是为了骂谁,好像念叨这几句就很有面子了,那阵子农村孩子真没什么见识,粗俗的很。所以到现在写的东西也不文雅,从小看到老当然上学以后就不念叨这些了,念的是远看山有色,近听水无声,春去花还在,人来鸟不惊。
小时候记得有个谜语,有个人姓王,兜里有两块糖。你猜猜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0-23 08:39 |显示全部楼层
左手刀 发表于 2019-10-22 22:24
总觉着跟你能聊一起去。
九岁以前在丹东某县某村生活,也有些俏皮嗑,今天豁出老脸跟你叨咕几 ...

有个人姓王,兜里有两块糖—

应该是“金”字。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0-23 08:45 |显示全部楼层
左手刀 发表于 2019-10-22 22:24
总觉着跟你能聊一起去。
九岁以前在丹东某县某村生活,也有些俏皮嗑,今天豁出老脸跟你叨咕几 ...

你舅长的什么样,大白屁股秃头亮
-----------


现在也有这种形式,过去迪吧里经常有,喊麦。


新时代的洗衣粉新时代的人
新时代的小姑娘她洗澡不关门。
为什么不关门?她背后有男人,
男人长的什么样?大白屁股秃老亮


—————原来这句出自这里,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0-23 15:18 |显示全部楼层
榆园书话 发表于 2019-10-23 08:39
有个人姓王,兜里有两块糖—

应该是“金”字。

小时候听的谜语,忘了谜底是什么了!
曲溜树,曲溜弯,脚蹬手攀,眼睛卡巴(眨巴)嘴酸!这个谜底我记得。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0-23 15:21 |显示全部楼层
榆园书话 发表于 2019-10-23 08:45
你舅长的什么样,大白屁股秃头亮
-----------

哇塞!原来典故出在这里,孔子曰:了不得耶,这俩人在考据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0-27 09:05 |显示全部楼层
写的好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0-28 20:02 |显示全部楼层

不太会写小说,应该是这个脉络,前面的事应该都是合理想象。
既然夸我了,我就信以为真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1-2 08:48 |显示全部楼层
这文字,有令箭基因。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1-3 07:25 |显示全部楼层
更新通知下,好吗?(商量的口吻)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1-3 16:58 |显示全部楼层
再折长亭柳 发表于 2019-11-2 08:48
这文字,有令箭基因。

不能吧?这个小文,在QQ空间写头三章时候还好,写了第四章,说不符合规定或者被人举报,然后被屏蔽了。
难道令箭兄弟的空间也这么的空么?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1-3 17:00 |显示全部楼层
再折长亭柳 发表于 2019-11-2 08:48
这文字,有令箭基因。

令箭大名如雷贯耳,在六星是头羊,明天我也买个铃铛挂上,学学。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1-3 17:02 |显示全部楼层
再折长亭柳 发表于 2019-11-2 08:48
这文字,有令箭基因。

在空间被屏蔽的文章,恁说是管理还是网警整的呢?什么玩意呢?
当然给你刨出来,过来捧场,良心大大滴好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1-3 17:04 |显示全部楼层
信以为真 发表于 2019-11-3 07:25
更新通知下,好吗?(商量的口吻)

谢谢美女关心,下回在题目后面标个括号,标明更新到第几章。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1-22 21:25 |显示全部楼层
信以为真 发表于 2019-11-3 07:25
更新通知下,好吗?(商量的口吻)

写完了,不会写小说,只当做个零散的日记,敷衍一下自己。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1-27 07:58 |显示全部楼层
后面写得仓促些,好像急着收尾。
有时间再慢慢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2-1 18:17 |显示全部楼层
信以为真 发表于 2019-11-27 07:58
后面写得仓促些,好像急着收尾。
有时间再慢慢改

不太会写东西,肚子里的想法很多,不知道怎么往外抽丝,这都冬天了,再不抽完就冻干巴了!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北斗六星文学网所有文字仅代表作者个人言论,本站不对其内容承负任何责任。

Copyright ©2011 bdlxwxw.com All Right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网站已备案)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   

平平安安
TOP
返回顶部